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红楼之熊孩子贾琮 > 第六百一十五章


    贾琮趁着人物儿齐全张罗着筹备成立亚太经合组织。众位海外国主在霍晟的驿馆只商议了一日,次日便移到大佳腊政府大楼去了。因此事乃是贾琮临时拍脑袋提起的,霍晟等人都没做准备,吕三姑贾探春两位便犹如锥之处囊中、其末立见。无它,满屋子唯她俩是专业人士。

    此二女执掌台湾府商务财政多年,条理清晰、脉络分明。吕三姑本为京中一代奇商,而后又成了林海不记名的弟子,最擅以商业规律本身调控市场,尤其将“赋税”、“流程”等手段使得炉火纯青。贾探春乃曹雪芹亲批的“才自精明志自高”,打小便从贾琮那儿耳濡目染后世的种种信息理念,自跟着兄弟打来台湾府起便管钱。哪儿挣、哪儿花,哪儿急、哪儿缓,怎么使钱能齐全周到,竟比户部尚书还妥帖些。不过半日功夫,将旁人悉数收拾得服服帖帖的。她俩犹如同时打开了好多扇新世界的大门,纵然在座的都是人精、也一下子接受不了那么多闻所未闻的念头。

    午休时,司徒岑一个箭步冲到贾琮身旁抓着他闪到外头,低声问道:“你们家打哪儿弄来这么两个女人!都是尚书之才、宰相之才!”

    贾琮掰手指头:“一个生来的,一个娶来的。”

    “贾探春既是姓贾,显见是你们家的。吕三姑呢?”

    “娶来的啊!那是我婶娘。”

    司徒岑看着他道:“莫要哄我。你哪里来的婶娘,你婶娘不是在京城么?”

    贾琮伸出一个巴掌:“我还有个五叔。早年让我祖母……额,早年让拍花子的拐走了,找回来还不到十年。吕三姑就是他老婆。”乃得意洋洋道,“我们贾家的女人,不论是自家生的还是外头娶的,没有一个不聪明。”

    司徒岑呆了。半晌才骂道:“他大爷的!这样都能捡到人才,你们手气也太好了!”

    可巧这会子霍晟也凑了过来,贾琮抬目瞥了他一眼:“这位当真是捡来的……原本在人家手上,人家不要,我们赶紧捡走。”霍晟耳朵灵光,前头两句话他听见了,顿时黑了脸。

    司徒岑哪里知道这些内情?还说:“谁家那么没眼色,放着如此大才不要。”

    贾琮脸对着司徒岑,眼睛瞟着霍晟:“也算不得什么稀奇事。女人再聪明也上不得台面不是?你们蜀国敢这么用女人么?左不过收到后院里头,不是跟乌眼鸡似的斗死、就是跟乌龟似的闷死。”霍晟面上愈发难看。

    司徒岑啧啧道:“回去让我哥哥看看他那些大老婆小老婆,有没有可用之才。”

    贾琮忽然想起一事:“我给你哥哥写了封信,有点子煽情,润笔还找的我家林表姐。”

    “啊?”司徒岑眯起眼睛,“写了什么?”

    “就是你猜的那事。”贾琮拍了拍他的肩膀,“不用太感谢我,请叫我少先队员。”

    他转身朝霍晟挥了挥手才要说话,让司徒岑一把抓住:“别走!说清楚!”

    贾琮眨眼道:“不就是劝他立女儿为世女么?”司徒岑显见不大相信,瞧着他不移目。贾琮道,“我打听了,这几年你哥哥又添了三个女儿,如今是六位小郡主在膝下。我写信告诉他,你从西洋溜达一趟回来,见西洋女主寻常事,遂想劝他立嫡长女为世女。又恐怕蜀王和大臣们不答应,跑来台湾府寻我求主意。我没撒一个字谎吧!这些都是真的吧!”贾琮摊手,“难道不是你自己说的‘如西洋那般能立女主就好了’?”

    司徒岑呆了呆:“就这个?”

    “就这个。”贾琮满面无辜,“不然你以为我会写什么?我是那么八卦的人么?”司徒岑又看了他片刻,实在看不出他可有扯谎,将信将疑的走了。他身子才转过前头那个弯儿,贾琮轻声笑道,“我当然就是那么八卦的人!”

    霍晟斜眼觑了他半日:“你又干什么坏事了?”

    贾琮拍手:“好事、绝对是好事!”

