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强龙 > 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 狗卫
?墙角处,灯光照不到那么远,显得有些阴暗。
  
  那几名壮汉靠在墙角,排成一排的蹲着,壮实的身材,远远望过去,好像几只怪兽蹲在墙角,如果不知道怎么回事的人,看过去,很是吓人。
  
  刘广远和周涛走到肖遥身边,两个人倒是没吃什么大亏,只是胳膊被人捏得有些痛,有点青肿,并没有什么大碍。
  
  可是,看着墙角的那几个人影,刘、周两人却是心恨意十足,今天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就让人给抓了,这亏吃的也太大了。
  
  “肖总,这么让他们蹲着,太便宜他们了,不如给他们加点节目吧?”刘广远眼神透着坏笑。
  
  “怎么加?”肖遥问道。
  
  “把警犬放出来,拴在他们眼前,谁敢乱动,就让警犬咬他们。”刘广远嘿嘿的笑着,接着说道:“那些警犬都是经过训练的,没有主人的命令,只会咬腿,不会咬他们脖子的,就栓在他们身前,够不着他们,但是能吓着他们,也可以看着他们,别让他们半夜偷着跑了。”
  
  这招不错,肖遥点了点头,说道:“这狗你能拉得住吗?”
  
  脸色一沉,刘广远摇了摇头,不过在看到肖遥身旁的老张头时,笑道:“张老养狗这么多年了,这些狗和他都熟,除了训狗员,都听他的。”
  
  老张头没有打内线电话,看到那些壮汉到墙角蹲着去了,他就回到了肖遥的身边。
  
  一听刘广远出的这损招,老张头轻声说道:“要放你自己放去,那狗看着你两天了,也不一定咬你。”
  
  这可是没准的事,刘广远的脑袋摇得像个拨浪鼓一样,说道:“张老,你就帮我们哥俩解解气吧,以后每个星期,我俩都给您送酒来,一个星期一瓶老白干,怎么样?”
  
  看了眼肖遥,没有反对的意思,老张头轻叹了一声,走到了犬舍旁,打开了一道门。
  
  里面的警犬这时候虽然是不叫了,但是看到了生人,还是有些生猛的想往外面挣,被老张头一把拉住了脖上的项圈,套上了绳子,这才拉了出来。
  
  提了一根大地钉,让刘广远插在离那些壮汉米远的位置,往地上钉紧了,老张头这才把那根栓狗绳子一端,栓在了地钉上,试了下劲道,应该不会被警犬轻易拉开,这才松开了。
  
  “地钉不太紧啊,你们老实点,要不然被狗咬了,可算是你们自己倒霉了。”老张头念叨了一声。
  
  那条警犬似乎在回应一般,猛的往前一冲,距离瞬间冲到了最近的一名壮汉半米远的位置,狂叫了几声,腥臭的吐沫喷了那壮汉一脸,吓得那几个人身体急忙向后急躲,生怕被那警犬扑到了身上。
  
  还好,警犬够不着那几名壮汉,挣了一下,没挣开绳子,警犬也不在挣了,站在了原地,虎视眈眈的瞪着那几名壮汉。
  
  本来那几名壮汉,心里还有些小心思,合计着一会老大被送走了,就想办法离开这。
  
  这下好了,警犬把路堵住了,谁也别想跑了,谁跑那就是相当于把自己送到狗嘴里一样,一看那警犬的个头,灵活的身姿,这些壮汉的那些心思全都灭了,谁也没有半点的想法了。
  
  老张头又拉出了一条警犬,栓在了壮汉的对面,这才停下了。
  
  看着那些壮汉,一个个吓得哆哆嗦嗦,战战兢兢的模样,刘广远和周涛乐了,围着几名壮汉走了几圈,骂了一顿,这才走回到肖遥的身旁。
  
  周涛之前是肖遥安排在新洪记那边看着杨磊的情况的,结果,他却让一群壮汉给押回来了,肖遥有些不解的问道:“你怎么被人发现的,给押回来的。”
  
  提到这事,周涛的脸色有些难看,轻声说道:“本来我是在那盯着的,等了挺长时间,才看到酒楼的服务员把杨磊几个人送下了楼,那个许刚强开的车,杨磊和邱慧都上的他的车,车在原地等了一会,然后才把杨磊和邱慧,还有那个校长送走的。等那些人走了,我刚想走,突然间,就有人把我掩护的报亭给堵住了,这是地上的这个傻大个,堵住了就把我拎到这来了。”
  
  听着并不能猜出什么来,不过可以想到的是,这些壮汉应该是谁找来的,杨磊的可疑性最大。
  
  暂时也猜不出这事情里面的经过,只能一会找个人问问情况就知道了,看了眼地上还在呕血的壮汉,肖遥说道:“你们再跑一趟,把这人送到城北的关爱医院去,让他的人给治治,别死在这了。”
  
  虽然有些不情愿,但是刘、周两人还是把那壮汉扶起来了,他们知道,打人可以,但是要是打出了人命,这事就麻烦大了,谁也承担不起后果。
  
  壮汉太重,两个人有些架不动,肖遥先把壮汉身上的收了,也过来帮忙,把壮汉扶到了外面那些壮汉开来的一辆车上。
  
  车上没有钥匙,周涛又回来和那些壮汉把车的钥匙要来了,这才打着了车,和刘广远两人,直奔着城北的关爱医院驶去。
  
  回到了小屋旁,肖遥给关爱医院的刘亮打了一个电话,让他安排人准备急救,什么都挑最好的用,人救过来了,想办法让这个人不能动弹,免得人跑了,要不着医药费。
  
  肖遥不是第一次送人来医院了,刘亮自然明白,肖遥不让人跑了,不只是医药费的事,还有别的,急忙答应了。
  
  壮汉的事安排完了,肖遥坐回到小屋里,老张头从柜子里找到了一瓶红花油,递给了肖遥。
  
  “抹抹吧,这药放了十几年了,也不知道还好不好使。”老张头看到了肖遥帮着刘、周两人架那壮汉时的样子了,肖遥的右明显有些使不上力,显然是受了伤的。
  
  确实有些痛,肖遥捏了两下,骨头应该是没有大伤,但是挫伤还是有的,肖遥道了声谢,接过了红花油,一看日期,一九八五年的,脸上露出一抹苦笑。
  
  “别看时间长,老药做的不抽条,真材实料,比现在这些合成的假药好用多了。”老张头在旁边说道。
  
  “是这个理。”肖遥笑着,拧开了药瓶盖,倒出了一点。
  
  下一刻,整个小屋瞬间被一股浓浓的药味充斥着,浓郁的有些熏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