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网游竞技 > 三国志系统 > 第二十二章 刘璋出兵,爵位上升
张鲁尸首运回汉中时,整个汉中都爆炸了。

    张鲁长子张富泣不成声,立誓道:

    “誓杀贼子林立以报父仇!”

    这只能是誓言了。上庸一战,汉中损失了两万人马,而杨柏杨任二人乃是汉中为数不多的战将,也全部死在战场上,经此一役,莫说举兵来报仇,就是张家在汉中的统治地位也受到了动摇。

    那些被张鲁镇压了十数年的贵族大阀,个个喜笑颜开的开始搞小动作。汉中富庶,五斗米教的推行使得汉中的粮食产量极高,若干年积蓄下来,成了所有人眼红的财富。而张鲁之死成了分割这巨大美食的号角。各方势力明里暗里的四处联系,而军师阎圃在这时站了出来。

    “汉中不可一日无主,当今之计,应先将那被俘的两千兵赎回,再派人前往长安打点交好李郭,以钱粮为饵换来汉中守的职位。大公子,主公生前便多次夸赞你为人精明能干,此次正需要你挺身而出,压服众人不臣之心。”

    以阎圃的眼光,汉中的乱象自然看得出,而实际上已经是路人皆知的事情。如此前林立收买的杨松,此刻便已拉上了城内的贵族,隐隐成了一派不遵从张富的号令。

    相对的,张富其实并没有什么威望,只是阎圃的支持让他还能略微的掌控局面,但分裂之势已不可避免。

    政教合一的汉中,政权的分裂没能影响到教派的运行。那些道人或许没有什么能力,但胜在多年传播信徒不少,也算是张富一股强大的助力。

    张鲁的死实在突然,突然到汉中上下都没能反应过来。也突然到知晓此消息的刘璋惊喜到不能自已

    “哈哈,张鲁此前欺我年弱,父亲死后割据汉中不听我的命令,现在被人所杀,真是死得好,死得好啊!”

    刘璋继承了刘焉益州牧的职位,却完全没有乃父之风,为人懦弱无能。张鲁之死,汉中分裂打乱,他却只有仇敌身死的大笑,却没看到此时正是占据汉中的大好时机。

    刘璋没眼光,手下担任别驾从事的张松却是知晓良机到来,当下前往刘璋府内,陈言此刻乃出兵的大好良机,并且举荐了好友法正。

    要说刘璋真的不愧有名坑爹一族的身份,张松的进言他模模糊糊听了个大概就同意了,当下不管三七二十一以梓潼守将庞義雷铜二人为将领着15000人兵出葭萌关和剑阁浩浩荡荡向着汉中攻去。

    至于张松举荐的法正,刘璋却并没有多加留意,只是任了个小官敷衍,张松对此也是颇为可惜,暗叹自家主公没有识人之明,埋没了好友的经世之才。

    汉中兵马原先颇多,但攻打上庸时死了大半,当得知庞雷二人大军来伐时,不管是正统的张富还是有着小心思的杨松都没了继续争权的欲望,一心联合起来对抗外敌。

    胡乱拼凑下,凑出支12000人的大军以杨昂张卫二人为将前往迎敌。

    双方血战汉中城外,毁坏了无数良田村落,搅得汉中地带更加动荡不安,但凭着主场作战一时勉强坚持下来,成了最为惨烈的拉锯战。

    对汉中的形势,林立只是四处搜集情报,却没有插手的欲望,坐拥上庸宛城二地,他已吃的发撑,没有心思也没有能力再去管汉中的事情。

    不知不觉,现已194年十月份了。林立心中有数,在这隐隐的规则下,各方诸侯都是属于暗暗积蓄实力,虽然因为自己的原因,张鲁和刘璋都已出兵,但对于天下大势而言,都算是小打小闹。只待新年一到,陈留枭雄曹操,濮阳鸠虎吕布,以及北方袁绍公孙瓒等都会按捺不住,到时候兵戈四起,就算端坐家中都会有祸从天上来的风险,而自己的实力还是太过弱小。起码相对于离自己最近的李郭与刘表两家。

