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网游竞技 > 三国志系统 > 第二十五章 绑来是客,从了我吧
(第一次强推了,小伙伴支持也很给力。不知道说什么,就多写了点,希望看官们看的舒服,看的精彩。另感谢数字哥、还还、阿凯等?的打赏)

    山岭深处,葭萌关关口附近。

    浩浩荡荡的刘瑞一行三百余人,押送着二十辆大车不紧不慢的往关外而行。车轮深陷,车上鼓鼓囊囊的被油布覆盖住。关口上,有那老早打点好的葭萌关守将远远看着他们,抬手令手下准备人打开关卡,脸上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正在这时,一队人马出现在路中央,十几骑,个个便衣布装却犹带着精兵的铁血气质。为首少年身着藏青色长衫,头戴鹅黄发冠,手中缓缓摇着一柄羽扇,英姿勃发。正是那法正带着手下人一路苦查至此。

    车队内,刘瑞眯眼看着拦路人,不动声色的打马来到车队最前,欠身作揖,赔笑着问道:

    “这大白天的,几位大人何故拦道?”

    法正看着一脸谄媚的刘瑞,这两米的壮汉突然有一种娘兮兮的神态跟你说话,可真是叫人受不了。

    法正一紧手中羽扇,朗声道:

    “我乃刘益州手下,法正法孝直是也。最近这成都粮价波动,想必就是尔等所为吧?”

    刘瑞闻言心中一动,呵呵,正主上钩了。

    远处关卡上的守将也发现刘瑞一行被人拦了下来,还以为是哪家瞎了眼的山贼,顿时就要带人前去教训教训他们。刘瑞往来成都汉中,剑阁和葭萌关两处的守将都私下里送了不少财货,以作打点。而此刻,见得竟然有不开眼的毛贼打起了自己金主的意思,这守将是又气又乐。

    气不用多说,乐则是他这葭萌关有正规守军三千人之多,此刻与那刘瑞一行也不过一里地,当着官军的面作案,就像是小偷偷到了警察局,送上门来。

    这守将要来教训毛贼,刘瑞却不敢叫他过来。当下派出一名手下前往关卡处安抚,而自己抬头对上了法正的眼睛。

    “我等乃是往来正规的行商,在这成都境内做了数年的小本生意。怎么会和什么粮价波动有关。大人怕是误会了。”

    “误会?”法正闻言失笑,反正此刻在这成都境内,他也不担心面前人能插翅而逃,当下只当与他玩笑,继续道,

    “好一个小本买卖。二十辆大车,三百人的护卫,你们倒是好谦虚。也罢,叫我看看你们做的是何买卖,来人,给我搜!”

    那随行十数骑也不多说,个个下马就往车队里走去。

    二十辆大车乃是被三百人护卫在正当中的,这士兵要搜查自然渐渐走到了人堆中。

    刘瑞看着敌人已经不知不觉落入圈套,缓缓站直身体。

    法正是不会相信有人敢在成都境内向他动手的,要职旁边就有三千官兵的守军。而刘瑞猛然站直这一小动作却叫法正直觉性觉得有种不对劲。

    他追查此事花了七天之多,奇怪的是前三天时他只知有伙贼人势力不小在这成都往返不停,却怎么也无法精确知晓对方身份,更别提掌握对方行踪。但就在三天前,这伙贼人却像昏了头,大动作不断一口气买了几万钱的粮食,固然瞬间将成都的粮价抬到了一比四,却也叫法正抓住了机会,顺着众人运输路线追来。

    目标足有三百人之多,因为运输行军路线很慢。先前法正未曾出面拦截乃是想要等这些人与身后势力交接,到时便可通过这些小人物而挖出深藏的幕后主使。

    法正打得好主意,刘瑞一行却没有如他所料因为车队庞大而快速交接,反而不紧不慢的往成都境外赶去。

    这也叫法正失了耐心。反正待捉住了这群人的老大,有的是时间慢慢逼问出幕后人。

    法正觉得不对劲,正在努力的往回推算,却想不出个结果。自己人数不多,动静颇小,对方不可能知道有人跟踪。

    等等!

    人数不多!

    法正猛然惊醒,自己因为害怕打草惊蛇,行事从简,只讨来一十五骑跟随,但对方可是足足有着三百人的护卫!

    “不好!快...”

    撤字尚为出口,悄然走至法正身前的刘瑞露出森然笑容,一把抓住法正肩膀,喝道:

    “晚了!下来吧,小崽子!”

    与此同时,原本安安静静看着的侍卫自粮车板下抽出兵刃一拥而上将措手不及的十五骑砍倒。

    整个过程不过瞬息,一方乍起发难,一方却毫无防备。就像重重摔落马下头晕眼花的法正,除了刘瑞这边人,无论是被乱刀砍死的十五骑还是远远观望的葭萌关守军都是愕然呆立,不知何等情况。

    一招将法正擒下,此行最后的任务已经完成,刘瑞痛快的舒了口气,随机又换上谄媚笑容,带着身后收拾好的侍卫继续往葭萌关而去。

    葭萌关前,那守将疑惑的看着刘瑞正要盘问。

    刘瑞早已挂着贱兮兮的笑容,悄然塞过去一锭金子,连连拱手,陪笑道:

    “不过是不开眼毛贼,不打紧,不打紧。还请大人放我们过去。”

    那守将早被金闪闪的金子亮瞎了眼,根本没仔细听刘瑞说了什么,摆手示意手下打开关门,傻笑着往后面走去。

    被押在车队内刚清醒的法正见状大急,顿时就要出声提醒,却被一名侍卫毫不客气的在脑后砸了一下,顿时说不出话来,直接晕了过去。

    .......

