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网游竞技 > 三国志系统 > 第十七章 闲暇逗趣,上庸告破
林立在哪里?

    林立在那春天里...

    6000人马自宛城而归,随行可堪聊天的只有五大三粗的郁昭宁靖祝恩三人。这,不聊也罢。

    因战事紧急,大军日夜兼程。终于昨日进入上庸境内,距前方战场不过三日距离。到了上庸郡,就像是回了家。一直提着口气的林立终于放松了下,下令士兵缓行,注意休息,不能到了城下都是疲惫之师也打不了仗。

    此刻正是午休,林立众停在了一处废弃的村庄休息。适逢大雨,虽是十月份了,天气隐隐有些阴沉,很多将士被雨水淋到再被风一吹都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战。

    林立见状下令就地躲雨,而这时,一阵低低的嗷呜声传来。叫声几近不可闻,林立心中一动,带人循着声音而去。

    在那一片残破的瓦房中,有两只小狗正可怜兮兮的**,不过巴掌出头大小,眼睛倒是全睁开了,黑黝黝的眼珠直勾勾的看着林立。两只小狗身上已经被雨淋透,黑灰色的毛发一绺一绺的纠结在一块儿,畏畏缩缩的躲在檐下甚是可怜。

    林立被那眼神打动,缓步走了过去,小狗有些害怕,被惊得往旁边闪躲,林立赶忙蹲下来,像双手悄悄地抚摸过去。狗通人性,见林立没有恶意,像是找到了最好的避雨港湾齐齐跑到林立脚边,脏兮兮的就往林立鞋上蹭去。林立丝毫不嫌弃,顺势就抚上了湿漉漉的毛发。

    侍立在旁的郁昭眼睑,看到不远处还有一只小狗直勾勾的看着这边,赶忙笑道:“大人,那边还有一只小狗,应该是一同被遗弃在这儿的。嘿嘿,三只小东西凑一块儿刚好一锅。”

    林立瞬间脸黑了。

    “啊,大人,属下错了,属下知错。不打头...”

    哼。林立用剑柄又狠狠敲了两下,命其将那小狗好生带过来。

    郁昭吃痛的捂着头,忙不迭的跑过去,一把将那小狗捞在怀里,又屁颠颠跑了回来。

    三小团聚,齐齐团成团缩在林立脚边,有那长眼的侍卫递过干燥的布来,林立赞赏的点点头,轻轻将三小包好,起身离开。

    乱世将至,人尚且为口粮而愁,这养的狗就更不用说了。

    “赐名大黄大银和大白。”根据毛发,林立简单的取好名字。只是这幅做派配上姓名有些可笑,那刚被打过的郁昭就是顿时捂住了嘴,害怕林立发飙不敢笑出声来。

    ......

    刘瑞三人已经很久没出镜了嘛,也罢,文官还在守城,林立尚在赶路,就顺便来看看刘瑞他们在做什么好了。

    征兵的最后一站,武陵县中,刘瑞摸着腮边放肆的胡须正以一种挑剔的眼光看向县内自愿报名的青壮。

    “啊,你叫董三?有什么才艺吗,哦,会唱歌。”

    “你叫董四?董三的弟弟吗,不是啊,你也会唱歌。好的吧。”

    ....

    优秀的兵员太多,但录取人数有限,只能另外增加要求了。

    “子宇,军师有急信!”刘瑞正悠闲着,班桂挥舞着一封密函疯跑过来。

    刘瑞顿时一惊,一把接过密函拆开,细细看去。

    良久看完,刘瑞面沉似水,大手一挥,

    “不用再进行复试了,恭喜在场的各位,你们全部被录取了。”

    随手将密函传给班桂,“现在,所有人听令,随我开拔回城!”

    一时间,鸡飞狗跳,喧哗连连。

    ......

