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网游竞技 > 三国志系统 > 第六章 事入正轨,五斗米教
PS:看《三国志系统》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起点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当你向着某个方向而努力的时候,你可以看到自己一步一步的前进,与自己定的目标再一点点的靠近,这是很有成就感也是最容易激励自己更加努力的事情。

    文官或许没有经天纬地之才,不会有灵光一闪良策脱口而出的事情,但他知道听命行事,林立布置的任务他会一丝不苟的执行,高效的执行力带来的是上庸城肉眼可见的变化。

    距上次派文官去开荒屯田已经过了一个月了。

    市场早已建成,偌大的西城区车水马龙,往来的行商在那边安家立业,街道上随处可闻商人的叫卖吆喝以及顾客的讨价还价声。而最直接的显示就是在林立看得到的系统情报上,上庸城的钱收入已经从180提髙到了420。至于兵粮收入,因为林立第一季免税的政策,虽也有提高但并没有多大的进步,但可以肯定的是等到下一季或者第三季的时候,一定会有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毕竟郡内热火朝天的开荒景象摆在那边。

    这一个月对林立自身而言也是意义重大,他一改前世一觉睡到十二点的习惯,每天都是早早的起来对自己进行锻炼,偶尔也会有一些文官送来的重要文件需要批阅,再偶尔刘瑞活着杨绍也会前来汇报军中要务也就是他为西凉骑兵成立的长枪破阵队的一些事务。

    锻炼身体和处理政务带来的直接影响就是他现在可说已经完全的融入到了这个世界,这个有着清新空气,主流人生观为忠义尚武的世界。而且令林立欣喜的是,一个月的锻炼,无论是他自己还是文官三人,属性都有了些许的提高,他自己的武力和政治各加了一点,文官则是痛快的提高了两点政治,突破85大关达到了86(左仆射增加一点),军中的刘瑞杨绍则双双统武各提高了一点,虽然看起来还都是很垃圾的属性,但这种成长的速度还是令人满意的。

    这日还是七更时分,太守府后院内,林立放下了手中的石锁,擦擦额角不断滴落的汗水。他是孤家寡人穿越而来,大脑内也没有什么绝世武功秘籍,只能以最简单直接的方式打磨力气,这具身体原本的素质就不错,再加上已经到了23的年纪,林立心中清楚,继续这种原始的打磨力气也不会有什么显著的提高了,换句话,若无名师教导,他的武力就要止步于48了,这也是很无奈的事情。他手下本就没有高武的人才,那杨绍的祖传枪法林立倒是让他演示了一番,也不过是基本的粗浅功夫,就连名字取得也不甚响亮,就叫杨家枪,第一次听到时倒是让林立有股穿宋的即视感。

    “也罢也罢,反正武力也不是什么重要属性,自己身为主公,就算阵前单挑也是轮不到亲自上。”心中有数的林立倒也没有多大的失落,武艺这种东西强求不来,若是以后有机会再想办法提高就是。打定主意将练武的事先放一边,林立唤过侍立一旁的春香,“热水可曾准备好了?”

    春香乃是林立四婢女中最为年长者,不过也才十七岁,身姿倒是曼妙绰约的很,只不过林立自打第一次见到觉得她们更像过NPC就有意无意的忽视了这些,平日里只有吩咐些事情时才会与她们说些话,调戏什么的更是从未有过。

    这一月来,林立每日晨起锻炼,手下人也是知道他出了身汗后会要热水洗澡,所以都是早早的烧好备用,林立询问春香也不过是随口一提。

    果然,春香点点头,低眉顺眼的上前拿起林立脱去的外衫,领他至房中沐浴更衣。

    片刻后,林立神清气爽的出了房门,在院内四处溜达起来。城内一切之事都已上了正轨,不需他去操心过问,这猛的倒是闲了下来。

    兴许是知晓他无所事事正无聊着,又或许之事天生劳碌命使然,未等他悠悠然逛下自家院子一圈,文官急匆匆的走过来了。

    林立知晓他定有要事禀报,张嘴问道:“吾观子贤你行色匆匆,所来何事啊?”

    文官回道:“回禀主公,属下今日在城外巡视新垦良田之时,见有道人于民众间传播教义,恐为黄巾余孽,已将其擒住特来禀告主公。”

    现在乃是献帝初平4年(公元194年)七月,距黄巾教被完全镇压不过才两年,文官见有道人传教,第一反应自然是黄巾余孽贼心不死,将那道人抓起来也属于正常举措。

    不过林立倒是瞬间想到了一个人,他的老邻居“张鲁,张师君”。张鲁也算是三国时代的一家奇葩诸侯,其人乃东汉末五斗米道首领,创教人张道陵之孙,张衡之子。张鲁雄踞汉中三十年,最后被曹操击败,因为其没有毁坏粮仓博得曹操的好感接纳其降,他有一句话林立知道倒是很有意思,“宁为曹公作奴,不为刘备上客”,不过他为什么亲近曹操厌恶刘备林立就不知道了,毕竟张鲁此人在三国时期主要心思没有放在争霸上,反而不遗余力的继续宣扬自家的五斗米教教义,所以林立称呼他为奇葩,也没有给予太多的关注。

    林立心中有数,嘴上却是不说,道:“那道人现在何处?”