    霍晟哼了一声,四顾左右无人留意,低声问道:“吕三姑怎么有了这么大本事?莫跟我提她原就有这本事,跟‘秦三姑’那阵子乃是秤砣与泰山之别。”

    贾琮道:“世上总有双高善学之人。让她做小老婆她就能引得男人替她精心挑选一个性子和软、好欺负的大老婆娶,让她当市井小寡妇她就能做成钱袋子、城西一霸,让她当商务部长她就能撑起一个apec,不服不行。”

    霍晟默然片刻:“依你说究竟是我老子的不是了?”

    “可不就是你老子的不是么?”贾琮溜了他一眼,“我五叔可没撬你们家墙角,要撬也撬的是燕王的。”霍晟又哼一声。偏这会子贾琮抬头就看见贾敘大步流星走过来,忙喊了一声“五叔!”

    贾敘早猜到他媳妇今儿必大展奇才,特赶来得瑟。笑眯眯上前摸了摸贾琮的脑袋:“琮儿辛苦了。”

    贾琮顺杆子往上爬:“侄儿不过是敲边鼓的,五婶子才辛苦呢。”

    会议室的门极大,这会子与会人员多半还在里头说话,他们叔侄俩又没收敛嗓门,遂有七八双眼睛齐刷刷投向门口。贾敘手里拎着个纸袋子大刺吧啦走到吕三姑跟前:“辛苦你了,饿了没?”

    吕三姑扬眉看了他一眼,又低头整理文件,嘴角含笑:“饿了。”贾敘从袋中取了块枣泥酥伸到她嘴边,吕三姑张口吃了。

    贾探春在旁瘪着嘴道:“五叔~~你侄女儿也饿了。”

    她秘书赶忙取出一个纸包:“部长,我带了点心。”

    探春侧头看看她叔父婶娘全无分一块给侄女的意思,重重一叹:“罢了罢了,我就不该指望。”接过秘书的纸包来朝大伙儿道,“有人饿了么?我这个人最是大方,从来不吃独食。”众人哄堂大笑。贾敘吕三姑两口子充耳不闻,非但半块枣泥酥也没分出来、喂了点心还喂水,简直亮瞎了一屋子精英。

    打从这日下午起,会议便改由吕三姑主持了。吕三姑思虑事情全面,各色可能性都想到,要取舍的也果决。到了第三日,商议起了“技术合作”的话题。显见台湾府的科技居亚太之首了,贾元春作为科技和教育部长被请了来。霍晟早年在自家府里见过她,特上前打了个招呼。看主持会议的三个女人两个都给自己老子当过小老婆,霍晟心里头犹如打翻了五味瓶、什么滋味都有。

    会后水溶悄悄问贾琮:“这就是当年你们大闹南安王府、打了老太妃抢回去的那个姐姐?”

    贾琮点头:“对啊!”

    水溶扭头看看元春,半晌才叹道:“霍煊本是极好的福气……可惜了。”

    贾琮眼皮子一翻:“他那哪里是福气,根本就是福薄、担不起!”

    因见霍晟拿着文件走到吕三姑跟前说话,贾琮心下好奇,溜达过去探脑袋。原来霍晟在请教保护专利权事宜,不禁点头——这哥们算是看开了。

    眨眼贾琮陈瑞锦的好日子要到了,周小兰提起自己乃是陈瑞锦师叔、可否让花轿从爪哇国驿馆抬出去。陈瑞锦拒了。她自己在大佳腊是有宅子的,一应婚礼准备都在她自家宅子里,临时搬动仓促且麻烦。乃请周小兰做“女方家长”。

    就在成亲前日,真明道长领着柳鹄等人赶到了。贾琮闻报大喜,跑出去相迎。一看这老头跟不会老似的,比离开之前还精神了些。赶忙上前作揖:“哎呀舅公!可想死我了!”拽了老头的胳膊由衷的开始拍马屁。真明也许久不曾听他拍马屁了,尤其这小子近年愈发出息、还马上要娶亲,听在耳中甚是舒服,遂负手听了半日。

    几个人到里头堂屋坐下,贾琮问起欧洲如何。真明指着柳鹄道:“原本想着,我既回来,就让他在那边领头儿。谁知他非要跟着来。如今是明秋那丫头主事。”

    贾琮道:“明秋大侄女显见是个能干的,让她主事极妥当。”又向柳鹄道,“对了,柳大哥知道你们家中变故么?”

