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网游竞技 > 三国志系统 > 第十章 竟被先手,飞将初战! 二
这边林立暗下决心不留活口,那边山贼却还不知自己已经被林上庸盯上。

    夜晚山寨内,灯火通明人声喧嚣,到处都是敞着上衣的山贼围着篝火举酒玩耍。

    “来来来,走一个,喝!”

    “去去去,别灌老子,老子待会儿还有任务呢,哈哈哈!”

    “狗子来,咱哥俩走一个!”

    “哈哈,爽快!”

    ......

    正是几家欢乐几家愁,这些山贼用劫掠而来的财物大肆庆贺,四处随意搭建的木屋内,三三两两的如待宰羊羔般捆绑着掳来的女人。

    这些悲哀的女子无力靠坐在地上,有的双眼无神似乎还未从惊变中回过神,有的轻轻啜泣,哀叹自己的不幸,生逢乱世撞得如此灾祸,结局可想而知。

    .......

    山寨外不远处,刘瑞率领的骑兵队趁着夜色埋伏在此。

    “这些贼人竟然毫不设防的在庆祝劫掠的收获,大人我们出击吧,敌军无备,定然能一举击溃!”说话的乃是刘瑞手下的一名曲长,面色愤慨的请战出击。

    “对啊校尉,出击吧!”有带头之人,早已群情激奋的骑兵们更加按耐不住,纷纷大声请战。

    刘瑞回头看了看自己的部下,大都带着愤恨之意,山贼的快乐乃是建立在那些受苦百姓身上的,而他们的亲人也是普通百姓,由己及人之下,早已是怒火中烧,恨不得杀光贼军,解救那些被掳的百姓。

    “出发之前,太守大人有言在先,需等三军齐至才可攻击,现在其他两队尚在行军之中,我们贸然出击只能击溃众贼,想要全歼全是不可能的,若让这些贼人化整为零散落郡内,又是血雨腥风,徒生波折。传令下去,留下斥候监视,众将士随我撤退休息,待得大军到来,再行出击。”刘瑞是知道林立心思的,沿途村落的惨状他也是见到了的,他相信以自家主公的心思,定然会下决心要全歼敌军,而只凭他的骑军无疑是做不到的,贸然出击确实会收获很大的战果,但那些趁乱逃跑的山贼再想捉住更是难于登天。

    “放心,顶多明日正午,大人就会赶到。报仇的机会不会太远,令将士们好好休息,明日才能多杀贼人,撤!”

    刘瑞队留下三两斥候监视,其余者无声离开,复又消失在夜色中。

    ......

    翌日清晨,林立队正行军,突有斥候回报,

    “大人,前方二里处便是贼军根据地了,贼军似乎昨晚刚刚大肆庆祝过,山寨内没有人员走动。”

    “哼!”林立冷哼一声,“子铭队还有多久到达?”

    “大约晌午时分。”那斥候当然知道主公冷哼的对象不是自己,见主公杀意凛然,赶忙回道。

    林立一紧双拳,“好,前去通知子宇队,等到未时三军齐进。”

    “是!”

    林立又命2000戟士就地休息,生火造饭。

    ......

    山寨中,山贼首领猛地一个机灵从床上醒来,嫌恶的看了看身旁犹自昏迷的女人,喝到:“来人!”

    “老大,怎么了?”木屋外,守候的山贼闻听老大召唤当下小跑进来听候差遣。

    “营寨外可有异常?”

    “报告老大,一切正常。”那山贼有些茫然,这荒郊野外的连行人都没几个,能有什么异常。

    “哦,李蛋和张子呢?”山贼头子摸摸额头,昨日庆祝被他们灌了不少酒,头痛欲裂。

    “两位大人宿醉未醒,应该还在休息。”这山贼是越发摸不着头脑,不过身为手下不该操心的时候是不要多问的。

    “这俩废物,罢了,我亲自去巡视看看。”山贼头子似乎也料到如此,无奈的披衣而起。他乃是参加过黄巾起事的,失败后侥幸活到现在,毕竟见过血肉横飞的战场,心里面比这些寻常人多了几分谨慎。

    尚为清晨时分,再加上昨夜欢闹到深夜,偌大的营寨内竟没几个人影,甚至连草草立起的木墙和哨岗上都没有巡视的哨兵。

    “这些该死的东西,一个个惫懒如此,怕是真有人打过来都不知道!”见得自家状况山贼头面沉似水,口中大骂连连,倒是有不少人被他吵醒,茫然的走出木屋,看着老大在那发脾气一个个疑问不解,却不敢上前劝阻。

    “恩?那是什么?”正放声大骂的头领突然凝眸看向远处,因为地势开阔,目光远眺,大约二里地方隐隐有袅袅炊烟升起。头领顿时大惊,在这偏僻地方,尚且没有几个行人,哪来如此多的炊烟。

    “给我叫醒众人,抄家伙跟我出寨查看!”头领的酒意顿时醒了大半,打了个寒颤,暴喝连连!

