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强龙 > 第七十章 替罪羊
    方子怡的母亲是市委的老干部,年青时也是一名雷厉风行的女强人,门生众多,上下关系处理的是相当的到位。[燃^文^书库][www].[774][buy].[com]

    哪怕是退了,在市委也是位很有关系的老干部,一句话哪怕是市长也得多考虑下才能回复,所以在方子怡的眼中,市委她没有什么人需要畏惧,更别提什么秘书。

    这边马江林提到了高秘书,方子怡怔了下神,瞬间想到了慕副市长的大秘高文波,不由的眉头微微蹙了起来。

    来的时候是部长安排的,只是说对一名年轻干部的培训,要认真对待,这是位好同志。

    没想到,肖遥只是个靠关系上位的人,难怪刚才敢那么无所无畏的睡觉抽烟走人,原来是感觉自己底子硬,不在乎自己这三位下来培训的组织部人了。

    想到这,方子怡站起身来,把手中的材料收拾了下,起身便向门口走去,头也不回的说道:“我知道了,我会向部长反应情况的。”

    眨眼间的功夫,三名组织部的人已经走了,含着气走的,似乎根本不**那位高秘书的面子。

    马江林撇了撇嘴,拿起了电话,给高文波打了个电话,声音稍有些不愤的把情况说了一下。

    都在市委工作,众所周知方子怡是个冷脸女人,而肖遥又是高文波钦点的,马江林知道谁轻谁重,态度上,多少向肖遥这边倾斜了下,把方子怡的态度说得故意蛮横了些。

    这边高文波说了句知道了,便挂了电话,马江林回了办公室,还没坐热乎,突然间,电话又响了,高文波打来的。

    内容很简单,说了既然肖遥不喜欢搞培训那些事,那就直接让他做总结报告,想着他曾经当着领导的面,还能表现的克制一些,应该不会当着那么多城管员工的面,大放厥词,总之是一定要让他把这个过程走完,随后会有人再去分局安排具体工作。

    听着高文波说完了,马江林轻声问道:“那,现在还用把他找回来上班吗?”

    “不用了,一会你给他打个电话,给他放一天假,明天一早正常来上班。”

    “好,好。”电话挂了,马江林撇着嘴说道:“吗的,这么照顾,惹了祸还给带高帽,不上班就给放大假,肖遥是你家什么亲戚。”

    嘴里骂着,马江林还是给肖遥打了个电话,不过里面却是传来一阵‘嘟嘟’的占线声。

    等了一会又打,还是占线,这下马江林也怒了,打了内线电话,让郭威无论如何也要让肖遥明天来上班,至于怎么做,让他自己看着办吧,他是不管了,夹在中间两面受气,太难受了。

    郭威的运气不错,一打电话便通了肖遥的电话,说了明天无论如何要来上班,又聊了会家常,顺便把兄弟们的意思表达了下,想请肖遥晚上喝酒。

    酒肖遥拒绝了,说了今天实在太忙,改天忙完了再请大家喝酒。

    肖遥确实很忙,在分局里待得他想要发疯,出了分局便给苏晴打电话,问石诚南的骨伤治得怎么样了。

    结果是骨伤治得不错,不过现在人跑了,不知道去哪了?

    气得肖遥恨不得骂这个娘们怎么就这么差劲,不是说了帮忙照顾的吗,怎么人跑了呢。

    挂了电话,肖遥第一个反应是石诚南会去哪,脑子里瞬间想起了一个地方,关昊的汽车修配厂,只是不知道这个石诚南还会不会回去,还能不能记得回去的路。

    买了些熟食和两瓶白酒,肖遥急匆匆的打了辆车,赶到了汽车修配厂,早上走得时候门是锁的,这时候,还是锁的,不过肖遥却发现门锁孔的方向是横着的,而不是向下,似乎是有人在旁边侧面给锁上的。

    心中浮起一抹希望,肖遥急忙打开了锁,跑到里面的小门房处,再看门房的门没锁,还向里面打开了一道缝。

    早上走的时候,门是锁的,肖遥的心里顿时乐了,轻轻推了下门,只听‘咔哧哧’一阵椅子划地出现的让人牙酸的声响传出,再看门后,一把破旧的木椅子刚好卡在了门后,门只能推一半,再想把门推开已经不能了。

    用不着这么警惕吧,肖遥侧着身挤进了小屋,只见石诚南已坐起身来,手指间含着一粒铁球,一脸戒备的模样。

    “放松点。”肖遥急忙摆了摆手,问道:“起来吃午饭吧。”

    应了一声,石诚南动作麻利的下了地,先是打开了酒瓶子喝了口酒,然后不客气的开始大吃起来。

    开始话不多,直到石诚南吃得差不多了,速度慢下来时,他才说道:“那个女人你防着点,她心里有事瞒着你。”

    “你怎么知道的,那女人有的是钱,她来安排你,你的伤好的会更快点。”肖遥随口说着。

    “在这一样好的快。”石诚南轻声问道:“那个警察呢,有没有查到你,我回来时看了那辆车,车牌都挂着,他一定能找到你,要不要我帮你杀了他。”

    牙齿咬着鸡肉,石诚南用力的嚼着,好像杀个人和撕下块鸡肉一样,让他感觉轻松惬意。

    “没那么严重。”肖遥作了阻止状,认真说道:“杀人只是最下乘的手段,如果那警察敢来惹我,我一定会让他后悔一辈子的。”

    想起沈志坚昨晚的表现,肖遥判定这个人也不是那些普通警察所能比拟的,如果他非要揪着自己不放,只怕这段时间,他一定会跟着自己来查,到时候还真得防备着点,免得把石诚南给漏了身份。

    一人一杯白酒,很快便要见底,两人话说的不多,可是聊起来倒是轻松,不觉间,真好像多年没见的战友,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肖遥一直没想通其中的道理,轻声问道:“你说人会不会对一个陌生的人无缘无故的好?”

