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网游竞技 > 三国志系统 > 第三十七章 主公莫慌臣有计
(第二更奉上。哎呀,有存稿,好想发第三章。)

    李傕大败而逃,朱儁自刎当场。

    对朱儁的死,林立是极郁闷和不解的。

    很多人可能还不明白,为什么初据上庸之时,林立便对当时的八大部长洗脑要做好与李傕军交战的准备。而后混乱伊始,林立便又发檄文又领大军的跑来找长安麻烦。

    是因为李傕派兵攻打宛城吗?非也。

    张鲁也派兵攻打过上庸,林立打去汉中报复了吗?并没有。

    哦对,张鲁自己气死在上庸城下。

    ......

    目标定在长安好处有三。

    其一,李傕郭汜乃是董卓余党。挟持汉帝在长安更是犯了天下诸侯的忌讳,所以才会有一道莫须有的檄文下去,便从者云集的景象出现。如此,首先便能占据大义,更能拉到诸侯的兵马作为援助。

    其二,林立身边的势力太强大。不管是刘璋刘表,还是头角峥嵘的曹孟德,都是林立不敢轻易去撩虎须的存在。刘璋承父余泽,蜀地被其牢牢掌控,帐下文武兼备,虽不出众,却足以自守。刘表以联姻手段与荆襄世族交好,更难得的是政治手腕也极其高明,其在荆州,稳稳妥妥。阿瞒则不必多说。枭雄之姿,天下英杰其帐下独占七分。(这时期。很多大牛还没有出仕)

    其三,相对应的,李傕军弱。弱不在兵马,而在于人。其帐下虽有贾诩、皇甫嵩、朱儁几人,但并不是真心为其所用。须知,贾诩虽然救过他们,教过他们,却仅仅是为了自保。至于二员老将,则是忠于汉帝。可信得过的张济叔侄和几员武将,则是称作有勇无谋都为勉强。

    而既然是一开始便定的目标,林立的准备也可谓充分。

    谁都不会知道,他最开始的打算是利用诸侯势力击败李郭后,采取奉天子以令不臣的政策,令诸侯间互相攻伐消磨实力,再收服贾诩和二杰为己用,凭着偌大长安,慢慢囤积钱粮兵马,发展势力,只等诸侯内乱之后,坐收渔翁之利。

    然而现实就像枪尖(敏感字)犯,虐的林立体无完肤。

    贾诩没有在第一眼就被他王霸之气折服来投,而二杰,更是玩了出宁为玉碎。

    再吐槽这章就不想写了。

    .......

    朱儁自刎后,四千残兵败将没有令他再操心,很果断的弃械投降。

    林立命人收拾朱儁的尸首,待日后送还其长安的家人。

    李傕逃入潼关后,第一件事便是紧缩关门,所以林立远远看着这巍峨雄关,一种无力感涌上心头。

    毕竟不是游戏,这些武将也不是自己不杀就会乖乖投降的存在啊。

    “主公,士兵伤亡已经清点完毕了。”法正略微能够猜到林立的心思,所以见自家主公看着潼关愁眉不展的样子,不觉得放低了声音。

    收押俘虏,打扫战场都是大事,现在也容不得林立继续想心思。振振精神,林立回头一笑,道:

    “孝直,你看这潼关如何?”

    若在别的世界,想来法正定然是眉飞色舞,一指那关卡喝道“不过土鸡瓦狗,正有一计,可令主公轻松夺来!”

    然而,林立帐下的法正却是闻言一怔,愣愣道:

    “潼关险要,易守难攻。若李傕坚守不出,恐须耗日良多。”

    林立一笑,道:“吾观之却若土鸡瓦狗。”

    法正好奇问道:

    “主公已有定计?”

    “哈哈。”林立大笑,继续道,

    “计策虽无,但吾有远见之能。不出三日,定能取下这潼关,东进长安,迎奉天子!”

    三日?法正皱眉思索,这山地之间,雄关之上,一无大河,二无树林,正面强攻更是事倍功半。却不知主公哪里的自信。

    林立也没有丝毫解答的意思,眼看天色将晚,便悠悠的骑着马往函谷关而回。

    一时无言。

    ......

    长安城内,献帝行宫。

    距离上次郭汜的毒打已过去不少时日,但献帝依然气息奄奄的躺在龙榻上,身边竟只有初立的皇后伏寿在照顾。

    “陛下...”伏寿小心的给献帝涂抹伤药,看着那一道道纵横的鞭痕和旁边绽开的血肉,心中难过,哽咽着轻声呼唤。

    “呵呵,皇后不必忧心。朕自有天神护佑,这点小伤尚且无碍。”此时的献帝只有十四岁。但生在帝王家,又遇上如此糟糕景象的他,心智早熟,并不比寻常少年。

    这一番话虽是劝慰自己的皇后,但何尝不是刘协对自己的安慰。汉室衰微,先是董卓,后是李郭,哪有人将自己还当做一国之君。但身为帝王,岂能久居人下?只是自己年轻式微,手下无权,振兴汉室还要待日后勉力。所以,哪能轻易便死在这里。

    “皇后,陛下可曾醒来?”空荡的行宫中,突有哒哒脚步声传来,帝后二人都是心中一紧,大气都不敢喘。

    那人脚步轻快,很快便走了进来,却原来是董贵人之父董承。

    “原来是董爱卿。天色已晚,不知爱卿所为何事。”献帝心中一松,却好奇这董承为何突然过来。

    “老臣参加陛下。”董承虽为献帝国舅,却依然见面行礼,待献帝示意其免礼后,方才起身。

    “陛下,臣妾告退。”伏寿是个聪明女子,心知这时候董承过来,定是有要事相商,当下便告退离开。

    “此处,只有你我二人,爱卿有何事,不妨直言。”

    “陛下,老臣乃是有一大喜事来报。州刺史林立发檄文邀得盟军后,已于潼关外大破李贼军队,想来不日便可攻入长安,还我大汉朗朗乾坤!”

    “当真如此?”汉帝闻言喜得一个机灵便要坐直,却不想牵动身上伤口,顿时痛的冷汗直冒,却紧咬嘴唇,不肯发出痛声。

    “千真万确!老臣特来禀报,望陛下忍辱负重,再等候些许日子。”董承有意上前搀扶,但唯恐举止僭越,所以只是低头不看,待献帝缓缓躺下后,方才继续道。

    忍辱负重。汉献帝直直的看着床铺顶端的锦帐,心中冷笑。自己这十四年,不基本如此吗。

    “有劳爱卿。但长安之外,尚有潼关之险,朕恐那林刺史短期内,难竟全功。”

    董承轻笑道:

    “陛下放心,老臣此前与都尉杨奉悄悄向匈奴左贤王借得数千骑兵。只待时候一到,便可突袭潼关,到时打开关卡,林刺史的大军便可长驱直取长安。”

    汉献帝转过头看着这苦心谋划的国舅,感慨道:

    “有劳丈人费心了。待朕得权后,必以三公之位相待。”却是连称呼都改了。

    “此老臣本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