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网游竞技 > 三国志系统 > 第六十四章 救命的那匹瘦马
草原之上,羌汉混居,双方合而同住,久而久之,便互相有了姻亲,生出羌汉混血的后代,阿力古便是其中之一。

    从阿姓可以知晓,阿力古乃是阿凡提的孙儿,打小便是个机灵聪慧的主,受汉家教育。待成年后却是又激发了血脉中羌族的基因,弓马娴熟,一手骑术冠绝草原。此前的捕捉野马,大多数人只能驯服一匹,些许精英可以凭借个人能力驯服两匹野马,然而阿力古同样的时间内,驯服了四匹。其气力骑术,可见一斑。

    对于突然找上门的贾诩张绣等人,阿力古原先并不信服。虽然因母亲是汉人的缘故,他也有心向中原之意,但你们何德何能,便要来指挥我?何况,还莫名其妙的杀了西凉王的手下,害的自己的族人只能亡命逃往草原深处躲避。直到张绣以带伤之躯轻而易举的击败了他,而那匹全族奉为神马的野马王,也以数个响鼻表示了张绣将它送给刘瑞的不屑,一心认了张绣为主,随在身后。

    眼下,庞德一行五百余人气势汹汹的来到牧民原先居住的地方,阿力古藏在草丛中,眯眼打量,心中想到:

    “那贾先生却是不凡,他说马腾这几日必会派人前来草原,自己还有些不信,出来巡逻一番,竟真叫自己遇上了。”

    挥手令身后随同自己前来巡查的族人藏好身影,阿力古轻声道:

    “阿大阿三,你们俩先离开,回去寻贾先生,言明这边情况,听他主意行事。我和其他兄弟便留在这边盯着这些人。”

    “大哥,你自己多加小心!”

    “没事儿的,去吧。”

    夜色中,有两道人影轻轻一动,向着身后悄然离去。

    阿力古目光一冷,死死盯着那为首的头戴金箍之人。尔等生生死死,便全看贾先生的决定了。

    阿大阿三小心走了许久,寻到自家兄弟的马匹,解开缰绳,翻身而上,也不仔细看路,便往草原深处而去。

    策马行了一个时辰,二人筋疲力尽,好在已至马场,有那看守的兄弟认出了二人,急急过来询问道:

    “可是阿大阿三两位兄弟?你们不是随阿力古去巡查去了吗,为何如此匆忙回来?”

    二人翻身下马,双腿被颠簸的直颤,那守卫连忙将其一把扶住,二人道个谢,随即连忙道:

    “速速带我去见贾先生!西凉王的人马过来了!”

    “!”

    那守卫闻听大惊,不敢怠慢,扶着二人便往马场内里贾诩的帐篷走去。

    自贾诩得到草原后,便以雷厉风行的手段将手下人马和草原牧民整合到一起,随即星夜迁徙,仔细勘察后,选择了此处开始建造。有数千士兵和牧民的助力,不过短短数日,马场便已出了轮廓,一间间马厩格子似的排列四周,里面尽是蓄养的野马。

    时已夜晚八点多,若在平日,众人兴许已经睡去,但这几日贾诩默默一算,知晓马腾若有动作,必在近日,便仍旧是穿着整齐,静静审视马场的工程进度。

    “贾先生!贾先...”

    “大胆!尔等何人,竟敢在此呱噪!”

    “不是,我等有紧急军情要报,烦请这位大哥前去通报一声。”

    贾诩乃是住在一处军帐中,如何听不见外面动静,心中好笑,掀开帐门,大步走至外面,看着那焦急模样的阿大阿三,心中一动,便猜到了几分。

    “小人见过贾先生!小人乃是巡查三队的队员,阿大。今日乃是小人与自家兄弟当值,随阿力古一起巡查草原的。而就在下午时,发现了西凉兵马!不过西凉人马并不多,应只有数百。现在阿力古留在那边悄悄窥探,让小人先行回返前来汇报的!”

    贾诩听他说完,心中有数,挥手命其退下领赏,双眼一寒,唤过身边侍从,说道:

    “速速去将张将军请来相商!”

    张绣此刻正在刘瑞的屋内,倒不是搅基。刘瑞上回被马云禄扎了个透心凉,伤的要比张绣重得多,如今也不过勉强下地走走,原本林立派来话事之人,倒成了马场里最轻松的一员。张绣杵着自己的大枪,看着病怏怏躺在床上的刘瑞,笑道:

    “你枉生了这般结实,却原来银样镴枪头,中看不中用的。这都许久功夫了,这点小伤还不见好,我还想传授你几手功夫,都没机会。”

    刘瑞自鼻子中发出一声冷哼,斜眼看他,阴阴地说:

    “张伯锦!你如今倒是好生威风,是不是公明将军不在,缺了人镇压你?”

