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网游竞技 > 三国志系统 > 第五十七章 事皆有万般学问


    (感谢糖糖的打赏,你们的收藏推荐是我最大的动力。)

    修行不知岁月,沉入呼吸吐纳的状态后,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天已大亮,腹中传来咕咕的饥饿声。

    “呼呼”

    林立长长呼出一口气,练气一个时辰后,精神都变得很好,自地上站起,盘腿这么久竟然毫无酸痛感。

    抽出悬着的长剑,林立默默感应下体内的气,随后身上红芒一涨,手腕连抖,长剑急速向前刺出,在空气中不断发出嗤嗤声,在气的加持下,林立的手速得到了大幅的提高,原先只能刺出三剑的连刺,现在同样的时间,却足足多出了一剑。

    “果然好东西!这才是我练气一个时辰的成果,要是坚持下去,日后就算想要运气成长虹也是可以想象的!”

    实打实的进步就在眼前,林立心中一喜,随即一捂肚子,饿死了饿死了

    心满意足的用过早点,林立起身到书房,开始了每日政务课。

    有军师和钟繇、蔡琰二人的帮助,长安的各项事宜都由他们先行查阅管理,送到林立手上的都是整理好的情报,只需要他过目同意了就会实施下去。

    时中原和平,无有战乱,长安的事情并不多。林立草草阅毕,心中一动,决定去钟繇那边的锻冶场看看,想要给自己和史阿等人特地锻造一批兵器。

    兵器和坐骑的重要性都是不言而喻的,所向无敌的吕布在下邳被手下偷了方天画戟和赤兔马,也只能束手被擒,落个身死的下场。典韦之死也是如此。

    想想,赵云、关羽若是没了趁手的亮银枪、青龙刀,一身的武艺又能发挥几分。

    而眼下林立帐下众将,兵器都算是弱项。

    甘宁的铁戟是早年自己筹资请人打造的,他个水贼,又喜好锦衣绸缎的奢华,手中的铁戟无论用的材料还是铸造的技艺,都只算一般;

    徐晃早早从军,官职却一直做的不高。他气力浑厚,擅使大斧,而斧与寻常兵器相比,所需材料更多。以他薄薄的家底,也只能使自己的斧刃较别人厚一点;

    至于知根知底的刘瑞,跟随林立这许久,用的还只是寻常的制式短锥枪。与林立的制式直剑相同,武力加1的最低货色。

    身家丰厚的也就张绣一人了,有叔父张济的照料,艺成之后,便花重金打造了一杆虎头金枪,狂拽酷炫的同时,武力加成也极高,林立揣测,应该还会有些别的功能,比如可能会附带个自恋特性,拉仇恨作死的能力加成百分之二十。

    要做一员大将,岂能没有神兵利刃在手。林立一拍手,派人前往军营唤来徐晃,自己则去院中找到了史阿,说明了要为他量身打造一把宝剑的意思。

    史阿闻言大喜,乐呵呵的就要跟着前去锻冶场,而当世剑神王越在一旁,却有些不开心了。

    “老夫的佩剑,此前也遗失在外,如今正苦于没有趁手的兵器,易方,你有心铸造兵器,老夫便一同前去罢。”

    “师父你就不用了。师父你年纪这么大,哪还有几天和人动手的日子。现在给你佩再好的剑也只能看着,还是花花心思想想身后事算了。”

    “孽徒受死!”

    片刻后,一行三人出了府邸,与兴匆匆的赶来的徐晃汇至一处,随后四人骑马同往锻冶场而去。

    府中侍卫原想跟随,林立却直接摇手表示不用。

    名满天下的剑神可就在身边,更有徐晃史阿二人的贴身护卫,如此豪华阵容,就算有宵小不开眼,也只能是过来送死罢了。

    长安的锻冶场设在东城方向,距离颇远。但四人并无要紧事情要做,平日在府中和军营又是闷得很,所以并没有急着赶路做出策马市集的事情,而是慢悠悠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缓缓而行。

    数月来的稳定平和,使长安日益繁华,但沿途所见市集,也只有一些布匹摊子生意还算不错。这时期米粮、铁器甚至后世不起眼的盐都属于管制品,而因为食物种类的单一和烹饪手法的简单,市集中,就连小吃摊子都没有。来往的商人虽不少,但也只能叫卖吆喝些各地区的特产,挣些微薄的差价利润。

    也只有酒肆最为热闹了。

    天南海北的,认识不认识的人三五聚在一起,使着大碗,痛快的喝着碗中美酒,五大三粗的汉子们咧着嘴大声吹着粗俗牛13,而文人雅士们则大多聚在在窗边,一手摇扇,一边鄙夷汉子们的做派,一边端着椭圆形的双耳盏,化身朝堂之客,高谈阔论天下的局势。

