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网游竞技 > 三国志系统 > 第二十章 终得惨胜,张鲁气绝!
一朝潜龙出深渊,四方风云皆色变。

    “哈哈,谢过大人!”傲然笑声中,甘宁接过手令,出的屋门,先取回兵器,再带上自家二十余骑,马不停蹄便往东城而去。

    此刻校场之上,老杨等四名曲长,目瞪口呆的看着甘宁递来的文官手令,心中虽有百般不解,为何这锦帆贼人摇身一变竟变成了自己的上级,但手令既已鉴过真伪,现下也只能听令行事,何况他们本就快按耐不住领兵出击。

    甘宁知晓四名曲长心中必有诸多疑惑,但眼下非是解释良机,见得众人愿意听令,也不多言,调转马头,便出了东城门,绕一圈子往西门处的战场前进。紧随身后的二十余手下虽云里雾里不知情况,但多年来对自己老大的信赖让他们选择了听命行事,一个个嘻嘻哈哈的打马跟随。再随后,就是听从军令的2000骑,众人汇集一处,目标直指张鲁后军!

    上庸城并非大都市,只有东西两个城门,张鲁自西而来便挑选了西门作为攻坚点,至于东门也没有刻意防备,此时来攻,目的便是上庸郡之地,城中逃走些许人他才不会介意。相反,守军见另一边就是生路,不经意的抵抗力度会变小,他只会打得更加轻松,倒是符合了围三缺一的意思。

    ......

    西门处,汉中军用四处开花的手段已经大半入城,将上庸守军打得蜷缩于一角,不过是临死前无谓的挣扎,而远处,惊慌的百姓乱糟糟的挤在道路上,谁都想赶紧逃命,一个个往前乱挤,最终将本就不宽敞的街道挤得水泄不通,只能无力的哀嚎尖叫。

    张鲁坐镇后方,一旁杨柏杨任二人也笑意盈盈的陪着,此番胜利,战后的封赏自不会少,若是更进一步成为被封个将军职,岂不是光宗耀祖,祖坟青烟。

    张鲁心情也很好,三日苦战,虽几番波折,但终究要迎来胜利。他偏头正与杨柏二人谈笑,突觉地面颤抖,一阵“咚咚”似擂鼓声正在接近。

    杨柏面色一变,喝道:

    “是骑军,怕有数千之数!”

    东面远处,马蹄飞扬,尘土四溅,甘宁手握铁戟,紫红发带随风狂舞,大喝道:

    “突破!”

    “甘宁队:骑兵A,战法突击突破,攻击89,防御69,智力74,建设61,移动28”

    这就是超流武将手下士兵的属性!这还是可惜甘宁骑兵适性只有A,若有S,则攻防属性还要再高十点,但就算如此,也足以完美压制杨柏杨任的部队了。”

    一阵耀眼白光闪过,2000骑只觉身体内涌出惊人力量,一个个怒吼持枪,速度再提,瞬间冲至汉中后军面前,随后铁枪挥下,带起片片血肉只留下无数被洞穿的尸体。眨眼间,就杀了个对穿!

    甘宁衣袍浴血,原本就紫红色的战袍此刻更觉鲜艳,甘宁咧嘴大笑,喝道:

    “汉中鼠辈,兴霸在此,可敢一战!”

    这就是发出了单挑邀请,但杨柏等人不是傻瓜,从刚刚一次冲锋就知晓为首将领必然武力超群,别的不多说,打他们是多多的。

    甘宁一声喝下,汉中军尽皆默然,有数百兵士军心被摄,立刻弃械逃之夭夭。

    身后的骑兵顿时齐声道:“将军威武!”

    “督军何在?敢有临阵脱逃者杀无赦!”张鲁恼怒手下无能,却更不满逃跑的士兵,不过2000骑兵,己方数倍于彼,竟然也会被吓破胆,如此懦夫,不如一刀杀了省的扰乱军心。

    不知是张鲁的大喝还是督军们染血的尖刀吓住了汉中军,无人再敢脱逃,一个个仗着人多围了上来,甘宁自是不惧,刚刚张鲁发话,他已知晓必是敌军领头之人,再看其富太的身姿,必是那道士张鲁无疑。

    “突破!瞄准那锦衣肥胖之人!杀!”

    汉中军尚未围拢过来,甘宁看都不看冲来的士兵,直接调转方向,回攻而去!

