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网游竞技 > 三国志系统 > 第十一章 焚烧山寨,怒火滔滔
人生若是茶几,张闿就是上面不折不扣的杯具。

    青年时期,黄巾起事,心想趁机混出个模样出来就加入其中,几番努力最终小有所成,而这时,官军来了;

    前些年吧,陶谦征辟,能由黄巾洗白成为官军自然喜不自禁,结果陶谦的命令是去杀人,那杀了,曹操来了;

    隐姓埋名过了几天安分日子,手下人却要养不活了,被人撺掇几回决定从事山贼这很有前途的职业,林立来了。

    而现在,张闿看着离自己只有几个身子距离的林立,刀已经递出去了。而只要杀了这为首的大官,自己今天或许便能再次死里逃生就像之前那样。

    “突击!”

    “杀!”

    雷霆怒吼尚在耳边回荡,远远地,震动大地的马蹄声闪电般接近。随后张闿只觉身边的士兵仿佛热油遇到了烙铁般消融,而自己被突击而来的骑兵一把撞开,隐隐约约张闿看到了为首那人大声咆哮的大嘴及其旁边的络腮胡,真丑啊。

    说来很长,但其实就瞬间的事情。

    林立只知道自己看到张闿近在眼前时吓了一跳,随即就看到了那柄明晃晃虽染血犹闪耀着白光的大砍刀,再然后听到了突击的命令声,貌似是刘瑞的声音,随后就是张闿如皮球般被刘瑞撞飞出去,看其嘴角飘洒的血雾中夹杂的内脏碎块,可见是不活了。

    原本林立军就大占上风,刘瑞骑兵队的到来便像是狠狠的一拳击在小腹上。山贼们终是被吓破了胆,也不知是谁带的头,

    “官军增援来了,是埋伏,我们被埋伏了!跑啊!”

    “老大死了!老大被那黑汉子撞死了!”

    兵败如山倒,何况只是一群根本不知纪律的山贼,溃逃之势既已形成,剩下的就是杀多杀少的问题。

    林立一挥长剑,喝道:“贼首已死,给我杀!”

    他想喊得是一个不留,但还是忍住了。只是担心这些山贼在绝境之下会猛地爆发出勇气反身与官军血战,到时候虽然胜利但伤亡定会增加不少。

    林立没有喊出口,刘瑞却明白他的心意,何况他自己本身对这些山贼也是深恶痛绝,当下留下几人去保护主公,自己一提缰绳,大吼道:

    “突破!”

    “冲!”

    突击的骑兵仿似撞击的巨石,而突破,却是若尖刀撕开敌人,以胯下马手中枪杀出条血路将敌阵贯穿。

    两千名骑兵挥舞着手中长枪,自后方将那些慌不择路的山贼们一个个洞穿,身旁的戟士们也不甘落后,奋勇争先。

    ......

    另一边。姗姗来迟的杨绍皱眉看着面前的斥候,“你说主公已与敌军交战了?”

    那斥候慌忙应道:“正于前方三里左右!”

    杨绍喃喃自语道:“不是主公自己下的命令不可轻举妄动吗?怎的...罢了,传令下去,全军提速,前往营救主公!”

    事关自家主公安危,长枪破阵队自然是不敢怠慢,一个个提起精神向前跑去。

    “报!”刚刚抬脚没走多远,又有一斥候来报,“大人,前方发现大量人员,衣着破烂,仿似是溃逃至此。”

    杨绍顿时又纠结了。

    此处可能出现的大队兵马无非上庸军和那山贼,衣着破烂,那肯定是山贼无疑。虽不知明显人数占优的他们是怎么被击溃的,但此时不趁机围杀,逃窜到郡内又会为祸一方。

    “传令,从左右两侧包抄过去,定不可放过一个贼人!”

    “是!”

    也是这些人命中注定葬身于此,侥幸跑出来的山贼闷头逃窜,却不想撞上了前来支援的杨绍队。再经围杀,逃生者寥寥无几。

    从张闿带人出寨,再到杨绍队剿杀完毕,三军会合之时已是正午。

    许是刚刚发生的杀戮,虽已正午,太阳却没有多么强烈。林立下令将尸体就地掩埋,并统计下各部队损失人数。

    一开始林立队与张闿的三千山贼正面交锋,死伤不少,损失有三百之多,后来刘瑞队赶到,战局呈一面倒的状态,骑兵队损失就小很多,只有百十人,而且大多是伤员。至于捡到溃散山贼的杨绍队因为根本就没有发生像模像样的战斗,只有极个别倒霉的被临死反扑的山贼所伤,几近无损。

    与林立军微小的损失相比,山贼便是收到沉重打击了。出寨的三千人只有不到百十人逃回,山贼头子张闿更是葬身刘瑞马下。

    山寨内,留守的千人见到那百十逃兵狼狈回来时,不由大惊失色。

    “李蛋,怎么回事?老大呢,怎么不见老大回来?”

