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网游竞技 > 三国志系统 > 第一百四十六章 这场仗,胜了谁?
<!--go-->    曹操面色青白,已是冻得不轻,双唇微微哆嗦,满眼凶光,却是下不去一个进攻的命令。

    他身边还有一十七人---这是他反复数了三四遍才心痛无比的确认的。而对面虽只剩下不到十人,却是吕布`张辽等猛人还活的好好的,一个个面露凶光,虽胸腹微有塌陷---被大浪拍的骨头断了不知道多少。但破船仍有三斤钉,谁有把握确定吕布他们没有一击之力?

    但吕布心中何尝不是直打鼓,洪水淹来之时,他与玲绮舍身相护貂蝉及一众女眷,身上伤势更重,此时不动手还好,若是杀将起来,怕是只要被拖个片刻,就得伤重而死。

    一方人多,一方质高,彼此忌惮对方临死前的反扑,因此对峙了已然个把时辰,仍然在嘴炮中。

    “曹贼,你不是要取我性命嘛?某家就在此处不动,你可敢过来?”

    “家奴何敢叫嚣?吾于城外尚有数万大军,一时三刻必将赶至,吾倒要看看是你这嘴硬,还是我军的刀枪更硬!”

    “少他妈吹牛13了,你要有数万大军,老子早就弃城跑了。”

    “我吹牛?你等着呢,我大军马上就到!”

    “倒是来啊!今天你要有兵马,我吕布就把姓倒过来写!”

    ……

    由上可见,我中华民族虽经千年演变,在嘴炮的时候都是一样的。

    然而,正在双方口水战愈演愈烈的时候,从街道两端,传来了大批兵马的脚步声。

    吕布心中咯噔一响,他心知自己已是穷途末路的时候,决计不可能有幸存的兵马赶来护驾,也就是说……

    曹操回头看去,见来人正是陈登,而在其身后,竟有二三百兵卒家将,虽一个个也是惨遭洪水洗礼但他们能够赶到此处,自然够力气顺带收拾了吕布,曹操不由大笑道:

    “元龙来的正是时候,吕布一众各个带伤,不费吹灰之力就可擒下,再添你父子献城之功,待我回了许昌,必定拜你为伏波将军,重重有赏!”

    陈登闻言拜谢,吕布却是早在他露面之时就已大惊,此时听得曹操言语,更是咬牙切齿道:

    “我道侯成三人如何突兀背叛于我,原是你这贼厮在背后搅事,可恨我平日待你父子不薄,你二人竟勾结外贼害我性命!”

    对于吕布的话,陈登仿似压根听不到,右手一挥,已是令身后士卒一拥而上,而自己则是颇为谨慎的退后了两步!

    吕布见此,长叹道:

    “恨矣!若有来生,本将军必取你全家性命!”

    他正要喊出十八年后老子又是一条好汉,值此之时,从身后却传来一道救命的声音,

    “主公莫慌!臧霸来矣!”

    随即哐当好一阵乱响,少说五百余泰山兵涌了过来。其中更有贴心的,取了干布在手,走至吕布等人近前,替他们卸去甲胄,以干布擦拭,至于热水暖汤,此时此刻,哪里有人能准备的来?

    而正稳操胜券的曹操,眼见神兵天降般出现这许多兵马,顿时怒火攻心,双眼发黑,高烧发作,头痛难忍,不禁一下栽倒。

    陈登如梦初醒,急道:

    “快!护佑主公突围!”

    ……

    这一嗓子下去,形势顿如弓发,泰山兵以逸待劳,人数更是这些家将的数倍之多,两军相击,泰山兵势如破竹,在臧霸指挥之下,只需半柱香的功夫便可将敌军杀尽。

    然就在此时,林立却拦住臧霸,示意他小心城外曹操兵马,不必多追。

    而且,林立小步走至夏侯渊`乐进二人被缚之处,挥剑将二人腿上绳索斩断,笑道:

    “孟德虽负我在先,我却不忍负他,我可以放你们走。”

    二将闻言大喜,叩首道:

    “林公之恩,没齿难忘!他日若有力所能及之处,我等虽死不敢辞也!”

    他二人对曹操忠心耿耿,此时得脱正是欣喜能够赶上援救,因此对林立拜了三拜后,转身就要走。

    只不过刚一转身,便看到史阿双手抱在胸前,嘴角带着笑意,将他们拦了下来。

    夏侯渊面色顿时一黑,惊道:

    “林公莫非是欲戏耍我等?”

    林立摇头道:

    “放虎归山,后患无穷。你二人勇武过人,又擅统兵,我就是再大的心,也不能容你们全部走了去。”

    夏侯渊僵硬道:

    “我家主公正是性命攸关之时,林公何意,不妨直言。”

    林立笑道:

    “世人都称曹孟德识人极明,用人唯才,而又深谙‘统御’的道理,因此得占天下七成贤才,声势浩大,有逐鹿中原之心。”

    二将沉默,甚至隐有共荣,至于林立信口提出的曹操欲逐鹿中原之词,他二人却是不敢接茬的。

    林立接着道:

    “孟德既然帐下良臣猛将无数,想必也不差一两个的。不过我如今治地颇大,倒是亟需人才的。妙才,我可允你回去救他,条件只有一个,就是让文谦愿从此为我所用!”

    夏侯渊听他嘀嘀咕咕半天,最后竟是来了这么一句,顿时大惊,随后下意识看向乐进。

    却见乐进闻言大怒,以头撞地,直至额有血液浸出,大呼道:

    “某岂是叛主之臣耶?纵死乎,何以污我名节!”

    夏侯渊听他言词激切,顿时虎目泛泪,以身护住。

    林立见得此情景,却是愈发欣喜,面上却冷淡道:

    “既是如此,传令下去,命臧霸死攻出城,追击万里,也定要留下曹操性命!”

    二将闻言浑身大震,抬头怒视林立,恨道:

    “今日我等若是不死,必提兵与你决一死战!”

    林立抿嘴笑道:

    “好的,不过依我看,曹操很快就要被我部下追上,然后死在这里。到时候洛阳/许昌/陈留三郡,怕是会有大乱,到时候我再提兵攻去,谁可阻我兵锋?”

    二人沉默下来,良久,乐进晦涩道:

    “妙才,你先去救主公吧。至于我在许昌的家人,也便一并托付给你了。”

    夏侯渊点了点头,双拳攥紧,随后站直,寻了寻方向,大步而去。

    只不过二人双手及胳膊绳索,被林立有意留下,夏侯渊这一路小跑迅疾,赤手空拳,林立并不担心他能屠戮士兵。

    ……

    战场之上,陈家护卫很快便被杀了个干净,有臧霸的示意,泰山兵也不曾出城追击,便放任曹操等人离去。

    一场由刘备求援引起,到林立横插一手,涉及五路诸侯的大战就此落幕。

    后有史官记载,曹操援刘备而战吕布于下邳,围而歼之,数月不下,幸得陈家父子相助,劝降侯成,破城。

    然将胜吕布之时,忽有洪水滔滔,臧霸领兵救援,遂败。幸得陈登家将护卫,郭嘉领兵接应,乃脱。

    是役,曹操经年心血的数万兵马付之一炬,且未得徐州寸地,惊怒之下,染上风寒头痛之症。

    而下邳城破,百姓死伤无数,吕布手中兵马尽去,有寻明主附属之意。

    下邳之战篇,完。(未完待续。)<!--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