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网游竞技 > 三国志系统 > 第五十四章 驯马之事终完结
    (明日双更,剧情填坑的时候到了)

    以张绣而今的反应和手段岂会被一匹马给唬住。[ads:本站换新网址啦,速记方法:,..com]

    眼见那马蹄到了面前,张绣直直一个下腰,身体极限性往后一倒,拱成板桥,躲过那蹄。

    马王这突然转向的一蹄乃是杀手锏的功夫,如今背朝张绣哪晓得会被躲去。

    只是一蹄击空,这畜生反应也是极快,直接一个加速就要趁势后退,但张绣哪里给它这等机会,漂亮的一个下腰躲过呼脸的一击,随即腰腹一使劲,自地上蹦起,直接跳上了马王的背上!

    “希聿聿!”

    张绣这一跃可恼了马王,一直自由放荡的它如何被人骑到背上过。如今大怒之下,便开始原地蹦跶,高高跃起足有长高,落地后更是左摇右摆,希望将张绣自背上摔下去。

    野马身上哪有鞍和缰绳让人稳住身形,马王这一摇摆,背上的张绣顿顿岌岌可危,虽然双手紧紧攥着它的毛发,勉强保持着停留在马背上,但从阿凡提等人那边看去,张绣仿若激流小舟,随时可能覆灭,而一旦他被摔下来,结局自然不用多想。

    关乎身家性命的事情,张绣自己怎么可能不用心,既然敢抽冷子跃上马背,对如今这情况自然是早有心理准备。

    只是马王的气力还是超出了他的预料,这左跃右跳的,力道十足,混不似刚刚经历过大战的样子。

    “好畜生,还不消停点!”

    张绣被他甩的发晕,心中顿时大怒,怒喝一声,竟然在这摇摆的间隙抽出了一只手,随后砂锅大的拳头劈头盖脸的砸向马王。

    “恢恢!”

    马王吃痛,连连呼喝,那些远处观望的野马们闻听叫唤声顿时齐齐被惊,一个个刨着蹄子就要冲过来救它们的王。

    “拦住它们!”

    无需张绣多说,千余牧民和一百名骑兵顿时狂奔起来,一个个冲到马群中轻轻一跃翻身而上,开始驯服胯下的野马。

    场面顿时诡异起来,张绣骑在马王身上,舞着拳头照头痛揍,手下的骑兵和牧民也纷纷有样学样,抄起拳头就打,只要将自己胯下的马硬生生打服。

    野马虽然与战马相比瘦弱不少,但常年的迁徙驰骋也锻炼出一身厚实的肌肉,众人的拳头若雨点般落上去,只是叫它们吃痛,反而更加大力的挣扎,牧民和骑兵相加不过千余,但马群数量足有两千之多,那些没被瞄上的野马团团围在众人身边,不愿离去,却只能看着同伴挣扎,无法帮上忙,情势一时焦灼。

    “聿聿!”

    马王见手下与自己同等遭遇,顿时惊怒,连连嘶鸣,更是使出了十二分力气要将背上的张绣甩下,但张绣哪里这般容易对付,就如皮糖粘着它,听它呼喝,一阵气恼之下,更是赏了好几记重拳。

    人与马焦灼在草原之上,人声马嘶不绝,终有那骑艺高妙的牧民以自己手段降住了胯下野马,待野马不再挣扎后,反手取出缰绳套住,绑在大树或石头上,随后也不停歇,找准下一目标继续驯服大业。

    随着时间流逝,被打怕了不再反抗的野马越来越多,大半的牧民都开始了第二次的驯服。而张绣与那马王还在纠缠不断。

    “呸!这荒郊你吃的什么,这般大的力气!”

    张绣吐口唾沫,人力有时穷,纠缠这么久,他已经有些累了,但没想到的是,胯下马王竟然蹦跶了这许久,竟还有力气不断跳跃,张绣渐渐有力不从心的感觉。

    莫非就此放弃,驯服马王便当做一纸笑话罢了。

    攥着马毛的手渐渐放松,张绣喘着粗气,有些不甘的想到。

    “你且安心将养,待我前去捉了那马王送你!”

    脑海里忽然闪出出发前自己对刘瑞说的话,张绣苦笑一声,却是收回了不断捶打的拳头,一心死死攥住马毛,要怪就怪当日吹下的牛13吧!

    张绣这一下定决心,身下的马王却更加难过了。

    原本张绣分心捶打马王,它只要忍痛使劲蹦跶,背上之人就会被颠的一抛一抛的,也叫自己能看到些逃脱的希望。但此刻不知什么变故,虽少了头部的剧痛,但背上人若膏药般死死黏在身上,无论自己怎样蹦跳,都再无法叫其颤动分毫,反而是徒劳的消耗了自己的气力。

    马王与寻常野马不同,智商上要胜出许多,先前那突然的一脚便是最好的证明。而眼下背上之人的方法无疑是戳中了自己没有胳膊和手挠背上痒痒的弱点,再这般下去,待自己力竭了,跳不动了便只有被人捉去的命运。

    马王宽长的马脸上,硕大的双眼狡黠一转,虽还在不断蹦跶,但有意的每一下都减去了一分力道,在背上的张绣看来,便是...

