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网游竞技 > 三国志系统 > 第六十六章 消受不起的福缘
贾诩骑在马上,玩味的看着庞德。这厮竟以五百骑大破我军千余,还将平日里“天最大我最二”的张绣打成这副不能自理的模样,个人能力之出众,可见一斑。

    而正对面,庞德却是别样的心思。

    这一眼望去,尽是星星灯火,敌人的数量简直不计其数。没想到刚刚击败了偷袭的敌军,正要逃出生天,此刻又被人偷偷摸摸的酒团团围住了,而以身后这二百来号残兵的状态,纵使强作一口气,上前拼杀也只是自取死路。

    吾命休矣...

    两军对峙,贾诩却先开口,笑道:

    “阁下便是庞将军吧。以庞将军之能,这眼下你我的形势,想必心中是一清二楚。庞将军好生威风,诩派了一千人前来围你,却被你杀的溃不成军,四散奔逃。不过眼下你为鱼肉,我为刀俎,诩怜你一身本领,不忍取你性命。不过虎困于笼,犹不可轻视,若是庞将军足够聪明,当知晓此刻应该如何行事了吧?”

    庞德面色一冷,对于贾诩的打算虽明了于心,却颇为不屑。不过,今夜草原上这变故实在太过莫名,从着装和口音上可分辨出那些士兵大多正原先的牧民,但领头的却多是不折不扣的中原人。

    中原之地,现有二主。

    但无疑不会是曹操闲着无事,大老远过来在草原上捣鼓针对西凉军,如此...

    庞德大笑一声,狠戾道:

    “我道是何人不着声息的到了我西凉之地,却原来是林州牧的手下。德有一言,却要叫尔等得知!我家主公乃伏波将军后裔,自祖上三代便是威震凉州,远近羌贼闻名丧胆。而此前主公不忍见先帝蒙尘,落于李郭之手,便遣少将军领兵奋战,大破李傕贼军,得占安定!如此上得天子遗命,下获百姓爱戴,得领西凉王之爵。而如今你林立军不思抚恤长安遭劫百姓,反而遣兵来我西凉,岂非是罔顾天命,挑衅我王尊严,意欲挑起兵马战乱,令百万生灵涂炭焉!”

    ......

    慷慨激昂,豪迈雄壮。

    贾诩抚掌大笑,不置可否,挥手便令身后骑兵拥上。

    须臾,二百西凉兵尽皆被擒或杀,庞德持着鎏金大刀,虽奋勇抵抗,无奈已是强弩之末,不消片刻,便被前仆后继的人民英勇军绑了送到贾诩面前,只是口中犹自呼喝大骂。

    刘瑞看着便五花大绑宛若粽子的庞德,没来由一笑,将张绣搁在马上,轻轻拍拍他脸,笑道:

    “你可输得不冤。”

    张绣人在昏迷,但却仿若听到了刘瑞言语,双眉瞬间锁起,似乎还是不服。

    “回马场!备战西凉!”

    ......

    马腾怕是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竟在本营大后方,先是损了最为喜爱的儿子,而今便连派出的大将都被人生擒活捉了去。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寻找亲儿这边虽然赔了大将又折兵,但亲儿媳那边却一路顺风顺水。

    武威之南,有一小城,名曰天水。

    天水之中有一出名的善心富户,王家。远近百姓都知晓这户倒不是因为别的,而是亲眼见证了这家人穷困至兴盛的过程。约莫二十六年前搬来,初来之时不过孤儿寡母相依为命,过得甚是潦倒辛苦,母亲平日虽与乡邻温和,但却性子要强,每日家中是宁可食冷粥或无粮挨饿,也从不肯受人接济。只是附近人家知晓她家中难过,常有意无意悄悄予些东西。

    母子这般熬了十年,独苗终是有了出息。不过十五六岁时,就一力挑起了地里家中种种农务,其后更是咬牙典当了母亲唯一的首饰,做起了小本买卖,好在因为旁人的帮衬,买卖有了起色,日子终于一天天好过起来。再随后便是蓄了钱粮,在当地娶了个贤惠姑娘,次年,产有一女。

    儿子成了家立了业,母亲却因早年积劳成疾,终究不治而逝。紧接着,便常常见到有一男子持着剑时常找上门来,似乎与儿子起了争执,大吵大闹数回,男子终是蔫蔫离去,从此再不曾见。只是有那耳力好的乡邻,无意听到争执似乎有父亲、母亲的字眼,自是猜测多多。

    时光一去瞬然。而这日,竟有西凉王的二公子带着人上门提亲来了!

