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网游竞技 > 三国志系统 > 第二十七章 汉中事毕,天下大乱
(感谢数字、字母、文字哥的打赏。五千字章奉上,谁说我更新不给力的,哼)

    法正毛遂自荐前往游说杨松,凭借几次上庸与杨松的交易,他很轻松地进入了杨松府内,并见到了杨松本人。

    杨松性贪婪爱好财货,这相由心生,长得也带着点小商人似的猥琐劲儿,而且因为近来阎圃的压制,他的日子并不好过,所以整个人蔫蔫的显得没什么精神。

    林立使者的法正来访,他得到消息不敢怠慢老金主,屏退了手下侍卫,亲自在书房内与法正交谈。

    “上庸之围早解,师君也死于林刺史之手,却不知此刻孝直公前来所为何事?”待法正简短的介绍过自己,病怏怏的杨松已经开口,语气不甚好。

    “呵呵,杨仆射此前有大功于我上庸,今日正来一是为还此情,二嘛,乃是为救仆射一命!”此谓先声夺人,先吓唬吓唬你杨松,待会儿才更容易说服。

    法正贸然的一句要救杨松性命,却恼了他。

    “却不知我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会有何祸端取我性命,还请孝直公教我。”杨松铁着张脸,只要法正说不出个所以然,就要将他打出去,晦气。

    法正年纪虽轻,在突发情况下可能会慌了手脚不知所措,但此次前来劝降乃是他自己做好的计划,面对杨松可能的反应都做好了准备,当下自然不会被这话里的不痛快吓住,反而老神在在的摇着羽扇,继续道:

    “大人岂不闻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呵呵,怎么不知道,我现在不就是嘛。

    “汉中张师君身死,杨大人与军师阎圃派系两分。那阎圃乃是陪伴张鲁多年的军师,无论是继承人的张富还是军中老将张卫等人对其都是信服。而反观杨大人,虽是汉中老牌家族杨家的领袖,但兄长杨柏的战死使大人失去了军中力量的支持,手中无兵拳头不硬。看大人神采不佳,应是被那阎圃夺了权利赋闲在家吧。”

    法正一席话有理有据,却更激得杨松不爽了。不揭人短是素质,何况我兄长不也是被你们搞死的...

    “无官无职,我自做一富家翁罢了。又有何弊?”

    “杨大人安得全身而退的打算,却不想那阎圃能就此放你一条生路?此前阎圃大败梓潼兵马,却招来了刘璋的大军,汉中已经破败,决计抵挡不住大军的征伐。军师张松智谋兼备,以我看来应胜过阎圃一筹,如此大战之时阎圃再想以奇策突袭也是枉然。”

    说重点。

    “汉中必败,阎圃等人绝路之时必然投降,但杨大人你,却只是任人宰割的案板羔羊。阎圃以汉中地投降刘璋,却绝不会放过你,大人可知是何缘故?”

    “莫非...”杨松不是蠢人,想到关键,顿时汗涔涔的紧张起来,“若叫那阎圃知晓此前是我将消息传给了上庸,定不会饶过我!”

    “孝直公救我!”蝼蚁尚且偷生,何况胸无大志只想做个富家翁的杨松,当下惊慌拜倒在地询问对策。

    法正面露轻松之色,轻轻扶起杨松,继续道:

    “杨大人与我上庸有恩,主公自然不会坐视你被阎圃所害。正此次前来,便也是为了此事。”

    “不知我又该如何行事?”

    “主公已有定计。此次随我前来还有精兵数千在汉中境边待命,只要大人寻得时机悄悄打开城门将那数千将士放入城内,奇兵突起打那阎圃一个措手不及,定然可一举拿下汉中,到时杨大人你为主事者,所有人的生死还不是一念之间?”

    “松只求性命无忧,待掌握汉中一切事宜全由孝直公你做主!”

    “正却之不恭。”

    .......

    三日后,刘瑞接得法正密信,于夜晚率三千精兵自汉中西城门得入,守城官兵早被杨松悄悄打点好,阎圃因忧心于刘璋大军对此一无所知。

    三千兵马安安静静的守在西门处,刘瑞身披坚甲,待见过法正后,随着杨松开始扫荡全城!

