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网游竞技 > 三国志系统 > 第五十六章 天下何事可称难
“如此小事,王师放心交予我便是。”

    王越一笑,道:

    “既如此,那我便先替你解决了练气的问题。你把外衣脱了,靠过来。”

    林立依言脱得只剩遮挡下体的内衣,往他身边坐近了一些,王越点点头,道:

    “收心坐好,不要有别的心思。”

    林立做个深呼吸,摒弃杂念,闭上双眼恍若平日练气那般。

    史阿见此告退离开,静静守在屋外,不叫别人打扰了二人。

    王越抬起双手,轻轻放在林立背后,左手置于脖颈下,右手正对林立丹田。随后提气运向双掌,重重一印。

    “呼!”

    林立正在放空心神,突觉后背王越双掌处宛若被两柄利剑刺中,一阵刺痛之后,更是传来两股浩荡的热流势如破竹的往体内涌来。与刚刚微弱不可觉相比,这两股热流显得极为张扬霸道,仿佛气化成了长龙要在体内钻出一条适合自己居住的地方。若在武侠世界里,这会被好理解的称作打通经脉。

    这一下极痛,林立不自觉就叫出声来。

    “噤声!”

    王越轻喝一声,随后双手化掌为指,在林立身后连连点下,每一下都下了极重力,震得林立上身直颤。

    林立咬住牙关,苦苦忍耐。但是身后的王越却像是不知道他所受的痛苦,每一指的力道都是十足,像足了按摩店里最卖力的技师。林立却享受不到肌肉被按摩的放松感,因为疼痛,肌肉不自觉的绷起,双拳更是攥的死紧,反像是擂台上不断被人施以重击的拳击手,毫无抵抗之力的承受对手暴风雨般的攻击。

    好在这过程较短,不过一盏茶的功夫,王越就从林立背后收回了双手。林立大喜,刚想回头询问是不是结束了,就被王越将双手扯到身后,随后,两条熟悉的气龙自手心处钻来,不同的地方,却还是熟悉的疼痛。

    手心之后是肩肘,随后到了膝上三分处,最后是脚心。

    一整套大宝剑下来,林立痛快的直接翻身躺在地上,只觉浑身酸软,使不出力气。

    “呼...”

    王越长长舒了一口气,看着倒地不起的林立,一笑道:

    “身体内部的酸痛,是因为我的气较为霸道。不过待那酸痛感消失了,你便会发现体内已经有我留下的气,而有那些气为引,明日的练气便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师父大恩,我没齿难忘。”林立感慨一句,随后看王越面色红润的样子,急忙问道:

    “师父,你没事吧?”

    “身子骨不如以前了,有些累。”

    “师父你刚刚传功给我,现在脸那么红,不是回光返照的意思吗?”

    “孽徒受死!”

    ......

    林立自王越房中出来,冲辛苦守了一个时辰之久的史阿道声辛苦,随后跌跌撞撞的向自己屋走去。

    夏日最好的地方就是白天的时间够长,林立刚走了一会儿,有侍卫将张绣送回的密信递了过来。

    林立细细看完,一张脸瞬间是乌云密布。

    马铁伤了刘瑞,张绣杀了马铁,还抓了马云禄,然后马王伤了张绣。

    若是马王不是马而是马铁的长辈的话,这一串就有些莫名的喜感了。

    “去将贾诩、法正二位军师唤至书房。”

    事情棘手超出了原先的预测,林立拿不定主意,便命侍卫去请军师商量,自己则顺路一拐,去蔡琰的院子里将她唤上一起。

    林立二人赶到书房的时候,贾诩和法正竟然已经在此等候了。

    林立不做声,将密信交给二人传阅。至于蔡琰,在路上的时候林立便与她说了。

    二人看的极快,不一会儿便看完了。

    军师二人对视一眼,贾诩沉吟道:

    “草原之事既然出了变故,当务之急是要另择人员前去接应。”

    林立点点头,道:

    “军师可有适合的人选?”

