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网游竞技 > 三国志系统 > 第六十章 今天是我的生日
索性无事,众人议罢便各自散去,各回屋收拾沿途所需物品。林立有夏秋二女陪同,这些事物自然是不用动手。至于王越史阿师徒,都是经历丰富的剑客,草草收拾几件衣服,执着剑便算是带上了全部家当。

    三男三女六人,心思各不相同,度过一个漫长的夜晚,第二日一早林立早早起来,至演武场练气舞剑,正遇上王越史阿,当下三人持着长剑,以王越在前,二人在后,成品字形齐齐舞起门中剑术,晨曦之光淡淡洒在三人身上,长剑上剑气隐隐,流光闪闪。随着动作,有无形之气自三人体内散出,相交纵横,若水**融,渐渐弥漫四周。

    剑法之精妙,剑气之隐约,叫林立心神不自觉沉入其中。一招一式都随着身前王越长剑而动,五感渐失,闭上双眼,只余那道不断变化的身影,了然于心。

    酣畅淋漓,神清气爽。一套剑法很快舞毕,林立收起长剑,只觉浑身气力充沛,有无穷尽之力源源不断而生。

    “孺子可教也。”王越虽在二人身前,但一切变化尽收心底,抚须低声夸赞一声。

    林立轻轻一笑,却好奇问道:

    “王师,本门剑术如此精妙,不知叫做什么名字?”

    王越抚着胡须的右手一滞,缓缓道:

    “剑者,凶杀之兵也;名者,徒一代号也。剑法就是剑法,哪里需要什么名字。”

    林立鄙夷看他一眼,问道:

    “哪有什么无名剑法,定是本门剑术的名号不够响亮,师父你才不愿意说。”

    一旁史阿轻咳一声,面色怪异道:

    “非是师父不愿说,而是师祖传下时,便没有名号。”

    王越重重的点点头,道:

    “这门剑术在老夫手里名扬四海,哼,今日便以老夫之名,给它起名越剑,也好叫天下人知。”

    越剑...

    林立赞道:

    “好名字!”

    ......

    聊罢,众人一起用过早饭,蔡琰和二女也已起了,便决定趁着天气清凉,动身上路!

    自长安至宛城颇远,好在山脉中有一关卡,也即是当日诸侯会战之函谷关,这边有一个bug,估计没人知道,这函谷关历史中乃是曹操为了防备中原所建的,哈哈哈哈哈。

    一行六人,虽有三名女子,但好在这三名女儿家都通骑术,骑着桃红马,与林立同行,速度倒也并不多快,有说有笑之下出了函谷关,直奔宛城而去。

    时天已至暮,六人且行且息到了潼关附近,林立观察片刻,对五人道:

    “此地距潼关尚有不断距离,纵使快马加鞭,天黑之时应不能到,不若便就此停下歇息,待明日再行赶路。”

    众人称善,也不多言。

    三女皆是一袭轻装,随身之物虽不多,但连番赶路之下也有些疲惫,闻言顿时一松,轻飘飘下了马儿,揉揉酸痛的大腿,笑嘻嘻的看着林立。

    六人中也只有史阿王越二人有过也在露宿的经历,林立前世之时虽也出门游玩过,但前世何其发达,到处都是宾馆酒店,何曾有过野外露营的时刻。不过他心中却有些欣喜期待,读过网络小说的都知道,这男女之人平素关系如何无需提,但到了一起野外相处时,男主捉个野鸡、野兔什么的一烤,甭管女主原先什么身份地位,都是连呼香气诱人,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的爱上男主。篝火一点,夜幕之下,女主小脸一红,男主心中一荡,么么啪啪之类都是顺理成章。

    林立想的美妙,但现实何其残酷。

    师父年迈,一应粗活自然是由弟子服侍。史阿自下马后便开始观察地形,四处打量,许久后,终于选定一处山谷,作为当晚的营宿之地。

    可各种各样的问题却连绵不断出现。

    “老爷,我们带的水都喝完了。”

    “老爷,干粮在中午时吃完了...”

    “易方,草地之中有许多蚊虫....”

    林立愕然,看着一脸惭愧的夏香,问道:

    “莫非,竟连食物和水都没有?”

    夏香扭捏道:

    “只想着天气炎热,要轻装简行了。”

    林立无奈,以期盼的目光看向史阿,以他丰富的野外经验,总归有所准备吧。

    “我等剑客...”

    呸。

    王越在一旁看不下去了,喝道:

    “些许小事!史阿,你速去寻找水源。易方,你去附近看看,可有山鸡野兔之类,捉来充饥。”

    “师父,你呢?”

    “荒郊野外,岂能让三名女子弱女子独处,为师便留下照应。你二人还不快去?”

    悟空,去讨点饭来。

    ......

