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网游竞技 > 三国志系统 > 第四十四章 刀枪斧戟吾不取
(要上三江潜力榜。剧情也到了新的篇章,还请继续支持!)

    天下乱象已定,各方政权若雨后春笋,层出不穷。

    刘协死时不过十四岁,自然是无有子女,而先帝刘辩死于董卓暗害,同样无后。

    如此,就失了正统。

    二帝诸王之间,互骂逆贼,彼此不能信服。

    但这风波尚在克制之中,无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率先挑起战争,所以虽政权混乱若百花齐放,却是处于暴风雨前的安宁时期。

    起码对于长安的林立而言。

    手下既得贾诩、钟繇,一直叫林立头疼的文官系终于丰满起来。而才女蔡琰的加入,更成了林立军中最美丽的风景。有这几人为助力,长安事宜虽多,但渐渐上了正轨。难民的安置,城市的重建,包括田地的重新划分等等等等,众人无不是很快商议出对策,在交由林立过目后,以不容拒绝的态度实施下去。

    匈奴劫掠之时,并不是挨家挨户的扫荡。小户人家的穷苦百姓能有什么油水?

    而受灾严重十不存一的贵族的消失此刻倒成了林立随心实施政策的助力。

    与在上庸宛城类似,田地房屋等统一收缴后,以人头分配下去。若在平时,大户们自然是不肯同意,但现在,死人说不出言语,侥幸存活的又怎敢违背兵权在手的林州牧。

    很顺利,一切都很顺利。

    匈奴兵掠夺的贵族财物在身死之后,成了林立的战利品。而叫贾诩运出加以变卖后,又成了重建长安的最大助力。

    林立现在的住所乃是城中一富户自愿让出的大宅,皇宫他是不敢堂而皇之去住的,而这大宅位置极好,正在城中心,林立假意推辞后,便收了下来。

    一干重臣若法正刘瑞等尚未成家的,便同样住在宅内,而蔡琰也被单独分了个小院子留在府中。

    众人皆是才学出众的人杰,又为同僚,一来二去之下,渐渐熟络。平日商议政事也较为方便,偌大林府,渐渐热闹起来。

    这日,林立读罢甘宁李严二人送来的两郡情报,提笔回复,示意其一切放手去做。若有不长眼的宵小为祸,也允了他们自行出击的权利。

    这样的放权无疑是有风险的。甘宁还好说些,或许天生相性较近,又曾几番并肩,与林立颇为亲近,忠诚也得到了保障。

    而李严却不同,当日林立尚在宛城之时,便发觉可能是自己魅力比较低的原因,李严对他一直未曾全心全意。与当日离开宛城的无人窘境不同,现在林立帐下,有一郡太守之才的并不在少数,但林立还是坚决的将宛城交给他打理。私下里回答谋主们的疑惑时,坦言道:

    “兴霸、正方,皆从我于势微之时。兴霸勇武,数次以一己之力解我困境,忠善骁勇,使我信赖。而正方大才,远不止太守之职,虽言语不多,但亲政爱民,得百姓爱戴。宛城有今日兴盛之景,正方功不可没。此二人若不负我,我必不负之。”

    这一席话乃是林立肺腑之言,能从上庸一郡发展到今日地步,属下众人的功劳,他一一牢记在心。

    政务有这几人处理,林立自然是放了一百个心,但在军务上面,却有些苦恼。

    在长安安稳后,他想起了当日救了自己一命的持斧汉子,便令人传唤过来。

    几番交谈,林立赞赏他沉着冷静并不因功自矜的性子,便有意提拔。当日徐晃来投之时,林立并没有听清楚他的名姓,便再次询问。人家可是自我介绍过的,林立没好意思直接说出“我现在很欣赏你,你再自我介绍一遍”这样的话,便委婉问其表字。

    表字公明。

    哦,公明,有些耳熟。姓徐的吧好像。

    等等,有哪里不对劲。

    杨奉帐下,使大斧,姓徐字公明。

    这种情况下,林立怎会还不明了眼前之人身份。

    毕竟贾诩等人都在帐下了,林立也算吃过见过,心中欣喜无限,表面仍作风平浪静,淡淡的封其为帐下偏将军,领禄20,位居甘宁李严二人之下,还在刘瑞之上。

    徐晃坦然纳之。

    却不想此事刘瑞还未有意见,却恼了算时间还比徐晃投靠早的张绣。

    这位还很年轻颇有些谁都不服劲儿的北地枪王,直接找到了林立便表达了不满。

    “那徐晃本不过杨奉帐下都尉,虽有些勇武救了主公性命。但我等臣子,如此本是应当,不应以此为功邀赏。况乎徐晃新投之身,资历军功皆不足以服众。”

    林立斜眼看着他,对他有不满便直接来说的性格倒是喜欢,但这大咧咧的样子,怕不是忘了自己也是寸功未立的降臣?

