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玄幻奇幻 > 八荒斗神 > 第8章 猎妖大比
砰!
    一座华丽的房间之内,袁安重重一拳击在面前的木桌之上,发出一道大响,而其旁,站着的却不是他扶回的关松,而是另外一副陌生的年轻面孔。
    “关松这个废物,连一个残废的沈非都收拾不下,简直是太丢人了。”
    咬牙切齿说出来的话,暴露了袁安的真实内心,而如果沈非在这里的话,不禁会奇怪自己与这袁安不过第一次见面,这浓郁的苦大仇深到底从何而来?
    见得袁安发怒,站在他身旁的少年突然开口道:“二师兄,烈云宫那边的情报,好像有点不对啊。”
    袁安明显是有些气昏了头,愣然接口道:“许良,你说什么不对?”
    这个叫许良的少年眼中闪烁着一丝精明的光芒,沉吟道:“据唐宁师兄的传信,沈非的丹气修为,已经几近于无,这可和那家伙今天的表现严重不符啊。”
    听得许良这话,袁安也是陷入了沉思,片刻之后,又是一拳砸在桌上,恨恨说道:“我不管那小子有什么古怪,总之一定要完成唐宁师兄交待下来的任务。”
    许良刚才的话,倒不是说此事就这样算了,听得袁安所言,顿时接口道:“我倒是有个办法。”
    闻言袁安眼睛一亮,他可是深知这个许良的诡计多端,当下房间之内,不时传来袁安的阴阴笑声,似乎刚才沈非给予他的难堪都已经忘记了。
    …………
    与此同时,长宁宗内的“长安殿”中,却是自上而下端坐着数人。
    坐于最上首的是一名清癯老者,颏下有着三缕长须,一派仙风道骨之态,此人,便是现任的长宁宗宗主蓝清风。至于一左一右坐于蓝清风下首的,则是长宁宗大长老和二长老。
    “李木,那个从烈云宫来的沈非,真的只是个修为尽失的废物?”
    首先开口说话的,却是大长老袁成,之前找沈非麻烦的袁安,正是大长老袁成的嫡孙,祖孙俩的口气也甚是相像,对那下放而来的沈非,绝没有丝毫好感。
    而听得袁成开口,蓝清风和二长老的目光都是转向了李木,后者脸上的神色有着一丝诡异,又有着一丝疑惑,迟疑着开口道:“宗主,这件事情,似乎有点奇怪啊。”
    “哦?怎么奇怪了?”
    听得李木的口气,蓝清风也是来了一丝兴趣。对于沈非的事情,蓝清风无疑是知道得很清楚的,当初烈云宫第一天才沈非的大名,可是盖过了皇室和另外两大势力的年轻一辈,说是武月帝国年轻一辈第一人也不为过。
    可谁知这样一个天才人物,却是一朝跌落神坛,失去左臂之后,修为一天不如一天,最后竟然沦落到了长宁宗,沈非的事迹,也算是武月帝国的一大谈资。
    不过对于一个注定毫无作为的沈非,蓝清风却并没有过多在意,所以昨天也没有接见沈非,而是让李木代为安排。而这时李木的话中之意,好像这个沈非,并非是传言中的那个样子,三人都是静听李木的下文。
    “今天上午,在武较场上……”
    当下李木将上午在武较场上的那一幕详细说了,而听得受袁安指使的关松竟然败得如此凄惨时,大长老袁成的脸色,不由得有些阴沉。
    相对于大长老,宗主蓝清风却是目露精光,因为他得到的消息,也是沈非已经修为尽失,连一重丹气劲都没有,但李木所描述的情形,却与这点严重不符啊。
    而最让蓝清风惊愕的,是李木所言的信息中,昨天沈非还并没有达到一重丹气劲,而一夜之后,竟然生生突破了,什么时候断手折脚的残疾之人也能正常修炼了?
    身为一重大丹境的强者,又是长宁宗的宗主,蓝清风的见识无疑还是很广博的,但就算是以他的广博,也完全想不通断了一条左臂的沈非,为什么能够修炼丹气,这完全就是违反常理之事嘛。
    丹气的修炼,必须以功法为引导,将外界能量从修炼者脑心引入,经过全身各大经脉之中运行一个大周天,这才能够纳入丹田。
    这运行大周天的前提,必须是经脉完整,如果断了一臂或者一腿的话,周天不能运行,外界能量是绝对不可能纳入丹田的,这一点,在座的几人都很清楚。
    但李木信誓旦旦地肯定昨天的沈非,绝对没有突破到一重丹气劲,这就说明了沈非是在昨晚的修炼之中突破的,这种匪夷所思的诡异,让得在场四人都是陷入了沉思。
    良久之后,大长老袁成终于开口道:“宗主,这件事情,需要上禀烈云宫吗?”
