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网游竞技 > 三国志系统 > 第六十三章 北方风云再际会
避免打扰王越的休息,众人出了屋门,来到院子里,左右看看,都有些不知所措。

    林立默叹一声,令三女先各自回房安歇,自己则是取过火妖被斩的七零八落的躯体,对李严说道:

    “正方,眼下王师还未醒来,我也不愿就此离去。这火妖血便由你遣人送往长安,也算无有辜负王师的一番辛苦。”

    李严知晓林立心思,拱手退去,只留史阿林立二人相对。

    “易方...”

    史阿乃是王越首徒,此前更是多年来唯一的徒弟,相依为命般的存在。自小孤儿的他,得王越抚养传授剑术,感情早比父子。而眼下王越重伤昏迷,便以史阿受到的打击最重。这位已经而立之年的汉子,自那道璀璨的火柱后,便似失却了三魂,颓唐消极。

    林立上前将他抱住,安抚道:

    “王师乃是神仙般的人物,怎会就此倒下。你且放心,兴许再过个一时三刻的,王师便自己醒过来,照样生龙活虎的揍我们呢。”

    ......

    若本书名为王越传,那想必此刻就要以王越的视角去写大量篇幅,无非是昏迷后,眼睛看去四周全是黑乎乎一片,而就在王越的灵魂绝望的要死之时,突然听到有亲人朋友的呼唤,在那黑暗中,也会莫名出现仙光,然后整个人因祸得福,不但就此醒来,所修神功也会再上一层楼,从此佛挡杀佛...

    但不是王越传,没有无敌的主角光环,这位剑法名家的生死未来谁也不知。

    视线转到遥远的北方,那几乎被遗忘的贾诩、张绣、刘瑞等人。

    当日张绣与刘瑞二人携百名骑兵翻山越岭到达这水草丰盛的大草原,但随即因为野马之事,发生了许多意想不到的变故。

    马铁乃是马腾视为接班人的存在,作为最宝贝的儿子,马腾对他可说是有求必应。学武?家传的万里黄沙枪法早早便全部交给他翻阅,马腾更是以一路诸侯的身份亲自为他演示,讲解枪法中的奥义。

    枪法小成了,想要上阵杀敌?以最精锐的西凉铁骑作为护卫,以无数羌人的血肉来成全他的赫赫军功。

    不满意大宛得来的上等战马?这...西凉已经找不出更为出色的战马了,你便与那小子一般,自己往草原碰碰运气罢。

    然而,令马腾有些不悦的是,这一个月都要过去了,自己这宝贝儿子混迹在草原上,竟然是一点音讯也未传回,莫非真是惯忤逆儿,自己这般疼爱,反叫他不知了轻重礼数。面色阴沉的坐在榻上,马腾命人将自前线军中返回的庞德唤来。

    庞德如今年不过21,小长马超两岁,骁勇善战于此前攻打安定之时,与马超一道声名扬于天下。金箍正高冠,双眉且长,双目凝光,蓄有短须,威仪不凡。

    “末将见过主公!”

    “令明不必多礼。吾今日唤你前来,乃是有一事吩咐。”

    庞德闻言一紧,眼下周边战乱已然平息,军中将士都处在休养的状态,却不知主公有何吩咐,当下躬身答道:

    “主公但说无妨,末将愿为主公肝脑涂地!”

    马腾满意的点点头,轻声笑道:

    “非是如何大事。令明也知我平日素是疼爱三子铁,月前,他领着小妹云禄一同去了草原之上,想要捕捉野马往驯服作为坐骑,我喜其有长进之心,便允了。但如今已过去一月功夫,却还不见他回来,甚至便连报信的书信都没一封。吾无奈,便欲以你将兵五百,前往草原寻找,将其带回。”

    草原之上的野马王?

    庞德心中一动,去年的马王正是自家将军马超大展神威驯服的,自己也曾小意观察了那马王姿态,却是不凡,难怪这三公子有心前往了。只是那马王岂是好相与,以三公子的实力,怕是力有未逮,如此,月余不回便有些蹊跷。

    但实践出真知,庞德也没有凭空猜测的心思,当下躬身领命,回到军营点了五百亲卫,策马直奔草原。

    庞德甫一退下,马腾忽得手下来报,二子马休求见。马腾眉头一皱,不知这素来不讨自己喜欢的庸庸无能的次子突然前来有何事,挥挥手,令其进来。

    马腾一家,乃是伏波将军马援之后,声名赫赫,武功高绝。但与之相对的,一众子孙武功虽高,文化上却缺乏了些许天赋,满门上下,虽算不得粗鄙不堪,但与中原世家相比,无疑是痴痴宛若蛮荒子。然而,马休便连祖宗的武功天赋都没遗传到,家传枪法,苦心学了十载却依然是不得要领,一套枪法耍下来都是极难,更不消说别的。所谓文不成武不就,说的便是他和林立这种人。

    不过,好在毕竟多年习武,这样貌倒也一表人才,身形上也是颇为健硕,到不至于将帅世家出个大腹便便的模样。

    马休得了父亲应允,轻轻入了大厅,看着高坐的父亲,心中有些胆怯,但随即想起来意,一正胆量,上前先是行了礼,随即大声道:

    “父亲在上,孩儿有一事想求!”

