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网游竞技 > 三国志系统 > 第四十八章 欲与将军试比髙
(明日两更)

    因林立曾带兵上过战场,并且此前训练过基本功夫的缘故,所以虽然还算不通剑技,但起码的熟练度还是有的。

    打开武将情报,自长安攻陷后,人物情报中就多了一栏兵器熟练度。林立只用过剑,所以目前显示是,

    “剑系,熟练度:50

    必杀技:无。”

    回到演武场,王越将传授入门功夫的任务交给了大弟子史阿,自己则是悠悠然离开了。以他的年纪,刚刚与史阿的一场激战,已经有些受累气喘了。而经过昨天下午的试剑,史阿对林立的深浅了然于心,既然现为同门,也不需要再客气多言,当下持着长剑,喝道:

    “看仔细了。这就是剑术入门的必杀技,连刺!”

    林立精神一抖,瞪圆双目,紧紧盯着史阿的长剑。

    只见史阿身上红芒一涨,长剑向外递出,右手腕使出柔劲,但见长剑迅疾连刺,虽然击在空处,但这一秒五剑的瞬间爆发速度太过惊人,以致身旁全神贯注的林立冷不丁被唬了一跳。

    林立看着史阿,刚刚爆发的红芒已经散去,但他心知绝对不是错觉,结巴问道:

    “这...这?”

    史阿淡然收回长剑,看着错愕的林立,好奇问道:

    “易方,怎么了?”

    也不怪林立震惊,此前发动战法时虽然也有光效,但那白光是311游戏就有的。但眼前这放必杀之前身上冒红光的样子,却叫林立有些错乱了,他是见过并且很熟悉,但那是三国群英传的设定啊!

    史阿心思一转,猜到林立愕然的原因,当下解释道:

    “易方不必惊讶,这红光乃是我等习武之人练气到一定境界的自然表现。只是花哨点,并无杀伤力。但也可作为实力的证明。”

    随后,史阿全身陡然爆出红光,气贯长剑,猛烈向前横斩,前方正好有株古树,被这剑芒划过,嗤的一声,皮开肉绽,留下一道二指深的创口。

    史阿轻飘飘收回长剑,淡然道:

    “这便是剑术二阶的必杀技,斩铁。方才因为只是演示,我没有使出全力。而以你练剑的进度,顶多一年之后便能掌握,到时便知这一招的极强杀伤力。一剑所至,便是寻常的铠甲兵器都是直接斩为两段。”

    林立默然,若是战场之上,被这般招式击中的后果...难怪那些武力超群的名将能够轻松将人一刀斩为两段。

    “那三阶的必杀技又是什么?”林立问道。

    史阿一愣,抚着长剑,道:

    “三阶必杀技名为烈风。我也只有早年得见王师施展过,以我的剑术修为,还需数年功夫才能掌握。”

    林立咂舌。

    “嘿嘿,现在想这个也没有用处。还是先仔细学好连刺,修为的功夫,是急不来的。”

    林立点头,以为然。

    随后史阿便开始向林立讲解连刺的施展要领,手腕要发七成力,长剑急速刺出去再收回,如此反复,在极短的时间造成多处的创伤。

    林立剑术的修行,就此开始。

    时间悄然而逝。

    ......

    三日之后,林立已经能将连刺施展的像模像样,以他的腕力手速,现在只能做到一秒刺出三剑,按史阿的说法便是初学的状态。已经有了基础,只需日后不断磨练提升熟练度。

    林立并不着急,相反还有些喜不自禁。

    “系统提示,剑熟练度达到60.必杀技连刺,初学状态。”

    随着系统提示的到来,林立的武力再次得到提高,怒涨3点之多,达到了惊人的53。

    但与剑术的进境相比,气的修炼让林立糊涂的摸不着头脑。

    作为前世受过科学教育的新青年,对于所谓气功之说,他一开始是拒绝的。虽然也曾亲眼目睹气的光芒,但轮到自己修炼时,却有些不知何处下手。

    “小说害人不浅。哪有什么一闭眼就能看到的空气中的元气,洒家眼睛都快闭瞎了,也还是黑漆漆的一片好吗!”

