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玄幻奇幻 > 八荒斗神 > 第3章 你会后悔的
安然亭,是烈云宫一个甚不起眼的地方,但就是这个地方,给了沈非异常难忘的回忆。像他这种情窦初开的年纪,是很容易对一个靓丽女子倾心的,而上官玉,凑巧就成了沈非心中倾心的那个少女。
    重拾信心的沈非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一路上对那些烈云宫弟子的指指点点视而不见,不是他没有脾气,是因为这样的情况一年来每天都在上演,他早已经麻木,再加上今天心情不错,就更不会在意这些势利的家伙了。
    越走越偏,离安然亭也越来越近,而就在沈非转过一处廊角的时候,前方安然亭中的一幕,却是让得沈非愣了一愣,旋即倏地停下了脚步。
    安然亭中有着一男一女两个人影,而那道曼妙的身姿,沈非仅仅看了一眼便认出那正是心中念着的上官玉,不过另外一名男子的面貌,却是让得沈非面色变得有些阴沉。
    但就在他愣神停步间,随即见得那个面目英俊的男子已是伸出手掌,轻轻地握住了上官玉的右手,而后者象征性地抽了抽,在那男子紧握之中没有抽出,便即停止了动作。
    “嗡!”
    这一幕无疑是让沈非心口犹如受到大铁锤重击般,脑中嗡地一声,仿佛在刹那之间变为一片空白,只是呆呆地看着安然亭中相依相偎的两人,那个男人所处的位置,本来应该是属于他沈非的啊。
    握着手臂吊坠的右手力道很足,那吊坠张开的五指已经狠狠刺穿了沈非的手掌,但鲜血却并没有掉到地上,而是被手臂吊坠直接吸收殆尽,不过这些,此时的沈非却根本没有注意到,他模糊的眼中,只有安然亭中的两个人影。
    “她是故意的吧?”
    还好一年来的沉淀让沈非的心性变得非同一般的坚韧,良久之后,嘴角露出一抹苦笑,心中也是瞬间明白,昨日上官玉的相邀,为的,便是让他看到眼前的这一幕。
    自嘲地一笑,沈非心中黯然的同时,也不禁暗道上官玉还是小瞧了自己,想要自己离开,又何必用这样的手段?直接说一声,难道我沈非还会死皮赖脸地纠缠于你吗?就算是这一年中仅剩的尊严已经被践踏得所剩无已,但那颗倔强的心,还是让沈非并没有上前去当面质问。
    “哟,这不是沈非少爷吗?”
    而就当沈非暗暗低头转身欲走时,一道熟悉而怪异的声音便是传入其耳中,抬头看去,果然见得是昨天在河边有过冲突的唐宁四人。
    不过这里是烈云宗内部,沈非倒是不虞会再次遭到昨天那样的待遇,欺凌同门可是严重违反门规之事,唐宁等人也不敢如此地明目张胆。
    但此时的沈非哪有空搭理这些家伙,当下便是一言不发地疾步而走。而唐宁见得沈非这副样子,却是“咦”了一声,旋即转头看到安然亭内的两道身影,顿时脸露笑容地大声叫道:“原来玉儿师妹也在这里啊!”
    听得唐宁的高声,安然亭内的上官玉陡然转过头来,当她看到那快步而走的灰白色身影时,不由得高声呼道:“沈非!”
    上官玉的声音让沈非脚步戛然而止,而在其转过身来之后,脸上神色已是变得极其平静,这种诡异的状态让得准备看好戏的唐宁等人都是有些愕然。
    在这大庭广众之下,上官玉终于是挣脱了那男子的手掌,从安然亭中走了出来,快步行到沈非的身前,看着一脸平静的少年,上官玉不由露出一抹复杂之意。
    “沈非,这是落天大哥!”
    沈非的平静,让得上官玉突然之间不知道如何开口,直到那男子也走到跟前,才轻轻地介绍了一句。
    沈非目光淡淡地在那男子身上瞥了一眼,说道:“归阴宗第一天才落天嘛,咱们也算是老熟人了。”
    归阴宗,在武月帝国三大宗门中排名第二,综合实力仅次于皇室和第一宗门落月门。而眼前这个落天,在一年前沈非还是九重丹气劲巅峰的时候,才不过初入九重丹气劲,比起当时如日中天的沈非,这个归阴宗天才的光芒,无疑是被掩盖了不少。
    而以当时沈非的目中无人,落天也没少被其奚落打压,今天在这安然亭外遇见,已经突破到一重小丹境的落天,又怎么可能再将沈非放在眼里?