    喊杀声顿时冲天而起,首当其冲的便是汉中校场,残存的千余兵马突遭袭击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就被拿下,随后杨松出面杀了张鲁弟弟张卫,劝降杨昂,随后大军合至一处,杀气腾腾的奔赴太守府。

    太守府内,处理完公务的阎圃刚刚躺下就被突然的喊杀声惊醒,随后张富带着数十侍卫惊慌推门而入。

    “军师,杨松反了!他偷开城门,放入上庸兵马,卫叔已经被其所害!汉中...我们已经守不住了。”

    如晴天霹雳,阎圃刚坐直的身体愣愣倒下,消瘦的脸上写着后悔,喃喃道:

    “无怪乎近来他一门心思闭门谢客,我以为他有心悔过,没想到却做得如此打算...可恨...可恨之极!”

    “军师,我们现在该怎么做?城中兵马溃散,根本组织不了反攻。军师,我们突围吧!东城门那边应该还没有被控制,我们走得了!”张富继承了其父富态身形,此刻肉呼呼的脸上写满了焦急,言辞恳切,希望阎圃能与他一同突围。

    阎圃惨然一笑,伸手理理有些乱的头发,轻声道:

    “杨松苦心策划,定不会放过我。主公,你还年轻,只要逃出汉中假以时日必能出人头地重振张家,你快走吧!”

    “军师!”

    “快走!迟了...就来不及了。”阎圃闭起双眼,再不理会犹在呼喊的张富,脑子里回忆起第一次知晓上庸情报的时候,那时候...唉。若有重来机会,哪怕举倾城之兵也要诛杀林立!

    阎圃萌生死志,张富百般劝说无用,喊杀声已渐渐逼近。张富泣不成声,恭敬跪下给阎圃磕了三个头,转身带着手下突围而去。

    张富死后,阎圃引燃居室,**而死。

    刚刚赶到的法正等人看着冲天的火势,惊叹无语。而那兀自血战的张富等人看清大火方向,再次痛哭出声,哀军之下竟然突出了重围,逃出了汉中城。

    .......

    阎圃**,张卫被诛,杨松一族反叛。

    短短一夜,汉中形势突变,城中百姓胆战心惊的度过了夜晚,早上推开窗户看着正在清扫大街的上庸军,个个心中惊惶不安。

    法正带着刘瑞等人,出面安抚城中百姓,宣读张鲁阎圃“十罪”,并将林立在上庸推行的政策告知汉中百姓,诱惑城中百姓收拾细软与他离开汉中。

    杨氏一族已经绑上上庸大船,自不会留在汉中找事情,当下举族而迁。城中百姓却大致一分为二,有的受够战乱之苦,再加上林立的政策实在诱人,也收拾好随同搬家。也有半数百姓不信法正所言,依然留在汉中不肯离去。当然,这些人多半是五斗米教信徒。

    法正之计完美成功,林立白得半壁汉中,甚至因为搬空了城内库房,得到了数万钱粮和军械!

    ......

    194年12月28日,刘璋两万大军行至汉中。

    入眼破败荒凉,人气淡薄,再不复往后日国库之象。

    张松派人打听了城中百姓,得知了事情经过哭笑不得。

    而形势动众甚至损兵折将的刘璋面对这等景象,勃然大怒,令手下士兵纵掠汉中三日,随后班师而回。

    可怜无数百姓就此葬身。如果地下有灵,也会后悔当日的选择吧。

    .......

    “系统提示,194年12月,刘璋军攻占汉中,张富军覆灭。”

    这是第一个灭亡的诸侯,而且竟然如此之快。

    ......

