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网游竞技 > 三国志系统 > 第五十八章 家花野花哪枝香
姜锋目光灼灼,看着林立,轻声道:

    “小人祖传相剑之术,剑的好坏以及与主人是否适配,都可以一眼看出。而对剑客而言,剑就是人,相剑之术既是相面之术。大人龙行虎步,器宇轩昂。上对紫薇之帝星,下临深渊之潜龙,皇者之气浩浩然然若长空之炎日。以小人之见,当只有古之仁君手持的名剑,湛卢可以匹配。”

    一席话说的林立害羞了都。

    对于姜锋所言的相剑之术和相面的说法,林立不置可否,漂亮话人人都能说,真真假假谁又能分辨。就当是一记舒服到心窝里的马屁好了。

    “湛卢名剑,我神往已久,奈何不能得之一观。若你能将其铸出,我必有重赏。”

    “谢过大人。”

    林立看看身后同样心满意足的王越、史阿二人,问道:

    “需多少时日能将三剑铸成?”

    姜锋回道:

    “七星龙渊剑,需精铁、乌钢三块,以百炼之法锻造七日才能铸成。

    太阿剑则需玄铁与穿玉,以百斩之法,也是七日。

    而湛卢剑所需最多,紫光石、火妖牙、流星铁以及碎玉,再以地脉灵火锻造足足一月,才能铸成。三剑相加,共需一个半月的时间,而若是材料不足另寻的话,便不好估计了。”

    姜锋脱口说出一串材料,林立却哪里懂这个,只好看向钟繇,问他仓库内这几样材料是否都有。

    钟繇取过簿子,仔细翻看后,摇摇头,道:

    “其他都刚好还有备用,只有火妖牙不知是何物。”

    林立一僵,怎么刚好是自己的湛卢剑所需的材料。

    姜锋躬身道:

    “火妖乃是活跃于荒山中的精怪,中原富庶丰饶,精怪是不敢靠近的,大人治下,应只有宛城附近可能有火妖存在。”

    林立奇道:

    “这精怪神物之流,莫非是真的存在吗?”

    姜锋点点头,回道:

    “确是有的。大人放心,火妖、水妖之流只算是山林精怪,并不通智慧,若是寻得所在,只需派出千人部队便可将其拿下。但传说中的天马、麒麟等众神兽,小人也只是有所耳闻,未曾见过。”

    林立咂舌,千人部队才可以拿下的存在,果然是精怪之流,与人力不同。

    “既如此,待会儿你描述下火妖的样貌,我派人去宛城寻找捕捉便是。”

    林立三人的铸剑之事都算有了着落,身后兴冲冲一同前来的徐晃却有些失落,这姜锋看样子是个了不得的铸剑师,但剑与斧相差太多,人家能铸剑,自己怕是只能凑合着继续用那柄大斧了。

    林立却是想到徐晃的问题,连忙拉着姜锋问道:

    “你可会锻造大斧?”

    姜锋犹豫一下,回道:

    “擅使大斧的将军并不常见,其铸造之法,我也只是略通一二。锻冶场中的其余匠人,大抵也是如此的。”

    徐晃不甘心的道:

    “我的要去并不高,厚重结实就行,难道就这样也没有办法吗?”

    姜锋一愣,随后道:

    “我虽不擅铸斧,但若是只要厚重结实倒也简单,我可以铸一柄八十二斤的鳌头两刃斧,以百炼精铁锻造十日,想必能达到将军的要求。”

    徐晃大喜道:“八十二斤正是趁手,如此便有劳姜大匠了。”

    姜锋连连摆手,谦虚道:

    “不敢当,不敢当。”

    这一提八十二斤,林立才想起来自己的剑还没想好以多重为宜,掂量下腰间悬着的直剑,大概二十斤左右,有些太轻,但又觉以自己的气力,四十八斤虽使得动,未免有些吃力了。当下询问道:

    “以先生之见,我的剑应以多重为宜。”

    姜锋思索片刻,缓缓说道:

    “湛卢剑乃是帝王仁道之剑,当合天罡三十六之数。”

    林立抚掌称善。

    多了一柄鳌头两刃斧,又需添上十日功夫,好在这剑是一柄一柄铸成的,林立心知,只要宛城找到火妖牙,自己的湛卢剑必然会优先铸造。

    又与钟繇、姜锋二人交谈片刻,勉励几句,林立四人便离了锻冶场。无他,此地实在事太过炎热,众人便是连留下喝口茶的功夫都不愿多待。

    四人结伴,顺着来路,打马而回。

    .......

