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玄幻奇幻 > 八荒斗神 > 第6章 下马威
距离那发出声音的人影消失,已经过去了好久,而位于红光空间内的沈非灵魂,却是呆呆地盯着那身影消失的地方,久久不发一言。
    “那真的是母亲?”
    从刚才那个声音的自称,似乎那人正是自己的母亲。沈非缓缓平复下心神,心头念转,当即想到母亲既然能在这空间之内发出声音,那自然是和手臂吊坠有关,看来这个自小挂于胸前的吊坠,内里也隐藏着一些极为隐秘之事啊。
    天残魔诀,母亲留言。
    这两大诡异的事情让得沈非明白,这个手臂形的吊坠,一定是个极为关键之物,可是现在,刚刚突破到一重丹气劲的他,却还没有能力去解开这些秘密,现在他能做的,只有努力提升自己的实力。
    终于是收慑回心神,沈非凝目看去,却是发现那天残魔诀总纲之后,又是出现了一段密密麻麻的小字,开头三个大字尤为清楚。
    “右臂篇?”
    低低地喃喃了一句那三个字,沈非直接便是朝着这右臂篇的内容看去,待得阅读完毕这新出现的右臂篇,心中不由得满是震惊。
    大陆之上,以修炼丹气为主,而作为人类,肉体力量却是唯一的弱项,相比起灵妖或者丹魔来说,人类的肉体力量是最弱的。
    眼前的这篇天残魔诀右臂篇,却是一门强化肉体的法诀,虽然只有右臂肉体力量的修炼之法,但对于仅剩一条右臂的沈非来说,无异于量身订做。
    右臂篇所说,正是如何打通右臂之上的经脉,让得整个右臂吸收天地能量的速度更快,而经脉通畅之后,右臂所能储存的能量便越多,与敌对战之时,爆发出来的力量就越大。
    天残魔诀本来就是让血肉皮肤吸收天地能量为已用,和一般的丹气修炼之法大有不同,所以看到这右臂篇时,沈非虽然震惊,但却是喜多过惊。
    “天残魔诀之右臂篇,实力突破到一重凡体境可修炼,每一重可打通三条经脉,右臂大成,威可劈山!”
    右臂篇的最后,写着这样的一段话。
    沈非知道,人体经脉无数,魂医师的开经手段,也只不过是开通人体更多的经脉,让得修炼之人吸收天地能量的速度更快。而现在这天残魔诀,却是说在每一重境界都可以打通三条经脉,这倒是和魂医师的开经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
    “凡体境?”
    这三个字让沈非有些疑惑,因为他所接触的修炼方式,都是丹气修炼,其等阶分为丹气劲、小丹境、大丹境三大境界,每一个境界分为十重,据沈非感觉,现在的自己应该是处于一重丹气境的地步,可是这凡体境又是什么东西?
    “管他呢?先试试打通右臂经脉再说!”
    那些没用的名词,沈非只一瞬便将之抛于脑后,他现在感兴趣的,是打通这三条右臂经脉之后,右臂的力量到底能够达到一个什么程度。
    一夜无话,东方微明。
    沈非来到长宁宗的第一夜,就在修炼之中悄然结束了,经过一夜的修炼,成果无疑也是喜人的。
    右臂之上的三条经脉,已经被他尽数打通,而明显感觉到右臂变化的沈非,心中满是惊喜,这诡异的天残魔诀,果然没有让得自己失望啊。
    睁开双眼,沈非眼眸深处隐隐有着一抹血红色光芒闪过,不过这一幕,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轻轻抚了抚胸前的手臂吊坠,经过了昨天晚上的变故,这个手臂吊坠又有了更深一层的意义,在那里,有着母亲的消息。
    “沈非师兄,起来了吗?”
    正在沈非抚着吊坠沉思的时候,一道声音突然从房间之外传来,然后便听见敲门的声音,沈非从床上一跃而起,拉开房门,见得门外正是小胖子师弟二虎。
    “二虎,早啊!”
    对这个憨厚的二虎,沈非印象不错,加之心情舒畅,所以脸带笑容地打了一个招呼。而二虎却是摸了摸脑袋,说道:“沈非师兄,三长老吩咐了,叫我带你直接去武较场,现在诸位师兄们都在那边晨练呢。”
    沈非想起昨天李木的话,点了点头,轻轻拉上房门,便跟在二虎身后出院而去。一路上二虎不停给沈非介绍长宁宗内的情况,倒是让后者对这个宗门有了一些粗浅的了解。
    长宁宗虽然宗门实力颇比不上烈云宫,但宗内面积却是相差无已,或许也是宁城的地价无法和帝都月城相比,总之沈非跟在二虎身后,直走了好久,前方才出现一片空阔的广场,想来便是李木和二虎口中的武较场了。
    “嘿!哈!哼!”
    偌大的武较场上,有着数百名长宁宗的年轻弟子正在打熬着身体,这种情况,沈非曾经在烈云宫内也见过。
    大陆之上的人类,主修丹气,但也绝不会放弃对自身肉体力量的修炼,而肉体的修炼,当然是越早越好,所以这些年轻的弟子们,每天总有一两个时辰是用来打熬肉体力量的,就比如现在的长宁宗武较场。
    “沈非,二虎,你们来啦!”
