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网游竞技 > 三国志系统 > 第三十四章 黄忠文丑夏侯渊


    (招副版主。负责管理评论区,建立龙套专楼等等。时间比较充裕的小伙伴可以申请哦)

    林立一篇檄文传诏天下,反响各不相同。

    襄阳刘表收到了林立送去的诏书后,在剻良的点拨下察觉到李傕的借刀杀人之计,心中自然是不满。

    当年十八路诸侯围攻董卓,我没有参加。后来你李傕郭汜初占长安,我是上贡表示接纳的。而你们既然看出我的好意封我为荆州牧,便是要友好合作,但现在这暗地里的一手,岂不是要拿我当枪使?

    所以刘表第一个站出来表示支持林立,遣外甥刘磐率领6000枪兵即刻前往洛阳会盟。

    陈留太守曹操以大将许褚、典韦、李典、乐进等六人共战吕布,吕布出城迎战不敌大败,欲退兵时却被濮阳城内富户田氏以吕布残暴不仁为由关了城门,吕布不敢攻城,只好落荒逃亡东南,被刘备收留,命其驻守小沛。

    耗时月余,曹操终于收复兖州,有心亲自前往洛阳与林立一道同讨李傕,却苦于濮阳新定脱不开身,于是以夏侯渊为将率6000骑兵赶赴洛阳会盟,临行前,曹操执夏侯渊手秘密吩咐若干。

    近乎同时,北方袁绍大将颜良阵斩张扬,攻占晋阳,发文加入会盟,但同样因为初居晋阳无法脱身,但他家大业大,遣大将文丑领8000骑兵前往会盟。

    公孙瓒在襄平虽占尽上风,但部下大多为骑兵的他在攻城上不免乏力,损失颇多也未曾攻下,无奈只能发文支持。

    同门刘备情况相差不多,虽然压制住了袁术,却没有多余兵力前往支持。

    至于江东地带,孙策原本有心同讨,却被周瑜以“江东未定,伯符不可轻动”为由拦住。

    刘璋因得了空城汉中而暗恨林立,此次同盟打的旗号是“广邀天下忠于汉室之人”,所以他明面不敢不从,只是并未派出一兵一马。

    于此,林立檄文之下,从者虽多,但实际得到的援兵只有刘表军6000枪兵,曹操军6000骑兵,袁绍军8000骑兵。合计两万兵马。

    与这一片大好形势不同,长安城内,郭汜看到林立檄文后,当场大怒,提起马鞭便冲进献帝行宫,鞭打献帝,辱骂其“不知好歹,忘恩负义”。汉帝势弱,偌大宫门中竟无人敢阻拦,幸得军师贾诩劝阻,才得以活命。只是可怜帝皇之身,被马鞭抽了几十下,已是奄奄一息。

    郭汜如此残暴行径,恼了城中大臣杨奉与国舅董承。二人手下无有一兵一卒,却打起了塞外胡人主意,于是偷偷派遣使者前去河东郡招纳白波军将领李乐、韩暹、胡才以及南匈奴右贤王去卑,得了数千骑兵以为援助。这匈奴自古惦记我汉室大好河山,只是此前被打的痛了,不敢妄动。而杨奉二人前去借兵,却将其放入关内,在中原四处劫掠,为祸百姓。

    上庸城,发出檄文后,林立便自领上庸弓手10000,军师法正随行,在宛城会合甘宁6000枪兵,西出武关,行军至洛阳函谷关驻扎,静静等候盟军到来。

    195年,3月13日,夏侯渊至函谷关与林立商谈救出献帝后的事宜。

    14日,刘磐赶到,在接风席上传达了刘表的交好之意与林立交谈甚欢。

    195年,3月15日,文丑自孟津港着陆,到达函谷关,待见过林立后便几番催促攻城。

    至此,36000人的大军齐至函谷关,与李傕亲率的30000兵马对峙潼关下。

    荆旗蔽空,万马嘶鸣。

    李傕知晓此战乃是生死攸关,哪敢小觑盟军兵马,是以尽提长安兵马,以贾诩为军师,前将军朱儁为先锋,大将张济随行。

    这张济乃是张绣叔叔,历史中人妻曹便是觊觎他妻子邹氏美貌才叫投降的张绣反叛,以致损了长子曹昂,侄子曹安民以及大将典韦。但现在林立生擒了张绣,宛城之战和人妻曹一点关系也没有,也算变相救了这些人的性命。

