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网游竞技 > 三国志系统 > 第四十二章 今日得报家不存
(惊恐的发现,收藏不增反减。你们快回来...)

    长安正在大战,林立也没闲着。

    除去留守潼关防止被人抄后路的刘磐三千兵马,林立身边还有一万八千的同盟军。而因为文丑和夏侯渊两队骑兵死伤都算惨重,只有七千余骑还有战力。而此刻,林立便与二人领着七千骑撇下大部队先行赶路。

    潼关乃是长安门户,距离甚近。但大军行动不比单人独骑,是以速度颇慢。

    李傕的突然撤退,自然是长安城内起了变故。若以林立前世记忆,应是李傕郭汜二人因为郭夫人的吃醋而翻脸,但同盟军兵临城下,便是再大嫌隙也该先搁置一旁才是。那又能是什么动静能使李傕星夜赶路离去。

    林立百思不得解,而法正不在身边,他也不指望能从文丑夏侯渊二人处得到什么情报。当下里闷头赶路,等到了长安,一切便见分晓。

    疾驰半日,据探子回报,与长安已不足十里地。

    林立放缓了行军速度,让士兵能够休息片刻,一切尚是未知,若到了长安城下却见到李傕郭汜领着百万大军翘首以待,而贾诩正在一旁抚着胡须长笑“林刺史,你中了某家机谋!”那可如何是好。

    虽是全无道理的瞎猜测,但保留体力备战总归没错。

    这一放缓,士兵得以喘息,夏侯渊也揉了揉发酸翘臀,行至林立身边,问道:

    “林刺史,待到达长安,见过天子,我便要领兵回去复命了。”

    一旁文丑也是点了点头。

    林立看着二人,心中不舍,但也只挽留不过无用,当下洒然一笑,道:

    “此次讨贼,你二人战功卓绝。待见得陛下,吾定会向天子为你等请功。”

    夏侯渊咧嘴一笑,道:

    “如此便谢过林刺史了。文将军,某敬你勇猛,希望日后还有并肩之时!”

    “哈哈,兄弟说的哪里话。曹公与我家主公乃是多年好友,以后携手共战的机会,还多得是呢!”

    “哈哈,文将军说的是。”夏侯渊对曹操和袁绍的交情也是知晓,二人一在中原,一在北方,隐隐以同盟之势横扫四周。

    林立心中却是感慨,多年好友不假,但诸侯哪里在乎这等情谊。无论曹操还是袁绍,都是胸有大志,图谋天下的枭雄,此刻的同盟不过为了扫清其他势力罢了。只待北方一定,便是二人决战之时。而夏侯渊与文丑各为其主,只有刀兵相向,即分高下,也决生死了。

    这种事情,前世读过三国的都是知晓,曹操袁绍二人及其帐下的杰出谋士,心中恐怕也是有数。也只有这般决战疆场的将军,虽惺惺相惜,又能如何。

    他二人这般,自己何尝不是?待得了富庶丰饶的长安,自己势力有了极大膨胀,与诸侯的摩擦碰撞也将不可避免。而他人骁将,来日可能便是战场取自己性命的死神。

    要么,趁机弄死吧?

    林立被自己突然的想法惊呆了。

    回头看看,身边可全是文丑与夏侯渊的骑兵,若叫二人知晓自己心中所想,恐怕瞬间便会渣都不剩。

    罪过罪过。

    虽然有意放缓速度,但毕竟都是骑兵,不消半个钟头,便隐约可见长安轮廓。

    “将军,前方发现有大量匈奴骑兵!”

    突有斥候来报,林立大惊,仔细问道:

    “如何会有匈奴兵,可知数量?”

    那斥候乃是夏侯渊帐下,见林立询问,顿时一愣,下意识道:

    “看其样子,应是从长安城逃出来的。”

    长安城?林立皱眉,若说是李傕郭汜搬得异族兵马,如何会是逃出来。而他知晓的与异族关系较好的只有马腾与袁绍了,袁绍明显不符合,马腾的话,应是借羌人兵马,与匈奴何干?

    文丑与异族也曾交过手,知晓他们的习性,当下说道:

    “林刺史,恐怕是匈奴人见我等大战,偷偷前来劫掠的!”

    林立点点头,异族狼子野心,觊觎中原非是一天两天,趁乱劫掠更是常有,当下沉声道:

    “前翼散开,围过去!”

    七千骑也尽是精锐,闻得命令齐齐散开阵型,似敞口布袋,向匈奴兵罩去。

    行不过片刻,又有斥候来报,

    “将军,前方出现十余骑,看其装扮乃是西凉兵马。但为首之人自称杨奉杨护军手下,有军情要报。”

    “传!”

    须臾,带来一员大汉,面容坚毅,开口道:

    “徐晃拜见林刺史。”

    林立正打量他,闻言恩了一声,不曾留意。

    “你说有军情要报,何事?”