    虽家境逐渐殷实,但这王家也不过是推了破败小屋,另起了三四间瓦房,而家中钱财,儿子得母亲遗命,大多取出来用以接济四周百姓。

    瓦房之外,有两队兵士披坚执锐,昂首守候一边。

    屋中,现已不惑之龄的王武穿着一身青衫,小心的招待着面前的年轻人和一中年文士。

    “二公子光临寒舍,小人不胜荣焉。只是寒舍鄙陋,粗茶淡水,还请二公子与这位大人不要见怪。”

    马休是带着幕僚来做媒提亲的,眼见未来老丈人这番客气,马休却是忙道不敢,一指中年文士,笑道:

    “伯父不必客气,小生今日前来,却是有一事相求。”

    那中年文士正端着茶盏皱眉,闻言连忙起身道:

    “老哥话重了。我不过是公子府中一管事,如何当得起大人之称。唤我马宇便可。”

    这马休与马宇如此态度,倒叫王武心中暗惊。自己不过是平民百姓之家,何德何能叫西凉王的公子这般礼遇。王武乃是久经世故的聪明人,心中存了几分小心,暗暗揣测他们来意,面上却是受宠若惊的一笑,带着恰到好处的三分惊讶,问道:

    “山野村夫,怎配叫公子相求。公子此来所为何事,若小人有能使得上力的地方,但听吩咐。”

    说到正题,马休心中没来由一阵紧张,刚要开口,但这提亲之事却不好自己张嘴,当下看向马宇。

    马宇理理衣衫,待其十足笑意,大声道:

    “却是有天大好事要叫老哥知晓!老哥,敢问家中可是有一掌上明珠?”

    王武心中暗道一声不好,却又莫名松了口气,闻言堆起笑容,点头答道:

    “小人确有一女,名唤王异,此时应正与她娘亲在后宅做些针线。”

    果然是这家的,嘻嘻。

    马休心中一喜,想到那日所见的天仙般的女子,嘴角抑制不住挂起笑容。

    马宇却没见到他表情,听得王武回话,笑意更浓,道:

    “正是令爱(ai,令媛yuan是错误的说法)的福缘。老哥不知,我家二公子此前曾奉我王命令前来天水巡查,却正好在街道上得遇令爱,当时被令爱天仙之姿所吸引,自此一直念念不忘。但我家公子心知男儿以事业为先,虽对令爱有了倾慕之情,却未曾肯唐突。终是等巡查完毕回了武威向我王求得首肯,如此才特地前来提亲,希望老哥能同意我家公子,娶令爱为妻。”

    啊呀,好羞。将这马宇一同带来果是明智之事。

    西凉王的公子看上了一户平民家的女儿,亲自上门提亲,还是要娶为妻,这番事情若落在别人家怕不是要高兴的向祖宗多烧炷香,但王武闻听这“大喜事”,却是宛若晴空之霹雳,心中苦笑不已。

    无他,自家宝贝女儿早已心有所属。这属意的对象是名唤作姜囧的年轻人,年不过弱冠,却已是天水郡的郡功曹,称得上是年轻有为。而且论及人品相貌亦是不俗,虽不算说天下第一等的富贵人家,但自己心中却以为如此刚好是门当户对,女儿嫁去也不会受人欺辱白眼,因此颇为喜欢,待见了几回面,已是心中有了打算愿成全他俩。

    如此,又如何能将女儿情投意合的郎君撇开,反嫁给一毫不相识之人呢。

    但二人毕竟尚未定下亲事,王武如何敢直言相拒,当下轻轻一咳,收回心思,对马休道:

    “犬女得蒙二公子厚爱,小人自是感激涕零。但小女年不过十五,且二月后才可及笄(ji),若就此谈婚论嫁怕是有些为时过早,而且犬女平素不通礼数,若高攀嫁入王府,恐有损王府威仪。这婚姻嫁娶之事颇重,还请二公子见谅。”

    “这...伯父...”

    这番拒绝实在出人意料,马休闻言一愣,却不知说些什么。

    而马宇却是眯起了眼睛,心中冷笑。

    年不过十五?尚未及笄?

    这番话若瞒别人倒也勉强,但他马宇却是曾悄悄留意打听好了,这王异乃是灵帝光和二年(公元179年)六月出生的,怎么如今还活幼了去。何况,这时节,莫说十五岁的姑娘,便是十四岁便嫁人的也是不乏先例,如何能做不同意的理由。

    当下马宇大笑一声,意味深长的道:

    “老哥怎的这般糊涂。二公子何等身份,令爱若是嫁入府中为妻,自然从此是锦衣玉食,贵不可言,又如何说不通礼数。何况...以二公子先前所见,令爱之龄,怕不止十五了吧。”

    令爱之龄...

    王武惊恐的看向马宇,待见到其嘴边森然笑意,一颗心顿时沉入海底。

    ......

    王屋外,有一精壮男子正躲在角落偷偷打量,在其身后街上,还有约莫十数人作行商打扮悄然跟随。

    (这章很赞对不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