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劫爱之夏 > 第53章 相思锁 1
沿着周妈家门前平整可以行车的水泥路往西一直走,十来分钟后便到了村尾。村尾零星散着几栋房子,外观朴质,没有村头村中的房屋那般讲究,房前一般种着枣树桃树,冬日里只剩萧索的枝桠和零星的积雪,屋后自家院子里开出菜地,被雪覆盖之后已看不出都种了什么菜,顾夏只能从融了雪的地方分辨出是白菜还是萝卜。

    绕过这几处房屋,视线便开阔了起来。一马平川的雪白一直延绵,直到被远方的树与村落温柔的阻拦。

    水泥路的尽头变是泥泞的土路,路面留下了深浅不一的脚印和宽窄不同的车辙,交错覆盖着彼此,坑坑洼洼。灰黄土路的两边,是被无瑕白雪覆盖,在阳光下晶亮刺眼的麦田。小麦此时只有嫩草高矮,在白雪下绿得发蓝。

    任毅一手提着一个黑色的胶袋,里面似乎放了不少东西,另一只空着的手自然而然的牵起了顾夏的手,稍稍用力的攥在手心,仿佛是怕她不愿意跟他走随时会跑了一般。他俩都没带手套,冬季寒冷刺骨的空气侵袭着□□在外的皮肤,她却一点都不觉得冷。

    他也不说话,牵着她默默往前走。她有些跟不上他的步伐,落在他身后些许,安静的跟着他前行。白茫茫一片雪地里,只有他们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在蜿蜒的土路上。空旷的田地里风有些大,吹得远处的杨树瑟瑟发抖,发出呜咽一般的哀鸣,这带着哀鸣的风冷刺刺吹得她耳朵生疼。

    在这个寒风刺骨里走了半个小时,周围的树木渐渐多了起来,穿过一片稀疏的杨树林,竟是一片墓地。

    不比城市整齐划一的墓园,乡间的墓地比较随性,选址和朝向都是风水先生按照当地的讲究定的,墓碑的样式和大小也是按各家的喜好,高矮错落的排列着。任毅将她的手握得更紧了一些,牵着她来到一座墓碑前。

    青色的墓碑并不起眼,但周遭收拾的很干净,一处杂草都无。碑面应该最近重新用朱砂描过碑面上的文字。顾夏细细看了一眼,红色的碑文让她心口一颤。

    这是一处合葬,一家三口。

    男主人,姓周。

    顾夏望向任毅,只见他面色沉静的注视着墓碑,看了许久才缓缓蹲下,从黑色的胶袋里拿出酒和祭品,又掏出烟,在墓前点了三根。

    “周大哥,我带顾夏来看看你。”他蹲在墓前,声音低低沉沉,宛如水中鸣钟,在顾夏的心中激起一圈圈波澜。

    她随他蹲下,帮他把祭品摆好,轻声问,“任毅,这位是……?”

    任毅看着她,眼底有着她看不懂的复杂,仿佛很犹豫,又仿佛已经下了很久的决心,他给自己点燃一支烟,喟叹道,“周宁,周大妈的儿子。还有他的老婆孩子,孩子和他们一起走的,才一岁。”

    闻言,顾夏心口便堵得难受……想起周大妈家萧条的模样,想起堂屋里陈放的周大爷的遗像,想起屋子里连半张周宁和他妻子孩子的照片都无……无法想象周家当年经历过怎样的重创,周大妈又经历过怎样的绝望悲伤……难怪任毅会在大年初一赶到这里来。

    她没有追问周宁和任毅的关系,而是默默低头从胶袋中拿出纸钱,拿过任毅的火机,在墓碑前点燃,祈祷这遭受意外的一家人,能在另一个世界幸福的生活着。

    直觉告诉她,不要去问,任毅今天带她来一定是想说什么,一定说的,是她最不想听的话。

    她宁愿只是被他当作重要的人,带到他逝去好友的坟前祭拜,让她可以分担他的忧愁与哀伤,分享他的过往与回忆。

    他却并不懂她的心思,悠悠起了话头,“顾夏……你知道他们是……”

    “我很冷。”她噌地站了起来,朝墓碑深深鞠了三个躬,“太冷了,我觉得我再吹风就要感冒了,带我回去吧。”

    他仰头看着她,看到她略带慌乱的眼,缓缓说了声“好”。

    回去的路上,她脚步飞快,走在前面,他不疾不徐的跟在她身后,仍是没有一句话。她脚步有些凌乱,时不时回头看看他是不是还跟着,却又不想让他追上。

    他看着她如同一只惊慌小兽一般的神情,心里满是愧疚。

    回到周妈家,他们略坐了一坐,顾夏便致歉说有事要告辞。

    “大老远的赶来,不住一晚么?”周妈满脸的不舍。

    顾夏看着眼前清瘦的老人和空荡荡的屋子,一时酸涩难言,吸了几口气,拉起周妈的手艰难道,“周妈,我过两天再来看您,一定来,今天家里真有事,对不起!”

    周妈看她不好受的样子,拍了拍她的手背,仿佛因为她这听起来敷衍得不能再敷衍的承诺立刻就释怀了一般,满意笑道,“好好好,下次来多玩几天!”

    周妈送他们到车前,顾夏看了眼从墓地回来后就一直有些心不在焉的任毅,温声道,“昨晚你都没睡,我来开车吧。”

    任毅苦笑了一下,把车钥匙给了她,自己打开副驾驶的门,坐了进去。

    直到车子启动,后视镜再也看不见周妈挥别的手,任毅才再次开口,“放心,我不会再带你去别的地方的。”

    顾夏闻言捏紧了方向盘,“我不是这个意思。”

    她轻叹了口气。若是回到从前,任毅绝不会这样误解她。逝去的岁月,终究成了横在他们中间的一道坎。

    她侧过头,看着他落寞颓丧的侧脸,“有处地方,我也想带你去。”

    回到A市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冬季四点的太阳,已经无精打采,仿佛随时准备睡去一样。回来的路上,两人并没有多的交谈,任毅靠在车窗上闭目养神,或者是装作闭目养神。顾夏思绪万千,却没有一句话想说出口。

    她将车笔直开到A大附近一所高档小区,小区里的住户多是A大的教授员工,也有附近报社的职员,人来人往说话轻声细语,一片和睦。顾夏将车停到某一栋楼的地下车库,便让任毅下车。

    她带着他直接上了12层5号,略有些紧张的用指纹加密码解锁了防盗门。她在门前停了好一会儿才把门推开,接着转身用双手拉起他的手,望向他的桃花眼里充满了恳求。

    “今晚我们就住在这里,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