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网游竞技 > 三国志系统 > 第五十九章 宛城荒山火妖踪
长安之东,洛阳城内。

    郭嘉、荀彧二人联袂找到了正在府中纳凉的曹操,行过礼后,直接道:

    “不负主公吩咐,林立军的情报,已经打听清楚了。”

    曹操挥手令身后摇扇的侍女退下,饶有兴趣的问道:

    “那林立原不过小小上庸一碌碌无为的太守,自去年七月,却在短短时间内搅起了不少风雨,年初,更是假同盟讨贼名义,趁机占了长安,坐拥三城。如此手段,叫我对他甚是好奇。”

    郭嘉轻轻一笑,拱手道:

    “主公不知,嘉与文若一番探查,才知那林州牧帐下实有不少大才。”

    荀彧点点头,轻声道:

    “上庸太守甘宁,据妙才将军所言,乃是一员弓马娴熟、勇武过人的大将,更难得是其在上庸治理许久,井井有条,在百姓中威望颇高。”

    甘宁的本事,曹操知晓一二,但他私下询问过夏侯渊甘宁武艺如何,而夏侯渊斟酌之下,只说甘宁武艺不俗,反而郑重说自己不及刘磐帐下的大将黄忠。如此,曹操也并未对甘宁多么看重,闻言也只是点头揭过,继续听荀彧汇报。

    “宛城李严,自林州牧得了宛城,便一直受命为宛城太守,武艺虽不出众,但却长于政务。至于张绣、徐晃、贾诩和钟繇,此四人原先都效力于李傕,自李傕死后,便投了林州牧帐下,这四人也都为当世人杰,不可小视。”

    “钟繇?”曹操闻听这个名字,略一思索,随即问道:

    “是那颍川钟家的钟繇?”

    荀彧点头道:

    “正是他,不过月前,林州牧已派人将其家人迁至长安,颍川钟家也只剩空名。”

    同为颍川望族之子,荀彧自然是知晓钟繇的身份,心中有些惋惜。钟繇与他政见相同,都是一心忠于汉室。不过与钟繇只知守候在汉帝身边做事不同,荀彧却选择了出仕服侍曹操,希望能借曹操之力,挽大厦将倾的汉室江山。二人道路虽不同,但理念相同,此前关系也颇为亲近。在李傕死后,荀彧也曾向曹操举荐钟繇,只是可惜晚了贾诩一步,被他说服一同投了林立。

    “钟元常之名,我也时常有所耳闻,如今却不能得其助力,着实可惜。”

    曹操是个毋庸置疑的人才收集控,如今听闻自己与一贤士失之交臂,顿时惋惜不已,不过抬头看了看面前郭嘉荀彧二人,却是一笑:

    “虽失了钟元常,但幸甚我有你二人,足以胜过他林易方许多!”

    二人连忙躬身谦虚一番,随后郭嘉面色一整,说道:

    “主公,嘉此次打听,发觉长安似有动作。先时长安城中,不见了那张绣与林立爱将刘瑞的踪影,随后不久,身为谋主的贾诩也领着大队人马出了长安,随行车马众多,似乎运输了许多物资。只是观其方向,应是往西凉而去。然而嘉从未听闻西凉王与那林州牧有过交情,如此,这物资便有些奇异。”

    曹操闻言沉思,西凉地处偏僻,素来与中原交集不多。那马腾虽自称了西凉王,各路诸侯却都有些不屑,并不曾将他放在眼里。然而曹操却是与西凉骑兵交过战吃过亏的,知晓其战斗力颇高,不可小觑。原有心拉拢交好马腾,却苦于没有门路,莫非,竟叫林立抢了先?

    曹操郑重道:

    “此事不可疏忽,速速派人前去查探清楚。若那林立得了马腾的助力,必然野心暴涨,恐染指我洛阳,还需早做准备。”

    “是。”

    ......

    林立正在长安享受春夏秋冬四女的服侍,不用自己扇扇,天气好像也没了那么燥热,而那日蔡琰莫名离去,林立尚未问个清楚,第二日她自己便又恢复原样,反倒似比往日更热情一点,如此到让林立更加捉摸不透,连叹女人的心思不可猜,不作他想。

    但自古以来,主角从来都是劳碌命。林立在长安享受了数天安逸日子,宛城李严传来了消息,在背面一处荒山中,士兵发现了姜锋所说的火妖的行迹!

    火妖血可是姜锋替自己铸造湛卢剑的必备材料,林立自然上心,那日离去后便让姜锋将火妖的特征之类一一说个清楚,随后派人送往宛城,让李严派兵搜查。

    只是何曾想到,这作为山灵精怪的火妖竟然真的存在,甚至如此轻易就被寻到,得了消息的林立顿时大喜,决心亲自去宛城参与捕捉击杀。

    主公要出行,城中诸人得到消息后纷纷表示要一同前去见识见识这火妖的模样。这其中包括了军师法正,将军徐晃,剑神王越,师兄史阿,甚至就连安静的美才女蔡琰和四个小丫鬟都要一同前去。

    除了钟繇和狗(...),林立在长安的班底们齐齐表现出了一种要见新奇事物的渴望,林立哭笑不得,将众人齐齐召到堂中,呵斥道:

    “公明,你一向沉稳叫我信赖,怎么而今竟与这些毛头小子一样,要见热闹。”

    徐晃有些害羞,摸了摸并不长的胡须,却振振有词道:

    “那火妖乃是山中妖物,我等不知深浅,晃当然需要一同前去,保护主公的安全!”

