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网游竞技 > 三国志系统 > 第十二章 李旦征兵,林立将伐!
上庸城内,意班师回城的林立开始着手军备。

    俩个月的发展,上庸虽还算不上钱粮广盛之地,但已经足够他建立新军,而且随着时间的过去,诸侯间明里暗里小动作不断也暗示了距离战火四起已经不远,哪怕只是为了在这乱世活下去,林立也需扩充自己的势力。

    书房内,林立将自己手下的四员大将全部召集过来,商量着上庸的进一步发展。

    看着文官、刘瑞、杨绍、班桂四人,林立心中感慨。不知不觉也算是有了自己的班底,这四人虽然此刻能力都算不上上上之选,但林立坚信,只要再多些磨练,他们一定会有各种质的飞跃。

    此刻也不是矫情的时刻,林立道:“现在开始评定会议。请各位不必讳言,尽情发表意见。”

    领导说会议开始了,手下人立即纷纷发表言论。

    作为军师,文官道:“国库须有九年储,方能称之为充足。为了以防万一,应该充实国力为先。”

    一旁的班桂点点头,“军师大人的意见很有道理。”

    政治能力最低的杨绍也是点头附和,“文官大人的意见大致来说应该是正确的吧。”

    林立微蹙眉头,文官的意见肯定还是整顿内政,建立各种设施来稳定经济的发展,这建议自然不错,但现在林立已经有了建新军的想法,这种老成谋国的方法他自是觉得不够。

    “子宇,你有什么意见?”

    却见刘瑞拘谨的一抱拳,欲言又止的样子。

    林立道:“此为内部会议。你有什么意见,但说无妨。”

    “臣以为其他诸侯的压力依在,我军若只是发展内政,他日诸侯来攻,恐无以相守。”

    “哦?那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见得主公似乎颇为赞同自己的话,刘瑞略略放开,言语间也多了些许自信,

    “上庸郡辖有五县,我军兵马却多为郡城人士。臣以为,众县的青壮也有拳拳报国之心,若主公大举征兵,必然从者云集,再择其精壮参军,可解我军士兵不足的困境。”

    刘瑞的话林立深以为然,当下拍案决定,“内政之事不可稍懈,便还由军师大人负责。子宇所言也有道理,征兵之事便交予你。子铭健生(班桂字,林立赐)你二人为子宇副手,助其行事。尔等切记,兵员乃我军大事,但万不可贪图数量胡乱征召致使良田荒废。便定下规矩,凡男子,年岁须得超过十八不得过于五十,每县只征召三千之数,以自愿参军者为优。”

    “属下定不负主公所托!”四人见主公已有决断,不复多言,齐齐躬身而退。

    林立目送四人离开,心里充满期待。此次征兵15000人,对众人都是一个良好的锻炼机会,而能否借此有所提高,就要看他们的本事了。四人中,林立最看好的还是刘瑞,那句“麒麟儿”的评价林立记忆犹新,但将来能成长到什么地步,还要看他自己的造化。

    ......

    “听说了吗?林太守此前率军剿贼一举功成,将那作乱的贼人全部杀尽了!”

    “听说了听说了,这么大的动静。那些山贼此前造孽无数,听说安乐县就有好几个村庄被屠戮一空!不过林太守天兵突降将那些贼人一网打尽,可是替死去的百姓报了血仇。”

    林立剿匪而归,自己没有什么感觉,毕竟对他来说乃是份内之事,但对于普通百姓而言却是拍案叫绝的大好事!乱世初现,各地常有山贼劫匪出没的消息,但诸侯忙于勾心斗角却少有出兵征讨的。

    毕竟他们的眼里只有彼此。

    如此,林立亲率大军剿匪就显出了对比,一时间坊内传闻无数,无不是赞叹有加。

    ......

    其实那些山贼并没有被杀尽,对此林立自然是知道的。单单大战之后点人头就发现不过三千之数,而之前打探的情报可知山贼是有四千之众。而后山寨内的血案也说明那些山贼见势不妙逃走了。更为可气的是那些山贼跑之前还留下两句话,“她们因你而死,我们还会回来”前者想必是为了扰乱林立军心,不过歪理罢了,也没有人理会。但第二句却暗示这些山贼图谋不小,似乎还有回来报复的打算,这就让林立忌惮不已,也是他下定决心要扩充军备的原因之一。但这些自然是没有传出去的,所以民众只知山贼已经全数覆灭。

    这倒不是林立为了树立自己的光辉形象,而是若民众得知山贼还有千人之数,甚至就在一旁伺机报复,必然惶惶不可终日。所以没有必要令民众陷入恐慌。

    ......

    而此时,宛城附近,一道人影远远地看到宛城的城门,不有惊喜的喊道:“老大,我们到了!”