    下午两点左右,太阳火烈烈的烤人。花园石阶上,林立像模像样的盘腿端坐,双眼紧闭,呼吸放缓,但只有不断有滚烫的汗珠滴落,练气的气感是一点都无。

    没有再做无用功,林立自石阶站起,用袖子抹去额头的汗水,颓然道:

    “这庸才开局,莫非还导致我成了先天不能练气的废材之体?现在废材流很掉粉啊。”

    “呵呵。”院子拱门处,前来唤林立的蔡琰正好听到他的牢骚,虽不是很明白掉粉,但其中的哀怨自怜却是听得明白,不由轻轻一笑,随后对上林立投来的凶恶目光,淡淡道:

    “小女子虽不通练气,但也知初习之时的气感短期内很难把握感知到。何况你一心执着求成呢。”

    经过几次“做多了”酸梅汤的单独相处,二人关系亲近不少,再加上林立虽为主公,却从未端过架子,是以蔡琰才会如此肆无忌惮的打趣他。

    林立无奈的走到她身边,很想以一句“你个妇道人家懂什么”回过去,但转念想到以面前女子千古才女的身份,自己懂得应该是真没有她多。但显然此刻不是请教之时,林立低头看着她,问道:

    “天下又起变故了吗?”

    蔡琰羞于与他直视,摇摇头,道:

    “是贾诩先生自凉州回来了。”

    “想来文和定然是找到马匹了,昭姬,随我前去迎接。”

    林立大喜,忙不迭便往外走去。身后蔡琰连忙紧紧跟着。

    .......

    林立步子极大,很快便来了府内大堂处,正见一中年男子身着深色衣衫,淡淡的端坐在那边,正是贾诩。

    林立几步走过去,看着神情淡然的贾诩,喜道:

    “有劳军师奔波,可曾寻得马匹?”

    林立面上带着笑容,就等贾诩用这淡然深色说出已经带回了上万战马的好消息。

    可谁知...

    贾诩施施然行了一礼,恭敬回道:

    “马腾自称西凉王后,听取了军师韩遂的建议,控制了凉州的马市,禁止一切战马的贩卖。诩这数月,虽以财货收买了几位马市的管理者,但以他们的权限,便是花上再多钱,也只能买到上百之数。”

    满心期待的林立却等来这样的坏消息,不由觉得有些失落,但此事自然是怪罪不到贾诩的。当下强笑一声:

    “此事是我疏忽,应当早料到这等变故。以马腾的野心,称王后,肯定会控制马匹来强大自己的骑兵。文和,你奔波辛苦,先行去休息吧,战马之事,日后再想办法。”

    西凉马的注意看来是打不到了,为今之计也只有从袁绍或者公孙瓒那边用大价钱购买了。

    贾诩却没有依言退去,拱手道:

    “马腾虽控制了战马的数量,但诩深入北方询问牧民后,得知一月左右后,便是北部草原上的野马发情之时,到时他们便会成群聚集,若在当地牧民的带领下,必定可趁机捕捉。只是恐怕此事马腾也会得到消息。”

    野马。爱上一匹...

    林立陷入沉思。野马与战马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概念,常年自由却需要为食物担心的生活使他们自由散漫而且体型偏于瘦弱,必须要话费极多功夫来加以驯服和喂养。

    而且野马性烈,若不善马术而贸然前去捕捉,只会落个被一蹄蹬死的结果。

    但眼下马腾禁了马市,自己若是从幽州冀州那边慢慢购买的话,花去的天价财物暂且不算,便是其中遥远的路途都值得林立深思,长安至晋阳,需经过洛阳和陈留,而谁知道若境内出现大批战马,人妻曹会不会蒙着老脸,下手偷抢呢。

    林立有些举棋不定,正如贾诩所说,马腾久居北方,对于领地内的大批野马肯定都是心中有数,这种发情期聚集的时间想来也在他的掌握之中。自己若是从长安提军前去捕捉野马,必定会遭遇到马腾的部队,到时候便不是给个解释这么简单的事情了。

    ....

    难!

    林立心烦的直想往下薅头发,身边收到消息陆续赶来的法正徐晃张绣等人却纷纷发表了意见。

    众人的原话如下。

    头角峥嵘的法正:马腾新占安定,而且不识大体的自称了西凉王,定然会一门心思放在维护治安与提高影响力上,他麾下骑兵众多,对于野马的需求必然极低。如此正是我军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不服天地的张绣补充道:便是叫他发现了我军意图,大不了战上一场。哼哼,正好容某会会他那声名鹊起的儿子。

    他说的一定是马超,因为他总是喜欢巧妙的作死般以正好强过自己的人为目标。

    性情沉着稳重的徐晃:......。

    正如林立的纠结,他也知晓这等抉择的两难,所以仍是沉默思索。

    贾诩自从说了自己的情报后便有些老神在在的端坐一旁,也不说话,就静静的看着众人反应。林立正好看到他胸有成竹的样子,大喜问道:

    “以军师之见,该当如何?”

    贾诩闻言回道:

    “我军修缮长安,花费无数,眼下已无充裕钱货去购置战马。但骑兵乃是我军大计,不可放弃。如此...”

    去抢。林立嘴角一扬,心中补上他未说完的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