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玄幻奇幻 > 八荒斗神 > 五 初临长宁宗
    宁城,位于武月帝国的东南地域,加之武月帝国也位于凡域界的东南方,所以说沈非现在要去的地方,便是整个凡域界的最东南面,换言之,也就是这凡域界大陆最为偏僻的地方。

    跟着烈云宫的商队走了半个月,沈非终于是进入了宁城,看着这比起帝都月城来颇有不如的城池,他也并无气馁之意,既来之,则安之,这便是沈非现在的心态。

    在从月城离开之时,韩池已经告诉过沈非,这宁城也有着三大宗门落云谷、地阴宗和长宁宗,巧合的是,这三大宗门分别都是附属于月城的落月门、归阴宗和烈云宫,看来这帝都三大势力的分支,已经遍布整个帝国了。

    站在眼前一处高大的宗门牌楼面前,沈非抬头看着牌楼顶上“长宁宗”三个大字,心道这里就是恐怕自己未来数年需要呆的地方了。

    送沈非过来的商队首领这时已经离开了,作为商人,当然也是比较势利的,沈非这样一个被烈云宫驱逐的废人,根本没有再去巴结的必要,因此将其往这长宁宗门口一丢,便算完成了任务。

    被扔下的沈非也并没有什么情绪,径直踏进了长宁宗内,而刚一进门,便看到一个中年男子迎面而来,盯着沈非狐疑地问道:“你是谁?为何在我长宁宗内?”

    初来乍到,沈非连忙躬身开口道:“我是烈云宫来的沈非,还请引见一下长宁宗宗主。”

    听得沈非的自我介绍,那中年人露出一副恍然的神色,说道:“原来你就是沈非啊,怎么?就你一个人吗?”

    见对方知道自己,沈非不由一喜,说道:“宗门商队已经离开了,不知阁下怎么称呼?”

    那中年人目光隐晦地在沈非左肩断臂之处扫了一眼,不过并没有露出什么鄙夷之色,说道:“我是长宁宗三长老李木,你可以叫我李长老,今天宗主没空见你,跟我来吧!”

    李木简单地说了两句,沈非愣了一下,旋即反应过来,这三长老说得客气,其实哪是长宁宗主没空见自己,那是根本不想见自己吧?也对,自己一个烈云宫下放的废人,又怎么可能劳长宁宗宗主亲自安排呢?有这个三长老李木接引,已经算是不错的待遇了。

    当下沈非也没有过多矫情,道了一声谢,而后不声不响地跟在李木后面,不过在穿廊过榭的时候,却是有很多的长宁宗年轻一辈对着他指指点点。

    “咦?那是谁?”

    “好像从来没有见过啊,怎么只有一条手臂?”

    “我听说帝都烈云宫送了一个叫沈非的废物过来,好像就是个残废。”

    “难道这个没有左臂的怪人,就是沈非?”

    “我看多半是了,烈云宫也真是的,这种废人,凭什么塞给我们长宁宗?”

    “……”

    一片并没有如何掩饰的议论之声在这长宁宗各处传开,主要是沈非那断臂形象太好认了,这些长宁宗的年轻一辈又早知道烈云宫的举动,当然一下就猜出了沈非的身份。

    只是长宁宗虽然附属于烈云宫,但也是一个**的宗门,所以这些年轻弟子对于烈云宫下放这样一个废物过来,很有些不满,而且沈非的事,多多少少他们也有些耳闻。

    不过跟着李木而行的沈非却并没有被这些议论干扰,经过一年低谷的他,烈云宫的那些羞辱可是比现在强烈多了。而走在前面的李木却是暗暗点头,虽然这小子丹气修为几近于无,但这份心性,还是值得称赞一下的。

    约摸走了一柱香的时间,李木将沈非领到一处小院之前,说道:“这里便是你以后在长宁宗的居处了,有些简陋,还请不要介意。”

    沈非忙道:“不介意,不介意,多谢李长老。”

    其实沈非对这个小院很是满意,在烈云宫的时候都没有这样**的一个院子,反倒是下放到长宁宗,竟然还有这样的待遇,比起他以前那个房间,这简直就是天堂了。

    “嘎吱!”

    推门而进,不过院内的情形却是让沈非愣了一下。因为他刚刚进入院内,便看到里面竟然已经有了一个人影,那正在打扫院子之人见得二人进来,也是愣了一下,旋即看到李木,当即停下了手中动作,朝着李木躬身行了一礼,口中说道:“三长老,您怎么来了?”