    随着声音散去,更多道人影窸窸窣窣的出现,这些人约莫千余之数,个个衣着破烂浑身脏兮兮的,跟刚从垃圾堆里爬出来似的。自然,这就是逃跑的李蛋一众了。

    李蛋这人有些小聪明,从他之前睁眼说瞎话的忽悠让自己成为山贼头子就能看出来。那天决定逃跑,是他下的命令将见过他们面容的女人杀掉,其后更是想出以胳膊为笔,以血为墨的手段在那墙上留下血字。这不是单纯的恐吓,而是李蛋的一道计策。

    一者正如林立所知乃是想扰乱林立军心,甚至如果林立思想不够坚定,被他的话动摇了,必然会在心里留下阴影。二者,他们此次出逃回宛城乃是想做一番大事:拥兵自立!而如果以他们之前人人喊打的山贼身份,别说起事,怕是进城都难。所以李蛋留言恐吓,就是希望林立不会宣扬附近还有山贼的消息。

    或许有人发笑,一群粗鄙山贼也妄想趁乱而起。但宛城不同,之前黄巾之乱时,宛城曾被重点攻打,死伤无数,城中的名门贵族大多也逃跑远遁。如此,以他手下一千的山贼众,自可在这无人占据的宛城称王称霸。

    兴许想到自己当上宛城太守的美好画面,李蛋一贯阴沉的脸上浮现出几抹笑容,挥手道:“进城!就说我们乃是被黄巾余孽偷袭的官军,要在此地休养。”

    “好的老大!”

    “叫我李太守!哈哈!”李蛋一拍面前山贼的头,命令其改变称谓,随机自己也觉滑稽,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好的老大!”

    那山贼云里雾里的根本不知什么情况,见自家老大发笑,只好腆着脸陪笑。

    ......

    林立正无聊举着石锁,虽说这种原始打熬力气的方法对他的武力已经没有什么效果,但只当锻炼身体也好,所以他倒是在有时间的时候就会来举几下,而正在此时,突然叮的一声

    “系统提示:李旦(李蛋自知名字不登大雅之堂,乃改)在宛城举兵。”

    这猛不丁的提示吓的林立差点将石锁砸到脚上,待反应过来,顿时面沉似水...

    李旦何人他不知晓,但前世玩游戏时是肯定没有这号人物的,但现在突然出现,甚至直接占领了自家旁边的宛城,林立只觉惊诧。

    他大举征兵,下一步计划就是出征攻略宛城,没想到现在却被人抢先一步,顿时有种被人抢了心爱之物的愤怒,当下叫过侍卫,

    “着人前去宛城打探情报,看看这李旦是何方神圣!”

    哪知话音刚落,那侍卫正要领命离去,军师文官却进来了。

    “子贤来的正好,吾方才听闻宛城被一叫做李旦之人占据,军师可知这李旦何人?”

    文官前来便是欲汇报此事,闻听主公已经知晓,心下好奇,却没多问,当下道:

    “李旦之人,官此前未有所闻。但此人占据宛城之后曾向四方诸侯递送檄文宣布,再加上往来行商议论方知些许。这李旦自称官军,带着千余手下进城。但其却未言明出处,且占得宛城之后,不思生产,反而肆意搜刮民脂民膏并大举征兵,现已有上万之众。臣观其行却非官军做派,反似贼寇所为。”

    上庸与宛城虽为邻居,但这时期交通不便,信息传递很慢,所以等林立得知消息后,那李旦可说已在宛城站稳脚步,虽名声不好,手下却有了实打实的一万兵马。当然这新招的士兵,战斗力肯定是没法保证的。

    林立皱眉思索,宛城附近而来,千余手下,山贼做派...到底是何方神圣?忽然一道念头宛若闪电划过,林立脱口而道:

    “定是此前那山贼余孽!好个杀千刀的贼人,吾早欲将尔等千刀万剐却苦于寻觅不到踪迹,却没想到尔等逃至宛城堂皇出现,甚至打着官军的旗号,真是气煞我也!”

    剿匪未能全功之事,林立当然是没有瞒文官,现在听林立一说,顿时觉得多半就是。

    “主公,事关一郡之地,当谨言慎语。”

    林立犹自怒火难耐,先前血字历历在目,那些雪白的断臂就是无数的冤魂在日夜哭诉,祈求林立为其报仇雪恨。

    “此事军师不必多言,传令下去,整顿兵马,吾要亲率大军,攻打宛城!”

    林立上次布下的征兵计划刘瑞三人仍在实施中,所以此刻上庸内只有林立自己.虽然也能让文官率领一队人马,但首先文官队的战斗力肯定还不如林立;其次,上庸作为大本营,也须得有人看守。

    “主公...”文官犹想劝谏几句,但看林立双眼血红欲择人而噬的模样,还是果断的闭了嘴。

    林立想想那些山贼在宛城作威作福的景象,又想起自己无辜死去的百姓,只觉一股怒气郁积于胸,再也不顾其他。

    宛城之战,却不知何等结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