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网游竞技 > 三国志系统 > 第三十六章 三军已得求一将
文丑一枪挑死了胡车儿,耀武扬威的贬低了西凉军一番,气的李傕浑身颤抖,左右寻找敢上前应战的人。张济则是无比心疼胡车儿的死,但也庆幸上去的不是自己。

    李傕帐下张绣被擒,胡车儿生死,哪还有什么猛将能抵得住文丑。左顾右盼之下,对上其眼光的偏将都是慌忙低下头不敢直视。

    而林立眼见文丑斩了胡车儿,属下正是气势高涨之时,当下果断喝道:

    “骑兵冲锋,扰乱敌阵!枪兵护卫弓手,全军出击!”

    “杀!”

    身旁夏侯渊、甘宁、刘磐等人早已憋着一股干劲,眼见林立终于发起了冲锋令,顿时齐声一吼,打马回归本军,向着李傕军发起冲击。

    “迎敌!不要慌!”

    “西凉铁骑,随我冲锋!”

    李傕军兵力比林立少了6000人,但这等平原野战最能发挥骑兵实力,何况单轮骑兵他们的数量是要超过林立部队的,因此对自家队伍十分信任的他们毫无畏惧的发起了反冲锋,张济一马当先,身后无数骑兵身着坚甲,手持长枪,挥鞭提高速度,随后与林立军狠狠撞在一起。

    若是自上俯视,便可见关卡之间,这两队骑兵渐渐拉直队形,随后便如锋利的刀尖,刺进了彼此的身体。

    甫一接触,便是人仰马翻,死伤无数。这等乱军中,七分天注定,三分才靠打拼。一眼看去周身全是明晃晃的刀刃和敌人狰狞的脸庞。

    个人武力的作用在这时变得最低,但还是不能阻止甘宁文丑等人成为场上最为耀眼的存在。

    甘宁手持铁戟,在这人群中便像是分开水流的巨鲨,择人而噬,取人性命于无形无影。

    而文丑却是不同,与夏侯渊同为S级骑兵的他,在这种骑兵对冲时却是如鱼得水,两杆大枪带着爆炸性的气势,连声暴喝,若割草般取人首级。

    林立坐镇中军,此时混战还没轮到枪兵与弓手发威,等到两军骑兵的阵型由锋锐的箭矢变为鏖战的一字,便是他们出动收割之时。

    李傕那边也是如此,他手下还有近万的步兵待命中军,也是在等一个好时机,将这一万步兵投放进战场,一举获胜。

    一时间,正中心处喊杀连天,两翼却是大眼瞪小眼的无声无息。林立紧张的看着场间混战,双拳紧攥,眼睛更是一眨不眨。只等文丑等人打出优势便将步兵压制过去,而那时胜利便可冀望。

    而文丑也不负众望,杀的兴起的他在乱军中胡乱冲杀,这孤军深入原本乃是战场大忌,但他武艺高强,所到之处无有一合之敌,反而在这敌阵中撕开一处缺口,身后的骑兵也是源源不断跟随而来。

    带着西凉铁骑冲锋的正是张济,正咬牙狠狠砍下一名盟军的脑袋,却惊恐的看见文丑满脸煞气的冲自己而来。

    “拦住他!”

    张济心知自己不是对手,连忙指挥手下偏将前去阻拦。

    也怪他运道不好,这文丑胡乱冲杀,哪里注意到他在这边,但他这一声指挥却叫文丑听见了。

    他相貌不过寻常,不过一身盔甲却是精良,在这一片普通士兵中瞬间突兀出来。

    “哈哈,好运道!张济小儿,过来受死!”

    文丑怒喝一声,一枪戳死前来阻拦的偏将,随后一挥长枪,这下真是冲着他来了。

    而文丑身后骑兵也发现了张济身影,建功立业的机会就在眼前,岂能放过?

    二人相距原本不过十米左右,文丑长枪四扫已到了张济面前,随后大枪一压,便与张济战至一处。

    生死攸关之时,张济使尽了浑身解数,却哪里能是文丑的敌手,战不过数合,便被文丑一枪刺下马来!