    良久,徐晃辞别,自回了军营,林立三人到的府前,远远便见有一马车停在府外,隐约可见几名女子模样俏生生立在那边,与法正说些什么。

    林立好奇,一时没想起是自己在上庸的四婢女到了这边,待走的近处才瞧清了她们模样,而这时,四女中夏香眼尖,也发现了自家老爷回来,连连一扯旁边秋香衣袖,随后兴冲冲跑过来,轻轻一福,笑道:

    “夏/秋香见过老爷。”

    “嘻嘻,许久不见,老爷越发神采飞扬、丰神俊朗了。”

    这等俏皮话也只有性子活泼的夏香说的来,林立大笑一声,与王越二人翻身下马,随后伸手揽过四女,快活说道:

    “小娘子们久居上庸,可叫我饱受相思之苦呀!不过现在来了便好,今晚大被同眠,与我共享天人之美。”

    “呸!”四女脸皮薄,闻言顿时一羞,齐齐挣开怀抱,红着脸啐了一口。

    “哈哈。”

    林立大笑一声,觉得有趣,不管身后王越、史阿和法正三人的错愕目光,随后问道:

    “我的大黄、大白和大银呢?”

    “回老爷话,都在车内呢。”

    林立点点头,走到马车边,一掀帘子向内看去,随后面色一变。

    车中是有三只狗不假,正懒洋洋的趴着睡觉,听得掀帘动静,齐齐抬起头,看着林立目光不善。

    “这...是当日不过一个拳头大小的小东西吗?而且,黑、灰、黄,毛发颜色也不对呀。”林立看着三只生的彪壮的大犬,虽是趴着,但从长度看,直立起来也应有半米之高,哪还有当日可怜兮兮而又可爱至极的模样。

    林立迟疑功夫,三大已经认出了当日的救命恩人,齐齐自地上惊起,随后咧着嘴露出猩红的舌头,摇摆着长长的尾巴“哈哧哈哧”的便向林立扑去。

    我的天。林立一声惊呼,却没逃得开去,这三狗如今体型不比从前,怕是有数十斤之重。单一个扑过来倒也罢了,三犬齐上,林立又是毫无防备,一时不察,被它们撞到怀里,顿时脚下一晃,往下一摔。

    “呼”

    身后有风声响过,大师兄史阿看出林立窘态,身形一展,到了林立身后,随后右手轻轻一推,不动声色的帮助林立站稳。

    “汪”“汪”

    三大扑在林立怀中,舌头对着林立帅气的脸便是一顿狂舔,身后地尾巴更是因为兴奋而甩来甩去。

    “哎哟哟,真乖!”

    林立冲扶了自己一把的史阿递去感谢眼神,随后双手抚上三大脑袋,轻抚狗头,笑而不语。

    “汪”

    ......

    众人嬉闹片刻,便随着林立进了府内,正遇上听到动静前来的蔡琰。

    蔡琰今日也是极美,身形窈窕,兴许是心情极佳,头上还别着一朵开得正艳的月季花,红艳艳的映衬着小脸如玉般晶莹。

    蔡琰也是屋中坐的久了散散心,正遇上林立等人进来,一眼便见到了左右立着四名姿容俏丽的年轻貌美女子,而林立更是脸上挂着热情的笑容,不断与四女说着什么,逗得个个笑的花枝乱颤,挥着粉拳连呼不依。

    这等画面若是发生在小小卧房内,左右没有别人,那真是气氛旖旎,叫人遐想连篇。可在不知情况的蔡琰眼里看来,那便是林立在自己不知的情况下,发了情,沉迷了女色,甚至有眼无珠的没有找上就在院中的自己!

    “哼!”

    蔡琰看着那做丫鬟打扮的四女,心中一阵气恼,但林立与自己一无瓜葛,甚至还算是自己的主公,自己又如何好去管他,当下只能是冷冷哼了一声,随后转身离去,孤单的留给莫名其妙的林立一个骄傲的背影。

    “昭姬...”

    林立原与四女谈笑,哪里知晓她来了面前,待抬头见到时,却只看到蔡琰脸上闪过一丝气恼,随后一声冷哼,便绝然离去,便是离招呼也没有。

    林立轻唤一声,蔡琰却是不理,直直走到一边,离了林立的视线。林立若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身边秋香却是心思细腻,轻声问道:

    “那位姐姐好生美丽,不知是谁家的小姐?”

    林立嘻嘻一笑,答道:

    “那可是闻名天下的大家蔡邕之女,蔡琰。生得才貌双绝,而且处理政务也是能手,在长安可是帮了我不少。不过她平日性情很平和讨人喜欢的,却不知刚刚为何突然离去?我倒要前去询问询问,若是有人欺负与她,定叫他没有好看!”

    林立不知蔡琰生气是因为自己,还以为长安城中自己眼皮底下,竟然有人欺负了她,顿时豪气干云,要追过去询问蔡琰。

    他这番真诚之言,却叫秋香有些苦涩。

    大家之女,才貌双绝,政务能手,性情讨喜...林立无意间便替蔡琰说了这许多好话,他是知晓蔡琰的才名,何况这许久相处来,自己心中也是颇为欢喜她,有意无意便是维护赞扬。然而,说者无意听者有心,秋香不过他府中一婢女,虽然貌美,但自觉如何比得上蔡琰才貌双绝,更何况那些优点。心中酸楚,却不好叫林立发现,只是面上一笑,轻轻说道:

    “有这般女子为妻,老爷真是好福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