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网游竞技 > 三国志系统 > 第二十六章 图谋汉中,结交曹操
194年12月23日,一条消息传到上庸叫林立惊呆了。

    刘璋派出的军队在汉中中了阎圃火计,大军死伤惨重,两名主将一死一伤,梓潼军四处溃散,引得刘璋勃然大怒,亲自提两万兵马从成都杀去,军师张松随行以作防备。

    一场持续月余的拉锯战最后竟是以弱势的汉中军胜利而告终。

    汉中经此一役虽然胜利,但主力军队也基本死伤殆尽,面对成都的两万兵马再无力抵抗,而此时林立所需要关心的就是如何在这浑水中捞到点好处。

    梓潼队可以说输在轻敌,但关键还是阎圃的一场大火,这让林立更坚定了扶持法正将其留下作为谋主的决心。

    法正被俘投了上庸,但正如所知,刘璋对法正颇为看轻,所以对于原来的主子,法正并没有什么感情,从了林立后,跟着文官处理各种事宜,一来锻炼能力,二来也是熟悉林立军的情报。

    既然忠心得到保证,林立对法正也是真诚对待,平日大小宴请不息,这次得到梓潼军战败的消息也是第一时刻将法正找来商量。

    书房内,林立与法正相视而坐。

    法正知晓林立打算后,皱眉想着对策,良久问道:

    “刘璋亲征,汉中必然守不住,阎圃虽有大才,但苦于没有可用之兵,覆灭也只是早晚。却不知主公是想吞并汉中地还是只是想分点好处。”

    林立一笑,反问道:

    “不知这吞并有何良策,分好处又该如何做?”

    法正轻咳一声,正色道:

    “若图谋整个汉中,以我军站力怕是力有不逮,但若尽提上庸与宛城的军队也未尝不可一试。”

    林立摇摇头,自家事自家知,几月修养,上庸和宛城确实渐渐从先前战乱中恢复过来,但现在没有能力更没有必要去与刘璋抢食。当下笑道:

    “还请军师教我分好处的方法。”

    法正摇了摇羽扇,一副指点江山的做派,道:

    “汉中阎圃手下无兵无将,那另一派系的杨松却与我军交好。我上庸可私下派出军队挂在杨松名下,但实际指挥的武将需得是我军大将。”

    林立皱眉,“军师也言我军实力还比不过那刘璋,贸然出兵不说能否拿下汉中,便是击退刘璋两万人我军损失也会不小,如此岂不是得不偿失?”

    法正面上带笑,胸有成竹的道:

    “主公放心,我军兵马悄然前往汉中只是做个样子来捧杨松的势力。汉中两个派系,阎圃因为此前张鲁军师的身份在军中取得了绝对话语权,但一场大战他的力量已经与那梓潼军一道损失。反观杨松,若得主公兵马相助必然轻易取得汉中话语权,到时候刘璋来袭,杨松可以主人身份下令,将汉中的兵马粮草甚至人口全部迁至我上庸,如此可谓不费吹灰之力反而真正得到一郡。”

    前面便有言,战争打的无非人口与经济,此刻的中国还是处于地广人稀的阶段,掳掠人口也是各路诸侯常做的事情。

    林立思索片刻,觉得法正的计策可行,但交与何人实施却是重点。

    杨松实际并不算与上庸有什么交情,派何人与其交涉,哦该算劝降林立心中没有合适的人选。

    而法正眼见主公有些意动,也不客气,当下长身而起,道:

    “正自至主公帐下,承蒙主公平日关怀看重,但至此尚是寸功未立。如若主公有意,正愿亲自前往汉中说降那杨松,并将汉中的资源带回!”

    让法正前去?林立顿时紧张起来,这法正虽说时刻全心全意要留下来帮助自己的样子,但若说心中对其完全信赖,林立自己都不信的。但此刻却是一个不错的时机,而且就算法正趁机逃跑,自己也没有什么损失。

    当下林立同样站起,轻轻拍住法正肩膀,道

    “如此便叫孝直费心了。待你谈成之后,吾会派校尉刘瑞率五千兵马奔赴汉中为援!”

    李严镇守宛城不得走开,甘宁还在训练水军,帐下还是只有刘瑞可堪一用。而且,通过上次在成都与汉中的炒粮以及之后的智擒法正,刘瑞的属性确实又有大幅提高,也是不出林立所料的智政两项,政治十点智力八点。麒麟儿这此前的笑话已经渐渐可见雏形。

    此次图谋汉中,林立派其出去也是打得让刘瑞再有所精进的主意,但此次任务林立却猜不到会有什么属性得到提高。

    法正获了林立同意,也不多言语,起身告辞回去收拾行李准备出发。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希望你法正法孝直真心为我,莫叫我失望。

    ……

    送走了法正,林立唤来了祝恩。

    有好记性的看官应该记得他,八部长之一。当日八部长,刘瑞已经是林立手下排的上号的心腹,其余若杨绍班桂等人也是各有任命,获得重用。而唯有这祝恩一直没有什么任务,孤零零的在军中继续担任自己的部长。

    这祝恩资质平庸,也是林立一直没有给其任命的原因,但将其搁置这么久,此刻才唤来,祝恩竟然没有丝毫不满和怨言,也许他最出色的能力就是忠诚了。

    看着面前低头恭敬的汉子,林立拍手命手下人递来一件物事。

    此物四四方方,乍看只是一个普通的木盒,靠的近处却可闻到难闻的味道。

    祝恩接过木盒,有些不解的看着林立,得到示意后轻轻打开,入眼却是一愣,竟是一颗血淋淋的人头,血污满面,但还可看到脸上长长刀疤。

    若是普通人看到这人头,怕是以为谁的恶作剧或者直接被吓得丢掉,但这老实汉子只是吃了一惊,更为不解的看向了自家主公。

    林立笑着解释道:

    “此是之前山贼头目的脑袋,事后查知竟是祸害多年的一个贼人,名唤张闓。”

    张闓何人祝恩没有什么印象,但看主公重视的样子应该不是一个小人物,只是这贸然将他的头颅送给自己是什么意思?研究血型和星座吗,我也不会啊…

    林立不知自己手下脑子已经转成了糨糊,继续道:

    “此次唤你前来,正是要你带上这头颅前往陈留拜访陈留太守曹操,就说这是张闓首级。嗯,待其知晓后,明言年后吾欲发檄文于天下,欲起盟军前往长安诛杀李郭二贼,解救当今天子。”

    “属下遵命。”

    为人臣子,既不是靠脑子吃饭的谋士,那我只要乖乖听话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