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网游竞技 > 三国志系统 > 第二十八章 宛城受敌,三让徐州
在这无比欢喜的日子,在曹操的府邸内,在满堂文武面前,林立托人给曹操送了个人头。

    如果林立现在在这里,一定会被瞬间吞的渣都不剩,然后临死前大喊老臣冤枉。

    怎么不冤枉?

    拖祝恩送张闿首级乃是为了交好阿瞒,但谁能想到这名字很吉利的忠心手下做了如此不吉利的事情。说他死心眼都是称赞,上庸与陈留相距甚远,祝恩日夜兼程好容易赶了过来,生既怕延误了主公大事,也是怕这首级撑不住腐烂,所以甫一到达陈留,打听了曹操府邸地点,便直直赶了过来,哪管今天是不是家家欢庆的日子。

    这实诚人到了曹府外正托侍卫通报一声,正好撞上姗姗来迟的郭嘉,郭嘉见其行色匆匆便多问了几句,随后便被血淋淋的人头惊住了,以郭嘉的智力,自然知晓若其进去定然难以活命,便好心将其劝走,自己接过了木盒送来。

    “主公,这林立竟敢如此挑衅我等!请主公下令,某家定然领兵前往攻打上庸,活捉了此人!”

    说话的乃是夏侯元让,脾气暴躁的他哪里忍受的住这等羞辱,当下激愤请战。

    “主公,我等也愿带兵前去!”一众武将纷纷请命,这算惹了众怒了。

    作为曹操手下第一人的荀彧则冷静许多,分析道:

    “上庸偏远,大军攻伐需做长久准备,但以我军钱粮储备倒是无碍,只是需要担心那鸠虎偷袭,但若子孝留守,可保无失。”

    冷静的谋士根本不去想打不打,已经开始做攻打上庸的准备了。

    曹子孝乃是曹操手下大将曹仁,阔面多须,身形敦实,勇武过人,弓马娴熟,更是有着极为过人的军事才能的大将。

    闻听手下进言,曹操忽然长笑出声,道:

    “诸位不必多心,林立非是有意羞辱于我。此人乃操梦中亦欲啖其血肉之人!”

    这时知晓详情的郭嘉也开口道:

    “我在门外撞见那信使时,曾仔细询问。此乃加害主公家人的贼子张闿首级,乃是林刺史在上庸作战时诛杀此獠,想来林刺史特意送来,也是为圆主公雪恨之愿,意欲交好。”

    郭嘉之言消了众人怒火,一旁荀攸笑道:

    “心意虽好,但这做法...实在是,不地道。”

    曹操笑道:

    “林刺史坐拥上庸宛城,更得了汉中钱粮,实力不弱,却有心交好,想来是有事相求。”

    “主公英明。”郭嘉悄悄拍个马匹,继续道,

    “那林立传言年后欲发檄文邀请天下诸侯共同前往长安讨伐李郭二贼,迎奉天子还朝。”

    “迎奉天子?”曹操皱眉,此前毛玠曾经向他进言,也是这个意思,以“奉天子以令不臣”的手段来号令天下有不臣知心的诸侯,他已经着手准备,就等时机到来。但若林立先一步将天子救下,岂不是坏了大计。

    曹操在沉思,一心忠于汉室的荀彧却很高兴,当下言道:

    “若林刺史有心匡扶汉室,我等可助其一臂之力。”

    荀攸不动声色的看了看比自己还小六岁的叔叔,道:

    “匡扶汉室固然大事,但吕布尚居濮阳,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宋朝才有的句子,但这边用很合适),我军之计,还是先发兵攻打吕布,收回兖州,至于联盟之事,待林刺史发了檄文我等声援即可。”

    这等出工不出力的打算倒是令曹操满意,细眼一眯,传令道:

    “过了十五,整顿三军,吾欲亲领兵马出征。”

    ......

    视角转回上庸。

    195年1月7号,林立正在处理公务,文官与法正二人突然联袂而来。

    “主公,收到宛城军情,长安皇甫嵩领11000戟士攻来了!”

