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网游竞技 > 三国志系统 > 第四十九章 诸事皆备待六月
(还有一更)

    既然有了决定,眼下便要商议具体的实施手段。

    林立有些惋惜,若是当日在长安自己得了汉献帝,以天子的名义向马腾征求战马,想来是极容易的。

    厅内,众人中当以贾诩对马腾和北方势力最为了解,于是所有人的目光便集中在他身上。贾诩缓缓开口:

    “凉州苦寒贫瘠,又有羌族作祟,所以居住的人口不多。现马腾虽占据三郡之地自号西凉王,但他手下的兵马并不多,但也因为常年与羌人交战,战斗力极高。若马腾提兵来攻,以长安的两万兵马,应是不足以抵挡。”

    众人闻言沉思,林立道:

    “宛城渐渐安稳,可将正方调来为援。”

    法正皱眉道:

    “若调动宛城兵马,一旦洛阳许昌出兵夹攻,恐为之所趁。”

    贾诩赞许的看他一眼,道:

    “洛阳破败已久,曹孟德心怀天下,绝不会在此时与我等交恶。只是防人之心不可无,宛城兵不可妄动。”

    林立一一看向身边众将,张绣乃是一员骑将,但眼下战马都无,也没有骑兵给他统领;而徐晃善于戟兵,却偏偏戟兵会被骑兵克制,若将戟兵出战,恐伤亡极大。

    刘瑞?此刻他还未真正成熟,属性与兵种适性都很低,对上杂鱼还好,一旦遇上马超这等名将,恐怕难逃性命。

    自己?

    ...

    也只有远在上庸的甘宁能够以S级枪兵正面刚上马超。但襄阳刘表野心渐大,何况新野还有个袁术唯恐天下不乱。

    还需从长计议啊...

    众人正沉默着,蔡琰忽然轻声道:

    “我军的目标不过是那些发...那些野马,若只以小部队前往,沿途谨慎,马腾未必能发现我等。”

    徐晃疑惑道:

    “若只以小部队过去,恐怕驯服不到几匹野马。如此又有何意义?”

    蔡琰一笑,道:

    “草原之上有无数放牧的部落游民,只需以钱财相诱,必能驱使他们帮助捕捉。而且牧民大多精于马术,比我们自己出手的成功率要高上许多。”

    林立点点头,接着问道:

    “捕捉的事情解决,但如何运回呢?”

    野马肯定是不会在短期内就被驯服的,小部队前去,就算捕捉到了,运回的时候也可能因看管人手不够而被它们跑掉。

    贾诩眉毛一挑,笑道:

    “诩有一计。我等何须将那野马运回,反而只需在那草原之上悄悄建一厩场,再暗地里挑选军中精锐分批派去,正可在那边加以训练。日后便是与西凉交战,也可作为奇兵攻其不备。”

    “军师此计甚妙!”林立抚掌大笑,抬头看向张绣,问道:

    “此事重大,我有心将此事交由伯锦(张绣字,网友编的)你负责,你可有信心?”

    张绣一愣,奇道:

    “我一人前去吗?”

    林立摇摇头,道:

    “你虽擅骑兵,但性格急躁不稳,若是叫你一人守在厩场,恐怕不出三日便要被人发现了。”

    张绣闻言尴尬一笑,道:

    “正可叫公明将军随我一起。”

    徐晃看向林立,他现在负责长安兵马的训练,正是初显效果的时候,若是此刻离去,恐怕便要前功尽弃了。

    “公明坐镇长安,不可妄动。此次马厩场的事宜,我另派子宇与你一同。”

    刘瑞闻言一愣,随着甘宁、张绣徐晃等人的接连出现,他在林立帐下的地位便有些尴尬。按资历他久随林立,而且也有颇多功劳,但刘瑞心知,自己的能力与这三人相比,尤其武艺方面,要逊色太多。所以万万没想到林立会将此重任交予他,闻言有些踌躇,道:

    “此事重大,瑞恐不能胜任。”

    林立走过去,轻轻拍他肩膀,道:

    “子宇不必自谦。此去事宜,由你决断。但骑军训练之事,你尚需向伯锦多加请教。”

    林立派刘瑞与张绣一同前去,一是他性格与徐晃有些相近,正可以帮忙管理厩场;二来,也是给刘瑞一个锻炼提高的机会。

    张绣虽此刻性格还不够沉稳,但一手枪术确实要强过刘瑞太多。而他二人秘密潜在草原上,以他闲不下的性子,肯定会找刘瑞切磋比试,二人实力悬殊,张绣得不到满足后肯定会加以指点帮助刘瑞提高。

    为上位者,一定要充分发挥手下的价值嘛。

    此事既定,贾诩又仔细吩咐了二人需要注意的地方,便各自散去。

    数日之后,张绣刘瑞二人领百人扮作来往的行商自长安出发。二人走后,林立命徐晃自军中挑选精锐三千,只待厩场建造完毕后,便分批前往秘密受训。

    而林立自己则在练剑和处理政务之余,一心参悟练气法门。修行的事情全凭个人,对此,王越史阿二人也插不上手,只等林立自己悟到的那天。

    “剑,熟练度:64,

    必杀技:连刺,初学。”

    挥剑三千次或者斩杀百人才能提高一点熟练度,林立练剑的道路,还很漫长。

    .......

    长安一切有条不紊,且看看老家上庸的情况。

    自林立走后,原先的府邸便闲置下来,甘宁虽为上庸太守,但平日忙碌于水军的训练,待在房龄港的时间反而更多,一应郡中政事,都是由文官处理汇报。

    府邸里却是有人的。

    “汪”

    “汪”

    “大黄,跑慢点~”

    “哈哈,捉到你了。”

    院中传来几声犬吠,随后有一清脆的女子声音响起。

    正是秋香。

    堪堪抱住长了几倍的大黄,见它无赖版的仰天一躺,露出白花花的肚皮,秋香抿嘴一笑,伸手给它挠痒痒。

    “秋香,秋香...”左侧有一白衣女子走过来,看见秋香正在与狗逗趣,连忙叫她。

    秋香轻轻抚摸着大黄的头,抬头看去,

    “是二姐呀,怎么了?”

    夏香脚步轻快,走到她身边,眼睛一眯,笑嘻嘻的说道:

    “老爷去长安都这么久了,也没个口信什么的回来。这上庸咱待着还有什么意思,我与大姐商量,向文中郎求个命令,姐妹四个一起去长安伺候老爷。”

    “老爷?”

    秋香握着大黄的爪子,被这遥远的称呼勾起心思。

    “走吧,一起去嘛。”

    夏香性子活跃,也不管秋香还在考虑什么,直接拉着她的手便走。

    “哎,小心大黄...”

    二女在院子转了一圈,又叫上了春香和冬香,一起出了太守府门,往文官的府邸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