    揭过这边的闹剧,上庸城下。

    张鲁双手挽在背后,看着依然如下饺子般不断往下掉落的士兵,双拳紧攥。

    强攻两天了,一点进展都没有,上庸抵抗之顽强令张鲁暗暗心惊,那些城上的士兵已经不再局限于滚木等手段,甚至有的士兵看到攀爬过来的汉中军,张嘴就是一口痰吐去,那满脸带血的汉中兵直接被在当场,随即被一剑砍翻,摔下攻城梯,化成地上众多血肉的一团。

    对于这等流氓无赖般的手段,所有人都显得愕然无措,人对于肮脏事物的躲避天性在这生死关头显得那么高贵。

    张鲁不忍再看城头。城门处,喝喝哈哈的号子声,又是一队士兵扶着冲车撞去,轰然声中,那城门又增数道裂痕,岌岌可危的模样,却依然顽强的挺立在那边,毅然不倒。

    “师君!臣有一计献上!”流矢乱飞中,杨柏一路小跑来到张鲁身边,盔歪甲斜的虽然很狼狈的样子却掩不住脸上得意的笑容。

    “有何良策,还不速速说来!”

    “师君,上庸贼子堵上了城门令我军冲车无用武之地,但这上庸城墙却是薄弱不堪,若以冲车撞去,不肖片刻定能打出一道缺口!到时挥军直入...”

    “啪!”张鲁用力排在杨柏肩头,不管其呲牙咧嘴的狼狈样,大喜道:

    “还不快去!”

    杨柏哪敢多说,捂着肩膀以来时十倍的速度跑开,指挥着手下人扶着冲车就向城墙撞去!

    城头之上,一直关注着张鲁军动静的文官看到这一幕,顿时想明白他们的主意,连忙喝道:

    “快放箭,射死他们!”

    嗤嗤的血肉被贯穿声中,不断有汉中军倒下,却是瞬间就有人补上,那冲车的速度丝毫没有收到影响,以一种一往无前的气势冲向了城墙。

    轰隆!尘土飞扬。

    巨响声中,那冲车与城墙相击,城头众人只觉地震般不断摇晃,那些正在攀爬的士兵更是不堪一个个握不住长梯齐齐掉下来,惨叫连连。

    上庸城墙并没有经过特殊加固,只一击,就被那冲车撞出了道道裂痕,文官脸色大变,连忙唤人离开那片地区,焦急的看过去。

    张鲁似乎也没想到竟然会有如此好的效果,但那些士兵却齐齐反应过来,眼见胜利在望,顿时士气大振,不用指挥就冲了过去。

    “弃守城头,随我下去迎敌!”心知城墙坚持不住的文官连忙将城头守军撤下,趁着汉中兵还在攻城迅速列好阵型等待接下来的巷战!

    不得不说,有时人力似无穷境,张鲁等人久攻不下已经是强弩之末,现在却一举破了城门,转而大占上风。

    “杀!”

    “杀了那贼眉鼠眼的小人,就是他先吐痰的!”

    喊杀声中,汉中军终于打开了一个口子,前仆后继的就往上庸城内攻去!

    那第一批进城的士兵还没来得及享受破城的快感,一阵若蝗虫飞过的机括声中,便被射死倒下,随机被持续涌进来的士兵践踏而过,与城内的戟士枪兵拼杀起来。

    “杨柏队:戟兵C,战法无,攻击27,防御30,智力18,建设66,移动22”

    “杨任队:弩兵B,战法火矢,攻击51,防御48,智力51,建设76,移动22”

    “张鲁队:兵器C,战法破碎,攻击16,防御30,智力73,建设102,移动18”

    前面便有提过,汉中军中并无大将,起码此刻三位都是属于战五渣,统武低,适性差,既没有强力战法,士兵的属性也低。但...

    文官的统武只有37和44!而且适性只有弩兵堪堪是B,在他的光环下,上庸军的战斗力连5都不够啊!

    两军一接触,场面瞬间呈现一面倒的局势,上庸军根本抵挡不住,一时间连连败退,被打得往后退了数米!

    战局之危,已经刻不容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