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网游竞技 > 三国志系统 > 第四十章 长安城内百花殇
有杨奉等人控制住城门,数千匈奴兵以横扫之势瞬间涌进城内。

    而此等动静顿时惊动了城中的郭汜。

    “将军!杨护军带人夺了城门,自城外放进来数千匈奴兵!”

    府内,郭汜闻言自榻上惊起,喝道:

    “狗屁杨护军!吃里扒外的狗东西!来人,点齐兵马,随我...不好!”郭汜突然惊醒,长安兵马此前已被李傕带出迎战盟军,此刻城内只有不足二百的老弱留守!

    “老爷,老爷!董国舅带着侍卫气势汹汹的过来了!”

    便在郭汜慌乱不知所措时,又有一侍卫来报,却是得知消息的董承带着人前来堵他。

    “这个老东西!杨奉定是与他串通一气,趁我大军在外要来抢夺献帝!来人,随我出府!”

    到底是战场之上厮杀数十年的武将,郭汜虽初时慌乱,眼下闻听坏消息接二连三,倒也冷静下来,沉声吩咐府中私兵行事。

    长安的大军虽然不在,但我郭汜岂是这么好杀?

    郭汜冷笑着出了府门,果见董承一脸得意的端坐马上,身边竟只有区区二十几人。

    “郭汜!你无视汉室尊严,欺压天子,残忍嗜杀,搅得长安百姓民不聊生。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看到郭汜出了府邸,董承大笑出声,被这李郭二人欺压许久,终叫我等来了这翻身之日!

    郭汜可笑的看着跳梁小丑般的董国舅,沉声道:

    “董承,你许是忘了我郭某何人了?带着这二十来人,就敢到我府上耀武扬威。也罢,我便先杀了你这老贼,再去皇宫把那小的一并杀了干净!”

    “无知狂徒!上,给我杀了他!”被董承一言点醒,董承顿时慌乱,指挥着府中侍卫就要将郭汜击杀当场。

    “可笑。”郭汜武力不过三流,但对付这等几无战斗力的家丁却是绰绰有余,何况他府中,可是有着自军中挑选的二百悍卒!

    “天子无道,谋害重臣!儿郎们,随我杀入皇宫,评评理!”郭汜一声怒喝,取过大枪一枪戳死一员董承的家丁,随后长枪纷飞,带着二百悍卒一拥而上,乱刀便将有心撤退的董承剁成肉糜!

    郭府门前血战很快惊动了附近的人家,再加上耳听城门处大量骑兵入城的哒哒声,心知今日必然大乱的百姓纷纷归家,以木柱抵门,希望能逃过一劫。

    郭汜回头看了一眼,郭夫人已经收拾妥当,带着他七岁的孩儿和几名侍妾,俏生生的站在旁边。

    “夫人...”郭汜看着一手牵着儿子,另一手空无一物的妻子,眼角湿润。

    “老爷不必多言,妾身愿与老爷死在一处。”郭夫人想起了被自己烧掉的密信,心中苦笑,这便是现世报吗。

    “哈哈!我郭汜自打随了董太师,纵横享乐无数,对死又有何惧!”郭汜大笑出泪,随即面露狰狞,带着二百悍卒,一路便往皇宫杀去!

    而城门处,杨奉一脸惊慌的看着正带着人马四处劫掠的匈奴厨生,连声道:

    “厨生大人,此次左贤王命你为我援军,可是要你一切听从我的指挥!眼下,天子尚在皇宫,我等还要速速前去救援!”

    “杨大人,急什么?这长安城内不过二百老弱,还能翻了天不成?”微笑看着手下撞开一户人家的厨生,不急不忙的看了杨奉一眼,随后不做理睬。

    “你!”杨奉恼怒,却只能无助看向皇宫方向,今日之事已不在我掌控之中,只希望...

    他却没有留意,身后的徐晃正用一种怜悯而绝情的眼光看着他。

    徐晃不动声色的唤过几名忠心于他的骑兵,悄然离了城门,往城外而去。

    “杀杀杀!挡我者死!”

    匈奴入城劫掠,百姓避尤不及。原本繁华拥挤的街道上,很快便人去一空。郭汜领着手下很快便到达皇宫内,来势既凶,但有躲避不及的宫女太监被其撞到,却都是一刀挥下取了性命。

    而行宫内,汉献帝紧紧抱着伏寿,听着越来越近的喊杀声,浑身战栗,不知来者。

    终于,随着噗通一声,一名太监溅血跌入房内,献帝仔细看去,正是平日侍奉自己的老太监。

    “叶公公!”献帝一声惊呼,随即泪如雨下,已知来者不善,今日难逃性命。

    这叶公公本名叶添龙,灵帝时期便入宫做了太监,侍奉多年,忠心耿耿,也正是他在献帝屋外阻拦郭汜进入,却被一刀砍翻。

    “陛下...老奴有心杀贼...但无力回天...陛下...”郭汜携怒一刀岂是好相与,叶公公几被一刀斩为两段,但眼见天子就在眼前泪眼婆娑的看着自己,叶添龙身子努力前倾,但奈何生机已断,气绝当场。

    “叶公公...!”献帝眼见叶添龙死在面前,再也不能忍住悲伤,泣号出声。

    郭汜抹去脸上血迹,缓缓走入房内。

    “郭阿多,你个盗马贼!千刀万剐亦不能消朕心头之恨!”

