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网游竞技 > 三国志系统 > 第四十五章 一剑东来耀长安


    (晚了晚了待会儿还有一章)

    一场长安讨伐战,林立因为亲自领军,统武分别上升了两点。叫人欣喜的是,穿越小半年,兵种适性的弓弩终于由b升到了a,掌握了战法贯箭。

    与统武相同,政务不断,登庸不断的林立政治魅力两项属性也有了长足的进步,分别为39和45。

    特技方面也不再是孤零零的只有一个飞将了,张鲁、李傕郭汜的灭亡令林立声名远播,得了特技名士,而原本无限风光的州牧一职,反而在这帝王满地走的时候毫不出彩。

    林立此刻拥有长安、上庸以及宛城三地。若以长安自称司州牧,占据了洛阳的阿瞒和刚刚拿下安定的马腾都肯定不会答应。而刘表自封了襄阳王,林立若称荆州牧,便成了刘表的下属。所以干脆依然是空白无挂名的虚爵,在这政权混乱之时,也无人管你。

    属性和地盘介绍完,再来说说林立学剑的事情。

    当今世界,以刀枪最盛,以戟最强。

    骑马阵前交战,不比侠客的决战江湖。你在马上持剑挥砍,杀伤力是远远比不上刀枪的。

    这时期随便说一名将出来,都是逃不开这三样兵器的。

    林立帐下的徐晃使斧已算异类,但他的大斧乃是长柄斧,模糊点可以分到大刀类。

    然而与武将不同,但为一方诸侯,除了武将出身的吕布,都是使剑。出名的便有二人四剑。

    虎牢关前,刘备曾以雌雄双股剑与二位兄弟奋战吕布,名扬天下。而作为死对头的曹操更是拥有绝世神兵的倚天、青釭双剑,纵观三国,曹操便是唬人的梦中杀人也是于床头悬剑而不是杵着一杆长枪将那颇为喜爱的奴才戳死。

    我想现在林立学剑的原因,许多人便了解了。

    这二人都算有些武力,为何不使大刀以求最大杀伤力呢?

    用不着啊。

    二人帐下骁勇无数,怎会需要主公亲自上阵与人搏命。

    而且剑与诸般兵器不同,自古以来,剑便隐隐象征着皇者身份。剑开双刃,杀伐之外,有中正之意。

    身为主公,最要紧的不是自己的武力值高低,而是在于手下人的运用和平衡。曹刘二人二人无疑是诸侯中的佼佼者,而这定然与他们擅使剑离不开关系。

    再想吕布,就算是天下第一,使戟便注定了他一生只堪为将的命运。

    知晓了主公一心学剑的心思,最为积极的张绣有些失落。被拒绝后回到自己营寨,苦思自己师门可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剑术。

    无。

    童渊宗师的身份名满天下,大弟子张绣学艺最早,绰号北地枪王至今尚未被打脸;二弟子同样不逊色,乃是人称西川枪王的张任。这一门虽从称号看来都有股嘚瑟劲儿,但百鸟朝凤枪法的精妙可见一斑。然而术业有专攻,童渊于枪术之上造诣绝伦,剑法便无有出彩之处了。起码张绣自知从艺多年没有学到。他出师较早,却是不知纵横幽州的赵子龙也是自己师弟,而且与他不同,长坂坡时,赵云夺了青釭剑可是舞的极凶。

    张绣懊恼,这等教导主公的倍儿有面子的事情难道就这么错过了?

    剑术,剑术张绣坐在帐中,口中犹自不甘喃喃。

    !

    怎能忘了此人!

    张绣面色一喜,也不管已是将夜时分,出了帐门便往林立府中奔去。

    林府,林立正与钟繇交谈。

    钟繇乃是颍川名门钟氏家主,此刻投了林立,自然还要为尚在曹操治下的族人做打算,便向林立请求能自许昌将族人迁来的事宜。

    先有张闿首级,再到后来曹操派夏侯渊加入盟军,以及此刻同样沉默的默契之举,林立自觉与曹操现在还算是交好的关系。想来,将钟氏迁至长安不会有多大阻力。

    想到颍川,便想到同样大族的荀氏,若是当初自己的本城是许昌该多好呀。荀氏八龙,想想便叫人垂涎。

    一口应允了钟繇的请求,林立又顺便给了他一个重大任务。

    钟元常可不光是楷书鼻祖,政治能力也是几近荀彧,应比同样为颍川人杰的陈群还要高出一点。而且,林立深知钟繇的特技可是非常强大的能吏。

    前面有言,撇去最低级兵种剑兵,枪击弓弩骑这类二级兵种都是需要兵装的。而能吏就是在生产兵装之时,能够凭借强大的政治能力,以同样的财物锻造出双倍的兵装。当然,战马是锻造不出的,那需要对应的繁殖特技。

    有此特技在麾下,林立怎会叫他闲置,当下加封武库令,决断长安一应兵装锻造事宜。这等事情,钟繇自然是欣然领命。

    二人相谈正欢,有士兵来报张绣求见。林立一看天色,不觉已是大黑,不知这不得闲的张修为何急急忙忙跑来,当下命人将其领入。

    钟繇见此,躬身道:

    “臣便先行退下。”

    林立将其送至屋外,方入屋坐于榻上,便见张绣一路小跑的进来。

    林立看其头有微汗,便令人取枰(ping)来叫他休息。这时期还未有凳和椅,一般都是席地而坐,但林立不喜欢那跪坐的姿势,较为私下的时候便坐在榻上。而这枰,乃是一种小凳,四四方方,较为低矮。至于枰、榻、床的区别,记着一句话便好。

    “床三尺五曰榻,板独坐曰枰,八尺曰床”

    咳咳。却说张绣谢过林立的赐枰,大大咧咧的一屁股坐下,不待林立发问,开口道:

    “主公欲学剑术,绣有一人可荐!”

    林立一惊,这时期剑术式微,他也暗暗为此头疼呢,却不想这张绣竟能替自己解决。当下问道:

    “这般急切,欲荐何人啊?”

    张绣嘿嘿一笑,与有荣焉的回道:

    “乃是绣之师叔,当世剑豪,王帝师!”

    王帝师,林立心中嘀咕,这名字倒有些陌生,但三国时期牛人自己基本都略知一二呀。但看张绣样子,应不是诓骗自己。

    “王帝师?吾知你师从枪神童渊,却不知还有个同门师叔?”

    自王莽纂汉,时人取名大都一字,双名者往往是因为家里曾有罪行,只允许取双字为名,以为低贱。

    (这边要说抱歉,此前书友叶添龙求个龙套,但因双名缘故,便详见第四十章,长安城内百花殇,刘协之死我绝对不是有意的哈哈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