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强龙 > 第五十二章 抵押贷款
    老村长酒家,肖遥和关昊两个人抽着烟,喝着酒,好不自在。[燃^文^书库][www].[774][buy].[com]【更多精彩小说请访问】

    对面的李光祖低着头,好像罚站的小学生,老实的站着,目光不时的扫量着地上晕倒的冯林,似有羡慕。

    不一会的功夫,只见饭店的老板娘拿着一个记帐用的纸和笔走了过来,轻轻的放在了肖遥的桌前。

    “把人拍醒了,写欠条,要不然回去赖帐怎么办?”肖遥把纸和笔推向了李光祖这边。

    一脸苦逼相,李光祖动作有些迟缓的拿起了纸和笔,动作缓慢的写了几个字,双手送到肖遥面前。

    “欠肖遥十万块钱。”肖遥念着纸上的内容,用力的把纸拍到了桌面上,大声骂道:“吗的,会写欠条吗,你这叫欠条吗,重写,按借条的格式重头写,写的不好,我就不客气了。”

    把纸笔扔到了李光祖的脸上,肖遥几步走到晕倒的冯林身前,一伸脚踩住了冯林的脚踝,好像碾子一样,用力的碾起来。

    “啊……”一声惨叫,冯林顿时痛醒了,捂着脚踝,痛得眉眼挤成了一团,满脸痛苦。

    “吗的,就你腿勤,还跑我家去盯梢,不打断你的腿真是便宜你了。”

    肖遥骂了一句,回身看着李光祖把欠条写好了,看了一遍还不错,意思是借了肖遥十万块钱,下面日期,签名都有。

    把欠条拿到冯林的面前看了眼,肖遥把纸笔放到他的眼前说道:“写吧,你欠得多,先写张四十万的借条。”

    感觉整个脚踝好像被踩断了一样,冯林知道,如果自己不听话,后果可能更惨。

    当法官灰色的收入颇丰,能拿钱消灾,冯林自然不怕花钱,急忙拿着笔写了一条借条,字迹比李光祖的好看了不少。

    喊来了老板娘把印泥拿来,肖遥让两人分别按了手印,又接着说道:“那一百八十万的货车钱,你们俩个均着分摊一下,你俩自己商量下怎么分,给你们一分钟的时间,然后告诉我结果,如果没有结果,那就让丁长顺替你们还。”

    本来还以为没自己什么事的丁长顺,突然听到肖遥把话转到了自己这边,顿时吓了一跳,急忙站起身来,冲到李光祖面前,拽着他到冯林的身前,骂道:“快点想,你俩怎么还,十秒钟,想不出来我把你俩个装油桶里沉江。”

    这种事谁愿意多出钱,两人互相看着谁也不作声,急得丁长顺这边喊着兄弟准备油桶,自己抡开了膀子,开始猛揍这两人,刚才的怨气全都发泄在两个人的身上,只痛得冯林大喊一人一半,李光祖却在喊,他三冯林七。

    结果不统一,丁长顺继续揍,直到最后李、冯两人都认可了四六分帐,这才停了下来。

    有了结果,丁长顺收了手,笑呵呵的回到肖遥身后,如卸重负。

    地面上,被打倒了的李光祖,手捂着脸哭道:“肖队长,你也知道我们城管就那么点工资,我实在是一下拿不出来的这么多钱,你看能不能缓缓。”

    “行。”肖遥很干脆的说道:“现在不是流行抵押贷款吗,就说这车你们两个人买了,一人立个字据,一个月为限,拿不出来钱,就把你们的房子拍卖了还钱。”

    “时间太短了,能不能再长点。”冯林在旁求道。

    “短什么,你欠银行钱,差一天他就给你们算利息。”肖遥沉着脸,用力的一拍桌子,骂道:“写欠条,这回是写车欠条,冯林,你有文化,你先写。”

    没有办法,两人硬着头皮把欠条写了,按了手印,这边钱上的事情办完了,肖遥又说道:“这欠条是有了,不过没什么拘束力,你俩先到楼上包房等着,一会我去找你俩。”

    几个混混把李、冯两人推上了楼,肖遥看了眼长顺,说道:“喊两个妞来,模样不用好看,大胆开放的能溜冰,拍片敢露脸的。”

    心中顿时明白了肖遥要干什么,丁长顺暗道了这样的人,以后真得不能再惹,做事太细致,而且还损。

    妞很快到了,两个四十多的老妞,脸上堆着厚厚的胭脂,笑呵呵的站在肖遥的面前,看得肖遥暗自点头,这****的口味有些重啊。

    冰这东西丁长顺就有,拿着肖遥的手机,带着两个女人上了楼。

    楼下,肖遥和关昊接着喝酒,没多久,便听到楼上传来哼哼呀呀的叫春声,紧跟着是楼板的剧烈颤抖。

    “没看出来,那俩货还挺壮。”关昊撇嘴说着。

    “有药顶的,要不然就是短平快。”肖遥举杯和关昊干了一个。

    “谢了兄弟。”关昊的声音满是感激。

    “自家兄弟,何必客气,回头钱到了,你先带嫂子去把手术做了,等回来了,我们兄弟再好好喝。”

    “嗯。”关昊后面的话硬是卡在嗓眼里没吐出来,不过表情却是表达了他那份衷心的感激。

    喝了不到半个小时,丁长顺下来了,一脸的坏笑,恭敬的把手机送到了肖遥的身前。

    看了眼画面,果然不错,里面两男两女正在酣战,激情似火,而且脸拍得很清楚,该说不说,苹果六的拼摄效果真不是盖的。

    站起身来,肖遥问道:“你没在留一份吧?”