    王越的话好有道理,林立与史阿无奈,只好一头离开,四处打量,以期能寻到小河。一顿不吃忍忍倒也算了,但若是没有水,长夜漫漫,就极难过了。

    事实证明,万事如何有想象中那般轻松。林立与史阿寻遍四周百米,莫说溪流小河,便是丁点水声都听不到。二人无奈,只好分头前行。

    山路崎岖,好在树木藤蔓不多,林立以长剑劈砍,倒也走出一条路。

    “......难道这荒山中,竟连活物都没有吗?啊啊啊,还真是名副其实的荒山!”

    不知走了多远,抬头四下看看,太阳不知何时已经不见了踪影,天,黑了。

    一番搜寻无获,林立只好寄希望于史阿身上,自己无奈的顺着来路而回。

    片刻后,林立回到众人休息的山谷,只见史阿也已回来,五人正眼巴巴看着自己。

    林立一摊手,道:

    “寻遍四周,莫说山鸡野兔,就连蛇都不见一条。师兄,你呢?”

    史阿摸摸鼻子,无地自容。

    篝火已经生起,王越与四女留下倒也做了些事情,林立看着几堆杂草上铺着的衣物,心知,今晚就要睡在这草床之上了。

    六人面面相觑,围坐在篝火之旁。火光发出红艳艳的温暖光芒,照的六人面上红红的,倒是好看。

    “老爷...都怪我...呜呜,还说随行可以照顾你的...呜呜”

    秋香看着这番光景,想到因为自己疏忽,林立要饿着肚子度过一晚,悲由心生,轻轻哭了起来。

    秋香就坐在林立身旁,林立见她哭泣,顿时一急,轻轻拍拍她的背,手忙脚乱的安慰道:

    “哈哈,没有的事!没关系,老爷我中午吃了许多,不饿...咕咕...不饿。”

    好容易止住秋香泪水,林立擦去额角的汗,看着众人都有些悲凉的样子,哈哈一笑,说道:

    “古语有言,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饿其筋骨...咕咕...苦其心志,空乏其身...如此小事,有甚不快!”

    灿灿篝火中,林立咧嘴笑着,众人得到听其“说的”有趣感染,纷纷笑了起来。

    “好了,还是早些睡吧。明日早点赶去宛城。”

    “恩。”

    众人点头,散开到自己的床铺面前,理理衣物,躺下。

    林立却坐着没有动,看着烧的正旺的篝火,苦笑道:

    “今天可是我的生日...”

    “生日?”

    一道温柔的声音自身后响起,林立一惊,回头看去。

    脸如温玉,一双明媚大眼好奇的看着他。正是蔡琰。

    林立点点头,示意其坐下,笑道:

    “恩,生日。”

    蔡琰轻轻坐下,双眼看着篝火,轻笑道:

    “那可委屈了林立老爷了。”

    林立呵呵一笑,道:

    “有甚委屈的,有你在这边呢。”

    蔡琰闻言脸一红,看着他,气恼道:

    “怎平日不知你是如此登徒子!”

    说完掩面跌跌撞撞而去,留下林立对着篝火目瞪口呆。

    剧本不对吧,这时候不应该害羞的闭上双眼,然后自己看着她笑靥如花,心中一挡的亲过去吗?

    “咦,老爷好不知羞。”

    一女离去,又一女来。

    林立听这声音,便知是秋香,闻言一乐,也示意其坐下。

    秋香就乖巧多了,坐下来后,自怀中摸索片刻,摸出一枚穿着细细红线的小玉,红着脸递给林立,害羞道:

    “奴婢身无长物,这玉佩伴我多时,便送予老爷以作贺礼。”

    林立也不推辞,一把接过自己这世界收到的第一件生日礼物,抚摸着光滑的玉佩,轻声道:

    “日后不必自称奴婢,你应知晓,我一直视你四人为自己小妹。”

    秋香抬头看着他,在这月光与篝火的互相映照下,脸上有些羞红,心中情感激荡,嘴唇喏喏,开口道:

    “奴婢却从未视老爷为兄长。”

    林立不知晓她的心思,闻言一笑:

    “我知道,你打小便为我侍女,心中自然是有身份的束缚。不过以后可要记好,我可不愿意再听到你称自己为奴婢了。”

    到底前世受过教育,这奴婢的称呼虽由来已久,但林立出生的时候就早已废除了,现再虽然穿越,听到这种自称,尤其是身边人,还是会有些不舒服。

    “我...我...”

    秋香如何是这番意思,只是看这林立认真的脸,心中突然有些莫名的委屈,一把掩住脸,同样起身头也不回的离去。

    林立看着这一幕已经不是愕然了。

    我的生日,没有蛋糕,没有酒,没有朋友,甚至没有面条!现在好容易有人说说话,还纷纷跑掉,我说错了什么?

    夜色中,寂静无声,远远的自王越那边,传来翻身动静,林立支着耳朵,隐隐约约听到风声中传来一句淡淡的,

    “傻13。”

    ......

    今天不光是林立生日,喝了点酒,码字的时候脑中是空的,看的莫名其妙的小伙伴请见谅,本章权当娱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