    张绣听得刘瑞搬出徐晃笑他,也不着恼,在这不大的帐中大枪舞个枪花,得意道:

    “我如今神功大成,莫说公明将军,便是那杀千刀的甘贼,遇上我也是一枪打发的事。”

    呸。

    二人正说着无用话,贾诩派来的侍卫却到来,请张绣过去商议军事。张绣将枪搁下,重重一拍刘瑞肩头,笑道:

    “不知军师找我何事,且去看看。你在这儿好生歇着,我稍后再来看你。”

    “去吧。莫忘了你这枪便是。”

    张绣一笑,虽那侍卫寻得贾诩。

    到了帐内,贾诩看着站得笔直的张绣,面色一正,说道:

    “伯锦,据探子来报,马腾已经派出兵马到了草原上,只有数百骑正在休息。那部队不知晓我军存在,正是突袭好时机,着你且去点起兵马,束马衔枚,趁夜突袭!”

    马腾的部队...也不知这次可有那马超。

    张绣想着心思,心中期待,兴冲冲领命下去。点了一千新训的骑兵,扬长而去!

    刘瑞帐中,躺在床上的刘瑞百无聊赖的等待着张绣的回来,却迟迟不见其人影,一眼瞅见那杆虎头金枪,便唤人将其取来,支起身子,掂量掂量。

    入手极重,通体百炼精铁锻铸,枪身长约莫两米,儿臂粗细,上刻有一火凤之形。枪尖却更为不凡,烛火昏暗,却依然可觉那森冷寒光,若张开血盆巨口的猛虎,亮出口中银牙,欲择人而噬。

    “果然好枪。待此间事了,我回了长安,定要求主公为我锻造一杆这样的宝枪。”

    张绣领着一千人顶着浓浓夜色,策马狂奔。胯下正是那博命驯服的马王,被他唤作乌骥(ji)。这马也不知何处的神种,脚力极快,因为身后还有一千骑兵的缘故,不曾撒开脚丫狂奔,倒是有些不满,一颗硕大的马头不断扭来扭去,也可能是对嘴里塞着杂物的不爽。

    “畜生,瞎动什么!”

    张绣自打出了营门,心中就隐隐有种不舒服的感觉,眼下乌骥马又极不听话的动来动去,顿时大怒,一巴掌便扇过去,打得乌骥委屈不已,有心叫唤几声,却因口中杂物叫不出声,只有呜呜的声音,倒是将张绣逗乐,抚摸几下脑袋,笑道:

    “这般乖乖的多好,不痛不痛啊。”

    ......

    一个时辰之后,张绣远远发现庞德等人升起的火光,急忙勒马停下,身后骑兵有样学样,将缰绳系在树木岩石上,随后顺着火光,围了过去。

    行不过片刻,草丛中突有动静,张绣一惊,双手一摸,却没了往日的熟悉感,定眼看去,顿时懊恼的一拍额头,骂道:

    “要说好像遗忘了什么!竟是将吃饭的家什给落在了刘瑞屋内!”

    毫不客气的自手下处借了杆长枪,虽不趁手,但如今也只能勉强一用。

    正思量间,草丛中的异动到了身前,张绣见那人影小心,心知定是自家人留在此处看守之人,也不惊慌。

    “不知是哪位将军到来?小人阿力古,巡查三队队长。”

    哪位将军?

    “某家张绣,你就是阿凡提的长子吧?不过,今日你是立了大功。”

    “见过张将军!”

    四周漆黑,阿力古一时没能认出张绣,但听到那声音后顿时想起了后背上的疼痛,急忙跃了一步,到得张绣面前,谄笑几声。

    “嘘!待人马成围,你便跟着我一同冲杀吧,定要休走了一人。”

    大树底下好乘凉的道理,阿力古自然懂得,忙不迭的点点头,不再作声。

    ......

    庞德枕着一匹瘦弱的马,睡的正香。

    这马瘦弱倒不是他平日虐待抑或生得太重所致。当日,庞德随马超攻破安定后,于城中发现数十战马,与此马一道的,皆是比它身形壮实许多,为马超帐下许多小将哄抢。但庞德略通相马术,一眼看出这瘦马不凡,便将其收为坐骑。仔细喂养,却不见身形壮实,不过行军之时,速度破快。

    “呼呼~”

    赶路一天,庞德自然是极疲惫,枕着马肚子又极软温暖,自然是与手下士兵一样,鼾声震天。

    人虽为万灵之长,但在许多方面却较许多动物有所不如。便如嗅觉逊色于狗,奔跑逊色于豹等等。而战马,因为饱经战事,与那身经百战的老兵一样,对于隐藏的危机,自然而然的有一种机敏直觉。

    眼下,张绣等人悄然包围过来,庞德手下一众骑兵都是睡的舒服,但有几匹战马,却察觉到了不对,四蹄在地上乱刨,口中嘶鸣。

    “希律律!”

    庞德被身下瘦马的叫声惊醒,一跃自地上爬起,双手紧握随身的鎏金大刀,警惕看向四周。

    “不好,敌袭!”

    近乎同时,在那瘦马嘶鸣的同时,张绣便知突袭失败,好在手下之人尽皆围了过来,怒喝一声,道:

    “儿郎们,与我冲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