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网游竞技 > 三国志系统 > 第六十八章 只会爱你的那人
王武与祝恩相视而立,良久,王武恨声道:

    “剑神好大威名,我这小家小户的,不敢高攀。祝校尉还是请回吧,恕不远送。

    祝恩无言,这一家人的故事他只是略有耳闻,其中详细却是不清楚。

    若就此离去,主公的吩咐铁定是无法完成了。可这王武水米不进的模样,又该如何开口。

    正思量间,王异自屋后走了过来。

    前屋动静不小,她也是听得糊涂,想要过来询问自己的父亲,正见到一酒家模样的伙计,心中一喜,快步走至祝恩身前,自怀中取了五钱,递过去,吩咐道:

    “你这酒我买下了。再予你件事,你去城中功曹姜府上,替我传个信儿,就说王异有事寻姜功曹相商,事成之后,另有赏赐。”

    祝恩愕然看着手里银钱,讷讷道:

    “什么?”

    王异皱眉,以为他对金钱不满,又取了五钱塞去,说道:

    “本郡功曹你知道吗?去他府中替我传个信儿,就说王家女儿要见他。明白了吗?”

    祝恩接过钱,眉开眼笑道:

    “明白明白,小人一定传到。那么,小人便先告辞了。”

    这见钱眼开的模样演的极逼真,王异是连连皱眉,而一旁王五是有心开口阻止,却不知从何向女儿说起,叹口气,挥挥手,道:

    “去吧,小心一些。”

    王异狐疑的看了自己父亲一眼,这伙计应是不知府外有人盯梢事情,为何父亲要多加一句小心呢?

    祝恩隐约猜到王武心思,长笑一声,方走到屋门处,却见有一青年一脸焦急神色匆匆忙忙走了进来,祝恩不察,竟差点与他撞上。

    这男子看模样应是二十出头,身着一袭白衫,丰神俊朗,五官棱角分明,难得的是还带有几分英武气概,端的是相貌不凡。

    那男子与他擦肩而过,猛然停下,问道:

    “你是何人?”

    祝恩还未开口,那边王异已经又惊又喜的叫了一声,

    “冏哥哥,你怎么来了?我正叫人去寻你呢。”

    “异妹!”

    听得心上人的声音,姜冏哪还在意面前这男子,温柔的唤了一声,迎了过去,激动地一把便紧紧拉住了王异的右手。

    自己的父亲还在身边,王异如何好意思被他抓住手,小脸顿时一红,便抽了出来,随后低声道:

    “还有外人在哩。”

    王武摸摸胡子,苦笑连连。

    祝恩在门口看他二人亲昵,心中一转,将前后事宜猜了个大概,顿时一笑,也不出去,悄然走到王武旁边。

    “姜冏见过伯父!”

    姜冏这才注意到一旁的王武,顿时一摸后脑,尴尬不已。随即却想到自己来的目的,面色一正,连忙道:

    “异妹,我刚刚自郡守那边得到消息,说二公子是来向你提亲的,此事当真吗?”

    王异闻言黯然点点头,背过身去,不肯说话。

    姜冏顿时知晓此事不假,失落道:

    “那,异妹你...是同意了吗?”

    “没有!冏哥哥,我的心,我的情,早已经都是交给你了,又怎么会同意嫁给一个陌生男子呢!”

    “太好了,异妹!我就知道你不是那种贪图富贵的肤浅女子!你不要担心,我明日便回家中向我父亲言明,带上聘礼,将你娶过门。这样就谁都无法拆散我们了。”

    “真的吗,冏哥哥!呜呜...”

    “异妹,你不要哭!我不允许眼泪这种东西出现在你的脸上!呜呜...”

    ......

    ......

    祝恩情不自禁的咧咧嘴,感觉满嘴的牙都酸的痛。

    自从这姜冏进了门,整个故事基调都不同了。而且,那句话说的实在有理,恋爱中,无论男女,都是傻子。

    你这刚拒绝了马休的提亲,却转脸便许给了一个小小郡功曹,马休会怎么想?看官会怎么想?

    衷心祝福吗?

    王武自从方才抚着胡须就未换个动作。无他,被女儿这番模样给吓着了。

    狠狠揪下一根,王武咧着嘴,咳了一声道:

    “姜冏,我问你。”

    “啊,伯父请问!”

    二人正你侬我侬的要抱在一起了,突然听到王武的声音,顿时似触电一样瞬间分开,姜冏自知失态,俊脸涨的通红。

    “你既知晓了二公子提亲之事,却不知有何打算啊。休要再说明日来提亲的胡话,若叫二公子知晓了,你我都是个死字。”

    这也是摆在眼前的难题。情情爱爱的说再多,关键时刻不能站出来担当,岂不都是一纸屁话,如何叫人愿意将女儿托付。

    姜冏深深吸了口气,深情的看了眼王异,决然道:

    “侄儿不过是一郡小小功曹,家世自然是无法与二公子相比。但伯父放心,侄儿对异妹的一腔情意,都是发自真心。此生若不得异妹为妻,侄儿将食不知味,生不知何意!”

    顿了顿,姜冏继续道,

    “而今之计,天水是决计不能再待。小侄在梓潼有一亲戚,若伯父不嫌弃,我们可连夜逃离天水,举家前往投奔。”

    祝恩暗道一声不好,这梓潼乃是益州所辖,现在刘璋治下,与长安可是离着十万八千里。

    王武看他一眼,点头道:

    “西川富饶,投奔过去倒也不失为一个好去处。但举家前往之说,还是罢了。”

    姜冏好奇道:

    “伯父何意?若是担心我那亲戚不喜,大可不必。与伯父相同,我那亲戚也是个急公好义,爱与人为善之人。若是见我们前去,指不定心中多痛快呢。”

    王武摇摇头,沉声道:

    “你还是太过年轻。如今我等已被二公子派人盯上,若是一同离去,恐走不了几步,便会被抓住。也罢,你二人自己走便是。想来女儿一走,我王家也没有什么值得二公子惦记,自然会放了我们。”

    祝恩冷笑一声。若是王异跑了,马休四处找寻不到,绝对会将王武拿住出气,哪会如此好心的将他直接放了。王武这般打算,与其说是绝地一搏,倒不如干脆说是将女儿完全托付给了姜冏,而自己则是抱着舍身的决心。

    挥挥衣袖,王武决然道:

    “此事便如此。你二人一路之上要多加小心。侄儿,我这姑娘,便托付给你了。还希望你记得今日决心,以后也会好好待她。”

    说完,转身离开。

    扣群号,一六七零八三三九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