    听得这话,蓝清远的眉头却是微微皱了皱,说道:“暂时先不用,或许只是一次意外,再观察观察吧。”
    闻言袁成的眼中也是掠过一抹精光,不过却并没有多说什么,他的身份,在这长宁宗内有些特殊,因为他并非是长宁宗土生土长之人。
    作为烈云宫的附属势力,烈云宫高层当然得派一个信得过的人来盯着长宁宗了,而袁成,便是烈云宫下派监督长宁宗之人了。而有着这样一个身份特殊的人掣肘,蓝清风对其态度可就有些微妙了。
    长安殿中,突然之间变得一片沉寂。
    …………
    接下来的一个月,倒是没有什么事情发生,而经过了第一天的武较场比试,袁安等人虽然不时还会冷嘲热讽一番,但却再没有对沈非动手的情况出现。
    而在三天前,沈非终于是顺利地突破到了二重丹气劲,这样的速度,可算是不错了。当初在沈非还是烈云宫天才的时候,从一重丹气劲突破到二重丹气劲,可是足足花了两个多月。
    当然,这也有沈非曾经突破的经验加持,但最让他高兴的,却是突破到二重丹气劲后,那吊坠空间便是又出现了三条右臂经脉。
    不过空间之内显示的二重凡体境,让得沈非隐隐有种感觉,这天残魔诀,似乎与大陆上的修炼功法并不相同。
    二重丹气劲,或许称之为二重凡体境更为恰当,毕竟达到这一重后,沈非觉得自己的血肉力量都有着显著的提升,那些通过血肉修炼而来的丹气,在进入体内的时候,顺便将血肉筋骨也淬炼了一番。
    再次打通了三条经脉之后,沈非觉得自己的右臂力量,已经达到了一个相当强横的地步,估计再遇上关松那样的货色,直接一拳便能将其轰死吧?
    “哼!哈!”
    这一天清晨,武较场之上,到处是长宁宗弟子的呼喝之声,某一刻,突然一个声音响起道:“大家停一下!”
    沈非听得这个熟悉的声音,不用看也知道是袁安那个家伙,这消停了几天,现在这样说话,不知道又要出什么妖蛾子。
    不过袁安宗门二师兄的地位,在长宁宗内倒是颇高的,听得他的这道喝声,数百名年轻弟子便是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齐刷刷地将目光转到了袁安的身上。
    袁安似乎甚是享受这种万众瞩目的感觉,不过在蓝冰一道冷哼之后,顿时回过神来,朗声道:“低级丹气劲的师弟们,请站到武较场的东边去。”
    所谓低级丹气劲,便是包括三重丹气劲以下的修炼者,丹气劲阶段,一到三重为低级,四到六重为中级,七到九重为重级。沈非现在乃是二重凡体境,也就是二重丹气劲,当然也属于低级阶段,所以也跟着众人来到了武较场的东边。
    武较场上的年轻弟子几有三百人,而这低级丹气劲就占了约有三分之二。这时转移到武较场东面的弟子,有着近两百人,这两百人目光齐刷刷地盯着袁安,都想看看今天到底有着什么特殊的安排。
    袁安朝着东边走了几步,再次朗声道:“经宗主和长老们决定,进行一次低级丹气劲弟子的猎妖大比,明天一早,你们将分组进入宁城外的妖宁山外围,猎杀低级幼灵妖。”
    “猎妖大比?”
    听得这个用词,沈非不由有些疑惑,而其他的那些年轻弟子,好像并没有感到意外,议论声中,沈非也是有些了解这猎妖大比的模式了。
    不过一边的小胖子二虎已经凑过来说道:“沈非师兄,这猎妖大比每过几个月便会进行一次,乃是宗门为了历练我们这些年轻弟子所设的比试,而且每次都会死人。”
    “嗯?死人?”
    沈非吃了一惊,问道:“难道进入山中猎杀灵妖,没有宗内强者保护吗?”
    二虎说道:“有是有,但凡事总有个意外,而且灵妖凶残异常,按宗主和长老们的意思,温室里的花朵永远也不会知道外面的残酷,经过这样的生死历练,才有可能成为一名真正的强者。”
    这番话凭二虎的资质肯定是说不出来的,估计也是背下了哪个长老曾经所说,不过对于其话中意思,沈非却是暗暗点头。这些年轻一辈,不可能永远在宗门的保护下成长,这个大陆,始终是弱肉强食的大陆。
    “猎杀灵妖,也许还不错。”
    以沈非的心性,当然也不会排斥这种生死历练,而且突破到二重凡体境的他,也想知道自己的实力到底达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地步,天天在宗门内和这些师兄弟切磋,可是不能显露真正的实力。
    而听得众人的议论之声渐渐安静下来,上首的袁安便又高声道:“下面开始分组,第一组,成泰、卢义、……”
    “第十八组,石新、关松、……、二虎、沈非!”
    听得袁安最后念到的这组名字,沈非眼中掠过一抹隐晦的精光,抬头看向袁安的时候,却发现后者也正在盯着自己。而且沈非从其眼中看到了一缕毫不掩饰的杀意,当下心中恍然,看来这个分组,也是有着很大的猫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