    林立淡定放下手中笔,道:

    “正方有近两万兵马,宛城之事,无须多忧。但南面刘表,不可不防。派人询问,兴霸水军训练的进展。”

    “属下遵命。但主公,长安兵力充足,若派援军攻打宛城,恐怕李太守抵挡不足。”法正任然有些担忧。

    林立一拍额头,倒是忘了还有援军的可能,当下道:

    “着昭信校尉刘瑞率领骑兵五千前往宛城!另命人撰写讨伐李郭的檄文,待时机一到传召天下共讨!”

    拢共才五千的骑兵,全部拨过去,以李严的能力,只要不是长安全军出动,应该无碍。

    .......

    宛城昔日李旦修建的奢华太守府内,李严与廖雄乐承三人对坐。

    “左将军皇甫嵩大军压境,你二人可有对策?”

    “雄以为,凭大人勇武,直接出城应战便能得胜!”

    “属下以为然!”

    李严轻笑,道:

    “左将军此前镇压黄巾教,战功赫赫,乃是与卢中郎齐名的人杰,我等不可轻视。”

    “大人多心了,左将军虽盛名在外,但毕竟年事已高,想来行军之苦便能去了他半条命,哪还有力气与我军交战。”

    李严谦虚,乐承没有接话,但大老粗的廖雄却还是不以为意,完全不将汉末三杰的皇甫嵩放在眼里,李严对此也是苦笑,这廖雄性格粗犷,跟随林立打了几次山贼就有些自大起来,而自己虽有心叫其吃些苦头警醒,但恐失了军士锐气,没奈何,还是我亲自提兵去吧。

    “整顿兵马,待皇甫嵩越过武关,我亲自迎战!”

    “末将遵命!”

    .......

    战争的紧张气氛一瞬间蔓延开来,城中还沉浸在喜庆的民众顿时不安起来,那些由汉中迁来的百姓更是不爽,刚过上几天安稳日子,又开始打仗,只是冀望这李太守能打败敌人,保卫宛城。

    皇甫嵩乃是征战数十年的老将,虽然因为此前拒绝贿赂而一度遭受罢免,但毕竟军功和名望摆在那边,李郭也不敢轻视,所以此次攻打宛城,还是以他为先锋。

    皇甫嵩行军速度不快,一路安扎营寨,走的是稳打路线,却更叫宛城的廖雄小瞧,老卒便是老卒,如此慢的行军速度,怕是没到宛城就长安被以贻误军机的命令斩了。这等轻视很快传染给了乐承,一向机敏的他整日受廖雄熏陶,已有些呆了。

    十日之后,皇甫嵩还没出武关,曹操却提起三万大军,亲自前往攻打濮阳。随行有大将夏侯惇率骑兵队,曹洪乐进率枪兵队,李典荀攸率兵器井阑。曹操以郭嘉为随行军师,谋主荀彧等人留守陈留保证后勤。

    吕布手下有陈宫陈公台为军师,更有八健将张辽、臧霸、郝萌、曹性、成廉、魏续、宋宪、侯成等人辅助,毫不褪色的点起两万多兵马与曹操野战濮阳城下,双方你来我往,战况激烈。

    再十日,皇甫嵩东出武关逼至宛城之下,等候多时的李严提起8000戟士杀出城门打了皇甫嵩一个措手不及,小胜一场。随后皇甫嵩后撤三里,安营扎寨与李严队血战城下。

    再十日,徐州境内,下邳城。

    徐州牧陶谦此前暗地里指使张闿袭杀曹操家人引得曹操大军攻打,后请来黄书刘备才堪堪守住城池,但岁月不饶人,陶谦已经老迈,更染上重病,眼见时日无多。

    徐州牧陶府内,须发皆白的陶谦无力躺在床上,身旁侍立着名门陈家陈珪陈登父子,富商糜家糜竺糜芳兄弟,一众妻小也是哭哭啼啼的绕在床畔,等待着陶谦交代遗言。

    陶谦咳嗽不断,命老妻扶自己坐直,无力道:

    “各位...都已到了吗?看来我的余命...应该是不长了。”

    “老爷!”那服侍的妻子顿时大哭。

    陶谦拍拍老妻手掌,继续道:

    “关于我的身后事...就凭我儿子们的力量,是无法于此乱世中披荆斩棘的。”

    陶谦的两个儿子闻言羞愧难当,却不敢反驳,而糜竺却一脸有所思的样子,只是不曾打断。

    “因此,欲将我军托付于小沛的刘备大人...各位以为呢?”

