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网游竞技 > 三国志系统 > 第四十六章 他人胜败我何干
张绣闻言便知主公会错了自己意思,回道:

    “师叔本名王越,灵帝时期曾入朝为虎贲将军。因剑术超群而以帝师之名闻于洛阳。后师叔追求武道,辞去职位,四处拜访磨练武艺。”

    王越啊...

    林立闻言陷入沉思。

    帝师王越,前世貌似只在曹丕的文章中读到过。王越有一弟子,名曰史阿,正是曹丕的剑术师父,而其他便不知晓了。但现在张绣称其为师叔,料想应是与童渊同辈分的存在。

    “既为帝师,想来必是剑术出群的大家。你可知他现在何处?”

    张绣见得主公意动,心中一喜,答道:

    “绣虽不知,但童师必然知晓。若主公有意,绣即刻前往襄阳询问。”

    “如此甚好,此事若成,吾必有重赏!”

    “此臣之本分!”

    .......

    不负张绣急躁的性子,第二日便起程前往襄阳。而张绣走后,林立自城中征得一习练剑术的武夫,每日晨时便向其讨教剑术的基础功夫。这长安与襄阳相距甚远,张绣此去必然需要数月工夫,林立便想趁机打好基础方便日后学习。

    诸事皆备,一切有条不紊而行。林立每日处理公文之闲还要练习剑术,基础功夫最是消磨时间精力,但天欲降大任必先苦其心志的道理林立还是明白的,所以虽然颇为疲惫,还是咬牙坚持着。

    而这一切全被蔡琰看在眼里。

    麾下能人得其用,是谓明;城中百姓得其治,是谓贤。

    身为君主,既有进取之心,不沉溺酒色,又能知人善用,善待百姓。凡此种种,都是林立的魅力所在。

    蔡琰比林立幼一岁,年方21,虽过了少女怀春的年纪,但因政务之故,又每日住在同一府中,同饮同食,与林立接触颇多,不知不觉间便产生了一些微妙的情愫。只是蔡琰自以曾为人妇,恐不配林立而今的身份,不敢诉诸于口,而是选择深埋于心。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常常叫人嗟叹。然而林立却是根本一无所觉,每每与蔡琰交谈,见其平淡到淡漠的样子,只是一本正经的谈论政事,哪里会知晓面前才女的小心思。

    一个沉默,一个糊涂。

    ......

    时间便就这么缓缓流逝,天下平静的似乎就该这样直到所有人老死。但诸侯野望岂会久久匿于心。

    195年4月1日,值得纪念的一个日子。

    袁绍以北海孔融不尊汉室为由,率领大军3000,领颜良文丑二员大将,自平原高塘港出发,直指北海。

    这孔融乃是孔子的第二十代孙,儒学大家,却疏于政务。偌大北海在其治下,人口经济都算不得富庶,兵马更是只有两万之数,如何抵得住袁绍的攻伐。

    孔融无力抵挡,便向邻近的刘备求救。而刘备无愧其“至仁君子”的身份,遣大将陈到领10000白眊精兵前往援助。

    对此,袁绍大怒。痛斥刘备枉为先帝皇叔,不知效忠汉室,反而狼子野心与贼子同流。

    这种斥骂对刘备来说连让耳朵痒痒一下都不够,不为所动,反而连发三道命令,叫陈到日夜兼程,以最快速度前往北海帮助孔融防守。

    他兄弟三人领着大军驻扎寿春,防范西方袁术和南方的孙策,却不想叫好心收留在小沛的吕布看准机会,趁下邳空虚,率兵偷袭下邳,一举破城反客为主。

    刘备一番好意,却失了大本营叫袁绍看了笑话,顿时勃然大怒,带着关张兄弟,尽提寿春之兵讨伐吕布。

    你们懂得。

    却不想吕布与汝南袁术暗中缔结盟约,刘备大军刚起,袁术便要起兵攻打寿春,刘备又惊又怒,却只能回防寿春,只叫三弟张飞领着一万枪兵前去下邳“打杀此獠”。

    你们又懂得。

    张飞原本就不喜吕布,何况此时被吕布恩将仇报的夺了下邳,大怒之下,连夜行军,终在下邳城下中了陈宫计谋,一万大军叫吕布围得水泄不通。

    张飞搏命杀出重围,但不光自己身负重伤,随行一万大军更是折损过半,狠话都未留下一句,便灰溜溜退回寿春。

    袁绍恼恨刘备坏了自己好事,眼见刘备失了寿春还损兵折将,抚掌大笑。却不想现世报如约而来,北平公孙瓒以赵云为先锋,三万白马义从自小路奇兵突至南皮,赵云枪挑高览,一举拿下南皮!随后发檄称刘虞无有天子气,袁绍更是不配与自己同堂的只凭先人遗泽的无知匪类。

    袁绍被其所趁,失了南皮本就大怒,又被其如此讥讽,面皮功夫未修到家的他竟然气怒攻心,病倒北海城下,被孔融帐下大将太史慈抓住机会突袭大败。

    北方大闹,形势陡变。

    公孙瓒与袁绍决裂,占据南皮后,以三郡之地自称辽东王。

    袁绍失了南皮,在北海城下又收获一场大败,威望大减。

    吕布与袁术盟,奇袭下邳,摇身一变成为徐州牧。在城中还俘虏了刘备妻子,却派人将其送还给了刘备。

    刘备...与袁绍同。

    .......

    等到消息传到长安时,已是5月。

    天气逐渐炎热,搅得人心浮动。

    林立身着汗衫,毫无形象的摇着扇子听着手下人的汇报。

    袁绍等人的动作他并不关注,一是离自己甚远,风波再大也影响不到自家。何况吕布的谋反,袁绍与公孙瓒的决裂都是必然之事,也没什么好去紧张激动的。二来则是经过数月休养,长安已经日趋繁华,毕竟古都底蕴在此,又是关中门户,地理位置极好。在一系列的修缮竣工后,匈奴兵劫掠的余波已经完全散去,重现当日帝都风采。

    “好好好。元常做的甚好!有这三万兵装,吾必能新置一军!”

    大力扇了几下,享受人工而来的凉风,但随即又是一阵自内部涌来的燥热,林立扇子一丢,是时候将自己春夏秋冬四婢女唤来伺候伺候了。

    自打离了上庸,林立已经很久未见她们。还有当日捡来的三条小狗,应该已经长大变成真正的大黄、大银、大白了。

    正思量着,蔡琰自屋外缓缓进来。

    这智慧与美貌并重的才女,似乎偏爱鹅黄颜色,因为天气的原因,衣服单薄许多,但还是那抹美丽的衬得她若二八年岁的鹅黄色。

    看到她,此刻彻头彻尾形象全无的林立有些莫名局促,问道:

    “昭姬不在屋中避暑,来我这儿何事?”

    蔡琰身子一顿。

    “天气炎热,琰特做了酸梅汤想请大人过去消消暑。”

    林立一喜,道:

    “怎好劳烦才女大人,我这便去。”

    “呸,主公请自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