    想来日后法正摸着后脑鼓起的大包都会恨的牙痒痒,不就是要我的人吗,打坏了算谁的?

    .......

    完成了林立的任务,车队顿时加快了速度,刚刚拿下了刘璋军的特派员,此刻不跑,更待何时?

    一行三百人堵上了法正的嘴巴,日夜兼程的又过了剑阁,在汉中成功汇合了另一队人马,随后带着收获的钱粮,哦,还有个人回了上庸。

    他们前脚离去,后脚知晓法正被掳的张松气的跳脚三尺,亲自带着大队人马沿途搜查,却哪里还赶得上。

    ........

    一晃又是大半月,距离新年不过十日功夫了。

    上庸城外,林立带着文官和护卫在城外十里等待归来的刘瑞。

    不久,数百人的队伍押着二十几辆大车渐渐出现。林立露出笑容,迎了过去。

    刘瑞自然见到了主公和军师,见得二人竟然放下手中繁忙公事出城相迎,顿时感动的一塌糊涂,打马当先而去,到得林立身前漂亮的一跃而下,单膝而归,沉声道:

    “微臣不负主公所托,钱粮已经带回!”

    林立在意的哪是这个,见得手下莫名感动的样子,到了嘴边的“法正呢”连忙咽了下去,笑意盈盈的将刘瑞扶起,好生安抚几句,随机问道:

    “那法正法孝直呢?可曾擒下?”

    “幸不辱命,就在车队之中!”

    说话间,大队人马也赶了过来,林立带着文官走了过去,一一安抚这些功臣,随后在车队当中见到了法正。

    倒不是见过面,而是这部队众人都是刘瑞挑选的精兵,年岁都在三十左右,突然出现一个二十模样的青年,不用猜也知晓。而且...

    林立看着披头散发嘴巴被堵紧紧绑在粮车上的法正,恨不得笑倒在地。谁能想到与这印象中智谋出众,擅使奇谋类似郭嘉程昱的人物的第一次见面会是看到对方如此狼狈的样子。

    笑也只能憋在心里,毕竟是要将对方召来作为军师的,这等对待估计对方也是恨得不行。当下林立面色一沉,亲自将法正嘴里的不知名破布拿掉,并轻轻解开了绑的死死地绳索。

    “立仰慕先生大才,乃命手下人请来相谈。手下人粗鄙,怠慢了先生,还请先生恕罪,立在此为他们赔个不是!”

    一路被粗鲁押来的法正已有些迷糊,见好不容易有人好言好语的跟自己说话,心中一酸差点掉下泪来。

    当下舒缓舒缓被捆麻的手脚,缓缓站直,法正一脸颓唐,拱手道:

    “想来我能查到踪迹也不过是一个诱饵。大人使得好手段,正认栽,随大人处置便是。”

    林立心中发苦,看这法正的样子,怕不是以为自己要拿他怎么样。也怪自己没说清,人都绑来了,还能将士兵们杀了给他出气不成。

    没奈何,林立用一种更加温和的语气开口道:

    “孝直且看看此乃何处?”

    那法正闻言下意识抬头看了看四周,这几日他被绑在粮车上,吃喝都受到限制,也没注意刘瑞等人行进的方向,只知已不在成都境内。这四处看看,地形上看不出什么,但前来迎接的士兵可是打着旗号的。

    “上庸军?莫非你便是那杀了张鲁的上庸太守,州刺史林立?”法正震惊的看着林立,想不通远在上庸的对方为何知晓身在成都的自己,并绑到此地。

    “呵呵呵...吾正是林立。”感情对外界而言,张鲁还是被自己杀死的,并且貌似还因此得了不小名声。

    “既是州刺史大人,正愚钝,不知大人何故遣人擒我至此。”

    “吾欲征辟你为我军军师,以主簿之职相待!”

    主簿乃是林立爵位上升到州刺史后手下可封文官系最大的官职,此前军师文官也不过是低一点的谏议大夫。同样的,武官系,甘宁是忠义校尉,刘瑞是昭信校尉,李严则是第三的儒林校尉,其余有功之人尽皆获得封赏,官提一阶。但林立心知,自己可封有用官职有限,随着以后手下人才的充实,此前八大部长除了刘瑞皆会被慢慢淘汰,但这些人都是老人,就算官职不再,只要自己好生待遇,应该还会保持很高的忠诚度。

    暂且不表,且看眼下。

    法正十年寒窗,官职体系他是再了解不过。主簿乃是州刺史可封的最大官品,他实在是想不通初次见面的林立为什么会封给自己,何况还说要征辟作军师,这是在跟我开玩笑嘛?

    “征辟一事,正恐力不能及!谢过大人好意。”不是不愿做,而是怕做不好。

    这区别林立自然听得出来,当下笑道:

    “孝直无需自谦,以吾之见,成都张松与孝直相比也是逊了多筹。只是那软弱无能刘季玉没有识人之明方才使明珠蒙尘,叫孝直赋闲至今。”

    林立不是无名之辈,身为一方州刺史,也是朝廷大员,而此刻法正不过毛头小子,这番褒奖下去,饶是法正智计过人也有些欣喜,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毕竟才18岁啊!

    林立心知有戏,也不多说,就继续用温和的目光看着他。

    而身后的刘瑞众人却早被惊呆了。

    这小子可是被自己自马上拽下来的...

    那位狠狠敲了一棍的汉子就更是惊慌了...

    至于文官,林立的打算没有瞒他。而他向来对林立是百依百顺,予取予求的...

    场中冷了有半晌,还是法正受不消了,讷讷开口道:

    “主公以诚相邀,孝直敢不效死命?只是军师一职太重,正此时无有寸功,更是俘虏身份,还请主公收回成命,待日后正历练足够,再为主公分忧!”

    如此,足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