    来了!糜竺心中一喜,却不动生色的道:

    “真是英明果断啊!信义仁厚、志向远大的刘备大人,势必可领导我军前进吧。”

    陈登有些不屑的看了眼富商背景的糜竺,轻声道:

    “此前刘备大人率兵援助,救我徐州百姓于曹操屠刀之下,值此时刻,确可使其继任。”

    陶谦看着二人,惨然笑道:

    “阁下也是这么认为啊...这样的话,事情就好办了。即刻传唤刘备大人过来。”

    一旁侍卫急忙跑出去传唤刘备,早已接到消息的刘备也没有让陶谦等候多久,轻轻走了进来。

    白脸刘备身着一袭红色锦衣,器宇轩昂,相貌不凡,身后则跟着黑脸张飞与红脸关羽。

    进来先是向陶谦行了一礼,随后与众人一一问过好,柔声道:

    “自使者处得知病情,特此赶紧前来。陶谦大人,您还好吧?”

    陶谦看着眼前自己当日唤来的援兵,笑道:

    “......恐怕就快不久人世了吧。其实,就是为了此事,而召唤刘备大人来此的啊。”

    刘备疑惑的看向身后众人,没有说话。

    “刘备大人,你是否能在我死后,担任徐州牧,继续领导我军?若是能将我的臣民们,托付于你这般秀逸的人才,那老朽我也可安心的撒手而去了。”

    刘备大惊,急忙道:

    “您千万别这么说!像我这般的平庸之辈,该如何才能继承陶谦大人的伟业呢?敬请您还是托付给适任的人才是啊。”

    这番自谦,陈登糜竺都是无动于衷,不置可否,却急了身后张飞,嘴巴一张就要说话,却被关羽悄悄推了一下,随即疑惑的挠挠头,却还是咽了回去。

    陶谦被刘备一呛,顿时大急咳嗽起来,良久才继续道:

    “你若是舍我军而去的话,我将会死不瞑目的!”

    刘备默然,双眼无声的看了看,轻声道:

    “不过,此等大事,真是抱歉,请容我暂且离开。”

    说完这句,刘备唤过关张二人,起身离去。只剩下房间内陶谦的叹息。

    刚出的陶谦房间,张飞就上前扯住刘备袖子,急道:

    “喂、喂、大哥、大哥!那么好的事情为啥不要!是他那边要让出来的,干干脆脆的继承过来不久得了嘛!”

    刘备转身怒目而视,喝道:

    “张飞!你是想陷我于不义之地吗?”

    张飞被吼得莫名其妙,喃喃道:

    “啧啧!看来是拗不过大哥啊!”

    而一旁关羽则是若有所思,也不管张飞,跟着刘备而去。

    ......

    三日后,下邳市内,刘备孤身行于街道,很快就被身旁的民众认了出来。

    这时,糜竺急匆匆的走了过来,说到:

    “禀报大人,陶谦大人已经过世了!”

    刘备震惊当场,良久道:

    “啊,受人敬仰的长者就这么过世了吗...”

    糜竺猛地抓住刘备肩膀,喝道:

    “刘备大人!容在下替已经过世陶谦大人请求你,请你无论如何一定要继承陶谦大人的意志,领导我军,唯有那么做才是对逝者最好的祭奠啊!”

    刘备无言,转身而去。

    陶谦禅让刘备的消息三天内已经莫名传遍了下邳城,那些民众看到刘备都是齐齐呼喊,

    “刘备大人,请求你,一定要留下来,继续守护我们!”

    刘备看着哀求的众人,叹声道:

    “...实在是办不到...”

    “基于大义名分,弃这些臣民于不顾之事,绝对办不到!诸位!听我说,从现在开始,陶谦大人的部队,就由我来负责领导!”

    满城欢呼。

    ......

    “系统提示,195年,2月,陶谦军灭亡了。继承陶谦意志的刘备,合并陶谦军,并继承其势力。”

    正在上庸巡视水军的林立顿时一惊,这是?陶谦让徐州,竟然还是发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