    194年12月31日。兴平元年的最后一天。

    汉中与上庸相邻,但裹带着百姓和大量物资的法正一行直至昨日方才到达上庸。

    人员安排与物资分配都是头等大事,好在有了法正,而杨松杨昂虽然着实不堪大用,但在这琐碎时刻却也派上了用场。

    汉中移民一分为二,一半继续迁徙至宛城,另一半则就地住下,一应良田房舍等待遇都是与上庸百姓相同对待,甚至林立有意将汉中移民分散在城内,希望用环境来将他们早日同化。就像当年张鲁派来传教的那批教众...他们现在已经不信教了。

    消化吞食汉中带来的收益需要长久的时间,林立名班桂带着十倍的巡查卫队来维护治安,班桂有特技治安上升量会比别人高一些。

    明日便是新年,林立唤齐手下至上庸府内一齐守岁,这时期的过年又称“三朝”、“岁旦”、“正旦”、“正日”,但团聚一起共享快乐的举动都是一样的。

    因为林立的自私,这一天所有属下跟加班似的聚在林立身边一起享用年饭,大厅内,林立端坐上座,下首左右分坐文武。

    武将一系打头乃是水军大都督(...)甘宁,其次是特地赶回的宛城太守李严,再下首就是昭信校尉刘瑞等人。相对的,文官一系打头乃是军师文官(...),本来文官有意让法正居首顺便正式接过军师一职但依然被其婉拒,所以法正位居第二,再往下就到了新降的杨松。

    与武将系已经可见的规模相比,文官谋士的数量还是可怜,竟只有区区三人。林立心里怪异,但值此其乐融融之际也不愿再去多想。

    很快,由春夏秋冬四婢女开始传来各式精致食物置于个人面前案桌上,这时期都是分餐制呢。

    随后丝弦音起,入厅舞姬翩跹。

    众人开始推杯换盏,你来我往的喝酒谈论。

    酒至三巡,酒量略差的林立有些多了。

    只见林立摇摇晃晃的走下来,笔直走到了武将那边,伸手搭住甘宁右肩,咧嘴笑了声,酒气熏人的道:

    “嘿...嘿嘿,狮子王(辛巴,甘宁字兴霸),我很中意你啊。”随后不管云里雾里莫名的甘宁,又一拐一拐的走到了法正面前,同样酒气熏熏的咧嘴笑道,

    “我也很中意你啊!”

    说完这两句林立已经有些不清醒了,一下跳到众人中间,大声道:

    “你们我都很中意啊!”随后身躯一晃就要倒下,幸好机敏的秋香看出他有些多了侍立在旁,正好一把扶住。

    满堂文武大眼对小眼,不知说什么。

    刘瑞看着翻着白眼的林立,低声道:

    “主公的酒品...恩,真好。”

    林立醉酒说浑话只是个插曲,待其被扶下去休息,场间众人很快继续热闹起来,这些人大都还未成家,这种好日子也没别的地儿可去,倒不如留在主公这里蹭吃喝还能互相间多熟悉几分。

    是夜狂欢,不语。

    ......

    第二天,195年1月1日,也即兴平二年。没有鞭炮的喧闹但早早起来的城中居民三五成群呼朋唤友的到处玩闹,反是比前世宅家要热闹许多。

    林立自丝披罗被中醒来,没有酒后的脑痛,也没有哭啼啼乱性的产物,不过一个再寻常不过的早晨。

    他却不是很开心,因为想起了家人。

    呵呵,以后再说。

    .......

    前面有言,195年始,诸侯战乱就要开始,而林立也开始紧张起来。首当其冲的就是唤出了上庸和宛城情报,知己知彼。

    “上庸:特色兵器

    资金:35000

    兵粮:79000

    治安:91/100

    耐久:3000/3000

    士兵:28000

    气力:90/100

    枪:15000

    戟:20000

    弩:10000

    军马:5000

    冲车:1

    井阑:2

    楼船:1

    资金收入:800

    兵粮收入:5000

    市价:5=1”

    与初来相比,相差何止十倍。

    这些数据是对林立半年努力的最好证明,更是让他在乱世争霸的信心来源!

