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网游竞技 > 三国志系统 > 第五十三章 那年它的上马威
    不一会儿,被摔晕的骑兵慢慢恢复过来,颤抖着从地上爬起,看着惨死的同伴,大哭出声。WWw.YaNkuai.com

    “刘校尉!”

    刘瑞胸口杵着长枪,还在汩汩的流着血,看着极为凄惨。幸存的七名骑兵下意识便认为他不活了,一个个摇着刘瑞的身体,哀嚎连连。

    “轻点儿!没死也被你们这样晃死了!”

    张绣一脚踹开晃的最凶的骑兵,随后幽幽道,

    “这枪伤太重,又流了这么多血,要是再被你们晃几下,就真的没命了。”

    那被踹开的骑兵闻言大惊,问道:

    “难道刘校尉还活着吗?这一枪明明正中心口。”

    张绣大感无奈,“死没死你探探鼻息不就知道了。”

    那骑兵竟果真颤抖着伸手去探他鼻息,当感受到那微微的热气时,顿时大喜,对着其他人连连点头。

    “将他抬到帐篷内,注意别碰到枪口。再去个人,叫阿凡提赶紧把这边的大夫找来。”

    “是!将军,那这女孩儿怎么办?”

    一名骑兵发现了昏倒在地的马云禄,他们当时虽然摔得不轻,但场上的动静却是听得明白,自然知晓这小姑娘就是害了自己同伴和校尉的罪人。

    “这”

    张绣有些迟疑,要说杀了,那绝对是应该的。但毕竟只是个十来岁的小女孩儿,还生得这般可爱,谁能下的去手。

    “将她看好,我们要想活命,还得以她为要挟。”

    “是!”

    七人中四人抱手抱脚的将刘瑞抬到帐篷中,随后一人在阿凡提的带领下唤来大夫,开始了紧急救治,另外二人则将马铁的尸首收拾了,将血迹抹掉,随后紧紧守在外面。

    帐内,那被唤来的大夫乃是个迁来的汉人,仔细的望闻切后,缓缓道:

    “将军不必担心,这枪若扎在别人身上,现在便是死人一个了。但这位壮士却是天生与我等不同,心生在右处,所以还有生机。只是他这伤势不轻,而草原之上药草种类不齐,以我的手段,也只能吊着他的性命,生死还得凭天意。”

    张绣点点头,道声有劳,静静看着刘瑞,有些恍惚。

    若是自己早些出关,又怎会发生这种事情。

    吩咐手下好生照料刘校尉,张绣咬牙掀开帐门,目光森冷的看着草原深处,只等马铁手下回来送死。

    半个时辰之后,马铁派出的骑兵陆续返回,却只见阿凡提堆着笑容与他们寒暄,反不见自家将军的身影。

    待十数人全部返回后,众人下马来到阿凡提面前,冷冷问道:

    “我家将军呢?”

    阿凡提面色一变,正要糊弄过去,张绣却持枪缓缓从骑兵身后走了出来,微笑道:

    “你家将军?毛都没齐的东西,也敢称将军。还是你西凉实在事无人,只能以黄口小儿为将。”

    “放肆!”一众骑兵勃然大怒,怒视张绣,骂道:

    “你是哪里来的匹夫,竟敢在此非议!”

    那小队长却发觉了不对,一把抓住阿凡提,喝道:

    “我家将军呢?刚刚发生了何事!”

    “不用问了,快来送死。要是足够快,下去的路上应该还能互相打招呼聊聊死在我手下的荣幸!”

    “!”

    张绣这番话直接透露了自己杀了马铁的事情,那些骑兵顿时又惊又怒,马铁一死,他们这些被派来守护的骑兵自然也是难逃性命!

    有七八个骑兵顿时持着兵器,齐齐扑向张绣,只要杀了他,自己说不定还有活命的机会!

    “该死!”

    那小队长却没有一起扑上,马铁死了,他们就算是杀了凶手,以马腾的性子也不会放过自己,现在只有想办法逃命,哪里还要去纠缠。

    他这心思一动,便再也收不回。一把抛开手中的阿凡提,小队长冲同样没冲上去的三名骑兵使个眼色,随后缓缓向后退去。

    “队长、大牛!你们!”

    他们以为做的隐秘,但那些冲过去的骑兵很快便发现同伴少了,疑惑之下回头,正好看到几人要退,顿时惊怒,连声喝问。

    “叫什么,吵吵。”

    张绣一舞金枪,冲至骑兵身前,喝道,

    “不用急,都得死!”

    随后枪尖一戳,刺死一人后,直接拔出,横甩在另一人脸上。

    “噗”

    脆弱的面骨被这沉重的一枪抽中,那骑兵痛呼一声,顿时一口鲜血喷出,混杂着被敲碎的牙齿和牙床,重重摔倒在地,手脚抽搐。

    张绣紧接着一枪将其刺死解了他的痛苦,随后枪势展开,将那根本无法回神的六名骑兵纷纷击杀。

    这些骑兵都是随着马腾征战多年的老兵,战斗力自然不差,但遇上了张绣这般的猛将,便如强壮些的小鸡遇上了成年的鹰,只有死路一条。

    一枪一个将扑过来的八人收拾了,张绣在其中一人身上擦擦枪尖上的血迹,随后缓步走向小队长三人,笑道:

    “你们还在等什么?同伴们可是在路上焦急的等待你们呢?”

