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网游竞技 > 三国志系统 > 第三十一章 甘兴霸血战武关下
(应该还会有一章。这两天都在想长安那边的剧情,构思的很激动想要直接跳过这边了==)

    甘宁接到命令后,立即率军出发,因为他陆上只有枪兵适性为S,所以虽然枪兵会被皇甫嵩的戟兵克制,但就凭那B级的戟兵,对上了还不知谁克制谁。

    甘宁这边急忙赶路不提,宛城下。

    校尉身死,主将重伤,援军刚到就残,这一连串事件对宛城士兵形成了重大打击,尤其是那日随李严出城的残兵败将们,亲眼见到想来勇猛的太守大人被一叫张绣的男子几枪戳残,心里不经意的都留下了畏惧感。

    皇甫嵩埋伏占了大便宜,攻城却是讨不到好。尽管每日张绣打马宛城下叫嚣李严出来单挑,但哪有人理会他,只能每日狼狈的被城头气愤的箭雨射跑。

    李严重伤后,士兵属性下跌许多,但也没比他B戟少了。而他是没有攻城兵器的,想要攻破宛城只能靠每天士兵的死战,这无疑是最不讨好却又最常出现的事情。

    譬如林立攻宛,张鲁攻上庸,以及现在。

    两军相持不下时,都在等待救世主的出现。

    宛城打得是噼里啪啦好不热闹,其他诸侯也没有闲着。

    东北方的白马将军公孙瓒出兵襄平公孙度,袁绍开始欺负张扬。

    西北方马腾听取韩遂建议以儿子马超为先锋,大将庞德为副将出兵攻打李郭军的安定。

    南方就更加热闹了。

    孙策帐下人才济济,兵精将广,四处开花,整个江东都被他纳入战场,交战不休。

    得了徐州的刘备势力大涨,挑衅袁家袁术,在寿春交战。

    中原地区,曹操又自陈留派出援兵前往濮阳,已经将吕布压制的毫无喘息之地,攻破濮阳,只是早晚。

    最安静的还是刘璋与刘表两位宗亲,刘璋懦弱无能,势力虽大却无进取之心;刘表就不必再提。

    各地战火不断,也使几人声名鹊起。

    白马义从在攻伐公孙度时所向披靡,战功显赫,白袍小将赵云战无不胜,攻城略地无数,被公孙瓒誉为智勇兼备的当世骁将。

    河北四庭柱颜良、文丑、张颌、高览,奉袁绍命率大戟士,一路征伐,战功卓绝。

    马腾之子马超,年岁虽轻,却已是久经战阵,与副将庞德率领西凉铁骑杀的安定守将丢盔弃甲,以为魔神再临。只是马超在打到安定城下时不慎中了乱世贾文和的火计,吃了一次败仗,损失颇多,叫马腾不喜。

    至于江东地,两颗将星光芒熠熠,小霸王孙策与美周郎周瑜珠联璧合,威名镇压整个江东,所过之处无有不从。更有江东名士桥玄将自己如花似玉的两个女儿分别许配与他们。一时英雄与美女的美好故事四处传播,叫人羡慕。

    至于大耳刘,关张两位义兄,关羽早在温酒斩华雄(历史为孙坚斩华雄)时便已威名远扬,三英战吕布更是前世家喻户晓得故事。但在攻打袁术时,却有一人若流星般闪耀天空。

    白毦兵的统率,陈到陈叔至。其人勇武果毅,出身名门的袁术帐下竟无此人敌手。而其统领的白毦兵更是刘备帐下最为精锐的一支部队,其统兵之能,便是关张也只能敬佩。

    一时间,群星璀璨,光芒耀眼。独属于飞将吕布的时代已经不复存在。

    195年,2月12日,甘宁终究比长安的援兵先一步到达宛城。

    皇甫嵩帐内,左将军正在与部下商议第二日的攻城事宜,张绣却是不好此事,找个由头便离了军帐出去找人比武为乐,对此左将军也只能一笑不理。

    “将军,斥候来报,西边出现数千人的部队,疑为上庸派来的增援!”

    皇甫嵩一惊,问道:

    “可知那林立以何人为将?”

    斥候恭敬答道:

    “观其旗帜应是忠义校尉,甘宁。”

    “诸君可知甘宁何人?”皇甫嵩久在长安居住,自是不晓得锦帆贼甘宁的名号。

    手下却有负责情报之人回道:

    “这甘宁此前名声不显,但于张鲁攻打上庸时奇兵突起,一举击溃了张鲁的部众,斩杀张鲁大将杨白、杨任,从而解了上庸的危机。”

    “那杨白杨任都是不入流的货色,干宁能斩他们也算不得本事,传令下去,点齐兵马随我出击,另外留意宛城的动静,这次可不能叫他们将人抢了去。”

    “哈哈,将军英明!”

