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网游竞技 > 三国志系统 > 第三十九章 引狼入室成祸端
皇宫中,董承兴冲冲向献帝报喜,却不想自己所谓隐秘的小动作全被贾诩看在眼里。

    到底长安是他西凉军的天下。

    而贾诩献计李傕撤军回潼关固守后,第一件事就是派人前往长安通报郭汜,令其将董承杨奉二人抓住以为要挟。

    斥候知晓情报紧急,连夜快马加鞭赶至长安,郭将军府中。

    但密信却未送到郭汜手中。

    风韵犹存的郭夫人看着汗涔涔跪在堂下的斥候,冷冷道:

    “将军操劳一日,已经歇息了。这密信我自会转交于他,你回去复命吧。”

    “夫人,李将军有令,此事紧急,还请...”

    “大胆!再来这里呱噪,吵醒了老爷,要你好看!还不快滚!”

    “是...是。”

    斥候害怕,急忙退下,也不敢歇息,星夜便赶回潼关复命。

    待那斥候离去,郭夫人自袖内取出密信,拆开细细看了,面上闪过冷笑。

    自你走后,老爷果然又回到了宅里,所以你还是别回来了吧。至于潼关的战事失利,关我长安何事?

    以烛火将密信点燃,昏黄色的火焰不断跳跃,照耀的郭夫人小脸微红,竟似还带着女儿家的几分羞涩。

    .......

    函谷关内,一日大战,几员武将都是疲惫不堪,何况敌军尚在潼关苟延残喘,也没有再举宴庆贺,而是草草用过晚饭,就各自歇息了。

    第二日一早,正是个艳阳高照的早春天气,众人神清气爽的出了函谷关。

    “林刺史,那李傕就在潼关中,不如让某前去搦战。”暴力分子文丑第一个按讷不住就要请战。

    林立一笑,看着惊奇雄伟的潼关,劝道:

    “那李傕既有心缩守待援,恐怕将军骂上一天也不会出关。”

    “那我们便去攻下潼关,将他揪出来收拾!”

    法正闻言摇头,道:

    “潼关雄奇,我军又无攻城兵器,强攻只是徒增伤亡。乃下下策。”

    “这...”文丑挠头,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道只能灰溜溜就此回去?

    倒是一旁夏侯渊看出林立胸有成竹,笑道:

    “林公自有妙计,文将军,我等安心等待便是。”

    要说人与人还是公平的,夏侯渊武力虽不及文丑,但这智力明显高出许多。林立对文丑夏侯渊都很喜欢,但偏偏二人都是死忠之臣,想打主意难于登天。

    “传令三军,命儿郎们在潼关下操练起来。”打不到他,就先吓吓他也好。

    “是!”

    昨日大胜一场,军队士气正盛,两万人拉至潼关下开始操练,马嘶阵阵,士兵的喊杀声直冲天际。

    而潼关上,明显没睡踏实的李傕被喊杀声惊起,待看到关下耀武扬威的盟军兵马,面色一黑,恶狠狠道:

    “小儿只会叫嚣,某便在关内,又能耐我如何!”

    “呵呵。将军不必理会,待长安的援军到来,久攻不下,他们自会撤退。”

    李傕回头一看,见是贾诩缓缓而来,心知自己牢骚被其听见,有些尴尬的咧嘴一笑。

    而被董承与李傕同时惦记的援军现在何处呢?

    长安城北二十里地左右,一行数千骑正在狂奔。这数千骑大都是腰佩弯刀,背负长弓,身着黄皮衫的匈奴人,唯领头数十骑是汉人兵马。正是杨奉自匈奴搬来的救兵。

    匈奴兵精于马战,长途跋涉自是不在话下,而杨奉等人心忧长安事宜,也是一路快马加鞭不敢多待。但毕竟人力有时穷,匈奴人更不会为了他杨奉之事而不眠不休的赶路,眼见行至一村庄,匈奴领头之人眼珠一转,手一扬带着手下停了下来。

    他这一停,杨奉只能跟着停下,不喜问道:

    “厨生大人,怎么突然停了下来?”

    这厨生却是不惧他,直接道:

    “杨大人,儿郎们已经奔波一个上午了,大多疲惫,我看前面有个村庄,不如前去吃饭,待休息后,再行出发不迟。”

    这杨奉也是董卓旧部,但他脑子不好,被董承许以重利便偷偷下了决心要跟着献帝行事,只是再愚笨之人看那厨生不怀好意的脸色也知道他心中作何打算。但这数千骑乃是他辛苦借来兵马,虽明面听他行事,但实际哪里指挥的动,当下面色一黑,不好开口。

    而那厨生哪里理他,狞笑着便带着数千骑直奔村庄。

    不消片刻,传来惊呼声,随即怒骂哀嚎声响起,随即渐渐没于风中。

    杨奉眼看这匈奴人残忍掳掠屠杀,却是敢怒不敢言,遥遥看着村庄,不敢进去。

    良久,那些匈奴骑兵心满意足而回,方才继续赶路。

    这一切皆被杨奉身后一人看在眼里,此人身量不算高大,但身形壮实,胯下黄鬓马,腰悬一柄大斧。乃是此前被杨奉发掘提报的人才,现在帐下为一骑都尉,此次借兵也跟随他而来。看到这儿又有人知道了,正是后来阿瞒五子良将之一的徐晃。

    此时徐晃不过二十四五岁,正是血气方刚嫉恶如仇的年纪。眼见匈奴兵残害汉人百姓,而自己上次杨奉却不管不问,徐晃心里颇为不耻。但毕竟跟随杨奉日久,徐晃不忍就此弃他而去,只是在心中记下此事。

    数千骑在村庄得到了满足,果然加快了速度,待得下午,便已隐隐可以看到长安的影子。杨奉心中大是高兴,对那匈奴兵掳掠的恶感也消减许多,轻声道:

    “厨生大人,再过片刻我等便可抵达长安。尔等且隐藏在城门外,待我入城控制大门后,再放你等进来。”

    匈奴何曾有长安这般规模的城市,那厨生早在看到长安时便是惊愣当场,闻听杨奉吩咐,下意识点点头,目有凶光。

    杨奉却未曾注意到这些,又待行了片刻,杨奉担心数千骑会被发现,便将他们留在城外,自己领着手下数十骑往长安城中行去。

    数十骑也算不小目标,很快便被城门守兵发现,不过待杨奉亮明身份后,守兵恭敬的行礼放行。杨奉心中一紧,领着徐晃等人不动神色的入城,随后装作视察悄悄接近守兵。

    守兵心中有些奇异,但杨奉军阶比他高过不知多少,也没有在意,反而挺直腰杆,做出认真模样。

    “公明,动手!”杨奉轻易接近,大喝一声,身后徐晃等人早有准备,抽出兵器,将那愕然的守兵一刀砍翻,随后发出令箭,呼唤匈奴兵进城。

    城门突然变故顿时惊动了附近来往的百姓,血腥一幕就在眼前,顿时惊慌四散,逃往家中避难。

    城门之外厨生正在嘱咐手下行事,待见得杨奉所发令箭,冷笑一声,喝道:

    “儿郎们,富庶的汉家城池已经打开了大门,随我进城!”

    “哈哈!”这数千骑常年劫掠边界汉民,闻言都是目露凶光,嗷嗷叫唤着冲向平生未见的宝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