    小队长双腿抖得若筛糠,见过杀人的,但杀的这般干脆利落,怎能不叫人胆寒。

    “上!我们与他拼了!”

    小队长怒吼一声振奋士气,随后领着手下英勇就义。

    “哼。”

    马腾派来驯马的队伍,就此全灭。

    当晚,叫张绣欣慰的是,刘瑞最终凭着强大的意志苏醒过来,但极度虚弱,莫说驯马,便是下床都是奢望。

    张绣坐在刘瑞床头,将他昏迷后的事情一一说了,随后询问他如何处置马云禄。

    刘瑞回想起差点要了自己性命的一枪,打个冷战,道:

    “那女孩年纪虽小,却能面不改色的取人性命,也不知那马腾是怎么教的。有一个兄弟死在她的手下,所以放了是绝对不可行的。这样吧,还是将她看管起来,等主公的决断吧。”

    张绣以为然。

    若说最为无助的,当属阿凡提了。

    一番好心之下,却使西凉王的三子死在了自己眼皮下,日后会得到的报复,可想而知。但事已发生,唯一的依靠便是帮助这些人驯服野马后,能够得到庇护吧。

    阿凡提下定决心,第二日一早便将四散的牧民召集起来,竟也有千人之多。而得了这批人的助力,张绣刘瑞二人也是放下心来,安心等待野马群的到来。

    时间很快,这日一早,阿凡提便急匆匆的找到张绣,喜道:

    “据牧民回报,野马群已经来到了草原西边!”

    张绣正在刘瑞帐中给他讲解枪法,闻言大喜,对刘瑞道:

    “主公所托,就在今日。你且安心将养,待我前去捉了那马王送你!”

    刘瑞知晓张绣此次闭关说活颇多,也不再笑他,闻言点点头,轻道一声小心便不再多言。

    张绣又宽慰几句,随后意气风发的与阿凡提出了帐,将手下百名骑兵召来,在牧民的带领下,往西方而去。

    行不过片刻,便能听到马嘶声,带路的牧民悄悄打个手势,众人连忙下马,弯着腰一点点向前靠近。

    张绣低着身子,口中喃喃,不断地握拳放松自己。

    马嘶声渐渐清晰,众人抬头看去,正见浩浩荡荡一群野马正在嬉戏,此处水草颇丰,天气温度也极舒适,也难怪这些野马会远远地选择此地聚集了。

    野马身形躯体不大,身长2米左右,肩高大概在15米,马头颇大,但没有额毛,耳朵也比较短。其毛色头和背部是焦茶色,身体两侧较淡,而且因为夏季的原因,毛发较短,颜色更深一点。

    然而其中却有一匹与众不同。从头至尾,长一丈;从蹄至项,高八尺;嘶喊咆哮,呃正在行重大之事。

    这马通体浅黑,脖颈与常见之马相比要细些,但却不显柔弱,反而有种修长高贵的美感。而观其动作不断,也知其耐力极佳,恩,爆发力也是上等。

    张绣顶着那惹眼的马匹,眼神火热。

    身旁阿凡提知他心思,轻声道:

    “那便是新出的马王了。也只有马王才能拥有先行交配的权利,其他公马只能看着呢。”

    张绣点点头,却没有急于上前打扰马王行好事,挥手令身后牧民和士兵散开围住,待众人就位后,一看马王正好完事正在歇息,连忙一声呼啸,

    “上!”

    突然自周围杀出的众人瞬间惊到了马群,齐齐嘶鸣,在那马王带领下往东直奔。

    但马的冲锋是要距离的,早有准备的众人怎会叫它们轻易逃走,马群没行几步,便被百人拦住。

    马王无奈,仰天长嘶一声,调转方向往南方而去,却同样没走几步,又出现了百人之多将其拦住。

    再嘶,再转,还是有人出现。

    马王勃然大怒,昂着马头,陡然一个加速就要撞开面前拦路之人。

    “好畜生,来的正好!”

    其面前正是张绣,眼见马王冲来,却是不闪不避,反而同样一个加速迎了上去!

    一人一马,同时高速相对冲来。

    张绣口中暴喝连连,反观那马王却是安静了,只是看着越来越近的张绣,眼中竟似流露出一种轻蔑。

    “将军小心!”

    阿凡提曾亲眼见马超降服马王,知晓其中凶险,眼见张绣竟然选择了最为危险的正面对撞,身家性命全在他手上的阿凡提不由得出言提醒。

    但这已经来不及,二者速度都是极快,这瞬息间便冲到了对方面前。

    要说马王却是不同,加速到了张绣面前,却没有选择以马头撞死他,反而急速中一个转向,瞬间背朝张绣,随后马蹄一扬,就要将张绣踢死!

    这变故极快,张绣还未反应便见那硕大的马蹄已经到了面前!

    “好畜生,竟还有些手段!”

    感谢数字、字母、符号、中文哥的打赏!可怜兮兮的求个推荐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