    “宛城:特色枪

    资金:1200

    兵粮:21000

    治安:93

    耐久:3800/3800

    士兵:15000

    气力:85/100

    枪:8000

    戟弩军马兵器楼船:0

    资金收入:420

    兵粮收入:3000

    市价:5=1”

    (这样看不挤了)

    宛城此前可说只有李严一人驻守,偌大城池并没有得到很好的开发,兵装更是绝对弱项,林立点点头,决定了下一步发展宛城的方针。

    而兴许是因为都想过了安心的好年,无论曹操还是袁绍公孙瓒都没有第一时间就发起对四周势力的进攻,不动声色依然静静的蛰伏。

    陈留郡,曹府。

    与林立这边形成了显著对比,阿瞒府上一早前来拜访的文武可说是络绎不绝。

    大将有本家八虎骑,曹仁曹洪曹纯夏侯惇夏侯渊曹真曹休夏侯尚,更有后称五子良将的于禁、乐进。外姓的还有两大侍卫典韦、许褚,机敏勇武的李典、吕虔等人。而且此前便说了,此时的阿瞒手下谋士竟然差不多齐了。荀彧、荀攸、郭嘉、程昱、戏志才。缺了贾诩,但没有英年早逝的戏志才毫不逊色。

    这新年大事,众文武都是早早而来拜访,人妻曹也是早已梳洗完与他们一一笑谈。恩,忘了描述枭雄之姿了。

    黑发高高束起,饱满宽大的额头上鬓角隐现。身着黑丝锦衫,双眉双目都是极细长,开合之间神光四溢,身形虽不身高却很挺拔,常年征战的脸上留下风霜痕迹,面色有些微黑,却透着毫不自掩的自信与昂扬,简言之,霸气落得满地都是。

    “军师祭酒,郭嘉,郭奉孝来访。”

    曹操正与一众手下谈笑,门口迎宾侍卫通报郭嘉的到来。

    “呵,这郭奉孝,还是惫懒如此!”说话的正是与郭嘉平素极好的荀彧,这荀文若生的俊朗非凡,虽是文士,但身姿挺拔,卖相极佳,更难的是身上不似老粗们的强烈荷尔蒙味,反而有股清新淡雅的幽香。荀彧乃是有名的美男子,用来形容美男子的荀令留香就是说的他。

    曹操目光轻移,看着自外缓缓走来的郭嘉,脸上带着幸福的笑容,全书完。

    .......

    .......

    话说这郭嘉乃是后世无数少男少女的偶像,相貌俊美,举止风流,正如这偏寒的天气,他却只穿着一件青色薄衫,甚至可见雪白修长的脖颈。

    郭嘉缓缓走来,轻轻一笑,道:

    “见过主公。”

    曹操点头示意不必多礼,却看到郭嘉手上提着一件物事,四四方方的木盒。不由好笑,道:

    “怎你郭奉孝也学会送礼了?”

    郭嘉面色一怔,提起手中的木盒,却没有直接递过去,轻声道:

    “此乃州刺史林立托手下送来之物。”

    曹操微讶,汉中张鲁的覆灭叫天下人都知晓了林立的大名,但曹操自问与其并未有过交集,而且两人领地也相距颇远。当下,曹操环视左右,问道:

    “那送来之人呢?”

    “主公,林刺史送来礼物虽好,却有些不合时宜。属下恐主公发怒杀之,已令其回去。”郭嘉一言震惊四座,若荀彧等熟悉之人,知晓郭嘉此自作主张之举虽不至于令曹操生气,但也有些逾越了。

    曹操却是有着大胸怀的人。并没多做言语,反而奇道:

    “如此良辰之时,奉孝却忧吾怒而杀人,倒是叫吾好奇这盒中之物。奉孝,打开吧。”

    郭嘉有心等到人少一些或者到内室之中再打开,但曹操既然要当面观看来显自己并不会轻怒,郭嘉也是无奈,慢慢打开了木盒。

    一股腐朽难闻的味道顿时四散开来,众人下意识捂住口鼻,尽皆抬眼看过去。

    在这新年无限好的时候,林立托祝恩送来的那四四方方木盒中,赫然是一颗血淋淋无比凄惨恐怖的人头!

    满座皆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