    宛城有李严和廖雄等人坐镇,主要是有李严这军政全能的人才,宛城的形势慢慢稳定。按照林立在上庸鼓励经商和开荒的政策,民生经济得到了很大的改善,宛城因几番战乱,穷的是干干净净,也幸好上庸尚有一些银钱予以支持。

    民生逐渐安稳后,林立又推出三项政策。

    一者是四处征集能工巧匠,开设锻冶场,铸造枪戟弩弓等兵器;

    二者是满天下的购买马匹,建造大小马厩,扩大骑兵队的规模;

    三者则是前世无法想象的举措,鼓励生育!

    凡家中因子女过多而贫困者,以政府为保,给予津贴补助,乱世不敢生孩子是因为知道养不起,但林立说了,对于八岁以下的孩子政府会帮忙抚养,每月给予生活所需的最低保障,其余还是要父母努力,但尽管如此,也是一石惊起千层浪。

    这时期首先没有什么娱乐项目,人人每天为生计而奔波苦恼,但因为日升而出日落而息的作息方法,天黑之后早早上了床,那些有能力的夫妻还是忍不住发生点什么,所以人口的出生率很高,只是因为穷困而无法抚养,所以也发生了许多弃子卖女的事情。但现在因为林立的鼓励生育政策,那些家庭虽说没能够从此什么都不管一心造人,但毕竟好了很多,起码不会随随便便就饿死,不是吗?

    另一边,甘宁的水军也在努力筹划当中,有林立亲口承诺的物资支持,甘宁也不客气的以高标准开始四处征兵,只是毕竟刚起步,连8000的人数都没凑齐。

    援助宛城,铸造兵器,鼓励生育...各种事情叫林立头晕眼花,而原本还算鼓囊的钱袋也是一下子扁了下去。没有一件事不要花钱,没有一处地方不是吸金的无底洞。而林立惊恐的发现,自己许下的开销不小,却渐渐要供应不上了!

    他的稳定收入基本还是靠上庸的税收,此前因为建造市场所以他没有缺过钱,而后一笔横来的战争财可是令他以为再也不用担心钱的事情,那句话怎么说,用钱能解决的,都不算事儿。

    缺钱不能到处宣扬,不然再引起骚动就不美了,所以林立只好咬牙坚持,自己心中谋划。

    而这时候一个好消息来了。

    这日林立自房龄港视察而归,刚坐到堂上准备歇歇,一袭青衫的文官面带喜色的走了进来,躬身道:

    “林立大人,献帝的敕使来访,告知爵位的授予!”

    献帝敕使,爵位授予?林立一时没反应过来,云里雾里的命文官将那使臣领进来,方才醒悟过来,是了,自己拿下了宛城,占据两城之地,是会有由太守上升一级。

    那使臣身着红杉,仪表不凡,倒不是林立以为的一个太监,但此人也未自报姓名,林立也没有兴趣询问,只是看其走流程。

    “林立,授你州刺史之爵位,今后亦得好好地为汉朝效忠。”

    既然只是走流程,林立也没有多家攀谈的兴趣,当下领旨谢恩,只是内心不以为然。

    他奉行我道,对这颓弱的汉室并没有什么感觉,只是此刻尚是汉臣,表面功夫不能忘却,免得成为把柄被人诟病。

    那使臣传达完旨意就要离去,似乎根本没有与林立多加言语的欲望,林立心中不爽这拿架子的行为,却还是唤过手下,命人偷偷塞去银钱,毕竟随着今后自己势力的扩大,爵位的提高也是必然,既然免不了继续打交道,还不如交好。此时林立万万没有想到,就在不远将来,一场变故,使得他此番交好没有发挥原本的功效,却带来了意外之喜。

    后话暂且不提,此刻...

    土财主没做多久,林立就成了穷B。

    什么寻找智谋出众的人才,先放放,容洒家先找到生财之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