    好一阵鸡飞狗跳,不管情不情愿,首领发话,众山贼一个个无奈的从被窝钻出,留下千人守住山寨,其余人抄着兵器随着老大杀出。

    林立处,戟士们正吃着饭,突然就见一斥候连滚带爬跑到林立面前,“不、不好了,那些山贼出了营寨向我们这边跑过来了!”

    林立大惊,定眼看去,果见黑压压一片人影向这边疾奔而来。

    “备战,迎敌!列好阵型,不要慌,对手只是没经过训练的农兵!”这其实是林立的失误,离地方营地只有二里地,如此近的距离生火造饭本就容易暴露,只是他听报敌人大都宿醉未醒,再加上心中轻视,所以如此。

    “叮,系统提示,发现敌军:张闿队剑兵战法无攻击22防御19智力8建设10移动20”

    “叮,系统提示,发现贼将:张闿统率34武力66智力8政治1魅力10适性枪B戟B弩C骑C兵C水C特技:掠夺,击破地方部队时,有机会夺取敌将的道具”

    竟是张闿!林立心中一惊,倒不是这张闿多牛逼,张闿出名只因杀了几个人,几个姓曹的,曹操的父亲、叔伯和弟弟。这

    张闿贪婪好财货,奉陶谦命杀了曹嵩等人,使曹操大怒征伐徐州,却被吕布趁机夺了兖州,赔了父亲折了兵。

    若说世上曹操欲杀之而后快的人,这张闿可排第一!

    若此小人,林立前世也是厌恶非常,今世又被他作乱上庸,屠戮百姓,更是恨之入骨!此刻贼军来袭,林立原本还想暂退锋芒,待杨绍队赶到再行围剿,但既知乃此等小人,林立觉得哪怕明知自己战略上暂撤是上上选,也过去心中的槛!

    “众将士听令!随我冲杀,尽诛这些乌合之众!”

    “杀!”百战之兵自然没有怕了这群山贼的道理,虽然人数处于劣势,但早已心中憋火的他们此刻哪还在乎这个,当下手持长戟,奋勇向前。

    “不好,真是官兵!”林立看到张闿,张闿自然也是看到了林立队。当下心里一突,转身就要跑,但转瞬却又一滞,大喜道,

    “兄弟们,官兵只有一千人,我们比他们多得多,正是报仇好时机,想想平日里官兵是如何欺压我们的!”

    只有一千人当然是张闿瞎说,但不得不说不是久经战阵的人是不会懂得这手看一眼就知道贼军人数本事的,原本微有惧意的山贼们听到官兵只有千人,顿时士气大振,己方三倍于彼,一换一也是大胜的局面。当下,山贼们怒吼连连,抄着手中的武器与戟士们战在一处!

    林立抽出随身佩剑,也骑马冲杀过去,他没学过什么剑术,只会大力的劈砍,虽然粗陋用来对付这些战5农兵还是绰绰有余,毕竟也有48的武力。

    而相对应的,张闿表现就勇猛多了,手持金丝大环刀,武力高达66的他手下几无一合之敌,人群中竟然被他杀出个小范围真空地带,一时风头无二。

    张闿闪身避过一把递来的长戟,顺势一刀将那小队长模样的官兵斩为两半,不动声色的抹去血迹,眯眼看向四周。

    有的时候人数真的不能代表什么,群羊博不过猛虎便是这个道理。

    张闿队乃是最低级的兵种剑兵,既无战法,各属性也是低下,甚至说他们剑兵都很牵强,只能说勉强算作士兵。而相对应戟士的属性就高出许多,虽然因主将林立的个人属性没有形成完全压制,但大多戟士都是可以以一挡二,甚至挡三,如此原本就只少千人的官兵自然大战上分,倒下的大都是自己的手下。

    张闿舔舔嘴唇,瞄向了林立的方向,戟士中出现骑大马的自然是主将无疑,擒贼擒王的道理谁都懂。张闿默默的继续砍杀官兵减轻周围手下的压力,如披荆斩棘般向林立身边杀去。

    他这找准目标,林立身边的护卫自然也察觉了,当下怒吼,

    “拦住他,不要让他靠近大人一步,给我杀!”

    林立骑在马上也是注意到了张闿的动静,看着对方脸上挂着的两道疤痕,联系此人的种种行径,怒气更甚,喝道:

    “战法熊手,发动!”

    一千多戟士顿时如吃大补药般齐声一喝,阵前段的戟士四散开隐隐包围住山贼前众,大戟齐挥,吼道:

    “杀!”

    林立眼中惊现一道耀眼白光,从上往下俯视便见山贼阵型猛地往前一冲,却是身不由己的被戟士们拖过去的,顿时死伤无数,哀嚎不断。

    张闿眼角一抽,这一击战法发动,本就劣势的山贼们顿时更加不堪,隐隐有了溃散之势。

    心知不能再拖延下去的张闿咬牙猛挥大刀,逼开拦住的几位军官,嘴巴大张,“给我...”死字尚为出口,就闻得一声怒吼若惊雷在耳边炸开!

    “突击!”

    “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