    “不敢,不敢。”丁长顺急忙回道。

    “行了,等他俩完事了,你给我把他们拉到江城苇塘里,也不用穿什么衣服,分开扔下再拍几张照片,我们现在加下微信,明早我要看到照片。”

    丁长顺不会,让肖遥又抽了两巴掌,急得瞪大了眼珠子,看着手机屏幕,用那个猪脑子记着这个复杂的叫微信的东西该怎么用。

    加完了微信号,肖遥拿着车钥匙又说道:“车我开走了,玩够了还他。”

    再没什么事了,两人大步出了门,车钥匙开锁键一按,一辆黑色的帕萨特亮了一下灯,鸣叫了一声。

    上车,肖遥问道:“高虎他们在哪呢,我们过去,找他们一起回江城,今天晚上先喝爽了再说。”

    还是徐记,一群人到时已是后半夜,老板徐文军急忙又调过来一只羊,给大伙上酒上肉。

    今天的事办得痛快,大伙对肖遥更是推崇有加,旁边的高虎喊着,要推肖遥当大哥,却被肖遥推了。

    混社会的事,肖遥没打算当成主业,只是大家兄弟在一起,吃好喝好过得开心就好,听得一众兄弟心头更热,哪怕肖遥不愿意认,但也是把他当成了大哥。

    一夜酒醉,肖遥回过家已是后半夜,帕萨特让关昊开走了,回去收拾一下,就当自己家的车了。

    天亮了,肖遥头还有些痛,起来洗了把脸,喝完了粥这才好些,门口分局的车已经到了,接着肖遥到了单位。

    路上,肖遥便上了微信,十几张照片已传了过来,只见黑暗的芦苇塘中,几束车灯集中在一个点上,点中间处,一道人影,倦缩着身体瑟瑟发抖,可怜兮兮的看着岸边。

    都是光着的,效果还不错,肖遥看着很满意。

    到了单位,肖遥直接跑到了分局局长马江林的办公室,等了好一会,马江林才来上班。

    见肖遥在等,马江林急忙递了一支烟,问道:“有事?”

    “有,那个李光祖就这么请假不上班也不行啊,马上就要进行大整顿了,人手不足,得把他喊来上班,要是不来,就直接开除算了,不能让他占着茅坑不拉屎,浪费我们国家纳税人的钱啊。”

    马江林点了点头,喊来了秘书,安排他马上给李光祖打电话,今天必须来上班,要不然就不用再来了。

    两人抽完了一根烟,秘书跑回来告诉电话打完了,不过李光祖没接。

    “打,一直打到他接为止,不管什么时候,接通了电话马上来上班。”马江林也怒了,这点事情都办不妥,这个局长当得也太没面了。

    这边两人又聊了一回,肖遥回了自己的办公室,聊天扯蛋一直到了中午,只见一道人影出现在分局门口,垂头丧气的走了进来,正是李光祖。

    先是到局长马江林那报了道,李光祖便被打发到了肖遥的办公室,一脸郁闷纠结要死的模样。

    看着这个和阶下囚没什么区别的人,肖遥笑道:“昨天的事先翻过去了,你赚多少钱我也知道,这钱的事,我不逼你,你把那第一个十万先还了,剩下的我不急,慢慢还,但有一样,你得尽快逼得冯林还钱,他那块油水多,这点小钱,应该不会当回事。”

    一听不用急着还钱,李光祖脸上顿时挤出了笑脸,一个劲的感谢。

    “抓紧时间,帮我查出来孙正淳这小子在哪上学,这件事要快。”

    看着李光祖脸色变得有些凝重,肖遥说道:“这件事才是我最关心的事,一周内,你要是没查出来,我就把你昨天在包房里溜冰的录相给传到网上,后果你自己想。”

    昨晚在楼上时,丁长顺当着两人的面拿出了手机,逼着他们吞了冰-毒制成的药丸,把两个老女人塞进他们怀里,当时他和冯林两人头脑还清醒,知道自己栽了,没想到这摄像还到了肖遥手里,以后再没有什么翻身的机会了。

    脸上露出一副奴才相,李光祖急忙上前,轻声说道:“谢谢肖队给的机会,不过想要从冯林那早点把钱要回来,还得这视频,不知能不能先拷我手机上,回头我拿着去逼他要钱。”

    ‘咣’的一脚,李光祖被踹到了门口,肖遥骂道:“你小子少动这些小心思,照片早给你准备好的,昨晚上你和他不是在苇塘里都拍了照吗,拿那个去就行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