    “陛下何故辱骂老臣?”郭汜乃是马贼出身,献帝这番怒骂却是揭其短,点其出身。但郭汜心中杀意已决,如何会被他言语所激。当下唤过侍卫将献帝自床上揪起,伏寿心中惊惧,却惶恐郭汜杀了献帝,当下寸不离身,紧紧跟着。

    献帝身上还有被郭汜鞭打的伤痕未消,这一番被人揪起,只觉千万道疼痛钻心而来,冷汗瞬间而下,却是咬唇死死盯住郭汜,不复言语。

    郭汜转头打量几番,带着人缓缓往三楼行去(剧情需要)。

    生死当头,众皆沉默。

    郭汜静静站在三楼窗前,夜色已将黑,城内的喊杀哭号声却越来越响,也不知是何处走了水,还是匈奴兵有意为之,长安城内,竟渐渐起了大火。

    “刘协,你可知今日长安之乱,全因你一人而起?”

    “呸!”献帝哪里睬他。

    这却恼了挟住他的士兵,当下冷哼一声,便狠狠扇了一个耳光。郭汜见状摆手示意不必,继续道:

    “你本为陈留王,乃是董太师见你机灵才扶持你登上帝位。然而你不知感恩,反而处处称呼太守为贼。现今我兄弟拥兵护你于长安,你仍是不知好歹,竟勾结匈奴来与我作对。”

    郭汜冷冷看他,这番言语不是狡辩,而是他心底所想。却不知他所说的董太师扶持和他兄弟护卫对献帝而言是怎样的羞辱。

    “朕贵为九五,却遭蛮夫挟持,这便是你等的护卫!”

    二人正言语,楼下有士兵来报,

    “将军,匈奴兵已经到了皇宫。杨奉却不知去处。”

    随郭汜而来的二百悍卒都是心中一冷,知晓难逃一死,不待郭汜吩咐,一个个下楼前去抵挡。

    兵刃交接声顿时传来。

    郭汜喃喃,取刀走至献帝面前,对上献帝恐惧而不甘的眼神,低声道:

    “死吧。”

    刀光闪过,献帝年轻的头颅高高飞起,伏寿痛呼出声,却被郭汜顺手一斩,随了献帝而去。

    不过举手杀人之事,楼下自家士兵的声音变稀疏许多,郭汜再不迟疑,走到了一众侍妾身边,不顾求饶惨呼声,刀光连连,将她们尽数砍死。

    “老爷...妾身对不住你...”郭夫人流下泪来,自怀中取出匕首,一匕刺入心口。气绝身亡。

    “娘!”郭汜七岁的孩子亲眼目睹母亲自杀,顿时嚎哭起来,郭汜闪过不忍,良久方才继续挥刀,杀了自己唯一的孩子。

    “嗷嗷...”

    楼下战事已经结束,厨生带着人马正要上楼,却闻到一股燃烧焦糊味,不由大惊,一看正是郭汜燃起大火。

    “哈哈哈,烧了一楼和二楼,谁都杀不了躲在三楼的我了!”(出处:口水三国公孙瓒篇,很好看。)

    大火连绵,瞬间铺展。

    ......

    潼关处,时已天黑,李傕忽有所感,直直出了屋门,自关口上往长安望去。

    入眼之间一片火光通红,在这漆黑中显得突兀非常。

    “不好!郭阿多!”李傕自是知晓长安出了变故,惊呼一声,眼前一黑,倒于地上。

    .......

    第二日,林立正在账内与法正交谈,忽有探子来报。

    “大人,潼关守军好像撤退了!”

    恩?林立闻言一惊,与法正对视一眼,出屋看去。

    函谷关外,文丑等人也得到消息,正在观望西边动静。林立见状问道:

    “发生何事?李傕军呢?”

    刘磐答道:

    “早晨时发现不对,潼关上连岗哨都撤了。”

    “随我前去看看!”

    众人缓缓行至潼关下,果见偌大关卡静悄悄的没有声息,林立心中一动,看来自己前世记忆不错,长安城内还是起了变故。

    李傕军虽退,却没好心的给他们把门开开,所以众人看着数米高的城墙,只能令手下前去看法木材制造梯子。

    待好不容易打开城门,得入关内,林立军便发现李傕军当真是走的果断而着急,许多军中的物资都弃置于此。

    但此刻可不是贪小便宜的时候,林立以刘磐率三千人留守,自己则带着大军,直奔长安而去。

    长安城内,此刻已见不到当日都城的风范。

    匈奴一夜的纵火和劫掠,使得偌大城池变成了断壁颓垣,到处都是干涸的血迹和焚烧过的黑色污点。

    “大人,我们在城中捉到了一名绝色美女!”

    (有奖竞猜,是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