    史阿闻言顿时一急,这可是自己想好的台词。

    林立一笑,骂道:

    “荒唐!你乃是我军中大将,长安还需由你坐镇守卫,如何能够轻易出行!”

    “主公说的极是!公明将军,军中事物繁多,你这一离去,倘若那马腾攻来,我长安守军岂不是形同虚设?到时西凉兵马长驱直入...”

    “孝直...”

    “正在!”

    “公明军中事多,我长安政事便不打紧了?你也留下。”

    “....”

    “主公,他二人要务缠身,不好擅离。我留下却左右无事,正可一道同去。”

    林立闻言看去,正对上蔡琰投来的殷切目光,心中一动,下意识点点头便同意了。

    “嘻嘻。”蔡琰见目的达到,顿时一喜,笑嘻嘻的站在一旁看着失落的法正徐晃二人。

    “还有你们...围杀火妖岂是出门游玩,兵马之事,你四人怎好随行。”

    林立看着春夏秋冬四女,这四个婢女几乎是与自己一同凭空来到这个世界的,与文官相似,林立对她们一直有种特殊感情,所以平日对待极宽。

    这时便看出四女各自不同了,春香温和,听到林立的话只是有些失落,并不言语恳求,听话的安静站在一旁。而冬香与她性子相近,也不强求,就站在春香身旁,只是大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林立。

    而性格最为活跃的夏香,闻言却是不依,也不顾众人就在一旁,一下便扯住林立袖子,娇声道:

    “我等方至长安,还未与老爷待上几天,这又要分离。叫人家如何舍得...”

    众人看着这等暧昧的逾越举动,心思急转,纷纷猜测。

    林立将夏香自袖上扯下,说道:

    “兵马大事...不要调皮。况且带上你们,围杀之时,还需分心照料,只是成为累赘。”

    “老爷~~~~”

    夏香还要撒娇,却被秋香拉到一旁,四女中便以秋香最为聪慧机敏,当下开口道:

    “虽说是围杀精怪,但我等自己小心谨慎些,不会上阵靠近。况且老爷出行在外,一应事宜,也总要有人照应。带上我等,也正可随行服侍,省却老爷烦心。”

    林立想了想她们在上庸之时,自己热的穿个汗衫的模样,确实有损自己的威仪,也罢,正如秋香所说,只要不是作死靠近火妖,有大军守卫,安全应该是可以保障。

    林立点点头,只同意了夏香与秋香二人随行,春冬二女,还是留下。

    秋香欣喜一笑,却悄悄看了看一旁蔡琰,其中心思,也只有自己知晓。

    这便只剩了史阿王越二人。

    史阿左右看看,询问道:

    “我与主公同去,没有问题吧?”

    林立虽是史阿的师弟,但更是一州之牧,在这手下之人都在的时候,史阿便以林立所封的校尉一职为由,称呼他主公。

    林立知他心思,当下笑道:

    “师兄剑术超绝,正可一道同去,也好护护你功夫没到家的师弟。”

    史阿挠头一笑,轻轻点头。

    林立看着不动声色安静装13的王越,疑惑问道:

    “王师,你久游于天下,何事何物不曾见过,如何也要一同前去看这火妖?”

    王越年逾七十,一身剑术冠绝当世,早年更是周游神州大地四处拜访高人比武,林立如何信他,没见过这些精怪。

    谁知,王越面皮一颤,缓缓道:

    “我随四处云游,但这荒山却少有靠近,精怪也只是有所耳闻,不曾见过。眼下正好可以与那火妖比试比试,看看有何能耐,竟言要千人兵马才能围杀。”

    说完,王越爱惜的抚了抚腰间长剑,剑刃之锋芒藏于鞘中,不得一观,但那露出的剑柄竟约有一尺之长,黑铁精铸,其上有青光隐隐。正是姜锋开炉铸成的七星龙渊剑。

    他这一摸剑,徐晃、史阿甚至林立都是馋馋的看着那把剑,只是王越甚是宝贝它,铸成之后,一直不肯将其拔出示人,但从那隐隐的青光便能知晓,定是一柄剑气不凡的神兵。

    林立想到自己这次拿下火妖后,自己的湛卢剑便也能开炉铸造,心中一片火热,看着王越,酸酸道:

    “王师莫说易方不敬,以你这般高龄,还是留在家中颐养天年的好。休谈什么精怪比试的话,若是出了岔子,岂不要...”

    话未完...

    “孽徒受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