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网游竞技 > 三国志系统 > 第五十五章 我不要剑神父亲
    自打王越史阿二人到了长安,林立每天的生活中,练习剑术就成了重要的一环。练功有个说法,叫一日不练,自己知道;两天不练,对手知道;而三天不练,全天下都知道了。

    林立原本就不是一个懒散的人,现在又得了名师的指点,平日里更加勤奋,短短数日掌握必杀技连刺便是最好的证明。但有些东西真的不是勤奋就有用。

    与剑术的显著进度不同,对于气的感应,林立还是一窍不通。他很勤奋,每日晨时与正午的练气,他一次不落,盘腿坐的笔直,顶着大太阳晒得汗滴如雨,皮肤都黑了,依然毫无头绪。

    这已经不是自己的问题了,林立决定向师父王越请教一下。

    单独划出的小院里,林立轻轻叩响了屋门。不一会儿,面色通红、衣衫不整的大师兄史阿开了门,林立一惊,连忙问道:

    “这书是转腐了吗?”

    史阿莫名的看着他,向着身后一指,说道:

    “天气太热,师父怕晒不愿出门。我又正好有些剑术上的问题,就在屋内比划了起来。”

    林立一本正经的点点头,道:

    “我早知是如此。”

    随后平静的走进屋内,正看到同样衣衫半解,热的满头满身都是汗的王师盘腿坐在席上。林立心中一荡,脑子里转的全是豆腐渣一样的画面。

    “易方,你来何事?”

    林立一惊,连忙恭敬的行个礼,道:

    “王师,我想请教下练气的法门。”

    王越闻言坐直,奇道:

    “练气之法,你师兄没有传你吗?”

    林立摇头,苦笑道:

    “是我不得其解,打坐这么些天也没能感受到气的存在,所以有些急。”

    “你坐下。”

    王越伸手将林立唤至面前坐下,“收心,不要妄动。”

    随后右手一抬,印在林立后心,运起修行了一甲子的气,向林立体内探去。

    林立知晓重要,闻言收起了之前的龌龊心思,闭上双眼,静静等候。

    王师双手修长,练剑多年使他的双手上布满了老茧,有些粗糙。但现在隔着衣服运着气,林立只觉后心处有股淡淡的温热渐渐散开至身体四周,随后像是凭空消失般感知不到。

    良久,王越右手自林立后心处收回,随后在他身上细细摸索了几下,缓缓道:

    “你年已有23,气血虽充实不显衰弱,但体内的先天之气在年幼时没有得到修行,早已消散,直接导致了你如今感悟气机的困难。”

    林立连忙问道:

    “那我是不能练气了吗?”

    王越摇摇头,笑道:

    “你因缺了幼时定根基的修行,先天上与他人相比要困难许多。你无需难过,天赋虽差了,但天道以勤补拙,只要你不断努力,假以时日,不会输于那些天资高的。”

    林立面色一苦,轻声道:

    “师父所说假以时日,是一辈子的意思吧。”

    王越不忍,安慰道:

    “易方你为一州之牧,手下自有无数精兵强将,武道之上,便是逊色一些,又有何妨。”

    史阿在旁听了全部,走过来,道:

    “师父所言不虚,武艺再高,也只能是一将,百人敌罢了。若师弟需要,我也愿为你帐下小将,替你杀阵杀敌!”

    林立有些感动,但一心做着若吕布赵云那般单枪匹马于乱军中杀的七进七出梦的他,现在闻得自己终一生也别想达到那种程度的噩耗,哪里愿意就此放弃,没有多说话,只是看着自己的师父,目光恳切。

    王越被他看的心里毛毛的,笑了笑,说道:

    “易方所料不差,我确实有法子能助你解决感应气机的问题,但你需答应我一个条件。”

    “师父说的哪里话,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莫说一个条件,便是百十个只要我力所能及,都会答应。”

    王越大笑一声,道:

    “你莫急着表态,且听我说完。”

    林立一凛,这般郑而重之,是要自己献身吗?

    王越哪里知晓他的心思,闭上双眼,似乎陷入了回忆,良久才缓缓道:

    “老夫一生尚武,得恩师传了本门剑术后,一心想要见识见识天下的武道高人,便舍了家中的妻子,仗剑四处闯荡。”

    王越的一生是个无人知晓的谜,他的经历就连史阿也从未开口讲过,当下轻轻坐倒林立身旁,听他诉说。

    王越见史阿林立二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又是一声大笑,说道:

    “又不是什么绝学功夫,你们这么认真做什么。”随后面色一怔,又陷入回忆之中,喃喃道,

    “我是个混账。当时世道还算好,但家中并不富裕。我一心学武,又不肯从军卖与帝王家,薄田三亩,又无人用心耕种,久而久之,竟是落到了揭不开锅的境地。我这般作为,妻子当然不肯,便起了争执。那时年轻气盛,又正好听闻南方出了个枪神童渊。这消息搅得我心中若猫爪撩拨,无时无刻不想着与他较量比比高低。于是,在一次大吵后便索性离家而走。”

    说到这边,王越的脸上却不见激动,反而抽搐几下,最终没忍住,眼泪流了下来。

    史阿见他伤心,连忙说道:

    “师父剑术超绝,本就该放眼天下。若是被束缚在田地之中,才叫人嗟叹呢!”

    林立却不同意,若是当年王师孤身一人倒也罢了,但既然家中妻子都有了,怎好随意离弃不顾。只是知晓史阿劝慰的打算,没有作声。

    王越摆摆手,继续道:

    “直到许多年之后,我再也找不到对手,才想起当日走的爽快,家中孤儿寡母的,又该如何过活。只是醒悟晚了些,再回去,她们已经搬离了老家,我循着相邻提供的住址找过去,才知道,她已经死了好些年。”

    浑浊的老泪止不住的往下掉,林立卷着袖子替他泪痕,但很快擦过的地方,又重新湿润。

    “我儿子唤作王武,过得还算好。我找过去后,他却将我赶出门,不再认我了。兔崽子,我记得小时候他天天缠着脖子上要我带他到处玩,直到五岁时候还”

    王越话一顿,随即醒悟。直到五岁,只到五岁啊。

    三人都不做声,低着头。

    “只是要你做件事罢了,一不小心说了这么多。易方,你听着。”

    林立闻言坐的笔直。

    “那小王八犊子不肯认我,我只好悄悄注意着他。他娶亲大喜的那天,老夫也悄悄进去喝了杯酒。我还知道这没用的东西努力了两年,只生了个女儿,唤作王异,聪慧不凡。易方,我已有数年未见孙女了,现在人老了也不想受长途奔波的苦,所以希望你能替我前去天水将孙女接来照料,当然,如果那兔崽子肯来,一并带来最好了。”

    就这事?林立有些吃惊。天水在长安之西,崇山峻岭之中。山道难行,或许打过去不会容易,但只是接户人家过来,却算得上什么事情。

    至于天水处于马腾治下,林立也不担心,自己与马腾往日无有仇怨,近日也只是派人前去草原捉点野马,就算这样也是打的偷偷摸摸的主意,马腾肯定不会发现的。如此便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了。

    林立一口应下。(别走开,一会儿更精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