    林立原本以为贾诩会举荐谁过去,没想到他竟然直接道:

    “驯服野马乃是诩的建议,如此也理应由我过去解决。”

    林立犹豫道:

    “如今草原之上未定,军师若前去,万一遇上马腾的部队,恐有危险。”

    贾诩摇头道:

    “主公放心,以诩之见,马腾此时定然还不知马铁身死。野马的聚集并没有准确日子,何况马腾久居北方,早已将草原视为自家之地,绝对想不到有人会出手。如此就算马铁一月不归,马腾也只会以为马铁在草原之上玩耍,而不会起疑心。”

    “那以先生之见,马腾之女又该如何处置呢?”

    贾诩一笑,答道:

    “既然放不得,便将其悄悄带回长安看管,日后就算与马腾起了兵戈,也可尝试将其作为要挟。”

    林立接着问道:

    “那建造马厩之事又当如何?是否取消计划,将张绣众人带回呢?”

    “恰恰相反。既然草原之上牧民有心与我等交好,我等正可大力扶持。此次诩前去,便可带上一应物资,有那些牧民相助,无论是马厩的建造还是野马的驯服都会轻松许多。而且,那些牧民稍加训练后也可视为不弱的战力,这样就算马腾起兵扫荡草原,我等也能凭厩场抵抗些许时日等待主公的援兵。”

    不过片刻,林立有些头痛的事情便一一得到解决,林立直接拉起贾诩的手,感慨道:

    “立有先生为师,何其幸也!”

    贾诩谦虚一笑,一指身边法正,轻声道:

    “此事不难,以孝直之能,也是轻易。”

    法正闻言连连摆手,道:

    “正不如先生多矣!”

    林立见二人如此,大笑道:

    “孝直如今年不过20,前途无限,只要多多学习,日后是必能超过文和的!”

    “主公谬赞了,主公有胸怀天下之志,如此才能得贾先生等大才以为臂助!”

    蔡琰抿嘴看着主臣三人互相吹捧,笑而不语。

    ......

    众人散去后,林立与蔡琰闲聊片刻,得知她近日竟在以自己的记忆,想将父亲蔡邕当年遇害后遗失的书卷默写出来。对此林立表示了佩服和支持。

    历史中,蔡琰被匈奴掳去长达十二年,随后才被曹操以重金从匈奴救回,而那时她尚能凭惊人的记忆力以一己之力默写出了四百余篇,而现在,怕是能将遗失的四千余卷复原大半呢。

    贾诩与张绣的雷厉风行不同,便没有急着收拾收拾就往草原赶去,反而极为细致的准备需要用到的各项物资,因为考虑到马腾日后的扫荡,甚至还去钟繇那里取了足有千张弓弩。待一切准备充分后,贾诩领着徐晃挑选出的军中三千精锐,绕过安定,稳稳地往草原深处而去。

    贾诩走后,林立唤来徐晃,命其于城中展开征兵和训练,为不久的大战做些准备。

    第二日一早,林立没有去演武场,而是满怀激动之心的面朝东而坐,开始尝试练气。

    呼吸......吐纳......呼吸....

    如此往复,在这静悄悄的清晨,林立悠长而缓慢的呼吸声清晰可闻。

    深呼吸使人平静,连带着对周围的感知都会更加清晰,寻常不会听到和注意的树叶被风牵动的沙沙声音在这时候也是清楚的宛若就在耳边。

    这般呼吸吐纳了约莫三分钟后,林立渐渐感觉到了不同。

    身体内部,有一股细微的气随着自己的呼吸而开始运作,与此同时,口鼻之中吸进的空气中似乎也比寻常多了些不同,像是面前有敞着门的冰柜,呼吸时可以感觉到一丝寒意顺着口鼻进入了自己的身体,而后与体内不断游动的气缠绕在一起,凉意渐渐消失,而那气,仿佛就此粗壮了一点。

    林立心中升起一种明悟,无知无觉中,嘴角挂起了微笑。

    “系统提示:剑气掌握。

    剑气:练剑超凡者领悟的运用自然力量的技巧。”

    “系统提示:获得特性,剑术。

    剑术:持剑时提升杀伤力。可进阶为剑术精髓。”

    “系统提示:统率上升3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