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玄幻奇幻 > 八荒斗神 > 第13章 意外
嗖!
    一抹细小的黑影掠过,沈非警觉地身子一侧,那中级幼灵妖嗜血鼠再一次扑空。这已经是沈非第五次避过这只嗜血鼠的攻击了,而这种以速度著称的幼灵妖确实非同小可,五次的闪避空当,都没能让沈非觅得反攻的机会。
    而五次攻击都被沈非避过,那嗜血鼠血红的细小双眼中闪烁着愤怒厉芒,想来也是有些意外,一个不过二重丹气劲的人类,怎么可能连续五次避过自己的攻击呢?
    好在嗜血鼠只是找着沈非一个人攻击,否则的话,像关松二虎这样的修为,恐怕早就已经横死在嗜血鼠口中了。
    不过见到这种状况,沈非虽然心头凝重,但其实却是有些兴奋,他没有发现的是,在嗜血鼠眼中红光大盛的时候,他自己的眼眸深处,也涌动着一抹隐晦的红色光芒,这丝光芒亮起时,让得他全身血液都处于了一个亢奋的状态。
    哗啦!
    嗜血鼠再一次的扑击,沈非似乎预料不及,在闪躲的时候,左臂空荡荡的衣袖竟然被嗜血鼠利爪抓掉一块,让得一旁的石新等人齐齐发出一道惊呼。
    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幕正是沈非有意制造出来的。相对来说,灵妖的灵智比之人类还是要差上一些的,何况这只嗜血鼠只不过是一只中级幼灵妖,它可以稍稍听懂人的话或者要求,但一些细节的东西,却是没有那么快的反应了。
    沈非正是基于一个这样的想法,才用自己断掉的左臂作为诱饵,果然,嗜血鼠这一击抓掉沈非一截衣袖之后,那快若闪电的身形终于是出现了一丝迟滞。
    沈非要的就是这稍纵即逝的机会,早在他左臂衣袖被嗜血鼠撕掉的时候,其隐藏在袖中的右臂已是急速地膨胀了一圈,已经打通了六条隐藏经脉的右臂力量瞬间大增,在那嗜血鼠的微微迟滞间,轰然砸在了这只幼灵妖的身体之上。
    砰!
    这一下轰击力量之强,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嗜血鼠身形不大,速度和齿爪就是它的武器,但要说肉体力量,那在灵妖中就不算拨尖了,估计就是之前的青尾狼,在肉体力量上也比这只嗜血鼠强横得多。
    所以说被沈非这蕴含着极强力量的一臂扫中,那嗜血鼠顿时发出一道尖利的厉啸,旋即一个细小的身体犹如流星般,直接是被砸入了地下,那身体触地的声音,让得石新等人不由心头一颤。
    这电光石火的一幕已是让石新他们看得呆了,眼看沈非衣袖被抓,看似情形危急,却不料情势急转直下,竟然是那嗜血鼠吃了大亏。看那嗜血鼠砸地的声音和威势,他们心中都已经明白,恐怕这一下便要分出胜负了。
    “小心!”
    而就在石新等人惊叹的时候,沈非却是目光一凝,大喝出口之后,还不待众人反应过来,那被沈非砸到地下的嗜血鼠陡然一个拧身,旋即身形微动,竟然是朝着另一个方向急窜而去,看那样子,似乎是想逃跑。
    虽然在沈非一击之下重伤,但嗜血鼠的速度还是快若闪电,只见其眼中血红色光芒闪动,冲出的方向,赫然是众人中实力最弱的二虎。
    看来这嗜血鼠的灵智确实不赖,在与沈非的对战中,也早已摸清了众人的实力,这时受伤想要遁逃,方向却是这几人中最为薄弱的一环。
    如果说是石新等人,看到嗜血鼠就这样冲过来,估计就直接闪身避让了,因为他们跟袁安许良都很是相熟,也知道这嗜血鼠的实力到底有多强,最重要的是,这嗜血鼠的牙齿和利爪,都是有毒的,如果不小心被抓上或咬到,那可是一件相当麻烦的事情。
    但二虎一来脑子有些迟钝,二来并不太清楚这嗜血鼠的实力,看到刚才这可恶的老鼠被沈非一臂扫成重伤,而这时眼见这家伙要逃,顿时大吼一声,竟然这样不闪不避挡在了嗜血鼠之前。
    “二虎,快让开!”
    见状沈非不由大喝一声,但这一道喝声似乎已经迟了,那嗜血鼠的速度岂是二虎所能抗衡的,只见一道黑光闪过,黑夜之中似乎传出一道轻响之声,而后二虎仰天便倒,也不知道这一瞬到底发生了什么。
    “畜生,受死吧!”
    不过二虎这一挡也并非是全无功用,那嗜血鼠为了突围,终于还是在伤了二虎的同时迟滞了一瞬。而就在这一瞬,沈非的身形已是出现在嗜血鼠逃跑的必经之路上,一只隐在袖中的粗大右臂,早就等着嗜血鼠自投罗网了。
    砰!