    徐晃欠身道:

    “护军杨奉与国舅董承秘密向左贤王借得六千骑以为臂力。却不想匈奴狗狼子野心,昨日入得长安后,袭杀杨护军,在城中四处劫掠!而郭汜先是领兵杀了董承,随后挟持天子,自-焚于皇宫中。”顿了顿,继续道,

    “今日一早,李傕率六千兵马入城与匈奴兵交战,血战之后,李将军身死匈奴人手下,六千卒只不足十人逃生。”

    徐晃昨日看出匈奴祸心,便领了人马悄悄离去,躲藏于城中。亲眼目睹了匈奴兵袭杀杨奉后烧杀抢掠的作为,也是李傕与匈奴人战于城中的见证者。

    他带来的消息都太过惊人,匈奴掳掠,天子身死,李傕覆灭。如此种种恍若晴空霹雳,震得林立等人一个个目瞪口呆。

    良久,林立清醒过来,看着远处挥舞着弯刀杀来的匈奴兵,喝道:

    “此刻不是谈话时!众将士,随我诛杀匈奴狗,为长安百姓报仇!”

    “冲锋!”

    有夏侯渊和文丑在身边,林立毫不担心自己七千骑会打不过刚经过恶战的匈奴兵。当下不以为意的允了徐晃一同出站的请求,而自己则混在部队中,打量起了匈奴人的模样。

    待靠的近处,林立只觉气恼非常!

    只见这些身披黄色毛皮的匈奴兵,俯身骑在马上,马头处悬着斩下的汉人的血淋淋的头颅,值此交战之时,马后竟还驮着四处掳掠来的妇女!

    前世所读蔡琰悲愤诗中有这么一句描写匈奴劫掠,“马边悬男头,马后载妇女”,而今这番罪孽滔天的画面竟活生生出现在自己眼前!

    “全军听令,一个不留!”

    如此画面,怎能不恼了全军将士,当下咬牙提速,以文丑二人为前,迅若流星般杀去!

    两军相交,便有无数人影自马上跌落。而那匈奴人后驮的妇女往往因为无法端坐在失控马匹上,阵阵惊呼中,纷纷跌落马下,瞬间被践踏成泥。

    而且林立很快发现,因为这些妇女的原因,许多骑兵劈砍时有所顾忌,很多能一举斩首之时被匈奴兵以妇女相阻,动作便会迟疑一下,随后被狞笑的匈奴人一刀砍落。

    眼见自家骑兵不断身亡,林立心急如焚,正拼命思考对策之时,不察被一匈奴兵杀至身前,锋锐的弯刀照着脖子便是一抹。

    林立大惊,来不及拔剑,便连着剑鞘递出去阻挡。

    “铛!”兵铁相击,林立无意抵挡之下,竟没能架住那人弯刀,手中剑更是直接被一击打飞,那匈奴兵见状大喜,口中呼喝一声,便要取了林立性命!

    要死要死...林立看着越来越近的弯刀,无奈想到,以后神功未成,还是不上战场的好。

    值此主角要死之时,必有能人相助。果然,那弯刀遥遥递到林立脖颈之前,却只是无力摇晃一下,随后那匈奴兵一口鲜血喷出,跌落马下。

    林立倒没有被吓呆,赶忙往后一退,抬眼看去,原来是方才大汉正提着一把大斧将那匈奴兵斩成两段,救了林立一命。那人大斧连挥,将周身匈奴兵逼退,一提马背上的妇女,将其放到林立马上,随后离开继续斩杀匈奴兵。

    这等手段叫林立眼前一亮,身边骑兵也是有样学样,他们没有这大汉武艺和臂力,便以人数为优势,几人为一组,一人杀敌,一人救妇女。

    林立得了援手,却失了手中兵器,诸般兵器中,他也就能使几手剑术,枪戟戈矛一概不会。而眼前此景,继续留下无疑送命,林立右手扶住身后女子,随后在身边骑兵的护送下离了战场中心。

    解决了匈奴兵作为屏障的妇女问题,人数占优,战力占优的汉军骑兵很快便全面占了上风,不断有匈奴兵被从马上挑落,化作血泥。

    眼见已是必败之局,匈奴兵有心退去,但惊恐发现不知何时已被汉军重重包围住,退路已断,便有那匈奴兵凶性大发,一把摔下马后妇女,随后发起自杀式冲击。

    一时战场宛若绞肉机,时时刻刻都有许多人就此死去。

    一场遭遇战,直战了一个时辰之久。

    随着最后一名匈奴兵被斩于马下,所有人都是长长舒了口气。杨奉二人请来的援兵,在将长安几乎祸害干净后,终于伏诛。如此结果,不免叫人唏嘘。

    “林刺史,这些妇女该如何安顿?”

    战斗打完,这些被掳掠的妇女该如何处理变成了问题。

    林立回头看了看约莫数百之数聚在一起哭哭啼啼不断地妇女们,心中为难。她们既被掳来,家中之人恐怕尽遭了毒手,如此,又该将她们送到哪里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