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网游竞技 > 三国志系统 > 第三十六章 兵家胜败寻常事
(谢过打赏,说件大事。有看官提到上架的事情,本书字数和成绩还差得远。所以决定爆发!本月,推荐票每多一百张,加更三千字,也就是一章。新的一月,我看看你们能让我多更多少字!)

    乱军中,文丑正自得意驰骋。张济死后,李傕军的乱象便愈加明显,此次盟军获胜的大势已定,而他文丑,先是阵前单挑胡车儿影响了两军士气,而后一骑斩首张济直接导致西凉骑兵的溃乱,此次讨伐,他的首功是少不了。

    杀人如割草,枪去则见血。但文丑杀的有点无趣了。

    “不经打,不经打。”这粗豪汉子热衷切磋比武,对屠杀小兵实在是提不起兴趣,但敌军中哪还有可堪为自己对手的人物。

    正应付着,突然有一浑身浴血的士兵急急忙忙向自己这边冲了过来,看其衣着盔甲,正是随自己而来的冀州兵马。

    “文将军,不好了!公孙瓒突袭晋阳,晋阳空虚,主公又没有防备,被数万大军围在城中,特派人前来求援!”

    文丑当时就懵了。

    公孙瓒不是在打公孙度吗?自哪里来的数万兵马突然间兵临晋阳城下。

    文丑心慌,急忙问道:

    “颜良将军手下不是还有数千骑兵吗?还有那张颌高览,他们现在何处!”

    那士兵火燎燎而来,哪知道这许多细节,闻听文丑询问只是不理,哭丧着脸一味叫喊:

    “将军还是快快撤兵回援吧!”

    文丑大急,但心想这人不过一普通士卒,军中情况他自是不清楚详细,何况其确是我冀州兵,不好,怕是主公真叫人围困城中了!

    “众将士听令,随我...”

    文丑咬着牙,却迟迟无法下达撤退命令。这盟军大胜已是眼前之事,然后自己这一撤退,必然会搅乱自家的阵线,若是被那李傕军抓住机会反攻,莫说还能不能擒下李傕等人,便是林立等人,都有危险。

    一边可能是自家主公的性命,一边却是到手的胜利果实。

    若在平时,这哪算对等的选择,但昨夜一场切磋,文丑对夏侯渊几人都是青睐有加,不忍因一己之私而害了他们。

    战场形势变化多快?他这一迟疑,手下士兵迟迟得不到命令,都是进退两难,恍惚间便有不少人被李傕兵偷袭致死。

    ......

    “哈哈,军师真是好算计!这林立兵马虽多,却是几路诸侯的手下。现如今,那丑鬼得知袁绍遇险,自然是心急如焚,想要撤兵了。现如今正是我军一鼓作气反攻的好时机啊!”

    “将军且慢。”与欣喜异常的李傕相比,出谋划策的贾诩无疑冷静许多,抬眼又打量几番战场情况,虽没了文丑作为箭头,但夏侯渊与甘宁二人又有哪个是好相与的。何况,还有黄忠指挥着一万的弓手进行远程打击,己方虽有老将朱儁勉力支持,但心知今日绝无翻盘可能的贾诩劝阻了李傕发动反攻的计划,解释道,

    “方才谋划不过权宜之计。那文丑有勇无谋自然是看不出其中破绽,但毕竟事起仓促,若是有人细细推敲,不难发现疑点。而据我所知,那林立帐下就有能人能够看破此计。而一旦此计被迫,文丑必然大怒,到时挟怒而来,我军必难抵挡。”

    “那该如何?”

    “撤入潼关,向长安派人请求援军。”

    李傕皱眉道:

    “长安兵马已尽数被我带出,若请援军,只能是从安定那边调派,但安定被那马家父子压制,恐难以为凭。”

    “呵呵。将军有所不知,我西凉军虽尽,国舅董承与那杨奉却偷偷向左贤王借了数千的兵马。将军只需偷偷将此二人擒住,定然纳那数千骑为己用。”

    “董承,杨奉。”李傕不是蠢人,值此动荡之际,这二人却向匈奴借了兵马,所图为何,一想便知。

    “当下,也只能如此了。”李傕有些不舍的看向浴血奋战的西凉兵,但大丈夫进退有方,当有壮士断腕的魄力。

    .......

    果不出贾诩所料。文丑军的情况很快便被林立发觉,遣人询问后乃知是有士兵来报晋阳被围,林立有些糊涂,在袁绍派兵前来援助自己讨伐李郭,而公孙瓒也是支持同盟的一员,怎么在此关键时刻下了黑手。要知此时二人底盘都未稳定,也不算有什么血海深仇。

    而法正却聪明多了,略一考虑,便惊呼道:

    “此必为那贾文和伪报之策!”

    贾诩的姓名是林立告诉他的。

    计谋这种东西,人一说便能反应过来,何况此计着实粗浅,是以林立也发觉漏洞。

    “今日不过16,文将军也是昨日方至!若晋阳被围,那汇报的士兵如何能这般快速而来?至于冀州兵的衣甲,文将军几番冲杀,损了不少人马...”这也解释了血迹的由来。

    林立派人将消息传达给文丑,这一解释,文丑也是醒悟过来,智商被人压制的感觉使他不由得大怒。当下便舞着大枪便率领骑兵继续发起冲锋,而这时才发现,不知不觉间,李傕后军竟然已偷偷撤入潼关,闭上了关卡大门,其余人竟被一举抛弃。

    不知不觉便已是下午,此时战场上的李傕军尚有朱儁领着四五千人浴血奋战,但与数倍于己的同盟军相比,无疑显得脆弱异常。

    36000同盟军经过一日鏖战,损失不小,尤其两支骑兵,都因为与西凉兵的对冲而死伤惨重。但此战李傕军死伤万余,溃散逃跑和被俘者无数,是以同盟军堪称大胜。

    两万多同盟军用一种可怜的眼神看着被抛弃的朱儁队,不再与之搏命,以人数优势在外形成包围圈,随后大圆内缩,渐渐向内挤压,而当圆圈缩小到最后,便是朱儁队全军覆没之时。

    李傕为了撤退的隐秘和迅速,自认壮士断腕的放弃了这些士兵和朱儁,是以直到包围圈成形,这可怜的老儿才发现。

    “老将军,吾敬你乃是我大汉重臣,方不忍以骁将相争。但此时此景已是穷途末路,顽抗到底也只是徒增我汉人的伤亡。何不弃械投降,救一救这数千士兵的性命!老将军至我帐下,吾必以国士之礼相待!”林立不喜欢这朱儁,但毕竟无仇无怨的,更能减少一点伤亡何乐而不为?

    朱儁茫然四顾,身边将士虽多,却自心底生出一种落寞。

    遥想当年,风华正茂.....

    “皇甫兄,老卢又在絮絮叨叨的说他的经学了。”

    “你这老粗,懂什么?”

    “哈哈。我也老粗一个,不懂你,没劲,没劲啊。”

    哈哈哈。

    “林刺史,胜败乃兵家常事。老朽无能,方得此败,并无怨天尤人之心。但这些士兵正如你所言,都是我汉家大好儿郎,还望林刺史饶他们性命!今日一战,长安再无反抗之力。老朽别无他求,只希望林刺史能忠心为国,善待天子。”

    说完,拔剑,自刎。

    自古名将如美人,不许人间见白头。

    “老将...”军字未出口,朱儁老迈而不失健壮的身形已是抖了一抖,随即缓缓倒地。

    林立无奈自语,“皇甫嵩如此,你又如此。这都什么癖好。”

    汉末三杰,不复存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