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寒门神隐 > 第七十二章


    蓝焰毒蛛离绿带区不远,周围也没什么魔物,只有七八只魔灵,被秦丹以冰针术射,成了黑雾。相比之下,这位妖圣可比的秦丹自己更担心她出意外,不会让她置于险地之中。

    毒蛛的尸骨在一片临近悬崖的突脊片,因图中标出了这一条悬崖线,所以进入绿带区的小队不会经过这里,开玩笑,在黑雾区,眼晴已经失去作用,灵识也不过一两丈,遇到魔物死掉那是没办法,走走路掉悬崖摔死就太冤了,人迹稀少也就便宜了秦丹。

    她很快找到了金甲妖圣口中那只蓝焰毒蛛的尸体,黑乎乎的一团,就算有修士接近也恐怕是魔尸之类,早早绕路走开,必然不会想到这是只八阶妖兽。

    “果然是只幼蛛,不过蓝焰毒蛛生下来便是三阶,实力等同于筑基后期修士,更不提它身上的毒丝,寻常筑基后期的修士根本不是敌手。它身上的蛛壳也是剧毒之物,虽然被魔气腐蚀大半,也不是你这个炼气期的小娃娃能承受的,也幸好蛛壳坚硬,也许里面还能残留些有用的骨血,诶,小娃娃小心些,就算是幼蛛,蛛壳也不是你手里这把破铜烂铁可以剖开,需翻开蛛腹,延腹下最弱的甲壳缝隙,不要歪了……”

    金甲妖圣在洞府里憋了千百年,不说山毛野兽,就是些老鼠虫子都要绝灭了,它记得头百年前还有一只进洞府想要偷猴果的妖猴,可自从离开后,从此不见了踪迹。

    这种孤独感可不是常人能忍,便有了现在这种喋喋不休的“话唠”趋向。

    秦丹一开始还极是认真的按它所说操作,她手里的一把灵剑被说成破铜烂铁,她嘴角抽了抽,不过对妖圣来说炼气期的剑确定入不了眼,而且沾到了毒蛛身上的魔气后,这把还泛着微微光芒的灵剑立即黯淡无光起来,眼看着离真正的破铜烂铁不远矣,秦丹是有些心疼的,不过,想到采取了毒蛛骨血可以炼制妖圣眼中还算可以的法器,法器她现在虽然用不了,但可以拿到门内换取大量的灵石和灵器,尤其是一件保命的防御灵器,没办法,实力太弱,只能尽量武装到牙齿,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救自己一命,但防御的灵器价值不菲,可不是百八十块灵石能买下来的。

    周身的魔气“滋滋”腐蚀着秦丹的灵气罩,她一边听着金甲妖圣自打开话匣子,就停不下来的碎碎念,一边聚起精神不敢有一丝疏忽的延着它所说的甲壳缝隙部位以灵剑切割,半个时辰的工夫也只切下来腹部的一小片,而秦丹额上的汗却出了密密一层,她急忙以袖抚开,免得进了眼晴。

    还好这只幼蛛未成年,体积只有半牛之大,且割下一片后,之后的缝隙便好找了,只要再切下两片,就可以掀开腹部的甲壳。

    里面的骨血千万要保存完好,否则这两个时辰就成了无用功,秦丹暗暗想。

    待废掉一把灵剑和一把挖草药的铁锄后,终于剖开了腹腔,秦丹有些失望了,里面的血肉已经微微发黑,显然沾染上了魔气,只不过大部分被外壳阻挡,里面侵入了少许,但这渗了魔气的血等同于腐烂,已经不能用了。

    金甲妖圣刚才的一番话里提到,毒蛛的血肉虽然有毒素,但炼化掉里面的毒素是可以食用的,因为这是一只未成年毒蛛,肉质人类修士完全可以消失,而且据它所说相当鲜美,而且这种天地灵兽,品阶越高骨肉里越充满大量的灵气,可保百年不腐,食用后,虽然不如灵丹可以直接身体炼化,但却能增强肉身,古时炼体士都是以高阶幼兽骨肉为食修炼。

    秦丹当然不会为妖圣嘴里所说的鲜嫩美味所诱惑,她注意以的是食了这只八阶的血肉可以增强体质,而且会有一定的抗毒性,也就是说,可以比别人跑的远,同样中毒后,其它人死亡,她却可以保住命寻解药,这个十分重要,所以她也充满期待。

    在看到里面洁白的血肉被魔气所污,多少也是有些失望的,还好,血肉里面的蛛骨还算完好,魔气浸染比较少,总算没有白剖一场,她从不知道这种虫子里面还有骨头,而有是非常古怪的形状,通体淡紫色,据妖圣所说,成年的蓝焰毒蛛骨头是深紫色,是金丹妖修炼制法器的上好的材料,这几块幼蛛骨是差了些,不过也不是筑基期修士轻易能得到的。

    好在蛛骨的毒素皆在骨髓之中,拿在手里无碍的,秦丹清理干净蛛骨后,才放入储物袋,连剖了近三个时辰,她也是有些累的,打算离开的时候,妖圣突然道:“等等,蓝焰毒蛛所在之地必有天材地宝,再仔细寻一寻。”

    秦丹打不起什么兴趣道:“你不是说,在魔雾中什么天材地宝都成了渣渣了吗?”