    主将生死,李傕骑兵顿时慌乱,虽有几名偏将出来指挥,却哪里能够服众。眼见便要溃散,李傕无奈,只能令朱儁领着一万步卒上前抵挡。

    张济之死,林立尽收眼底。眼见敌军慌乱,正是一举击溃的好机会!林立大喝道:

    “敌军已是强弩之末,儿郎们,随我冲!”

    与此同时,文丑甘宁夏侯渊三人身上白光一闪,同时发动了战法!

    两队骑兵的突击,以及本就克制骑兵的枪兵突刺!武力压制,兵种适性压制,暴击!

    两万人齐齐怒吼,只觉涌来无穷的力气,而杀敌也变成了只是轻松一挥长枪的事情。

    血肉横飞,李傕军一下便损了数千人马!

    然而相较之下,弓手的表现就有些牵强。虽有一万之众,但苦于没有良将指挥,以林立的适性,也只能勉强让他们瞄准地方,不至于误伤到己方。

    对这等浪费资源的事情,林立怎会甘心,四处观望之下,眼前一亮。

    “黄将军!”林立一眼看到留下保护刘磐的黄忠,这位可是弓神呢。

    “末将在。”黄忠有心出阵杀敌,但刘磐不允,他正踌躇呢。

    “眼下战事紧急,吾便直言了。吾手下尚有弓手一万,但苦于没有良将指挥,无法发挥实力。而吾观将军弓马娴熟,特来相请!”

    “这...”黄忠一怔,下意识看向刘磐。这兵马的指挥权可是大事,怎的这林立会放心交予我来指挥?

    刘磐也是想到这点。这黄忠一直在自己帐下效力,昨晚不过他二人初次见面。但这无疑是长脸的好事,也不曾多言,默许的意思。

    “末将恐不能胜任。”黄忠沉默一会儿,还是拒绝了。

    “将军有大才,却不肯为国效力乎?”黄忠的回答令林立很意外也很不甘心。

    “末将只不过刘将军帐下一裨将军,大人以如此重任相托,忠不能服众。”

    林立见其犹豫,朗声道:

    “将军太过自谦。还是黄将军非要看着许多本可活命的将士死在你眼前吗?”

    黄忠默然,林立气极。前世还真不知这颇叫人喜欢的黄忠竟是如此迂腐之人。

    “汉升,眼下正是决胜之时,林刺史既然对你信任有加,何不放手一试?”

    到底还是顶头上司说话有用,刘磐一开口,黄忠也不再推辞。躬身便接过弓手的指挥权。

    这话说的好像悬乎,又不是玩游戏怎么就接过指挥权了。

    其实便是从此刻开始,对弓手行动的命令都由黄忠负责,而林立派人前往传达。此刻又没有电报电话对讲机,都是人力往来,而战场形势变化万千,很可能一场战役的成败只是由一个微不足道的因素决定,所以尤为考验将领的能力。

    黄忠得了万名弓手的指挥,却没有妄下命令来证明自己。反而开始更加仔细的观察战场形势,一双大眼微微眯起,将敌我变化尽收眼底。

    “全军听令,左侧抛射!以箭雨压制敌方行动。”

    总算有了指挥,原本各自随意找目标抽冷子放冷箭的弓手顿时齐齐停下,随后扬弓抛射,一通箭雨下去,正是朱儁步兵最为密集之地。这一下来的突然,顿时射杀了不少士兵,也叫朱儁警惕,指挥士兵企图拉近距离。

    “贯箭!”

    若是往常,有步兵向弓手发起冲锋,指挥将领必然会下令全军后撤,以距离优势缓缓蚕食对方。而黄忠却是直接的发动了弩兵中级战法,目标竟跳过了朱儁队,反而射向了最后方的李傕等人。

    有他弓神特技加持,这弓手的射程竟然将近寻常两倍,一通箭雨下去,李傕后军猝不及防,死伤惨重。

    “将军小心!”箭雨覆盖面极广,李傕毫无防备下险些被流矢射中,幸得一士兵以身遮挡才得逃脱,饶是如此,也是狼狈不堪。

    李傕恼怒的看向战场,形势已经极其不利,引以为傲的骑兵在文丑和夏侯渊的冲锋下千创百孔,而朱儁的步兵也被甘宁抵住,不得存进。

    “军师,可有计策救我!”

    “将军放心,诩有一计可叫那林立失了援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