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强龙 > 第67章 黑蟒吞剑
?    (今天四更,继续求票,谢谢!)

    多车相撞的声音是很响而且连续的,肖遥不用看反光镜,只是听那些撞击的声音就知道,后面的几辆车撞得一定很惨。[燃^文^书库][].[774][buy].[]

    刚才开着帕萨特刮擦过那些豪车的时候,肖遥还想着,要是那些车主谁看到了这辆车的车牌,会不会查到李光祖的身上,到时候找到自己,要求索赔。

    那都是豪车,叫出来的百十来万的,掉点漆想要补好,都得过万,这一路从车队中撞出来,有撞的有刮的,这损失大了去了,起码自己的那二十万存款是不够用的。

    但这时候,肖遥却不担心了,因为后面还有一个替自己添坑的,因为自己跑了,可是沈志坚的车却没跑了,这下全部的损失只能由他一个人赔了,估计他那保的三者险也就五十万,是不够赔这些豪车的了。

    车不停,肖遥眼中透过反光镜,看着后面那些越来越小的车影,心里想着那些富二代官二代在抓住这个肇事的车辆会怎么处理,会不会失去理智的冲上汉兰达,把没有穿警装的沈志坚给打死。

    也只是暗自意会一下,肖遥的车开得还是飞快,到了前方,看到了路标,车头一拐,向江城的方向驶去。

    进了城,路过一处药房,肖遥进去买了些消毒液和绷带之类处理伤口的药品。

    也曾打过仗,受过伤,从叫花子身上的恶臭味中,肖遥闻到了一股腐烂的味道,应该是叫花子身上有伤才会这样。

    再上车时,叫花子已经醒了,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四周看着,见肖遥上了车,把药品放过来时,这才轻轻的说道:“谢谢。”

    这次的声音好听了不少,起码连贯了,而且听得是那种很标准的普通话,没有什么怪味,但是在江城,普通话就相当于怪味,因为江城不说普通话。

    “你还需要什么,说出来我一起给你买了,然后带你去一个地方住几天。”肖遥回头问道。

    “睡觉,吃的,还有做微创手术的工具,我的手臂断了,里面有碎骨渣,需要取出来。”

    叫花子说得轻描淡写,要不是肖遥也是见过血腥的人,估计当时就得被吓倒,这要做微创手术的工具,怎么还能自己挖出自己身上掉落的骨头渣啊。

    “还是先给你收拾一下,回头我带你去医院好好治治,别自己弄成残废了。”肖遥启动了车,向城西方向驶去。

    关昊不在,但是修配车还在,一把门锁,轻松被肖遥打开。

    把车开进院里,锁好了门,肖遥拿着吃喝,引着叫花子到了门卫的小屋里。

    让叫花子坐在炕上接着吃,肖遥到外面拿了些柴火开始烧炕,等炕热乎起来时,再看叫花子,嘴里还咬着一块鸡肝,就那么倒着睡着了。

    看着那一身邋遢的样子,膝盖以下全是黑泥,肖遥皱了皱眉,拿起了水壶,用热得快又给烧了一壶水,放在了地上。

    这边人都睡着了,肖遥也怕他醒了跑了,没了还人情的机会,反正也没事,合衣倒在另一侧,缓缓的闭上了嘴。

    一觉天亮,肖遥睁开眼时,只见旁边的叫花子已经醒了,正拿着毛巾,沾着洗脸里的水,擦着左臂。

    昨夜那条左臂是用布包着的,根本看不出里面什么样,今天打开一看,哪怕是肖遥神经够大条,也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那条左臂的肘关节前段已肿得像个发酵素放多了的面团,粗得能有二条胳膊那么粗,简单就是大力水手吃多了菠菜的结果。

    不只是肿,那肿起部位处,还有一道伤口,好像是刀确的一样,肉向外翻着,可以看到沾着黄色液体,显然已经感染了多日。

    叫花子擦得很仔细,毛巾擦过那条粗胳膊的伤口时,仿佛不知道痛一样的,慢条斯理的擦着。

    见肖遥醒来,叫花子说道:“你还得帮我找个微创手术的工具,里面的碎骨渣不拿出来,我这条手臂好不了,得一直肿着,时间长了积液了就更麻烦了。”

    “你现在断骨的位置也应该是积液了。”肖遥打了个哈欠说道:“先洗把脸,我帮你联系一家医院,先把胳膊治治再说。”

    “我杀过人,见不得光。”叫花子声音一冷,目光中透出了警惕。

    “我知道,你那天打下楼的那个就摔死了。”肖遥无所谓的念叨了一声,拿起了电话,打给了苏晴。

    对苏晴,肖遥从来没有客气,直接说上次帮过他们的叫花子现在找到了,胳膊受了伤,需要找个隐蔽的地方治。

    苏晴倒没有在电话里深问,问了肖遥地址,最后两个人定在市里霞飞路口见面。

    叫花子的身上实在太脏,肖遥帮着擦干净了脸,露出了本来的模样,国字方脸,浓眉大眼,鼻挺口阔,肤白面净,加上那一头很久没剪的长发,看起来还有几分明星范,只是那头发打着绺,黏黏的,细看下有些恶心。