    之前已经重伤的嗜血鼠哪里还能经得起沈非的又一次力量之臂,顿时被轰了个正着,这一下是沈非的含怒一击,那嗜血鼠直接是在空中飞出数丈,一头栽倒在地,小眼中红芒迅速消散,眼看是不活了。
    但此时沈非又哪有心思去管嗜血鼠的死活,丹气回涌,右臂瞬间恢复正常,而后急急跨出两步,将晕倒在地的二虎拢在怀中。
    “二虎,你怎么样了?”
    沈非的声音之中有着一抹焦急,二虚是他来长宁宗的第一个朋友,虽然人有些憨厚傻笨,但却是老实可爱,像这种没有心机的憨直之人尤为让沈非看重,这时见得二虎昏迷不醒,顿时焦急无比。
    “沈非师弟,让我看看。”
    一旁快步上前的众人中,石新越众而出,而看到昏迷了二虎,也是脸上变色,当下开口说了一句。沈非正自无助,陡然想起这石新之前乃是袁安一伙,说不定会有什么办法相救二虎,当下将二虎递到石新怀中。
    嗤啦!
    石新接过二虎,直接是一把将后者的衣袖撕了下来,而看到二虚手臂上的情况,众人齐齐“哦”了一声。
    只见三条黑色血痕从二虎手肘一直划拉到手腕,而那触目惊心的黑色,让得沈非也已经明白过来二虎是中了嗜血鼠的剧毒。
    石新将撕下的衣袖用力地缠在二虎手肘上部,让得毒血不致快速攻心,但脸上却是一片凝重,说道:“这是嗜血鼠毒,解药只有许良一个人手里有,咱们须得赶紧出山,否则二虎师弟性命难保。”
    “许良!”
    沈非的面色有些阴沉,本来他对袁安许良等人的毒计并不在意,因为在他看来,这种程度的陷害还伤害不了他。但是现在,在二虎中毒受伤生死未卜之际,他是真正地怒了,咬牙切齿的两个字,让得石新等人都感到了一股刺骨的寒意。
    眼看东方天色已经微明,这次猎妖大比的第二天已经来临了,沈非沉吟片刻,当机立断,说道:“二虎的毒伤耽搁不得,咱们立刻出山。”
    对此石新等人也没有什么异议,虽然说这次的猎妖大比规定是三天,但也是视情况而论,现在这种情况,无疑是救二虎的命更为要紧,当下石新直接是将二虎扛到了背上,大步朝着妖宁山外走去。
    而沈非却是目光一扫,走上几步,将那嗜血鼠的尸体捡起,放入随身口袋之中,眼中闪过几点寒芒,终于是身形一动,追着石新几人的身后而去。
    此时距离沈非他们进入妖宁山已经一天一夜,从这里回长宁宗,无疑也是需要这么久的时间。而一路上遇到的一些低级幼灵妖,沈非却是没有再出手,都是由白奇关松那些人就打发了,对付这些低级幼灵妖,他们倒是应付得很是轻松。
    转眼到了第二天晚上,这一天之中,二虎始终昏迷不醒,一张脸却是越来越红,呼吸也是越来越急促,看来伤势并没有好转,而且还在不停地加重。
    沈非忧心如焚,所以天黑之后也没有休息,几人加快速度,朝着妖宁山口赶去。
    嗤!
    可就当他们转过下一个拐角时,一道急促的破风之声却是突然从密林之中射出,而后准确地钻入石新他们其中一人的小腿,让得那人一个踉跄,旋即跪倒在地。
    “小心,有埋伏!”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得众人脸色大变,沈非反应最快,早在那偷袭之物飞出的同时就已经开口大喝。而石新几人的反应也是极快,在沈非大喝声落下后,齐齐朝后退了两步,石新更是连那受伤之人也拉住朝后急退。
    啪啪啪!
    而就在众人急退之际,刚才他们立足之处便是传出一阵密集的啪啪声,旋即众人目光投向那钉在地上闪着微光的利箭时,脸上都是忍不住变色。
    那斜插入地上的十几支偷袭之物,正是攻击性极强的硬箭,长宁宗这些年轻弟子也经常用这种利箭来猎杀灵妖,想不到今天这东西竟然差点变成了他们的催命符,要不是沈非提醒及时,恐怕这一行人在这十数支利箭下,至少要有一半人丧命。
    “何方鼠辈,竟敢偷袭我长宁宗之人?”
    石新的面目有些阴沉,虽然说妖宁山不戒争斗,各方势力和灵妖混杂,但这样躲在暗处偷放冷箭的行为,还是让他怒不可遏,所以这道大喝声中,已是充满了杀意。
    “呵呵,长宁宗的家伙,反应还挺快,也罢,多费点力气也是一样的。”
    在石新喝声落下后,不远处密林之中,已是唏唏嗦嗦走出八九道人影,而这极其狂妄的声音,也是让得石新等人的脸色更加阴沉,等得他们看清那领头之人的面目后,几道惊呼却是不可抑制地脱口而出。
    “鲁山?你们是地阴宗的人?!”