    金甲妖圣哼了一声道:“这你这个小娃娃就不懂了,有一些灵性的天材地宝聪明的很,它们若开了灵智,比你我更懂生存之道。”

    秦丹忍不住暗暗“嘁”了一声,差点没忍住白眼,说渣渣也是它,说聪明也是它,正的反的都让它说了,她还有什么好说的,不过还是打起精神,在周围仔细找了找。

    这毒蛛死了没有百年,也有个十年二十年的,虽然一些上阶的灵兽死后尸身不腐,但其实只是延缓而已,千年之后肉身的灵气消散逸尽,就算不烂,也风干了,可是在魔雾地域,就算肉身有灵气腐烂速度也会加快的。

    毒蛛有外壳可挡魔气,但那些灵草灵木却不行,早就被魔雾腐蚀成黑色,地上的一些草木魔化后,变成黏糊糊一片,像长了苔藓一般,哪里还能找到什么。

    “刚才你剖毒蛛时我已在周围看了一遍,并未发现天灵地宝。”

    “也许毒蛛守的是灵草,而灵草早被腐蚀烂掉了,又或者是被人抢走了或偷走了?”

    “哼哼,这魔雾之地,早八百年没有人了,且毒蛛身上没有伤,被妖兽抢走也不可能,若你所说是灵草,确实已烂掉,不过,还有一种可能,妖兽寻到天材地宝,自然会等宝物成熟后吞食,但若牲命不宝,在灵物未成熟前它也会吞掉的,你找找毒蛛的胃袋,或者肠道。”

    秦丹的脸色发青,她也不过是个炼气期,灵气消耗的快,脸色本来就不好,本来想要回去休息,结果被妖圣几句话,还要扒尸挖肛,手里这把百来块灵石的灵剑已经快要碎成渣了,表面坑坑洼洼,还比不过俗世的一把匕首的卖相。

    不过,九十九拜都拜了,不差这一哆嗦。

    毒蛛里的毒囊喉处,方法喷毒丝,因呼吸关系已经发黑,她不知道一只蛛的胃袋在哪,但腹部找了半天没有找到,只有一些干涸的黑紫色液体,最后剖开毒蛛的尾部,才在妖圣所说的肛肠里找到一块石头。

    还以为发现了好东西,剖开看居然就是一块寻常的石块,巴掌大,已经黑的发亮,肛处并不被保护在壳内,早就被魔气污秽了。

    “只有一块石头,难道这石头是什么稀有的矿石?”秦丹认真打量了手里这块十分不出奇的石块,她觉得这蓝焰毒蛛应该不会平白无故吞一颗石头吧。

    金甲妖圣盯着那块黑的油亮的石块,嘿嘿的笑出声道:“也不知该说你运气好还是运气差,居然真的让你找到一块幻形膏玉。”

    “幻形膏玉?”是传说中能变鸟变兽幻形百变的幻形膏玉?秦丹有点不敢相信,这样的宝物这样的名字,定然是似膏如玉通透,或者发出灿灿光芒,怎么也不可能是块丢在地上没人拣的石块吧。

    “本圣说过,天材地宝皆有生存之道,花开悬崖,鸟生危巢,还有什么比山上的一块石头更能藏匿自己,保护自己?虽然本圣也未亲眼见过幻形膏玉,但这块石头内还剩余一丝生命迹象,石头生灵本就稀少,古往今来,本圣只听说过幻形膏玉,再加上这块石被八阶妖兽蓝焰毒蛛吞掉,所以本圣猜测,这极可能是幻形膏玉。”

    这如果真是幻形膏玉,这一次葬仙之地的收获就太大了,虽然这东西记载在玉简之中,可这种宝物,连活了上千年的金甲妖圣都第一次见到,她居然能拿到,实在不可思夷,她从来没抱什么希望,玉简中所记载的几样东西哪样不是上古修士争破头之物,能见一见都是莫大机缘,别提拿到手。这可是集魔气入侵,八阶妖兽蓝焰毒蛛因魔气身死,死前吞下宝物,而宝物又无处可逃种种条件缺一不可,如果魔气未入侵,八阶妖兽不会身死,毒蛛不死就无法剖开身体拿到幻石,若毒蛛死前不吞下幻石,它也无法在秦丹到来时还保有一丝生命迹象。

    当然,若不是她收留这只妖虫,她就算见到了毒蛛的尸身也不会在意它肚子里的一块石头,这是何等的巧合啊。

    此时饶是秦丹心性沉稳,也不由的面露喜色。

    不过,金甲妖圣的下一句直接将她刚精神心情打击到谷底。

    “可惜,这块幻形膏玉被魔气污的太严重了,就算带出魔雾之地,保住它一丝灵性,要恢复到原样也要数千年。”

    要知道,这世间万物修行之路,人是最,兽为次,草木艰难,可还有比草木更难修成正果,幻形膏玉便是其中一种,一块石头想要修成灵性,恐怕在开天辟地之时就已存在,可如今又有几块生出灵智,恐怕数数万年加一起也没有两手之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