    肖遥倒也没嫌弃,帮着洗了头,简单的帮着擦了擦,在擦到叫花子后背时,只见一条黑色巨蟒吞剑的刺青占据了整个后背,而叫花子也感觉到了,急忙转身,示意肖遥不用擦了。

    那刺青刺得确实漂亮,不像是大街上的百元地摊手法,而且那条巨蟒的牙尖上,似有血滴隐现,看起来不仅威武,似乎还有另外一种含义。

    作为曾经的兵王,多年在外做特工,对世界上的各大组织都有了解,像这种黑色巨蟒的纹身图案,肖遥还是头一回见到,或者说是,根本不代表某个组织,而只是代表某个人,比较特殊的人。

    叫花子不愿意提,肖遥也没问,找了件关昊的衣服和鞋给换上,还好,两人的体形相差不多,倒也合适。

    把左手臂再次绑好,两人出了门,没敢开帕萨特,刮成那样了,开出去和自首差不多。

    在路边等着车,肖遥这才想起一件事问道:“我叫肖遥,你呢,叫什么?”

    看着肖遥那张善意的表情,叫花子缓缓说道:“知道对你也没好处,而且我不会在这里久住。”

    “那你去哪?你要有地方也不会断了胳膊在这扒垃圾箱了。”肖遥侧过身,郑重说道:“我虽然也没什么钱,但是如果你愿意留下来,我能养得活你,起码在你伤好前,我建议你留下来,起码给我个感谢的机会,我这人不喜欢欠人情。”

    沉默了片刻,叫花子说道:“石诚南。”

    肖遥点了点头,刚好看到一辆出租车驶过来,急忙拦了下来,并上了客,进了市区,赶到了霞飞路。

    在路口停下了车,肖遥便看到了对面有一家诊所,牌子上挂着一个门匾,建安卫生诊所。

    门面不大,大门还是关的,不知是关门了还是就是这种习惯。

    等了许久,苏晴这才赶来,同时到了的还有一名看起来很有学问的老者,从口袋里神奇的掏出了一把钥匙,打开了医院的门。

    门似乎关了很久,打开门从走廊里都能闻到一股子霉味,不过诊所里面收拾到是干净,桌椅上只是落下一些浮灰。

    老者报了名姓,叫袁建安,客气了几句,老者喊着石诚南,进了旁边的一间房,把脉,摸骨,准备治疗。

    肖遥也想进去看看,却被苏晴给拉了出来,站在走廊里苏晴问道:“你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救人啊,这个人叫石诚南,胳膊受伤了,没办法才要饭的,现在人找到了,我不能不管,治好了伤,他想走随他的便,但得帮他治好了伤再说。”肖遥理直气壮的说着。

    “不是说这个,我是说你怎么当城管当得好好的,又惹事呢,还带人一起围攻码头管理局,你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吗,你还想不想好好的过日子,找一份像样的工作容易吗。”苏晴美眸圆睁,一股恨极了的模样。

    原来是这件,肖遥嘻皮笑脸说道:“你现在还招司机吗,我去干怎么样,给正常月薪就行。”

    “想得美,你当我那是收破烂的啊,想来就来。”苏晴没好气的说着,对肖遥的这种无所谓态度气愤到了极点。

    “不要算了,我还是到码头扛活,和兄弟们一起出汗赚钱,赚得踏实,一样饿不死。”肖遥撇了撇嘴,眉眼间还似有期待的模样。

    “你能不能有点出息,你一个大老爷们,天天在码头当力工,能买起房子娶得了媳妇吗,混到一个老光棍,看你妈不得急死。”

    “出息是什么,给那些当官的拍马屁,狗扯羊皮说着违心的话就叫有出息。”肖遥也来了底气,肩膀耸动了下笑道:“你还别说,自从脱了那层皮,我这身上还真感觉健康一身轻了,起码能多活十年。”

    看着苏晴气得满面娇红,肖遥说道:“你放心,我欠你一个人情,会还你的。”

    用力的跺着脚,苏晴怒急了喊道:“谁用你还,你要真想还,现在回去,我和上面人说一下,再给你一个机会,你好好把握,重新踏上正轨。”

    “回去干什么,现在他八抬大轿来抬我也不回去。”

    “呸,还八抬大轿,你做梦吧你,犯了这么大的错,你不知道悔改,还理直气壮的,真被你气死了。”

    越说肖遥的表情越跑偏,苏晴却好像憋气的怨妇,干瞪眼没办法,一双眼睛含着无数把刀子,恨不得把肖遥给切成碎沫。

    两人正尴尬时,忽然间,肖遥的手机响了起来,一看是父亲来的电话,急忙接听了起来。

    “小遥啊,你跑哪去了,怎么不去上班,你们分局的马局长现在就在咋家呢,你现在马上回来一下。”

    这下肖遥怔住了,这是什么路子,怎么还堵自己家门口了,要是想抓人,也不是城管的事啊。

    《都市强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