    他这一声乃是为了显示自己的豪气,却不想大厅空旷,他这一声又极响,一声吼出,高坐的马腾只觉耳朵一炸,被他惊了一跳。

    这孽子...

    马腾不动声色的复又坐好,看着马休的目光更是不喜,寒声问道:

    “你不在家中好生习练枪法,跑来欲求何事?”

    知晓自己一声太过洪亮反而引起了父亲的不喜,再听到这寒意浓浓的声音,马休一缩头,懦懦道:

    “孩儿此前前往天水巡查,得遇一极美貌的女子,想请父亲做主,让孩儿娶其过门为妻!”

    朽木不可雕也!马腾看着一本正经的马休,心中大怒,森然道:

    “却不知是哪家姑娘,竟得你如此另眼相看!”

    提到心上人,马休面上一喜,挠挠头,无视马腾怒发冲冠的模样,含笑道:

    “孩儿打听过了,那女子唤作王异,家中不过寻常,不过孩儿听四邻所说,其祖父好像是那剑神王越,只是他父亲不肯相认罢了。”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马腾自身便是枪法超群的高手,此前虽也听过剑神王越与枪神童渊的名声,但却嗤之以鼻,不以为然。眼下,这不成器的东西说看上的是那剑神孙女,马腾心中莫名烦躁,喝道:

    “管他劳什子剑神!你要是喜欢,自己上门讨去。”

    “可是父亲...”

    这明显是不愿多管的意思,马休大急,连忙出言恳求。

    “还不快滚!”

    ......

    自长安到达草原,路途遥远,耗时耗力无数。但武威却是离着草原不远,庞德随行的又尽是军中精锐亲兵,不过一日功夫,便在一名常来驯服野马的士兵带领下,到达了原先阿凡提等人的位置。

    但...

    时天色已暮,庞德领着五百骑连日到达草原,但入眼所见只有静悄悄无有声息的青草,那据向导所言的帐篷、牛羊等却是一个未曾见到。庞德皱眉,伸手唤过向导,问道:

    “此处便是你说的牧民聚集之地?可曾记的准确了?”

    那作为向导的士兵看到这只剩青草黄昏的草原早已是呆若木鸡,闻听庞德问话,顿时一惊,复又仔细看看四周,有些不敢置信的回道:

    “回将军话,这草原小人来了已有数十回之多,绝不会有走错之事。以小人之见,兴许是附近起了变故,这牧民们才纷纷迁徙。但牧民大都有许多牛羊马匹需要放牧,绝不会有出离草原之事。若是迁徙,应当便在北方深处。”

    庞德翻身下马,伏在地上,以手指抠起泥土,摩挲几下,心中道:

    “这泥土颇为湿润,附近青草也极为充足,以常理度之,那些牧民绝没有抛弃这处天热的上佳牧场的道理,也不知是何变故。而自家三公子,现今又在何处?”

    抬眼看向西边,太阳已渐渐没入地平线,无论如何,当晚只能是暂宿此地了。可恨,此次来的匆忙,又不知这牧民会莫名迁徙,却是连随军帐篷都未备上一顶,好在水草粮食充足,无需为食物担心。但今晚也只能合衣谁在这草地上了。

    随心都是军中精锐,野外生存自是无需庞德操心,有条不紊的一一吩咐下去,很快便清理出一片干净地方,生起炉灶,烹食晚餐。

    夜色渐浓,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之上,只有此处有一道长烟渐起,因缺少引火之物,篝火烧的不算旺,但照在众人盔甲之上,也是红红的宛如饮血残阳。

    自马腾称王后,手下众人身份都是水涨船高。庞德而今得了征西将军的封赏,可称是坐镇一方的大将,但他年轻气盛,性格豪迈,素来爱兵如子,眼下便是与众人一同坐在篝火旁,笑嘻嘻的说些笑话,大口的嚼着随身带的普通干粮,与普通士兵齐声抱怨着潮湿的地面和没有美酒的不痛快。

    而距离众人百米左右,正有几人藏在草丛里,探头探脑的打量他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