    2000骑愤怒的吼声一齐响起,张鲁惊恐的看向急速而来的骑兵,一把拉住杨柏往前一推,自己却趁机躲向一旁。

    “主公...啊!”

    杨柏正欲抽刀血战,猝不及防之下身体一个趔趄,待抬起头只见一双血红大眼,随机脖颈一凉,已丢了性命!

    骑兵冲锋,势大力沉,一旁杨任逃得性命,却正好见到张鲁一杨柏为替死鬼的一幕,顿时心中寒气直冒,再不敢前去救援自家主公,转身躲藏到士兵中,远远地观望。

    “哈哈哈,汉中鼠辈竟如此之多矣!”

    眼见敌军四散逃命无人敢来阻上一阻,甘宁扬声长笑,却舔舔发干的舌头,转头看向了张鲁,刚刚一切他尽收眼底,心中对这肥胖道人更加不屑,扬了扬手中不断滴血的铁戟,喝道:

    “儿郎们,,可曾力竭?”

    “尚可杀敌!”战法的发动时要消耗气力的,甘宁初杀至,就是两个战法下去,他本人倒是没什么感觉,手下士兵确实个个喘气如牛,但就算如此,也是个个扬声大笑,直言尚可杀敌,一个个竟都没讲周围的汉中兵放在眼里。

    “好,与某同进!再杀他个进出!”

    “杀!”

    城外如雷的喊杀声文官当然听到,顿时大喜,这甘宁竟果真勇猛如此,必要向主公进荐此人,而现在...

    “我军援兵已至,拖住汉中贼子,将其全歼!将士们,冲锋!”

    已被打得狼狈不堪的上庸军顿时振作起士气,一个个红着双眼,挥舞枪矛扑向此前围住他们的汉中兵。

    “该死,挡住他们,其余人随我后撤援救主公!”

    与甘宁此前所料不差分毫,后军受敌,城内的汉中军不敢多待一个个想要撤退出去,但进来容易,出去难,被打的不足三千人的上庸守军此时发威,竟然将那些汉中兵打得节节败退。

    战场形势,顿时逆转。

    ......

    城门外,甘宁喘着粗气,红着脸和眼,看看身旁与自己一样的骑兵,再看看犹自畏缩惊恐看着他们不敢上前的汉中军,哦已经不能成为军了。

    张鲁终究没有捉到,被他趁乱而逃,而前来的两员将,杨任杨柏一个被甘宁一戟段首,另一个乱军中被诛杀,尸骨无存。

    自他领兵而来,大战已经持续了一个时辰,饶是铁人此刻也会融化留下铁水,更别说血肉之躯。随行两千余骑此刻只剩不到千人,令甘宁颇为心痛的是,那些跟着他做了数年的水贼死伤过半,此刻只有七八人还打马跟着他,而且每人都是带着累累伤痕。

    但他们的军功是极大的,里应外合之计成功,杀敌过万,俘虏千余,四散溃逃者不过寥寥。更明显的是,因为他,甘宁甘兴霸,上庸之围被解,城中百姓免去被屠戮之苦。

    甘宁心中油然而生一股豪气,这就是战场,也是最能发挥我甘宁之才的地方,大丈夫生于天地间,自当提取三尺剑,建不世奇功业。

    随着时间流逝,仅有的汉中军的抵抗也被一一压下,所有上庸军此刻才恍若回过神,面面相觑,然后猛地发起欢呼!

    “胜利了。我们守住了!”

    欢呼很快传遍了上庸城,那些逃得一劫的百姓纷纷加入了欢呼庆祝的队伍,有那感激的百姓回到家中取出毛巾与水,给浴血三天的将士擦去汗珠与鲜血,更多人纷纷效仿,一时间军民同乐,其乐融融。而其中,当属文官的感触最大,身为指挥者,不善军事如他,也知晓此前上庸已算是败得一塌糊涂,被杀尽也只是时间问题,而他自己也只是凭着对自家主公的拳拳之心,想要坚守到最后,然后自尽于此。