    “有啊,就像你平白无故的给了我钱,让我吃了几顿饱饭,要不然我就饿死在那垃圾箱旁了,你不知道,那垃圾箱一天有多少人去翻,想找点能吃的东西有多难!他吗的,一些老娘们,拿着东西天天去喂野猫,也没有一个人过来扔给我点吃的。”石诚南一脸的认真,能看得出那件事在他心里确实很重。

    “不是这个,我是说我上班惹了祸,为什么领导还要对我特别好,辞职了还到我家去找我,求我上班。”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石诚南口气平淡的说道:“你看谁不顺眼,告诉我,我替你杀了那些让你烦心的,保证不会露出任何线索。”

    “你是杀手啊,这么喜欢杀人。”肖遥皱眉紧盯着石诚南看着。

    “哦,我是一个要饭的。”石诚南撇了撇嘴,一口将剩下的酒干了说道:“晚上来,再多带点酒来,放心,你救了我,你不会赔本的。”

    “我也欠你人情,以后这样的话就不用说了。”肖遥的眉头还是皱得,刚才的问题他没找到答案,接着问道:“如果这件事换成是你,你会怎么选?”

    “我会消失。”石诚南眼神向肖遥示意了下。

    肖遥没作声,低着头一口气将瓶中的酒干了,心里已有了主意。

    换成石诚南可以消失,因为他本来就是一个可以消失的人,可是自己不行,自己有家有业,有太多的牵绊,跑不了。

    既然跑不了,就玩大点,你们不是无限容忍吗,那我就看看你们能容忍到什么程度,非把这件事背后的主使给逼出来,看看你们到底是要干什么,是不是与自己心中的那一抹担忧相吻和。

    “晚上我给你多带点东西来,明天我要上班,可能没时间过来照顾你,你自己多小心点,别出去乱逛。”

    叮嘱了一声,肖遥刚准备收拾东西时,忽然间,手机响了起来。

    一看号码,是李光祖打来的,肖遥不由脸色一沉,接听了起来。

    “肖队,现在忙吗?我是李光祖。”李光祖的声音贱贱的传了出来。

    “有事说事,没事挂了吧。”肖遥却没怎么客气。

    “有,我想问问我的那辆车快年检了,您这边什么时候有时间,让我开回去,年检完了再给你送回去。”

    “检你吗,是不是有人查到你的车了。”肖遥开口就骂,暗道,自己开那辆车时,看了年检的标志,是到今年的十月份,还有五六个月,这典型是李光祖在骗话。

    电话中,停顿了片刻,传来了李光祖的声音,说道:“是啊,刚才警察局问我车是不是被盗了,我说没有,然后他们让我把车开到警局去一趟,你看是不是现在把车给我,我去交个差,回头我再给肖队你开回去,什么时候玩够了再还我。”

    “谁给你打的电话?”

    “警察局的不认识,态度还他吗的挺横,好像这辆车摊上了事一样?”李光祖跟着试问道:“肖队,这车你开着出了什么事了吗?”

    “肇事了,昨天晚上我到苇塘里兜风,结果遇到了一个持枪抢劫的,我跑的时候刮到了一些车。”

    “刮得严重吗,还有刮的都是什么车,有好车吗?”李光祖的声音也跟着紧张了起来。

    身上的钱都让肖遥刮走了,自己实在是穷了,听着车肇事了,他的心顿时沉入了谷底,心中暗道,车这东西和老婆一样,不能借人啊,到时候真惹祸啊。

    “不太严重吧,扳扳金,喷喷漆,换换保险杠和车灯就行了,没什么硬伤,碰得车我看了,没有一辆奔驰宝马,你放心吧。”

    嘴上说的轻松,肖遥强憋着笑,暗道确实没有一辆奔驰宝马,因为奔驰宝马,参加飙车赛,根本上不了场。

    没有笑出声来,肖遥自然的说道:“还有最近我在市里的风头太响,不事宜惹上官司,所以这辆车你交上去的时候,一定要说是你自己开的,咬死了昨天晚上到苇塘里打野战,碰到一个持枪抢劫的,你逃命时被人追,结果你刮了车跑了,抢劫的车在后面也撞到那些车辆了,撞得更严重。如果抓到人了,你可以告他持枪抢劫,当时我看他手里拿着枪了,穿着黑色的衣服,就是抢劫的,你咬住这一点就没事,顶多赔点钱。”

    轻咳了一声,肖遥的声音冰冷了下来说道:“这件事你替我扛下来,我把那段录相还给你,以后你到我身边来上班,我还像兄弟一样罩着你,要不然,你就等着全网上流传那段溜冰的****吧。”

    《都市强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