    15日当晚,林立设宴接风文丑三人,法正甘宁二人作陪。

    三人中以刘磐最为沉默,夏侯渊此时也只是阿瞒帐下一名名不经穿的将领,反而文丑凭借袁绍的推崇与在冀州的军功声名最响。

    而这文丑乃是一典型的北方汉子,粗犷豪放,并未因夏侯渊等人名气不如自己而自傲子矜,反而是颇为赞赏,主动结交,一时间觥筹交错,众人都是相谈甚欢,宾主尽兴。

    酒过三巡,在场除了法正林立都是武夫,不免都起了比较切磋之心。

    除了刘磐自承不如,甘宁、文丑与夏侯渊三人竟然就在厅外比起了武艺。

    既为切磋,三人也未使上兵器,全凭拳脚功夫一争高下。

    林立看着这等热闹情景也是觉得有趣不管,因此这三人便于院中混战一处。

    呼哧呼哧的拳脚破空声中夹杂着甘宁腰间铃铛的清脆声。

    文丑身高两米左右,三人中数他最为精壮,打得兴起,竟在这初春时节脱去上衣,露出胸口结实肌肉。他的功夫名为獬豸(xie,zhi)狂哮,讲究的大开大合所向披靡,走的是个猛字,舞至酣处,竟隐约可见神兽獬豸的虚影。无论甘宁还是夏侯渊面对如此重拳都是不敢硬接,而是采取封挡策略,意图以精妙功夫寻得其破绽。

    这三人武艺不过伯仲,一时间哪分得出胜负,只不过夏侯渊与甘宁二人都是更精深于兵器上的功夫,甘宁的翻江倒海戟法与夏侯渊祖传奔雷枪法苦于没有兵刃施展不出,一时间二人联起手却还是被文丑一人压着打。

    “哈哈,痛快痛快!”这文丑以一己之力压制二人,心中得意,不禁连声长呼,却叫甘宁二人听得郁闷。

    “兄弟且住!”

    甘宁双拳封挡住文丑重击,一卸力道退出站圈,出声喝道。

    “咋的了?我正过瘾呢,再来再来!”文丑脸上挂着汗珠,嘴却咧的老大,见甘宁停手,害怕失了对手,连忙问道。

    “兄弟倒是打得尽兴,我二人却有些不服气!”甘宁揉着发酸的手腕,与同样憋屈的夏侯渊对视一眼,齐声道。

    “这拳脚功夫罢了,有甚服不服气?”文丑愣愣的揉揉头发,不解问道。

    “倒不是其他,我二人乃是精通马上功夫,这拳脚上自愧不如,却不知兄弟敢不敢与我等马上交手几合?”夏侯渊见得文丑憨样,心中喜他自然神态,但自古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谁还不想争个高下。

    而一旁甘宁却是愣住,马上功夫?

    文丑原本正好奇夏侯渊二人不服什么,闻听竟是嫌比拳脚没能放开手段,顿时大喜道:

    “兄弟所言不虚,那我们便取了兵器再来打过!”

    当下,文丑夏侯渊二人唤过侍卫取了兵器与战马,原本还算宽敞的院子用来马战却是有些不足,林立提议去关下比试,却被拒绝,文丑言道:

    “要他许多地方作甚,便在这地,方显得出骑术高低!”

    夏侯渊点头称善,回头一看站立不动的甘宁,好奇问道:

    “兴霸何故不动?”

    甘宁尴尬的捏捏拳头,自家事自家知。

    林立大笑,道:

    “妙才有所不知。兴霸乃是江上的好手,这马战功夫实非所精,应是比不过你二人。”

    “我观三位将军皆是当世豪杰,叫人敬佩!但我帐下有一偏将,武艺高超,以我之见,当不输三位将军。此次讨贼,也随我而来。”

    一旁观战良久的刘磐突然开口道。

    文丑眼睛一亮,当时喝道:

    “既是勇士,当唤来一见!”