    不过在感应了一下沈非的实力后,落天却是突然开口朝上官玉说道:“玉儿,这种连一重丹气劲都没有的废物,我可没有认识的兴趣。”
    “嗯?”
    落天此话一出,不仅是上官玉,连一旁的唐宁三人都有些愕然。昨天相斗之时,这沈非明明还在五重丹气劲左右,却不料一夜之间,后者的修为竟然已经暴退到这个地步,连一重丹劲都没有,那可和普通人相差不多了。
    对于这样的情况,唐宁四人则是更加幸灾乐祸,而上官玉却是脸色微变地说道:“沈非,你怎么……”
    见得上官玉略微有些担心的神色,不知为何,这张以前无比清丽的俏脸在沈非的心中竟然变得有些虚伪,当下打断其话语说道:“就是你看到的这样,现在的我,已经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废人!”
    上官玉还未接口,落天已是冷哼一声,说道:“废人是没有资格拥有任何东西的,我看你最好还是滚出烈云宫!”
    沈非撇了撇嘴,说道:“我烈云宫的事,什么时候轮到归阴宗插手了?”
    在落云脸色微变间,唐宁已是抢着道:“落云大哥说得没错,烈云宫不养废物,你连一重丹气劲都没有,还有什么脸呆在烈云宫内白吃白住?”
    这话由落天说出来,沈非可以不当一回事,毕竟前者并非是烈云宫之人。但唐宁的话又另当别论,自沈非断臂从天才神坛跌落后,这个大长老长孙唐宁便成了烈云宫年轻一辈第一天才,八重丹气劲巅峰的修为,烈云宫无人能及。
    不过此时沈非虽然表现平静,心中已是一团乱麻,只想快快逃离这个伤心之地,因此沉着脸道:“要我离开烈云宫,让大长老亲自来跟我说罢!”
    说完这句话,沈非又转头说道:“上官小姐,你想让我看的,我已经看到了,不过总有一天,你会为今天的事感到后悔!”
    陌生的称呼,淡淡的话语回荡在这安然亭外,让得上官玉不禁有些羞怒。身为烈云宫主之女,如果沈非还是烈云宫第一天才,或许她还会让着几分,但现在连一重丹气劲都没有的沈非,又有何资格说出这样的话?
    上官玉羞恼之际,一旁的唐宁早就忍耐不住喝道:“一个废物,竟然还敢如此狂妄,玉儿师妹,要不要我出手教训教训他?”
    在宫内对沈非动手,唐宁并没有那么大的胆子,但是有宫主之女撑腰的话,那又另当别论。只不过上官玉在脸色数变之后,终于还是摇了摇头,说道:“你走吧,从此我跟你,再无关系!”
    “再无关系么?”
    听到上官玉亲口说出如此绝情的话,沈非强压下心中的一抹苦色,便即决然转头,至于一旁的落天和唐宁等人,他连看都没看一眼,这被无视的一幕,险些又让唐宁把持不住。
    看着沈非离开的背影,也许是看出上官玉对其的态度并不一般,落云的脸色有些阴沉,说道:“真不知道这样的废物,你们烈云宫还留着干嘛?”
    上官玉没有开口,她心中对沈非是有着一些愧疚的,虽然说两人并未捅破那层暧昧的窗户纸,但在一年之前,烈云宫却是谁都知道两人的关系。
    可是身为宫主之女,上官玉知道她和沈非之间已经再无可能,烈云宫主又怎么可能让自己唯一的女儿嫁给一个连一重丹气劲都没有的残废?只不过上官玉没有想到的是,她今天的这种做法,已经将沈非那一年来的破碎之心,伤成了一堆粉末。
    而见得上官玉脸上有些古怪的神情,一旁的唐宁眼珠乱转,却不知心中在想些什么。
    “啊!”
    一口气狂奔到后山之上,一道惨厉的咆哮从沈非口中发出,其仅剩的右手狠狠一拳击在地上的山石上,顿时,一抹殷红的鲜血便是将这片地面染红。
    可是此时的沈非却好似感觉不到手上传来的痛感一般,牙关紧咬的他,泪水已是忍不住滴落下来。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
    低沉的咆哮清晰地传出,这一年时间以来,无论唐宁等人如何打压,烈云宫那些反复无常的小人如何羞辱,沈非都没有感觉像今天这样屈辱过,在这一刻,他是真正地掉落到了谷底,甚至,有着从这山上直接跳下去的冲动。
    就在沈非心中那抹戾气达到一个顶点的时候,其胸前挂着的那个吊坠却是红光一闪,而后沈非的双眼,陡然间闪过一丝微弱的红芒,旋即其右手倏地抬起,又是一拳轰出,一块坚硬的山石,直接是被沈非这一拳轰成了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