    这边皇甫嵩整顿兵马,甘宁却不以为意,七千枪兵就直愣愣的列队皇甫嵩军寨之前,看样子,也是要打一架给刘瑞李严二人报仇。

    皇甫军很快整顿完毕,约莫六千人齐整整的与甘宁队相隔百米对视。

    甘宁手持铁戟,拨马来到阵前喝道:

    “敌将何在?某家甘宁特来讨教讨教。”

    皇甫嵩悠悠自队列中走出,身子在马上坐的笔直,道:

    “我乃天子钦定的左将军,你不过一区区忠义校尉,见我何故不知行礼?”

    “呸!”甘宁哪会与他客气,蔑视道:

    “天子被贼人所挟,你这左将军的职位不过是天子被人胁迫所封,如何算得数?老匹夫不知回家颐养天年,反而千里迢迢来我宛城送死,某家这便成全于你!”

    “贼子好大口气!左将军,让我前去会会他!”甘宁骂的不客气,皇甫嵩的手下受不住了,当下群情激奋请战。

    皇甫嵩老脸涨的紫红,一看那偏将乃是手下颇为勇猛之人,当下点头,允他出击。

    那偏将得了允,手持长枪拍马就向甘宁杀去。

    “嘿,好个小东西,皇甫嵩不敢应战,倒叫你前来送死。”

    甘宁一舞铁戟架住那偏将长枪,笑道:

    “太轻太轻,没吃饭吗?”

    “小贼休要张狂,吃我一枪!”

    那偏将被甘宁轻视,气的浑身战栗,当下发力抽回长枪,使出浑身解数与甘宁战在一起。

    枪来戟往,那偏将几番大力杀招都被甘宁轻飘飘所破,已是有些乏力,见不得好,就要拨马身退。

    甘宁武艺何止胜他十倍,此前不过戏弄与他,见他要跑,当下长喝一声,双手发力,一戟斜斩过去。那偏将惊慌举枪欲封挡,但已经疲乏无力的他如何挡得住,当下嗤的一声被甘宁斩了脑袋。

    “将军威武!”身后枪兵见得将军发威,阵挑敌将,当下齐声喝彩,士气高涨。

    皇甫嵩脸色急变,有心再派人前往试探,但怕若再失利凭空涨了敌人气势。

    “将军,让我前去试试。”这时,皇甫嵩身旁另一偏将请战。

    这人并不如何精壮,但身量修长,乃是他手下最为骁勇的一员偏将。

    甘宁杀了那偏将犹觉不过瘾,拨马在阵前来回晃荡挑衅,皇甫嵩大怒,当下派那人前去消消他的锐气。

    这偏将武艺比方才那人高出不少,同使一杆铁枪,却舞的飞起,枪花连连看着甚是精妙。

    甘宁却摆出更为轻视的样子,笑道:

    “不过花架子般的东西,看我破你!”

    说完铁戟一伸,于朵朵枪花中点中枪尖,以戟刃格住,双手一发力,喝道:

    “借我使使吧!”

    那偏将只觉一股大力螺旋涌来,双手吃痛,不经松开,兵器被夺哪敢再战,转身便跑。

    这一心逃跑之下,甘宁自知追不上,当下取过弓箭,随意一瞄冲后心射去。

    “当心!”皇甫嵩见甘宁要射杀那偏将,顿时大惊出言提醒,那偏将闻言一个机灵,下意识一个缩头,那原本中了后心的箭矢直直射在右肩上,偏将吃痛掉下马来,被皇甫嵩手下赶紧救起。

    “武艺不精,乌龟缩头的功夫倒是练得不错!”

    “哈哈,将军神勇!”

    甘宁连胜两仗,对皇甫军的轻视更重,长笑道:

    “不过土鸡瓦狗之辈,也敢来犯!”

    哼。皇甫嵩脸色铁青,甘宁气势嚣张,他却苦于无人可挡。左右看看,那些偏将一个个缩着脑袋再不敢提出击之事。

    皇甫嵩暗骂一声不争气,当下无奈道:“撤兵回营!”

    “别啊,不如让我试试?”一声比甘宁还要惫懒的声音从后传来,随后人群中行出一骑,虎头金枪,英姿勃发,正是张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