    林立却是心中一动,刘表帐下武艺出群者不多,大将文聘可算一个,但与文丑三人相比还是略逊一筹,而观刘磐这信心十足的样子,应不是他,如此只有

    黄忠,黄汉升!

    年迈尚可战平关羽,一手弓术出神入化,前世传言巅峰应不逊吕布的神将!

    刘磐见激起了文丑兴趣,当下含笑命人传唤。

    饶是一向沉稳的夏侯渊此刻也被刘磐一番话提起了兴致,提着大枪静静等待。

    不过片刻,有马蹄声滴滴答答自院外传来,随后一袭人影渐渐出现。

    好一个汉子!

    文丑心中一赞,却见这人年岁约莫四十,手提一杆断金大刀,背挎铁胎弓囊,马头处悬着箭袋。身量高大,气势沉稳,隐隐便可给人一种压迫。

    “某家黄忠,表字汉升。见过林大人与诸位将军。”

    “壮士何必多礼。来来来,我等且来比过!”文丑一看便知眼前之人武艺不凡,当下斗志昂扬,一挥长枪便请交战。

    而夏侯渊则是有些惊疑不定的看着黄忠,怎的这汉子一露面,自己竟然有点心慌。

    可不嘛,历史中,黄忠斩杀大将夏侯渊于定军山。

    黄忠向刘磐看去,得刘磐点头同意后,方才一舞断金大刀,拨马冲来,口中喝道:

    “如此,便请将军小心了!”

    “来得好!”文丑丝毫不惧,脚下发力,手中长枪一伸架住黄忠大刀。

    入手却是一沉,文丑心中暗惊,这汉子却是好大的力气!

    二人不再言语,拨马战在一处,你来我往,便是数合过去。却是看呆了林立,看懵了甘宁。

    甘宁看着二人搏杀,心中痒痒,暗道:

    “某虽在大江上纵横无匹,但这马上功夫实在逊这二人许多!”

    而一旁夏侯渊则心情复杂许多

    “好!”黄忠乃刘磐帐下裨将军,眼见黄忠竟真与河北四庭柱的文丑打得不分上下,刘磐一脸与有荣焉,连连叫好!

    噼里啪啦,叮里当啷。()

    二人棋逢敌手打得热闹无比,而黄忠也渐渐放开束缚开始使出十成本领。

    “嘿”“哈”

    白刃纷飞,刀刀迅猛如龙;

    尖芒若星,枪枪迅疾如电。

    渐渐百合过去,终究黄忠武艺高了一筹,逐渐占据上风。但毕竟切磋不必阵前单挑,许多死手无法施展,一时间文丑还能勉力支撑。

    “铛!”黄忠力大犹过文丑,瞅准机会又是一计重劈,文丑无奈只能举枪封挡,震得手腕发麻作痛,心知自己并非此人敌手,当下颇为光棍的向后一退,举枪喘息道:

    “壮士当真好武艺,丑自甘下风!”

    “将军谬赞。切磋不比沙场杀敌,将军自有手段施展不开,如此却是做不得数。”黄忠收刀下马,拱手谦虚道。

    “嘿嘿,倒也不假。”这文丑乃是实诚汉子,黄忠一说,他想想也是,当下笑嘻嘻的不复多言。

    大饱了眼福的林立拍手连连叫好,道:

    “吾观诸位都有万夫不当之勇,眼下不得施展,明日战场之上,却有机会再做比较!”

    “明日便全听林刺史号令。”那刘磐眼力劲很好,此次同盟,林立既是发起人也是在场身份最高之人,便干脆的奉林立为主。

    “不错,明日我等便全由林刺史指挥了。”夏侯渊也是点点头,同意刘磐的话。

    与刘磐一样,曹操派他来也曾交代要交好拉拢林立,何况目前也只有林立有资格指挥所有人。

    文丑一愣,袁绍此前曾交代他不可让别人指挥自家兵马,但眼见刘磐与夏侯渊都很果断的交出兵权,他却有些开不了口。当下一笑,便糊弄过去。

    “诸君且回去好生休息,明日便是决胜之时!”

    (写武侠写的好过瘾。这是塑造人物,不算水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