    这李蛋平日里出去劫掠时曾仔细观察过附近地形,官军初到却是人生地不熟,他几番躲藏这才侥幸逃得性命。闻听寨内兄弟询问经过,李蛋眼睛一转,挤出眼泪来,

    “老大,老大已经死了..官军在寨外埋伏了我们,兄弟们被杀的大败四散而逃。老大就是被官军中一个铁塔般的黑汉子.所伤,我虽然上前救助,无奈老大已是不活,只在临终前嘱托我回来接管山寨,带领大家跑出去!呜呜,可怜老大临死前还不忘大家的安危。”

    那张闿乃是被刘瑞奔马正中,身死当场,哪还有气交待后事,却是这李蛋心贪首领之位,编的瞎话。

    留守之人哪里晓得真相,便是有逃生的山贼察觉到不对,对上李蛋威胁的目光,也是畏缩的将话咽了下去。

    “呜呜,老大,老大死了...”

    这些山贼或许平日不是真心,但此时面对官军征伐,心中惊惧,或真或假的齐齐大哭。

    李蛋见自己的瞎话无人质疑,眼珠一转,道:“兄弟们,老大平日待我们不薄,我们定要为老大报仇!”顿了顿,“老大临终将山寨托付于我,李蛋不才,也只能接过如此重担,兄弟们放心,只要有我李蛋一口吃的,就不会少了大家的!”

    “我们以后就跟着李老大了,李老大,我们这就杀出去为那些死去的兄弟们报仇吧!”

    “对啊对啊,我们这边还有一千多人,出去报仇以慰兄弟们在天之灵!”

    出去报仇?李蛋想起刚刚血肉横飞的惨状,打了个冷战,侥幸逃得性命,哪还敢再送上去叫人砍了头。李蛋轻轻摆手,

    “仇当然要报,却不是现在。兄弟们不知,那官军来势汹汹怕不有数万之多,我们贸然前去只是送死罢了。都听我的,收拾收拾寨中财物,随我逃出这上庸郡,另谋出路吧!”

    李蛋才不想自己好不容易忽悠来的首领之位转眼变成光杆司令,面不改色的就替林立多了几万兵马。

    众山贼闻听官军势大,也是面露惊恐之色,惊疑不定的看着李蛋,不知他能将大家带到哪里去另谋生路。

    李蛋见自己稳住众人,心中得意,道:“兄弟们莫非忘了来时的宛城?这宛城此刻尚是无主之地,我等兄弟前去正好将其占据,待日后实力大增再去寻那林立报今日之仇!”

    山贼众有不少人乃是宛城人士,也知此时宛城确实乃一空城(无势力占据的意思),听李蛋一番话,顿时点点头,齐声附和。

    “那好,兄弟们赶紧去收拾财物,其他杂物就弃置不要了。再不走,等官军来了就跑不了了。”

    “老大,那...那些掳来的女人怎么办?”一个山贼闻听命令,只要收拾财物,女人怎么办,难道就扔在这儿?

    李蛋眯起眼睛,狠戾之色闪过,挥手道:“全部杀了!那些女人都是见过我们面貌的,既然带不走,就不能放过。哼,官军来剿我们,却要他什么也得不到!”

    “好的老大!”那些山贼有些不舍,却知道李蛋所言不虚,当下里都是狰狞一笑,往自家屋内走去。一时间尖叫四起,不时传来利刃划过血肉的“嗤嗤”声和重物倒地的“砰砰”声。

    ......

    半个时辰后,林立率大军行至山寨处。

    却见大门敞开,寂静无声,透出一股浓浓的不详之意。

    林立心中好奇,挥手命人进寨打探,自己随意看向周围。

    半晌后。入寨打探的士兵们踉踉跄跄的走出来,林立心中一紧,莫非这山贼摆下了什么陷阱?

    “主公...山寨内已经没有人了。”一士兵努力的走到林立面前,勉强的露出一丝笑容。

    林立心中更觉诡异,当下一拨马头,向山寨内行去。

    刚入得山寨大门,就觉一股浓浓的血腥味传入鼻内,林立皱眉看向四周,却是空荡荡的没有人影。

    莫非山贼产生了内乱,自相残杀后全灭了?怎么这血腥味比刚刚万人的战场还要浓厚。

    天气越发沉闷,隐隐有乌云集聚,大白天的,天色却昏暗起来,风也渐渐起了。

    林立骑马在寨内走了一会儿,忽闻一声惊呼!

    “大人,这边有东西!”

    林立面色不喜,却好奇什么东西能让这些经过战场厮杀的士兵如此惊呼。当下下了马,慢慢走过去。

    顺着声音刚走几步,只觉血腥味越发浓重,令人作呕。林立有些不适,却还是走了过去。

    .......

    “轰隆”一声惊雷闪过,天地瞬间一白,林立正好抬眼看去,一眼却恍若见到了血海地狱!

    那是一间普通的木房,而在墙下却堆积着一些白花花的事物。林立仔细看去,竟是齐肩而断的少女臂膀!而林立此时也知为何这寨内血腥气味比刚刚万人战场还要浓厚了,那木墙上赫然写着两行血字!

    “她们因你而死,

    我们还会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