    在沈非二人刚刚踏进武较场的时候,三长老李木已是快步走来,听到他的招呼,沈非也是恭声应了。刚才在来的路上,二虎已经介绍过这位三长老李木,在宗内正是负责年轻一辈的修炼监督,现在在武较场上见到,也不算是意外。
    “好了,大家停一下!”
    李木和沈非打过招呼,便是拍了拍双掌,高声喝道。听得李木的喝声,广场之上的数百人便即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而当他们看到李木身旁的沈非时,眼中都是掠过一丝恍然。
    对于这些或饱含兴趣,或满脸鄙夷的年轻弟子,李木并没有多在意,自顾说道:“这位是烈云宫来的沈非,以后大家就是同门师兄弟,相互之间要互助互爱!”
    李木的话音落下,沈非便是接口朗声道:“初来乍到,还请各位师兄多多关照!”
    一年的低谷生涯,实是将沈非的性情打磨得异常低调,要是一年前的沈非,就算是人在屋檐下,也绝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而听到沈非这话,李木也是缓缓点头,这个烈云宫下放来的小子,看来还是懂得进退的嘛。
    不过沈非的低调,却并不能获得长宁宗所有人的认同,在他话音刚落时,一个有些不合适宜的声音便是冷笑道:“沈非师弟,不如先说说你为什么会被烈云宫赶出来吧?咱们长宁宗,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进的。”
    这话可算是戳中沈非的痛楚了,被烈云宫赶出来,这事已经在长宁宗传得沸沸扬扬,可以说沈非虽然人没到,但他的事情,这些长宁宗的年轻一辈已是知道得很是清楚,这时被直接提出来,摆明了是要给沈非一个下马威啊。
    见得沈非脸色微变,一旁的二虎顿时大声道:“袁安师兄,你怎么……”
    不过二虎刚刚说得几个字,便是被那个声音打断道:“二虎,这里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我是在问这位……沈非师弟呢。”
    这一次话音落下,沈非终于是看清楚了这个说话之人,位于这些年轻弟子最前面的修长少年,正是二虎口中的袁安师兄,看其脸上淡淡的鄙夷和冷笑,沈非便是知道这家伙肯定已经预谋好久了。
    看来二虎在宗门的地位确实不怎么样,被袁安这样一吼,顿时胀红了脸不敢再吭声,而沈非却是异常平静地接口道:“修为下降,残废,这两个原因,袁安师兄还满意吗?”
    见得沈非面无表情地说出这对常人来说异常难堪的原因,一旁的李木倒是又高看了这个少年几分。李木却是不知一年的时间,让沈非已经看透了人情冷暖,那种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事情,他是不会去做的。
    闻言袁安也是愣了一下,不过旋即冷笑更甚,说道:“啧啧啧,曾经的烈云宫第一天才,竟然落到如此田地,真是可悲可叹啊!”
    沈非正欲开口,却听得一个女声沉声道:“袁安,以后大家都是师兄弟,你就少说两句。”
    沈非一愣,抬头看去,见得是一个站在众年轻弟子前方的妙龄少女,此女一身绿裙,身子欣长,容貌算不上绝美,但轻轻蹙起的眉头,倒是别有一番味道。
    见沈非疑惑,二虎凑上来轻声道:“这是大师姐蓝冰,在宗门之内,也只有她才能压袁安师兄一头了。”
    沈非点了点头,却见那袁安早就变了一副笑脸说道:“既然蓝冰师姐都开口了,那我就少说几句。”说完这话,转过头一脸惊叹地盯着沈非说道:“早就听说沈非师弟的女人缘颇为不错,不知为什么这次来长宁宗,那烈云宫主之女没有跟着你来啊?”
    骤然而来的话语,让得沈非一直平静的脸色瞬间变得异常阴沉,如果说烈云宫唐宁等人对他的羞辱打压他都可以视而不见的话,那唯一能让他愤怒的,便是上官玉的背叛了,这个袁安,还真是让人讨厌啊。
    袁安估计也是早就知道这件事情,此时说出这话,见得沈非脸色大变,不由得心头一阵大爽,而他身旁一人立即附和道:“袁安师兄想多了,以烈云宫主之尊,又怎么可能让女儿跟着这样一个修为尽失的残废?”
    “你们够了!”
    听得两人一唱一和,那蓝冰终于是娇叱一声,而袁安却好似并不怕她,眼珠一转,笑道:“沈非师弟的女人缘,果然非同一般啊。”
    袁安这一下可是将蓝冰也包括进去了,气得后者顿了顿脚,再也不说话了,心想要是再为沈非出头的话,可不就坐实了袁安这话吗?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自己看上这残废小子呢?
    “呵呵,长宁宗的人,都是如此没有教养吗?”
    而正在袁安得意洋洋之际,一道有些冰冷的声音却是突然传来,等得他转头看时,见得正是被自己等人羞辱的废人沈非。
    这一道声音,让得整个长宁宗武较场上,瞬间变得鸦雀无声,这个初来乍到的废物小子,胆子还真是不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