    没错,他是做好了死的准备的。然而现在却活了下来,而杨柏二人是做着将军梦的,现在却安静的躺在地上,永远的陷入梦乡,人生之无常,叫人感慨。

    上庸的逆袭,甘宁功不可没。文官自然知晓,那些军民也看出若无此人领骑兵冲击敌阵,甚至一开始就完全打乱了敌人的指挥,此刻躺在地上的就是他们。于是,一个人,两个人,渐渐地,自文官往下,所有自发来到了甘宁身前,看着解救他们的俊朗汉子,有那夫人端来水与白布,有那少女投去爱慕目光,更有无数青壮激动的脸庞。

    见得军师前来,甘宁不敢倨傲,下了马,微微点点头,朗声道:

    “今日之胜,绝非一人之功,乃军民百姓齐心之果。此时敌军已溃,还请军师发号施令带领我们收拾战场重建一个更坚固,更强大的上庸城!”

    文官轻轻颌首,见得甘宁没有被突然的大功冲昏头脑而桀骜不驯,也是更加打定主意要好好地向主公推荐此人,而眼下的情况,无疑是需要一个能领头的人出来收拾局面,所以他虽万分疲惫仍然不紧不慢的发下一道道命令,随后宣布:

    “今日得胜,当大加庆贺,传令三军,今日杀鸡宰羊,上下同饮!”

    随即又悄悄唤过手下,吩咐对于逝去战士的家人予以补贴,钱粮或者帮忙照顾老弱。此刻众人齐乐,自不好大声说出来搅了活着的人的心情。

    一场风波,就此而过。

    .......

    上庸城外十里左右,逃生的张鲁渐渐收拢了溃散的手下,令其心寒悲哀的是,一路下来,能归队的只有不到百十人。

    再看张鲁,哪有平日养尊处优一副富家翁的样子。披头散发,满脸泥污,身上的锦袍甚至犹有血迹,左腿慌乱中也不知被谁砍了一刀,奔波这么远,加上血流不止,令得他头晕目眩,隐隐犯昏,只好下马暂时休息,一屁股坐在地上再不愿起来。

    “今日之败,全赖甘宁小儿所赐。待某家回归汉中,定要尽提兵马再攻上庸,到时捉住那甘宁,必要好生折磨以消心头之恨!”

    张鲁还在暗暗发狠,一士兵突然急急忙忙的跑来,哆嗦着嘴唇,汇报道:

    “禀...禀告师君,前面发现大队人马,怕...怕是有数万之众!而且地方似乎早就发现了我们,已将悄悄将我们包围了...”

    “什么?!”张鲁猛地从地上站起,左腿受到牵动,鲜血直流,但张鲁此刻哪在乎这等伤势,着急的向着四周看去。

    入眼心惊,只见四周无数人影悄无声息的围了过来,放眼看去,密密麻麻全是着布衫的精壮汉子,带头的有数十披甲执戈的士兵,再前面则是三员大将,为首之人身量两米开外,虬髯阔面,威风凛凛。

    “那...那是上庸的...”

    “某家刘瑞,今日好大造化,竟在路上捡了鼎鼎大名的张鲁张师君。师君这幅模样,不知何故啊?”

    正如刘瑞所说,当真是好大造化,他一行万五人,收到消息就急急忙忙的从县内赶来,三日来未敢多休息片刻,但貌似还是没有赶上。只是看这汉中军的狼狈样,似乎上庸竟是守住进攻,甚至大败了汉中军。

    张鲁面色铁青,看看自己身边百十残兵败将,再看看漫山遍野不知数量的刘瑞队,怒火大甚,一口郁气涌至心口,大喝一声,“气煞我也!”吐口黑血,摇摇倒在地上。

    “师君...!”

    “师君...师君升仙了...”

    有那身旁的汉中兵,见得张鲁倒地,顿时大急跑来查看,一探鼻息之下顿时个个面如土色,哆嗦着说不出话来。

    刘瑞愕然看着眼前一幕,身旁杨绍班桂摸摸鼻子走过,调侃道:

    “子宇武艺有成,嘴上功夫的进境也是神速啊!”

    是了,此刻若林立在此,必能看出刘瑞与出发前有了显著变化,似乎身体更壮了,而最直观用数据来显示,就是其统率与武力,分别上升了十点和八点!

    在311提拔武将后,会有数月工夫给其历练来针对性提高个人属性,若有奇遇,也会出现属性大幅上涨的情况,而眼下,刘瑞前去征兵算是历练,却极罕见的第一次时间就除了奇遇,统武共提升了十八点之多,叫人欣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