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网游竞技 > 三国志系统 > 第四十一章 见得血仇似海深
(小伙伴很给力,今天应该还有一章)

    当李傕军抵达长安时,匈奴兵的劫掠还在继续。

    抬眼望去,还有升腾未灭的青烟,耳中所闻,尽是大力破门的撞击与惊惶无力的哀嚎。

    李傕抓着缰绳的双手,青筋暴起。身后的六千步卒大都是在长安征召的士兵,见得此情此景如何能不又惊又怒。

    “将军,城中不知有几多贼人,若贸然进城,恐...”

    李傕面色惨白,他的妻子家人全在城中,而回头看去,这些士兵也大都是在城中有所牵挂的,当下摇摇头,轻声道:

    “此时不进城,恐怕我便成了孤家寡人。全军听令!”

    身后兵马齐齐一振,等待着李傕的命令。

    “进城,杀!”

    出离的愤怒使人们忘记了怒吼,只是无声的紧握着手中兵器自东城门而入。在不断传来的喧嚣中显得诡异安静而惊悚。

    贾诩心中长叹,董承与杨奉的异动早就被他察觉,之所以未曾阻拦,乃是存的坐收渔人之利的心思。可现在,人算不如天算。也许是自己派去通知郭汜的士兵晚了一步吧。

    谁能想到环环相扣的计划只是被一莫名嫉妒心作祟的女人给毁了呢。

    敌人正在破坏自己的家园,正在抢夺自己的财物,凌辱自己的妇女。如此血海深仇,还需要战前动员来鼓励士气吗?

    不,他们已经按捺不住要将那些杂碎杀个一干二净!

    匈奴兵乃是自长安西门进城。劫掠与祸害也是从西门而起,所以东城区只有少许马快心思活跃的匈奴兵在肆虐。

    一眼看去,家家户户大门紧闭,不想也知门后堆积了无数重物,足以使得想要以马撞破或者用脚踹开的匈奴兵成为不折不扣的蠢货。

    六千人进城不是一蹴而就的小事,纵使轻装而来,这么大的目标也被那十几正用弯刀疯狂劈砍木门的匈奴人发现。

    “是汉家兵马!快去禀报厨生大人!”

    常年马背生涯使得匈奴兵技术精湛来去如风,可现在他们因为一心劫掠而纷纷下马破门,如何能够迅速离去。

    “杀!”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先得入城的李傕军齐齐呐喊,挥舞着戈矛发起冲击。

    “散开!去西城通知厨生大人!”

    以十数失了战马的骑兵与数千怒火冲天的步卒交战,无疑送命,小队长模样的匈奴人瞬间命令手下散开,而自己则扯过弓箭瞄向李傕,希望一箭射杀李傕阻他一阻。

    “畜生,纳命来!”

    李傕可不是富态的张鲁,这等正面的箭矢如何射的中他,一枪格开箭枝,李傕马快已是转眼到了那小队长面前。大枪挥下,将那躲避不及的匈奴兵戳死马下。

    然而只他一人如何阻的住十数一心逃散的匈奴兵,看都不看挂在李傕枪尖的队长尸体,十数人翻身上马,转眼便逃得没了踪影。

    “与我追!此在城内,匈奴狗无法发起冲锋,绝不是我军对手!”

    ......

    西城处,厨生直愣愣的盯着眼前女子。

    肤如凝脂,腮凝新荔。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一袭鹅黄轻衫,三千青丝成髻高挽,虽未施粉黛,但肌肤胜新雪,双眼有千情。沉默温柔,观之可亲。

    草原上如何有这般倾城绝色的女子,厨生双眼瞪得滚圆,呆呆看着,一股邪欲油然而生,但转瞬清醒。

    “如此绝色,正可献给左贤王大人换来一世富贵!”

    厨生虽打定主意拿她换取功名富贵,但越是仔细看她,越觉得心中痒痒难耐。当下走了过去,绕她而行,问道:

    “你是何家姑娘?竟有这般姿色。”

    他这距离极近,女子厌恶的一缩身子,只觉闻到对方阵阵的臭味。自是不肯开口理他。

    厨生却不觉羞愧,女子能闻到他的臭味,他当然也能闻到对方身上扑面而来的馨香,当下不自觉的深吸一口,陶醉般喃喃道:

    “美,太美了。”

    言罢,一双手忍不住便要伸过去估摸女子脸庞。

    “呸!”

    这等轻薄,如何能忍。女子往后一躲,一口啐了过去。

    二人距离极近,这一口直接啐在脸上,厨生面色一变,就要挥刀杀了她,但想到还要以她为升官发财的垫脚石,便忍了下来,反而伸出舌头舔个干净。

    身旁还有数百匈奴兵也是愣愣看着,看到自家大人唾面自舔的举动,非不觉恶心,反而恨不得以身相替,尝尝滋味。

    女子心中发苦。新嫁的丈夫早早身亡,膝下无有子女,便回了老家黯然神伤。而后却不想父亲在洛阳被王允所害,自己心痛之下大病不起。直至前些时日方有好转,便带着侍女家丁前来祭拜,却不想天降横祸,方离了洛阳来长安散心,便遇上匈奴兵祸乱,自己惨被擒下,一众家丁婢女...

    “厨生大人!东门...东门进来了许多汉家兵!”

    突有一匈奴兵仓皇而至,连滚带爬跑到厨生面前。正是此前逃来通知的东城兵。

    厨生一惊,但他手下尚有五千余骑,如何会不战而逃,当下问道:

    “汉家兵马?有多少人,可曾看清?”

    那匈奴兵逃命尚来不及,哪来有胆仔细观察李傕军的兵马多少,当下犹豫道:

    “敌人来势汹汹,未曾看清。但应有两千之众!”

    不过两千人。厨生顿时放心,朗声笑道:

    “儿郎们,汉狗不识好歹敢来打扰我们好事,速速上马随我去西城屠个干净!”

    一夜劫掠,使得厨生五千骑四散城内,现在敌军突至,只能先四处召集兵马。但厨生心中不慌,他的手下,乃是左贤王亲点的帐下精锐,个个弓马娴熟,武艺精湛。而常年为祸边境的他,自然知晓汉军的战斗力有多低劣不堪,何况此刻己方人数还占了优势。

    一方怒火滔滔,恨不得生啖血肉;一方精兵强将,却存了轻视之心。孰胜孰败,尚且难说。

    李傕军一行如飞,很快便到了破败不堪的西城。

    触目惊心。有那士兵见到了被毁的自家房屋,哀嚎一声便要前去查看。

    “匈奴狗就在前方,我等须得小心应对!人死不得复生,待我等杀了贼众,再来拜祭!”

    李傕虽同样心忧自己家人,但大战将至,岂是分心之时。

    话音刚落,嗒嗒的马蹄声自前方传来,李傕心中愤恨,定眼看去,正是收拢了三千部下的厨生。

    “不好,汉军何止两千!”李傕不是张鲁,厨生更不是那小兵,一眼看去,尽是黑压压汉家士兵,如何只有两千之数。

    “畜生,死来!”

    六千步卒双眼皆红,齐声呐喊,在李傕带领之下,发起冲锋!

    “这汉家人如何知晓我的名姓?”厨生纳闷,但眼见李傕军冲锋过来,心中却是一喜,喝道:

    “放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