    文官此次前来就是让林立处理此事的,毕竟若是黄巾余孽,肯定还有同伙,若是有大队的黄巾贼在附近游荡必会使郡内人心惶惶,当下道:“正关在府衙大牢之内。”

    “将其提来见吾,吾亲自审问。”林立对张鲁没有兴趣,但对他的手下一人却很上心。此人名为阎圃,表字不详,乃是张鲁的幕僚,其人多智有大才,张鲁早年欲称王,就是在阎圃的劝谏下才放弃打算,后来曹操击败张鲁大军,张鲁想要直接投降时,阎圃又劝其先稍作抵抗,免得曹操不重视他。单这两件事就可以说阎圃具有良好的战略眼光和审时度势的能力,但在311游戏中,他的智力只有82,政治也只有79,林立个人觉得是因为没有什么杰出的战绩,想来他的能力绝不会只有这些。

    心中打定主意想算计张鲁一把,林立自然对待会儿的审犯充满期待。

    移步至大厅,文官也已把那道人压来。可怜这道人在自家汉中地宣扬教义时所到之处不说好吃好喝的供着也是以礼相待,今日刚来这上庸郡就被人逮住,偏偏自己乃是为了谋取功绩好叫师君看重自己才偷偷前来,同伴皆不知情,这下是生是死全在他人一念之间。

    林立端坐上方,倒是不知晓道人内心想法,看其可怜巴巴的跪在地上,心中好笑,张口却道:“哼!黄巾贼子,人人得而诛之!吾尚恨前年未有上阵亲手斩杀贼人机会,今日你却自己送上门来,倒是好大狗胆,来人,拖下去斩首于市示众!”这就是正儿八经下马威了,本来嘛,若是真要打杀了何必还拉过来多问。

    “大人饶命,小人非是黄巾贼,小人乃是张师君手下道众,信奉的乃是五斗米教义,从未有为非作歹之事!还请大人查明,饶过小人一命啊!”林立一声令下,旁边侍卫就要上前来拉他下去,那道人见自己被误认为黄巾贼,性命难保当即慌神连连磕头祈求活命。

    “哦?你乃张师君门下?你叫什么名字?”

    “小人贱名杭二,乃师君第七护法手下道士...”杭二本想报自己的道号,但一看堂上大人好像很厌恶道教的样子,心中权衡,还是报了自己的本名。

    “你有何为凭证明所言非虚?”

    “这...”杭二跪伏于地,全身摸索一番寻找自己五斗米教众的信物,他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又不是什么大护法,哪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总不能张嘴把五斗米教的教义背一遍吧。

    正在林立有些微烦准备揭过此事的时候,那杭二摸来摸去,却是摸出了一块青帛,上面隐隐约约写着许多小字,只是离得甚远看不分清。

    “此物乃是小人月前传教有功,护法大人所赐教书,可证小人五斗米教身份。”杭二摸出青帛,自感性命有保,当下兴冲冲的高举起来。

    林立命侍卫将青帛拿过来,入手只听“叮,系统提示:获得宝物五斗米教义(残篇)舌战可执行诡辩。”

    这倒是意外之喜,林立顺手收起,看向杭二,道:“既真是张师君门下,吾便饶你一命,不过,你擅自前来吾城宣扬教义,蛊惑人心,便治你个扰乱治安之罪亦不为过。”

    这话倒不是危言耸听,黄巾之乱刚过去不久,人心未定,这时候没有哪方诸侯敢让他人传道,便是张鲁自己也只是一心一意在汉中地带宣扬,倒不是不想传出来,而是人心浮动,怕其他诸侯引为借口攻伐自己。

    “小人之罪,请大人责罚!”杭二自知今日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当下跪伏于地,只求逃得性命无碍。

    林立双眼一眯,心知若真将这杭二打个半死送回去到处宣扬,定然惹得张鲁大怒,就算不会为此小人物大举来攻,怕也会记恨在心,到时“宁为曹公作奴,不为林立上客”就好玩了。

    “吾念你只为初犯,此次便饶过你。回去后替吾给张师君传话,就说,传教一事或可有商。”

    “谢大人不杀之恩,小人告退。”杭二本已做了挨揍的打算,闻听林立不会责罚,当下喜形于色,哪敢多呆,又是连连叩头,起身就欲走。

    “且慢。”那杭二刚走至门口,听得林立叫住他,顿时一滞,当下就要跪下来求饶。“别忘了替吾传话。”

    “是是是,小人一定传到!”

    “恩,去吧。”

    “小人告退。”(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qdread微信公众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