    林立喜欢喝酒,来这世界却没喝上几顿,一是酒量太差,刘瑞李严等人都知晓了他的德行,而另一方面,则是这时期的酒还当不得美酒二字。

    蒸馏技术的落后,使得高度数的白酒还未出现。而酿酒技术的落后使得米酒中的酒糟常常无法去除干净,酒液于觥中,会显得较为浑浊。对此,林立自然是无法习惯,感觉就像是酒中进了浊物一样。

    又跑偏了。

    良久,四人缓缓到了锻冶场外。

    时天气炎热,众人一路而来便晒得有些吃不消,但到了这锻冶场才发觉若说骄阳如火,此地便是不折不扣的火炉了。

    不过,锻造兵器的地方,本来就是到处摆着打铁炉子,对这温度,众人也是心里有所准备,反而因为想到自己即将拥有趁手兵器,甫一下马便迫不及待的进去打量。

    钟繇是林立任命的武库令,平日负责的便是一应军装的制造和检查,如此便只能常年待在此地,烤的不轻。

    林立要来铸造兵器的事情,自有手下前来先行通报,所以林立在锻冶场内走了没几步,便见到了钟繇。

    初时险些认不出来,林立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面前剃了长发和胡须穿着短衣短袖的男子,哪里能想得起他此前高冠锦衣,风度翩翩的世家子弟模样。

    林立感慨道:

    “元常操劳军装之事,甚是辛苦!”

    钟繇轻轻一笑,道:

    “为主公尽心力,乃繇之所愿,哪有辛苦之说。”

    林立又向钟繇介绍了王越史阿二人,并询问其此地的出色匠人。

    铸造是门手艺活,学一学,会的人不少,但出类拔萃的就要看个人天赋了。当然,兵器的好坏与铸造材料的品质也是有直接联系。

    铸剑大宗师欧冶子,锻造出了十大名剑中的八把,其徒弟干将与女儿莫邪合力锻造出的干将莫邪雌雄双剑也是名传千古。但要是只给二人寻常凡铁,恐怕也只能锻造出良品。

    钟繇知晓林立的来意,自然是早有准备,待到了屋内,林立正见有一壮汉已静静等候在此。

    钟繇一指壮汉,介绍道:

    “锻冶场中,现有工匠一千余人,而这位壮士便是其中最为出色者,凡他锻造的兵器,锋锐与硬度都要比寻常者高出许多。”

    这男子对的起壮士二字,身形健硕,肌肉若山岩般高高鼓起。

    林立赞赏几句,询问他的姓名。

    壮士抱拳躬身道:

    “小人名唤姜锋,祖籍洛阳,后迁居至长安。”

    林立点点头,随后询问道:

    “你擅长铸造什么兵器?”

    “小人自祖上三代起便为铁匠,以铸剑术最佳。”

    林立眉毛一挑,最擅长铸剑,对自己来说岂不是正好。

    身后王越史阿二人闻言也是一喜,不同兵器,铸造的工艺也是不同,现今因为战争的需求,铁匠大都善于铸造枪矛,铸剑的大师就颇为稀少了。难得遇上,决不能放过。

    林立一指身后二人,笑道:

    “我三人都是习练的剑术,正好要寻铸剑的名家,妙哉妙哉,铸剑之事,便由你负责。”

    姜锋点头应下,问道:

    “不知要铸何等样式的剑?”

    林立一愣,不知所措的望向王越,这剑就是剑,还有什么区别吗?

    王越对上他的目光,得意的一笑,走到姜锋身边,说道:

    “老夫早年使得是龙渊剑,只是此前不察,叫贼人摸了去,如今便请你重铸一柄,还以龙泉式样,重量以48斤为佳。”

    林立听到龙渊剑三个字时差点跳脚。

    天下第一柄铁剑就是欧冶子锻造的龙渊剑,神话点可以说那是身具莫大气运的神剑。先前为春秋战国时伍子胥的佩剑,后来随着战乱便渐渐失传了,这等神兵,难道竟然传到了自己师父手里,还被一个毛贼给摸走了吗?

    但其实这是想多了。

    欧冶子铸造的七星龙渊剑,早已随着历史化作飞灰,是否还保存着都是问题。而王越所说的身佩龙渊剑,指的是那剑的样式乃是仿制的龙渊剑。

    史阿确实知道这点的,所以看林立激动失落的样子,有些莫名。但眼下他哪里会在意此事,见师父说完了要求,连忙凑过去对姜锋说道:

    “我姓名中有个阿字,便请先生铸一把太阿剑。重量也是以48斤为佳。”

    姜锋点点头,凡铸剑师,莫不以欧冶子为鼻祖,所以对于那些名剑的仿制由来已久,技艺高妙一些的都能铸造的出来,只是能得正品几分锋锐,便要看个人了。

    这师徒二人得了姜锋的应允,都是颇为欣喜,只是林立左右看看,却不知道自己该铸一把什么样的剑。

    姜锋看出林立烦恼,轻声道:

    “我观大人有人龙之气,姿仪不凡,贵不可言。若使剑,当只有一把剑配得上大人的皇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