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网游竞技 > 三国志系统 > 第六十九章 花季少女的仇恨
王异看着父亲的背影,伸出手,有心说几句,却发现自己心中糊涂,不知说些什么。

    祝恩看着三人,心中感概,向姜冏二人言明了身份,请求他们能够一同前去宛城,完成老爷子的心愿。

    王越当年找上门与王武大吵之时,王异尚未出生,所以自然是不知晓其中关系。闻言有些不信,婉言拒绝。

    祝恩无奈,只得给二人说了个地点,不死心道:

    “我会在城外等候几日,若是你二人有心,可以前来找我。”

    说完转身出了王府,垂头丧气的将手下人召集起来,在城外置了个茶水摊子,存着万分之一的希望,苦苦等候。而当晚,姜冏与王异稍稍做了些许装扮,带着一些钱财便趁着夜色往西川而去,投奔远在梓潼的亲戚。

    ......

    第二日,马休带着手下人兴冲冲来到王府,想见王异一面。

    王武恭敬的请他喝茶,大笑着称与女儿商量过后,已经同意了亲事,三日后便嫁给马休为妻,请他先行回去,不必急于一时相见。

    得知王异已经同意嫁给自己,马休高兴不已,与王武说笑了些许,虽心痒痒想见王异,却还是忍耐下来,告辞回去,随后便派人准备了大量金银财物送来,作为聘礼。

    王武欣然纳之。

    三日之后,马休身着大红喜袍,骑着一匹高头大马,命手下人抬着一顶喜轿,热热闹闹的便来迎亲。

    西凉王二公子娶亲的消息很快传遍四方,满城百姓轰然叫好,一个个前呼后拥的便来瞧着热闹。

    然而...

    迎亲的队伍到了王府外,却见大门紧闭,门外也不见有悬红灯笼,马休不解,连忙派人前去叩门询问。

    但哪里有人应声开门。

    满城百姓尽皆围观在旁,却在自己大喜的日子吃了个闭门羹,马休有些羞恼,亲自下马叩门呼喊,任凭如何分说,仍是听不到门内有丝毫动静。

    马休暗道一声不好,唤过几名身强力壮的手下便将大门撞开,随后快步走了进去查看,入眼大惊。

    王府之中,一片寂静,隐隐有种不详的气氛。马休没来由觉得有些失落,指挥着手下四处寻找,却只在后屋看到了相拥的王武夫妇尸首。

    一场喜事,新娘不见了踪影,反见到了岳父岳母的尸体,成了不折不扣的丧事。马休大怒,也不管屋外百姓如何看他,起码返回了郡守府,调起城中数万守军,四散出城寻找,誓要寻到自己娘子的踪影。

    而这时,有侍卫来报,郡功曹姜冏已经数日未曾出现,其父母离了府邸,不知所踪。马休惊疑,马宇却派人前往城中询问,果然得知姜冏与王异情投意合的消息。

    大喜之日前去迎接新娘,而今却得知她早已心有所属,甚至拉着情郎私奔,而自己的岳父岳母更是瞒了自己三日,甚至宁死也不愿将女儿嫁给自己。

    马休失魂落魄,将守兵召回,黯然坐于郡守府中,百感交集。

    ......

    而就在天水城外不远处的一处小山头上,有一男一女正眺望着天水城,正是姜冏王异二人。

    因不知城中情况,这三日二人过得是提心吊胆,狼狈不堪。

    而无论姜冏如何劝说,王异都是不肯离开,直至今日,王异突觉心中一痛,没来由便流下泪来。

    姜冏见状大惊,连忙问她。

    王异抬起头,泪水冲刷之下,刻意扮丑的满脸灰出现了两道斑驳的泪痕。

    哭了许久,王异止住伤悲,抓住姜冏衣袖,问道:

    “姜郎,你说,若是你我到了梓潼,今生可有望为我爹娘报仇?”

    姜冏闻言黯然摇头。今日城中守军突然出城搜查,他躲在一边也曾看到。这无疑是自己二人还是被发觉了,如此,自己丈人的结局可想一二。

    王异继续道:

    “那日那祝校尉曾说自己是京兆林州牧的手下,而据他所说林州牧的剑术老师也就是我的祖父,竟是当今的剑神王越。姜郎,你说此事有几分可信。”

    姜冏想了想,道:

    “剑神王越的名声,我也略有耳闻,可是从未得以一见。不过,若说他是你的祖父,我觉得不过是那人的一面之词,并不可信。”

    王异低下头,失落道:

    “可这种事,那祝恩又为何要来欺骗我呢。而且当日爹地也未曾出言反驳,姜郎,若是王越真是我的祖父,必然可以求他为我爹娘报仇。而这,也是我们唯一的希望了。不管怎样,我想去寻那祝恩。父母大仇,便是万一,我也要试上一试。”

    姜冏默然,看了看已经风平浪静的天水城,咬牙道:

    “既然异妹你坚持,那我编陪你前去。只是希望那祝恩非是欺骗你我!”

    ......

    二人拿起了随行的小包袱,凭着那日祝恩所说地点,寻了过去。

    这越走二人越觉得怪异,因为双目所见,渐渐没了行人,甚至可说已是到了一处荒僻到只有山贼会问津的地方了。

    姜冏心中一动,抽出佩剑,不由警惕起来。

    其实这要怪那日祝恩只顾留个地点作为希望,随口说了句“出东城门向东三里”,他到这天水才不过短短几日,如何知晓自己说的地方的位置,只是下意识按着宛城的规模,这城外三里,应正好是属于有些行人却不多方便分辨的地方。

    经验之谈,常常误事。

    现在祝恩就是吃了自己话的苦头,这荒无人烟的山沟沟里,自己摆了个茶摊子,三日来,竟只有一个上山砍樵的樵夫半惊半怕的喝了碗酒水,其他竟是连个人影都没。祝恩赤着上身,百无聊赖的扇着扇子,双眼却死死盯着西边,内心不断哀求有人从那边过来,哪怕不是那王异也好过自己这般傻兮兮的。

    而他身后,那十几个兄弟更是无聊,好在他们多是祝恩亲兵,虽然心中对老大的明智决定不少腹诽,却还是毅然一同等候着,没有怂恿他离去。

    “大当家!大当家!那边山道上出现了两个人影,看样子好像是一男一女呢!”

    祝恩正喝着茶,闻言顿时噗的喷了手下一身,哭笑不得的骂道:

    “说了多少次不要叫我当家的!”

    “好的大当家。”

    祝恩翻个白眼,却起身披上衣服,眼巴巴走到路上看过去。

    正是越走越心慌已要退去的姜冏、王异二人。

    “你二人是...姜功曹与王异姑娘吧?”

    祝恩有些不确定,那二人听到他声音却没来由觉得亲切许多,王异走过来,正色问道:

    “祝校尉,你当日曾言剑神是我祖父,不知是否属实?”

    祝恩一笑,摇摇蒲扇,道:

    “你二人如今这番模样了,我还有和意义欺骗你等,况且若是不信,随我前往宛城一看便知。”

    二人对视一眼,姜冏拱手道:

    “如此,我二人愿随兄台一同前往宛城见个分晓。”

    祝恩咧嘴大笑。

    此谓有心栽花花盛开。

    扣群,一六七零八三三九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