    “公明善战,有万夫不当之勇。若你不服,可前往寻他比试。胜之我便另封你为偏将,也好堵众口悠悠。但若败了,我不光要去你校尉之职,还要你于他帐下听候差遣。如何?”

    张绣乃是自负惯了,除了在甘宁手下吃了次亏,平常何人伤过他。现在身上小伤早已好了十分,甘宁不在,他正愁无有敌手呢。当下张绣骄傲的一仰头,问道:

    “主公此言当真?”

    “哈哈,你且去便是,若你胜了,我绝无二话,反而信你有真才实学!”

    “如此,绣告退!”

    张绣在林立处得了保障,转身便离去寻徐晃比武。

    徐晃却与他不同,闻听张绣不服自己,再得知这荒唐赌斗后,洒然一笑便拒绝了,称愿将偏将之职拱手相让。

    张绣也是个要脸皮的,这种别人给的他反而没了兴趣,当下不依,拉着徐晃就要比武,一决高下。

    如此作死行径反复再三后,徐晃成全于他。

    二人酣战百余合后,结果我等都心知肚明,林立帐下,又有了一职空缺。

    长安兵马不足两万,但因身边无论马腾还是有些交情的曹操,都是新占了底盘需要消化,所以林立也没有征兵的心思,何况以长安刚刚平静的局势,也不适合大举征兵。如此,两万兵马便交由徐晃与刘瑞分带。

    且说这张绣到了徐晃帐下,心中虽服徐晃武艺,口中却犹呼喊那日不过状态不佳,隔三差五便寻徐晃比试切磋。

    徐晃身负兵马训练大事,如何愿意理他。但张绣还是不依,反而就此黏上,不管徐晃给他布置多么繁重的训练任务,他都漂亮迅速的完成,然后继续纠缠。

    徐晃服气了。

    徐晃打了他。

    ......

    张绣的风波在林立看来不过是场放松的闹剧,待重建长安之事平稳,他便找上了贾诩,询问战马的购置问题。

    中原地区,虽有战马,但质与量皆不能令林立满意。然而建立强大骑兵乃是林立心中执念,何况长安邻近马腾势力,别的地方没有,西凉还会缺了战马吗?

    贾诩乃是武威人,林立帐下数他对北方势力最为熟悉,而战马购置的事情,林立也准备交予他负责。

    林立的打算,贾诩一猜便知。但他虽至林立帐下不久,却已是摸清了各种情报,当下问道:

    “主公欲组骑兵,乃是大事。但不知购得马匹后,由何人为将?”

    这种军权大事好像也有些敏感,但贾诩乃是林立谋主,林立很自然的回道:

    “男儿莫不以决胜疆场而傲。”

    这话有些没头没脑,但贾诩对上林立灼灼望着远处的炽热目光,便知晓了他心中打算。却是不知自家主公还有个英雄梦。当下也未多言语,自库领钱而去。

    马匹无论何时都是极其昂贵的存在,而组建一支骑兵所需的耗费更是天价。以林立的打算,是在三年内基本出现雏形,而这三年先从军中挑选好手加以训练,待战马配置的差不多了,学员们应该也能过了驾照。毕竟在马镫马鞍的帮助下,骑马不难,主要还是需要磨练马背上的军事技术。

    这一点汉人先天弱于游牧民族。

    林立在知晓自己特技飞将的那天,就开始憧憬自己某天能像鸠虎吕布那样领着骑兵来去如飞,纵横无敌,叫敌人闻风丧胆。只是武力上的不足和一系列的事情使他将此事搁置下来。当初上庸的两千骑也一直交由别人统领来发挥最大战力。

    但现在,帐下人才的充实使他时间充裕起来,领地的扩大也使骑兵成为可以想象的存在。所以,是时候将憧憬慢慢转为现实了。

    那么,当务之急:

    寻找名师习武学艺提高武力!

    长安城外遭遇战的险境林立铭记在心,更何况,为了飞将!

    .......

    主公要习武,如此大事顿时引起了手下众人的兴趣,这尚武年代,名将多若繁星,便是谋士之流年轻时也曾执剑游侠。林立帐下的几员大将是一个个忙不迭的跑来展示自己的绝学,张绣更是使出十二分功力,一杆虎头金枪将百鸟朝凤枪法使得宛若暴雨梨花,叫林立目眩神迷。

    不过林立心知肚明,枪法一道便是不世天才,也须得有数十年的苦功,自己不合适。

    其后便是徐晃,百斤大斧在他手中轻灵宛若羽翼,但一击所至,有断碑裂石之力。

    在对比自己与徐晃的身形后,林立果断放弃。

    而令林立哭笑不得的是,便是远在上庸的甘宁都在来信之时透露出对自己戟法的推崇,而对此林立只回了一句话,震得甘宁瞠目结舌。

    “吾当学皇者之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