    “哈哈!这畜生挣扎这许久,终于没了力气!”

    马王的变化张绣自然是第一个察觉的,原本紧紧趴在地上的他每秒都能享受离地一丈的待遇,但这几下马王跃起的高度越来越低,正是代表了马王已经气力消去的事实。

    张绣渐渐松手摸向腰间缰绳,只等这畜生没了力气跳不动的时候就将它一举拿下。

    而这机会很快便到了眼前,随着马王最后一跃不过尺余,甚至落地时还无力的一个趔趄,张绣仰天长啸一声,坐直身体就要将它套住。

    正是现在!

    “希聿聿!”

    马王一声长嘶,前面双蹄一提,竟然瞬间人立而起,凸起的浑身肌肉绷得紧紧,随后重重往下一踏!

    这下太过突然,一踏的力道又极重,张绣哪曾料到这等事情,措手不及之下,直直往后一仰就要摔倒。

    张绣脸上还带着得意的笑容,手中缰绳已经抽出了一半,倒下去的瞬间,脑中只闪过一个念头,

    “我竟中了这畜生示敌以弱的计策,我...”

    念头未转完,眼前已是一黑,随后身上传来被践踏的剧痛,只听耳边好像有那苍老的阿凡提的声音传来,应该是提醒自己小心的吧...卧槽。太晚了吧。

    张绣满心凄苦,自什么时候开始自己沦落到如今被一野马欺负的境地。

    但带他入阴曹的最后一击却迟迟未至,张绣忍着胸腹剧痛,定眼看去。

    一道黑影,以较慢却不可阻挡的气势渐渐向自己靠近,伴随着熏人的浓浓马汗臭味,从那黑影的大小判断,应不是马王能碎巨石的马蹄,而是脆弱的肚皮。

    “砰!”

    张绣无力回避,生生受了这一砸,数百斤的重量他双手倒举得动,但砸在身上的感觉,却是那么难以消受。

    这下是真的晕过去了。

    ......

    远处各自驯服野马的牧民们很快完成了任务,在阿凡提的带领下,悄悄接近了纠缠在一起的一人一马。

    “将军,将军!”

    同样在驯服野马的骑兵们此刻才发现自家将军已经没了踪影,在阿凡提的示意下,看向了马王身下的物体,看那露出来的手脚与衣物,应正是自家将军无疑。

    “聿聿!”

    马王看着不断靠近的众人,有心起身逃跑,但同样筋疲力尽的它哪还有起身的力气,四蹄颤抖着微微抬起些许,便又无力的压下去,砸的张绣无意识的一声闷哼,更砸的周围骑兵牧民眼皮齐齐一跳,随后抽出兵器,目光不善的看向它。

    要死要死!

    马王顿时大惊,四蹄扒拉着青草泥土,榨干了最后一点力气勉强将张绣自身下放了出来,随后没有做逃跑的无用功,反而一低头,谄媚的舔起了张绣的脸庞。

    “这...”

    靠过来的阿凡提等人顿时有些无奈,原本将军被压马肚之下,他们心急救人,一刀将这无力反抗的马王杀了也罢了,但现在看它一副温顺的认了张绣为主的样子,哪还好下手。

    “还愣着干嘛,赶紧看看将军的伤势!这马王与野马群就一同带回去吧!”

    眼下张绣生死不明,却不是考虑处置马王的时候,众人只好将张绣抬起,随后纷纷牵着缰绳带着马群往回而去。

    马王缓和休息了这片刻,倒也略微恢复了一些,勉强走的动路,一步一步缓慢的跟着大部队。也有那牧民或者骑兵想以缰绳将其套住,但都被其一一闪开,不屑的打个象鼻后还以极为轻蔑的眼神看着众人。

    “这马...成精了!”

    阿凡提将这一切看在眼底,自开始时马王的突然便向踢腿他便有些怪异,而后看着马王竟然使出了计谋一举阴了张绣他便有些惊恐,而如今看那活灵活现毫不掩饰嫌弃的眼神,老人家已经想要跪地直呼马神了。

    以草原之上野马的种群,是不可能培育的出这样的神马的,正如去年马超所驯服的马王,也不过在体型和耐力上超出了普通战马,是绝不可能孕育出这样的智慧和灵气的。

    阿凡提打量着马王的毛色相貌,暗暗猜测它是从哪里出现又如何不小心进入这大草原的。但这马虽精明,却毕竟没有成精,不能张口说话一解他心头疑惑的。

    当下众人拥着张绣,赶着马群,浩浩荡荡的回了部落。

    一场林立原本以为十拿九稳轻松的驯马事件,就这样结束。而结局竟是张绣与刘瑞二人双双重伤,更是出乎意料的叫张绣斩了马腾最宝贝的三子马铁,生擒了马云禄。

    也不知待此处消息传出去后,天下又会有怎样的动荡。xh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