    沈非凝目看去,院中人身着布袍,不过身形却是有点雍肿,一张胖胖的圆脸感觉有点傻乎乎的样子,听得他说话,李木笑道:“二虎,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烈云宫来的沈非,以后就跟你住一个院子了,你可以叫他师兄。”

    这个叫二虎的小胖子看起来确实有点憨,对于李非的话却是半点没有违拗,忙又朝着沈非行了一礼,恭声道:“见过沈非师兄!”

    在见到二虎的时候,沈非便知道自己有些自作多情了,这个院子,原来不是给自己一个人住的啊?不过在看到二虎的恭敬后,沈非也不敢怠慢,回道:“二虎师弟,你好!”

    二虎似乎甚是高兴,摸了摸脑袋,憨笑道:“沈非师兄,你直接叫我二虎就好了,宗门的师兄们,都这样叫我。”

    “好的,二虎!”

    对于这个二虎,沈非倒是有些喜欢,此人看起来就是一根筋,没有其他人那么多弯弯道道,是那种你对他好他便对你好的单纯之人,与这样的人住在一起,倒不怕有什么麻烦了。

    李木见得二人交谈甚欢,说道:“沈非,今晚你就先好好休息一下,明天一早,让二虎带你去武校场,认识一下众位师兄弟。”

    沈非恭声应了,目送李木出了小院,转过头来,见得二虎正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左肩,良久之后突然问道:“沈非师兄,你怎么只有一条手臂?”

    二虎这话可说是极不礼貌,要是别人这样问,估计是对沈非断臂的讥讽,不过二虎的性格,虽然只不过交谈了几句,但沈非却是知道他这话出自真心,当下也不以为意,只是淡淡地道:“有一次不小心,被灵妖咬断了。”

    二虎脸露忧色地道:“那现在还痛不痛?”

    沈非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都断一年多了,早就不痛了。”

    说话间二虎已经带着沈非来到了东南房间门口,推门而入,说道:“沈非师兄,这是你的房间,我住你对面,有什么事你就叫我。”

    沈非笑着点了点头,二虎这呆头呆脑的性格他甚是喜欢,但他喜欢,并不代表别人也喜欢,这二虚的修为,不过一重丹气劲,修为低,加上人又憨厚老实,自然是被人欺负的主,看来三长老安排的这个院子,也是有着一定想法的啊。

    不过这些念头在沈非脑中一闪而过,将房间简单收拾了一下,当即在床上盘膝而坐,右手结出一个古怪的印结,片刻之后,已是进入了修炼状态。

    在来宁城的半个月内,沈非一直躲在马车之中修炼着天残魔诀,半个月的修炼也小有成效,现在的他,已经达到了即将突破到一重丹气劲的关键时刻。

    这天残魔诀的修炼功法,现在沈非也并不是很清楚,光以这修炼速度来看的话,并未算得有多好,但只要能重新修炼出丹气,沈非已经是惊喜莫名了,那种丹气一天一天消散而去的感觉,简直就是连续不断的噩梦。

    “咔嚓!”

    继续运转天残魔诀吸收外界能量的沈非,突然听到一道无形的破碎之声,旋即便感觉一股极为强横的能量仿佛冲破了一层屏障一般,丹田之内的白色雾气猛然间一放一缩,有过经验的沈非,知道在这一刻,自己的修为,终于再一次地踏入了一重丹气劲的地步。

    就在沈非突破的同时,其胸前挂着的吊坠却是陡然间光芒大放,旋即前者便觉得脑中一昏,再次睁眼的时候,眼前一片红光,已是再次进入了那个红色空间。

    “孩子,你终于来了!”

    而当沈非凝神适应这红光空间之时,一道有些柔软,又有些感慨的声音突然传入他耳中,让得他心头大震。

    沈非无父无母,是个孤儿,十三年前被韩池从烈云宫后山捡回,从此便以烈云宫为家,韩池虽名为老师,但在沈非的心中,却早将其当作了父亲。

    但沈非有时候午夜梦回,也不禁想像着自己的亲生父母到底是怎样的人,怎么就那么狠心将自己丢在深山老林,如果不是韩池刚好经过,一岁的沈非恐怕有着九成九的可能会葬身灵妖之口。

    “孩子,妈妈好想你!”

    温柔的声音再一次传来,而这一次,沈非终于是看到在这片红光空间的远处,有着一个模糊的身影。听着那声音的自称,沈非再也把持不住,一边朝着那身影扑去,一边大声道:“为什么丢下我?你在哪里?你在哪里?”

    可就在沈非扑进那模糊人影的时候,却见那人影正在缓缓消散,吓得他又是大叫道:“你别走,你别走啊!”

    但那模糊身影却再无声息,最后在沈非即将触碰到其上的时候,终于是消散一空,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似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