    柳鹄一愣:“什么变故?”

    贾琮道:“你们大内柳家已经整个从宫中脱离出来了。”遂将柳家之事从头到尾说与他们听,连柳老爷子临终前透露的、他们家祖宗同一僧大师之母私通也说了个明明白白。此事连真明都不知道,听得瞠目结舌。

    良久,真明犹自不信:“他竟是因为这个缘故去做的和尚?”

    贾琮道:“您老还不知足?若非有此事,依着师叔祖那么大本事、根本活不到那么大岁数。就是因为生母有此污点他才能去当和尚、而不是被灭口。他被灭了口舅公您老人家也决计不可能独存。只不知他自己可知不知道。”

    真明想了半日,叹道:“……他……想是知道的。”

    柳鹄也懵了。他在西洋绞尽脑汁替太皇太后打探火.枪作坊,不曾得京中半点回应。听真明说想回来看贾琮成亲,定要跟着来。还想问问陈瑞锦为何忘恩负义、不报太皇太后救命之恩呢,劈头就听见此事。犹如在悬空处被抽掉了脚底踏板——整个人往下坠、半日落不到底。贾琮自然得先安慰真明道长,顾不上开导他;他遂如泥雕木塑一般呆着。

    待贾琮哄好真明扭头一看,这货跟泄了气似的,乃戳了他一手指头:“喂,你们家兄弟子侄们都挺好的。虽说老爷子没了,好歹保住了一家子、还得了自由。对了,圣人解放你们阖族的圣旨在你七弟柳鹰手里,你得空可以亲去瞧瞧。”

    柳鹄半晌才问:“他们现在如何?”

    贾琮道:“当保镖、走绿林、开铺子、买了庄子种地,干什么的都有。小七在京城开了家书局,生意挺兴隆的,过个一两年还预备开巧克力工厂。你是不是有对双胞胎,叫柳庄柳明月?”柳鹄点头。贾琮道,“两个孩子如今都跟着小七过日子呢,都很聪明。小庄儿可惹人喜欢了,还懂事,念书也念得挺好。”见他还在发愣,劝道,“都过去了。”又看了看真明,“那私通宫妃之罪天晓得是不是真的,是个圈套也未可知。我可不信有人真的给皇帝戴了绿帽子还能不诛灭九族。”

    真明立时说:“贫道也有此疑!”

    贾琮赶忙喊:“打住!我就不该多嘴!”又劝,“何苦来,舅公都这把岁数了。这本是太.祖爷朝代的事,难道还能查得明白不成?师叔祖多亏了此事方能活命,柳家再冤屈也解放了。总不能把太.祖爷的陵寝掘了吧。”真明长叹一声。

    柳鹄闻言又呆住了。他在宫中多年,阴司手段见多了,也深知天家秉性。漫说贾琮真明疑心,他自己岂不疑心?多年信仰轰然倒塌,良久,大吼一声跳出窗外,眨眼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次日就是正日子。贾琮两辈子头一次结婚。虽说媳妇儿是自由恋爱,依然紧张得一宿没怎么合眼。好在诸事有王熙凤、陈红.袖主持,他只管照做就好。吉时一到,贾琮披红挂彩、骑上高头大马去接新娘子。依着习俗,娘家人该刁难他一二才是,贾琮还特意写好了十来首诗、早饭只吃了一点子因为怕周小兰要灌他五味茶什么的。不想才到陈瑞锦家不一会子,大门“吱呀”的开了,迎亲队伍顺顺当当进了庭院。

    周小兰身后立着的那女子,纵然顶了盖头贾琮也认得。他乃作了个团揖:“请各位亲朋好友、父老乡亲、天地乾坤作证。我贾琮愿意娶陈瑞锦小姐为妻,不论顺境或逆境、贫穷或富有、健康或疾病、青春或年老,我都将爱她、尊重她、忠于她,直至永远。”众人哄然鼓掌。又向周小兰深施一礼,“小师叔,请你把瑞锦嫁给我。”

    周小兰笑中含泪点点头:“好。”回身扶起陈瑞锦的胳膊,缓缓送她上了花轿。四面起哄声起,十几架照相围着他们拍照。

    喜婆才喊一声“起轿”,吹奏的乐师正要开始奏乐,贾琮忽然举起两只拳头,朝天空高声喊:“喂——从今天开始——我是个有老婆的人啦——我终于是个有老婆的人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